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补助为“航天系”输血到几时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泰伯网 芽茶苏 |报道

  yoomi |编辑

  6月12日,航天通信发布关于政府补助的公告。公告显示,自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6月6日,公司及公司下属子公司累计收到各类政府补助资金4558.00万元(其中2019年6月6日前合计收到1558.00万元,2019年6月6日收到3000万元)。

  泰伯网发现,近年航天通信几乎每个季度都会发布政府补助资金的公告,金额从数百万元至数千万元不等。政府补助正在持续为“航天系”企业“输血”。

  1

  靠补助撑起企业利润?

  自航天科技集团入股后,航天通信成为沪深两市唯一一家拥有导弹武器系统总体设计、总装保军企业的上市公司,并逐渐确定了通信、航天防务与装备制造、纺织与商贸服务的主营业务。

  然而,尽管身披航天、混改、军工多重“迷彩”,但直至2016年航天通信的数据才逐渐向好。伴随着净利同时攀升的,还包括政府补助金额。

  今年第一季度(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航天通信本公司及公司下属子公司累计收到各类政府补助资金约3930万元。而航天通信2019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该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合1.24亿。这意味着,一季度政府补助资金占航天通信净利比例约为31.7%。之后的3个月内,航天通信再收政府补助4558万元。

  虽然比例不低,但这个数字在“航天系”企业中并不靠前。

  航天动力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8.9亿,同比增长2.6%;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302.9万元,同比增长46.2%。然而,报告期内政府补助金额达2131.4万元,占净利比例高达92.5%。

  航天机电也不遑多让,该公司2018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67.0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53.20万元,同比增长112.62%。2018年2月至2019年2月航天机电获得的政府补贴达2821.7万元,这一数字相当于2018净利的70%以上。

  此外,航天长峰及其两位时任董事会秘书娄岩峰、刘磊还曾因千万政府补助信息披露违规被上交所监管关注。

  2018年10月25日,北京航天长峰股份有限公司披露获得政府补助的公告称,公司及控股子公司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0月15日,累计收到的各类政府补助资金1457.43万元。而航天长峰2017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31.7万元。

  2018年9月29日,航天长峰收到单笔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1000万元,占最近一年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96.93%,远超临时公告的披露标准,但航天长峰未及时披露,直至2018年10月25日才披露相关公告。而2018年前5个月航天长峰累计收到的政府补助合计119万元已达到临时公告的披露标准,但公司也未及时披露。

  上交所表示,航天长峰公司收到的单笔政府补助金额达到应当披露的标准,且2018年以来累计政府补助金额较大,对公司影响较大,但公司未就上述事项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相关信息披露存在明显滞后,损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

  2

  军转民之路并不坦荡

  虽然通过政府补助扭亏为盈的例子在A股上市公司中并不少见,但这种情况显然非长久之计。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曾撰文表示,就政府补助来说,其存在的本质是帮助上市公司完成“造血”,而不是持续的“输血”,如果将政府补助当成上市公司生存和利润的主要来源和依靠,未免有本末倒置之嫌,长此以往不利于上市公司的发展。

  作为两大航天集团混改和航天技术“军转民”的主要出口, “航天系”上市企业是投资者长期关注重点。然而,无论是证券化进程,还是“军转民”后的产业表现,部分“航天系”企业交出的答卷并不太符合外界期待。

  某“航天系”上市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告知泰伯网,尽管作为上市公司独立运营,但企业人事任命、发展方针及其他重大变动仍然需要集团制定或审批,而投资者们寄予厚望的证券化进程,更不是某家公司自己能“说了算”的。

  研报显示,至2018年航天科技集团和航天科工集团的资产证券化率不足30%。航天科技集团曾提出“十三五期间证券化率提高至45%”,但目前来看这一目标距离完成还有较大差距。

  而在“军转民”的进程中,部分“航天系”企业面对开放竞争的市场环境也并不十分适应,不少企业面对新业态、新形势出现亏损。

  航天晨光2018年业绩公告显示,受国家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宏观调控政策、军工装备市场竞争公开化和军民融合、民参军政策实施的影响,与公司传统制造业产品相关的煤化工、冶金、电力以及部分军工装备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去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亿元,同比下降1506.87%。

  同样情况,由于政策及市场环境变化航天万源业绩也不断下滑,截至2018年12月31日年度亏损13.07亿元(2017年度重列后亏损2.254亿元)。

  3

  市场竞争放大“航天系”短板

  军转民企业中科星图此前告知泰伯网,仅从技术上来说“军转民”相对容易,但军口企业转民需要面对的是更加充分的市场竞争环境。以该公司业务为例,其面对的竞争对手包括华为、浪潮、戴尔、联想等众多已具有相当市场地位的大企业,与他们对标价格、品牌、用户使用习惯等都会影响招标成功率。而且与军口业务不同,很多情况下民口业务无固定流程可参考,无预演定型,相对毛利率较低。

  而且,部分原军口的企业体制、机制相对更为僵化,管理模式更为传统,人才流失情况严重,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竞争力。

  但同时,民用市场更为庞大,以往的“军口”企业在很多领域技术绝对领先于民企,因此必须将技术作为企业发展的充分驱动力。借助技术优势,不少“航天系”企业正在不断成长,在“民口”的诸多领域迸发创新活力。

  同样为“航天系”的四维图新业绩报告显示,得益于自动驾驶等创新业务板块的迅猛增长,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实现4.79亿元,同比增长80.65%。2018年上半年,公司在研发技术方面的总投入为4.68亿元,同比上涨19.82%。对此,四维图新方面曾向媒体表示,技术是公司布局未来产品的根本能力,未来仍会坚定在研发和创新方面进行投资。

  而航天通信今年业绩攀升,除了获得政府补助资金“输血”之外,也得益于其2015年收购了手机ODM企业智慧海派,进而推动了通信终端业务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大众对于“航天系”上市企业也存在一定误判。比如虽然名字都带有“航天”二字,但多数“航天系”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却并非航天、军工板块,反而民口业务占据大半壁江山。比如,航天通信主营业务为通信终端和安防产品等,航天机电的主营业务为汽配行业等,不能仅凭企业名称盲目“站队”,给予不切合实际的想象和期待。

  每次混改、军民融合、航空航天等利好消息出台,“航天系”企业的股市表现都十分抢眼。对此有业内人士给出了这样解读:“航天系”企业的“转身”速度或许不够快,外界的期望值有时也超出了实际范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泰伯网

空间信息行业创新创业服务平台

头像

泰伯网

空间信息行业创新创业服务平台

2752

篇文章

238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