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背影》,父亲节齐鲁粮油邀您回家吃饭!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如果问我关于赞美母爱,我也许可以想到无数诗篇,但深沉的父爱,罕有文人墨客去颂扬。学生时代的一篇《背影》,让我们认识了朱自清。这篇文章也许让你在字里行间感受到了深沉的父爱。但深究这篇文章的历史背景,你会惊讶的发现,父爱不止是文字传达的表面,亦不止是记忆中散落一地的橘子和蹒跚的背影。



Father's Day


1917年,朱自清父子俩到达南京浦口火车站后,朱自清在车厢放好了行李,这个时候父亲突然看到对面的月台上有小商贩在卖橘子,于是朱自清的父亲蹒跚地穿过铁道,留下一个背影。其文中讲到,“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


朱自清曾在文章中描述过当时家庭状况的窘迫。“厅上只剩下几幅字画和一张竹帘,原来摆在案上的巨大古钟,朱红胆瓶,碧玉如意,以及挂在璧上的郑板桥手迹等都已经送进了当铺。”


朱自清的弟弟后来回忆,当初家中所有贵重物品都一一典当了,就连贵重衣物也都全部变卖。此时朱自清的父亲其实已经负债累累、囊中空空如洗,是借了高利贷,才为自己母亲办了丧事。当时料理完祖母丧事,朱自清要赶回北京上学,父亲也要到南京谋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哪怕是背过课文,你可能都不会记得文中提到的“紫毛大衣”,在“滚落的橘子”和“攀爬月台”之间,紫皮大衣这个细节并不明显。


“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坐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警醒些,不要受凉。”

虽然这个小的细节极不易注意到,但在这样窘迫的境况下,朱自清的父亲还是给朱自清定做了一件紫毛大衣,以抵御北国的风寒。父亲对游子的牵挂之情至深,以至于这份父爱在多年后,朱自清还是惦念着的。

后来这件紫毛大衣下落如何呢?朱自清在《买书》一文中有所交待。

“在毕业的那年,到琉璃厂华洋书庄去,看见新版《韦伯斯特大字典》,定价才十四元。可是十四元并不容易找。想来想去,只好硬了心肠将结婚时候父亲给做的一件紫毛(猫皮)水獭领大氅亲手拿着,走到后门一家当铺里去,说当十四元钱。柜上人似乎没有什么留难就答应了。这件大氅是布面子,土式样,领子小而毛杂——原是用了两副“马蹄袖”拼凑起来的。父亲给做这件衣服,可很费了点张罗。拿去当的时候,也踌躇了一下,却终于舍不得那本字典。想着将来准赎出来就是了。想不到竟不能赎出来,这是直到现在翻那本字典时常引为遗憾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也是在典当大衣换书的那一年,朱自清毕业了,他用3年的时间读完了大学4年的课程,从北大提前毕业。但那件被典当的大衣,带着父亲的爱,成为了他一生心中的憾事。

八年后,朱自清写出了《背影》一文:“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八年来,每每念及父亲,便是那样一个蹒跚衰老让人心疼的背影,多年父子纠葛也在这一念想中从暴裂变为温情。


不能回家见一面,变成了他心中隐隐的痛,父亲的爱总是深沉内敛,当时光匆匆走过,那份难舍的牵挂却让这个坚毅的男人说不出口。孩子能常回家看看,也许就是他们全部的期盼。

回家吃一顿饭也许并不稀奇,但是在父母的心目中,子女回家吃饭却是最开心的事。儿时的一日三餐,为了给我们做顿健康的饭菜,使我们更加茁壮地成长,父母在选择米面油的时候甚至会有自己独特的严选标准,有时候为了买一袋米一桶油,会逛遍了周围的大小超市。“齐鲁粮油”严选优质粮油产品,再也不必为如何选购好的粮油产品担忧。

健康美食离不开优质粮油,这个父亲节,请带上“齐鲁粮油”回家吃饭。一餐一饭背后是浓浓的爱和牵挂,也许父亲不说,但父亲需要的,我们都懂!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5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齐鲁粮油公共品牌

山东省粮食局齐鲁粮油公共品牌

头像

齐鲁粮油公共品牌

山东省粮食局齐鲁粮油公共品牌

72

篇文章

7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