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莫言后诺奖的“胚子”,想不到有这些段子,看完后你会“笑”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继莫言后诺奖的“胚子”,想不到有这些段子,看完后你会“笑”

  

  这是一个关于“禁书”作家阎连科小段子,是否能看出他是一个怎样的作家?

  

阎连科总爱调侃自己的河南口音,还有白得不够彻底、不够漂亮的头发。按照米兰·昆德拉的说法,幽默最大的功能,是让所有被它接触到的变得模棱两可,而阎连科的幽默,也让他所经历的坎坷与苦难,争议与荣耀,都变成了漫长的路上模糊不清的影子。——蒋方舟

  阎连科可以说是当今文坛颇具有争议性的作家,多部作品被禁一度让他有着“禁书作家”的称号。蒋方舟认为他所受的诋毁也好,支持也罢,都成为了他人格魅力的一部分。了解了关于他的这几个段子,就能更好的读懂阎连科。

  

  一

  第一个段子跟蒋方舟有关,蒋方舟,当代青年女作家,也是公认的美女作家。她7岁就开始写作,9岁的时候就写成了散文集《打开天窗》。作为一个满腹才气的女子,她对于阎连科可是非常崇拜,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蒋方舟自己也是一个具有争议的作家。蒋方舟在写东西时用的语言随心所欲,不会拘泥于条条框框,自己想怎么写怎么写,怎么写作舒服怎么来。而早期的阎连科也是如此,阎连科在他早年的作品里,夹着着河南方言词汇,并且句式又有一些西方式,总之不认真读就会苦不堪言。拿《夏日落》来讲,怪异的口感,相信读过的人都大有印象。

  蒋方舟除了语言上的另类,在风格上也充满着任性,这和阎连科更有着相似之处,阎连科荒诞的笔下,也是写出了许多大胆的作品。两人从风格到语言上的相似,导致蒋方舟非常崇拜他,甚至这种崇拜延伸到了生活上,他认为阎连科是一个好作家,也是一个好爸爸。所以蒋方舟很想当他的儿媳,但是后来经过多方打听,发现这个位置已经被人所占据了,蒋方舟对此连称遗憾。

  

  二

  第二个段子是跟阎连科的老家有关,阎连科曾不止一次对外介绍他的老家,他总说他老家的村庄在耙耧山脉的中部,而耙耧山脉又在河南版图的中部,河南又是中国版图的中部。所以阎连科总觉得,自己出生在了世界的中心。在他有一次回老家的时候,有一个发了财的发小,曾经托阎连科写一个捧他的文。而且还要发到人民日报上,他承诺如果文章一经发表,他就把未来高速公路的出口,建立在阎连科老家的村庄。虽然给的利益足够诱惑人,但阎连科还是深感荒唐,根本就没有把这当回事。可是当阎连科再次回老家的时候,却发现高速公路已经建成了,只是出口却在离村庄很远的荒郊野岭。

  

  三

  第三个段子,我觉得是现在一种很真实的情况。说的是阎连科有一次去新疆游玩,因为当时的风景壮丽,阎连科和朋友们看的赏心悦目,就拿起自带的两台相机进行拍照。由于拍的在兴头上,并且拍照只需要一台相机,因此另一台相机就被遗忘在了草原上。直到第二天,他们才想起来这台相机,就赶紧跑回去寻找。他们都以为会被人拿跑的时候,因此也不太抱有希望。可谁想到,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相机完好无损的带了回去。

  因为在他们去的时候,刚好看到相机在几块大石头垒的台子上,似乎是有人看到了相机,不过他不但不私自拿取。反而为了失主能更好的找到,将相机放在了这个显眼的位置。阎连科对此感到震惊,他感叹道:“这件事只能发生在新疆,而不会发生在中国其他任何地方,尤其是我自己的老家,河南。”这样人与人之间的诚信,确实是物质水平快速提高下,也应该日益增长的东西,看来这不仅仅只是阎连科自己的段子,也是我们河南所有人的实事求是和拾金不昧的“金”段子。

  

  四

  第四个段子还是和阎连科的村庄有关,阎连科的村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村庄。虽然截止到现在还有人过年吃不起饺子,但是事实早在上个世纪,就有人买了两架飞机停留在村庄里。在那个只有县长才能开桑塔纳的年代,阎连科村里就有人跑到上海,专门买了一辆桑塔纳一路开回村庄。这引来了很多人的好奇,十里八乡的人都跑过来围观。不过可惜的是,就在刚开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就突然下起了暴雨,村庄里的路都被洪水给冲毁了。从此之后,那辆崭新又著名的桑塔纳,再也没能开出村庄。这是阎连科自己在香港演讲时所说,他村庄里的荒诞怪事对他有着多么大的影响吧,他经历的坎坷与荒诞,都变成了作品的独特风格——神实主义。

  

  五

  关于神实主义,这是阎连科自己给自己的定义。因为他的荒诞不是构建在现实上的荒诞,而是超现实的荒诞故事。阎连科自己也曾经说道:“并非我的作品荒诞,而是生活本身荒诞”。看完这些段子相信你就明白了,阎连科自己生活中的荒诞,才让他写出了独特的作品。那么阎连科那个荒诞的村庄,为什么只有阎连科成为了荒诞的代表呢?

  其实这个问题也有人问过,同样是阎连科演讲的时候,有一位小女孩儿问:“你老家的村庄如此神奇,为何只有你当了作家?”问题一出,全场都哄然大笑。就连擅长文字的阎连科,也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最终只能一笑带过。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小女孩童言无忌。他的这个问题答案,和阎连科作品被禁的原因是一样的: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的去做,但是却不能说出来,很多时候闷声发财就好。因为阎连科存在太多的荒诞事,是只能做,而不能说的。和扎根于高密的莫言不同,莫言揭示人类的丑漏面,把人结合社会放在纸上供大家谈论,但是阎连科村庄的秘密,确是人尽皆知,但你就是不能说出来。

  六

  

  再看阎连科的被禁作品,无一不是印证这个特点。《丁庄梦》写的是艾滋病在中原农村的境况,然而却因为夸大艾滋病的危害和恐惧惨遭封禁。阎连科对此也非常不服:“在我看来,禁这本书的人智商不高,第一,它讲的事情人所共知,第二,你们自己也天天讲。”虽然是人所共知的事,但是一旦讲出来就不行了。这也就是大家对此心知肚明,但是却忌讳莫深。

  之后的《四书》也是遭到了拒绝出版,《四书》写的是上世纪50年代那荒诞的历史,充斥的血淋淋绝望,让《四书》这部书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还有2008年的长篇《风雅颂》,这本小说虽然没有被禁,但是引起的争议却非常大,它被认为是影射北大知识分子而且“诋毁高校人文传统”。然而阎连科认为“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与力量,我只是写我自己,我只是描写了我自己飘浮的内心;只是体会到自己做人的无能与无力,并因此常常感到一种来自心底的恶心。我无意影射任何知识分子”。

  

  七

  荒诞的犹如段子一般经历,让阎连科有了荒诞特殊的写作手法。为何会有“禁书”作家的名号,原因已经一目了然了。因为现实比小说更加精彩,阎连科拥有远超现实的“胆大妄为”。有人说过,“因为有《生死晶黄》,所以阎连科高出了刘震云和余华;因为有《受活》,所以阎连科跟莫言打个平手;因为有《日光流年》,所以阎连科成为了阎连科。”现在想想,也不无道理。

  由于近年阎连科作品越来越受好评的缘故,文学界普遍认为阎连科将是继莫言后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他2014年获得了卡夫卡文学奖,是继村上春树之后亚洲第二个获此荣誉的中国作家。之所以被诺奖瞄准,原因之一也是卡夫卡文学奖是诺奖的风向标。就连马悦然的弟子瑞典文学院的汉学家罗多弼都很推崇阎连科,看来这个诺奖“胚子”的书遭禁是有原因的,毕竟他的文学作品比莫言还要有争议。

  

  文学也总是这样,越是争议大,读者越是好奇,用另一种表达来说,越是争议大,或许价值也就“大”了吧!随着蒋方舟等青年作家的追随,这个“争议”作家阎连科的名声和价值都在同比例长着,或许直到未来一天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这个争议或许会止着吧,但会不会像莫言一样得了诺奖反而争议愈演愈烈呢。不知道读者怎么看呢?

  图片源于网络,文章原创,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文史撰家

古今文化趣谈,中华能量传播

头像

文史撰家

古今文化趣谈,中华能量传播

55

篇文章

4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