农村青年之殇:房价重压下畸形的婚恋观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朋友阿毛最近打电话来说,他可能要跟女朋友分手了,对此我很诧异,记忆中阿毛和女友已经谈了好多年的恋爱,一度准备要结婚,我甚是不解,阿毛半哽咽着说出了其中缘由。

  阿毛是农村人,大专毕业后就在一家私企上班,薪水不高,当然也买不起房。毕业后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娟子。娟子小阿毛三岁,初中没毕业就从家里出来打工,年纪轻轻却老练的很,她说,和我在一起一定要在大城市买房,那晚,在旺盛的荷尔蒙激素的刺激下,阿毛眼皮也没眨一下就一口答应下来,随后他们同居了。

  刚和阿毛在一起时,娟子在电子厂上班,三班倒,穿无尘服,用苹果手机。有一天下班回来,她跟阿毛说她不想在电子厂上班了,“我这样的工作配不上你,你是大学生,我也要去做份体面的工作”娟子的执行力很强,她随后开始了她朝着体面之路的尝试。

  物色了很久,中介、招聘软件,每一个都去尝试,然而总是碰壁, 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是为了这个初中学历的姑娘准备的,她有些泄气:"我这样是不是配不上你?”阿毛笑着抚慰她让她放宽心,随便她做什么工作,只要自己喜欢就行,阿毛说:“以后你就做个全职太太,我会赚很多很多钱养你。"这番话让娟子宽慰不少,枕着阿毛的臂弯,她睡得无比踏实。

  说出“我养你”这番话时,阿毛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显然还还没有体会到这个世界的残酷,那时他正做着关于成功的梦,然而他不是尹天仇,娟子也不是柳飘飘,生活也并不总是喜剧。

  

  阿毛在我眼里其实是个挺不错的人,乐观,自信而幽默,对朋友很讲义气,后来在酒后他和我说,当时他答应娟子在大城市买房只是随口一说,他本以为这只是女孩子献身之时索取的精神安慰,睡醒之后会忘了,然而第二天一早,他看见娟子亮闪闪的眼睛,就下定了决心要去实现这个遥不可及的梦。

  他开始盘算着买房,然而光凭5000块钱的工资买房无异于痴人说梦,他开始计划着辞职了。

  娟子知道他的想法,对此她表态,“随便你做什么我都不管,能赚钱养我就行,别忘了我们的房子。”阿毛很欣慰也很受伤,房子会比人重要吗?他没有说话,娟子却读出了他的失望,拥抱过来:“我们家离那么远,我妈肯定不同意我嫁到外地,咱们有了房子就能堵上她的嘴,就不会有人阻止我们了。”阿毛接受了这个说法,开始去找工作。

  求职之路并不顺利,大专毕业在巨大的社会浪潮里激不起一丁点水花,何况阿毛意向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屡屡碰壁之后,他开始去面试一些做工程的工作,并且毫无意外地,这些工作都向他抛来了橄榄枝,待遇都挺不错,除了一点——出差。

  他耐心解释:“上六休一,一个月就可以休四天,四天够我好好陪你了。”娟子眼泪更多了:“你不能半个月回来看我一次吗?”

  阿毛内心苦涩,半个月一次,一个月就两次,来回四趟,路费都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没有作声,第二天便带着行李出发了。

  新环境,新同事,诸多不适应,阿毛并没有抱怨,他本来就是农村人,这点苦在他眼里算不上什么,他开始用用心学习工作上的专业知识,他只是专业上搭一点边,几乎是一窍不通,后来他才知道,哪怕你专业毫不相干,只要面试合格也能来公司上班,因为愿意常年驻外出差的年轻人太少了。

  夜晚是最难熬的,娟子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通常是在10点钟左右,聊一两个小时是常有的事,阿毛每次都跑到宿舍外去接电话,(民工宿舍,一间屋里七八个人)不然会吵到别人休息。如此坚持了一个礼拜之后,他和娟子提了建议:以后咱们早一点睡吧?每天都这么晚,我早上起六点半就要起床,一天只能睡六个小时,最近黑眼圈都出来了,娟子眼泪汪汪:“你是不是嫌我烦了?以后我再也不打电话了。”阿毛赶紧道歉。“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阿毛头大如斗:“我才出来一个礼拜,而且刚到公司,我想给同事留一点好印象,出来半个月就回去不合适。”阿毛没有说的是,频繁回家的路费他也无力承担。如此一个月之后,阿毛终于迎来了他的第一次休假。

  阿毛特地理了头发,换了身干净衣服回家,娟子说想吃海鲜,他们打车去自助餐厅,150一位,阿毛有些肉疼,从前他是个挺大方的月光族,工资到手只够花半个月,剩下半个月慢慢吃土,然而现在一想到遥不可及的房子,阿毛心情越发沉重。

  阿毛在家里只呆了三天,工地的项目经理打电话催他回去,走之前他把娟子换下来的衣服床单全部洗干净,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在第四天坐上了返程的汽车,回去的路上,他盘算着,花了1500块钱。

  如此这样过了一年,我笑着问阿毛,你赚到钱了吗,阿毛摇了摇头,除去房租水电,吃喝玩乐,他手里还剩下两万,而这远远不够。

  休假的时候,阿毛带娟子去见了父母——在另外一个背井离乡的城市,父亲收废品,母亲做保洁打扫卫生。阿毛的父母很高兴,做了一桌子菜,小小的桌子几乎放不下,席间,母亲问娟子做什么工作,娟子说在厂里上班,之前阿毛跟父母简单聊过娟子,只说她高中毕业没念过大学,毛母听说在厂里上班,脸色便有点不好看,阿毛赶紧说:“她工资一个月也有6000块钱呢,不低了。”毛母脸色渐渐好转。

  回去的时候,毛父叫住娟子,塞了5000块钱:“闺女,你头一回来,我跟你阿姨招待不周,这点钱是见面礼,有空常来玩。”娟子推辞了一下便收下了。“你爸还挺大方呢。”回去的路上娟子说。

  “娟子怀孕了。”

  “你们打算要孩子了?不是还没结婚吗?”

  “是意外。”阿毛的声音低沉,我妈说把孩子生下来,娟子不肯,说要先结婚,买车买房,彩礼一样不少她才愿意生。”

  “你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阿毛顿了顿,应该是在抽烟,良久,他终于开口:“我不忍伤我妈的心,我爸妈五十多岁了,我哥已经伤过她一次了,我不能再伤第二次。”

  我这才想起来阿毛有个哥哥大毛,同样的事情竟会同时发生在他们兄弟俩身上,我也不禁唏嘘起来,大毛长二毛两岁,谈了个女朋友,如今还没结婚,两年前大毛女友也是未婚先孕,毛父母欢喜非常,家里盖好了二层楼房,买了一辆二手小汽车,又给了11万彩礼,两人偷偷领了结婚证,那时候女方父母还不知道大毛女友怀孕,本来打算先生下来,就在孩子九个月的时候,大毛女友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后来据说是自己把孩子流掉了,大毛和毛母哭得一塌糊涂,后来大毛女友又重新回头找大毛,跪在大毛面前说知道错了求他原谅,中间发生了什么无人得知,只是后来又见到他们两口子成双成对出入了。

  如今轮到阿毛。

  “我爸妈的意思是,让我去娟子家里见见她父母,她爸妈还不知道我俩谈恋爱。”

  “两年多了,还不知道?”

  “娟子没跟她爸妈讲过,只说以后买了房再告诉家里人。”

  “我想的是,先见一下她爸妈,把亲事定下来,然后给彩礼,这事儿就好说了,至于房子,家里倒是有,只是娟子不愿意。”

  “她心里也挺想要这个孩子的,只是没有房子她说她心里没底,娟子也怕万一流了产我不要她了。她家里也有过这样的事。”

  据阿毛说,娟子有个哥哥,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后来女孩子怀孕了,娟子妈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天天伺候着,后来女孩子也是自己偷偷把孩子流掉了,娟子妈知道了二话没说,把娟子哥带回家相亲,很快就结婚了。走的时候女孩子哭的稀里哗啦,当时就在大街上跪着,娟子哥坐在车里哭的稀里哗啦,她舅舅摁住他。

  “你怎么想?”我深深闷了口烟。

  “我不知道...”阿毛的声音又哽咽了。

  挂了电话没多久,在一个我和阿毛共有的微信群里发来了一条消息“兄弟来组队,带你一起飞!”这是我发小的群,我打开一看,是阿明在叫大家玩一款叫做“吃鸡”的游戏。

  “马上上线。”很快阿毛就回复阿明。

  看着微信群组里这几个发小头像,我的思绪有些出神,恍然间想起,我们七个人里面竟然有4个是怀了孕才结了婚,剩下两个是单身...

  不知道等待娟子的会是怎样的命运...

  文章取材于真实事件,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时文点评

分享热门资讯

头像

时文点评

分享热门资讯

1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