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萌化的世界是怎样形成的?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Wellcome Trust

  编译:摇摇晃晃小姐

  研究发现,欣赏美丽的艺术品或聆听优美的音乐会让大脑的特定区域“为之一亮”。这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大卫 休谟(David Hume)等人的观点:美寓于观赏者眼中,而不在物体本身。

  

  美寓于观赏者眼中,而不在物体本身。图片来源:Pixabay

  物体是否具有美这种属性,艺术家和哲学家争论了几千年也没有结论,”伦敦大学学院维康神经生物学实验室(Wellcome Laboratory of Neurobiology)的赛米尔·泽奇(Semir Zeki)教授说道:“同样,关于人能否产生美这种感觉,一直以来也没有定论。是该从神经生物学角度来解决这些基本问题了。”

  泽奇教授及同事石津智博(Tomohiro Ishizu)博士对21名不同民族和文化的志愿者进行了测试。测试中,志愿者对一系列绘画作品或音乐片段进行评分:美、丑或没感觉。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仪(fMRI)会记录下他们当时的大脑活动情况。

  测试发现,志愿者在欣赏他们认为“美”的音乐或画作时,大脑前部内侧框额叶皮质区(medial orbito-frontal cortex)活性增强。这是科学家首次实验证实了视觉和听觉上感到美会激活个体大脑的同一区域。这意味着美确实是人的主观感受。

  

  视觉和听觉上感到美会激活个体大脑的同一区域。图片来源:Pixabay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脑中没有特定区域跟“丑”的感觉相绑定。不过,明显的美丑视觉反差倒是跟一些脑区有关联。当然,感受到美时,大脑被激活的区域也不是只有内侧框额叶皮质区一个。可以料想到,观赏画作时,视觉皮质会更活跃;听音乐时听觉皮质更活跃。

  有趣的是,研究发现,欣赏美丽的画作时,大脑中心附近的另一区域尾状核(caudate nucleus)的活性也有所增强。有研究称尾状核与浪漫爱情有关,这表明美与爱在神经上有关联。

  泽奇教授补充说:“几乎任何事物都可以认为是艺术的,但我们认为,只有引起内侧框额叶皮质兴奋的艺术作品才能称之为美。比如说一幅弗朗西斯·培根画的画,它可能有很大的艺术价值,但却不一定美。一些晦涩难懂的古典音乐作品也是如此——虽然人们认为它们比摇滚乐更有艺术性,但有些人会觉得摇滚乐更好听,听起来更美。”

  排版:凝音

  题图来源:Pixabay

  文章编译自:Science Daily,Beauty is in the medial orbito-frontal cortex of the beholder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 参与 1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我是科学家

我是科学家,我来做科普

头像

我是科学家

我是科学家,我来做科普

2996

篇文章

26529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