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胡一峰|本体重塑与本土回归:也谈新美术馆学应有的旨趣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胡一峰

  

  当下,“新美术馆学”正在引起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作为一个学术概念,一经提出便引发大家的讨论,充分证明它具有理论的延展性和广阔的学术空间。而催生这一切的最本质动力,则来自于美术馆近年来新的发展实践。

  

  从历史上看,美术馆对于中国人而言,是一件舶来品。而在中国人接触美术馆的早期,无论在晚清出洋士绅的观察中,还是民国初年鲁迅的《拟播布美术意见书》,以及此后的美术馆建设实践,或明或暗大多蕴藏着强烈的启迪民智的政治诉求。

  然而,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美术馆在中国的处境已悄然发生了重大变化。今天,即便不从事美术馆专业,只要是经常去美术馆看展的有心人,也会发现美术馆的这种新变化至少包括三个层面。第一,从运营体制上看,从官方色彩浓郁的美术馆“一花独放”到民营美术馆、个人美术馆等社会力量兴办的美术馆“百花齐放”。第二,从展览形态看,从传统的单向传播式展览“包打天下”到新兴的互动沉浸式展览“异军突起”。第三,从存在样式看,从闭合空间的美术馆“自成一统”到边界模糊的公共场所美术馆、网络空间美术馆“雄踞各方”。这些新现象确实需要从学理上进行分析。

  

  而这些变化之所以在当下发生,除了美术循着艺术规律内在演变的影响、中外文化交流互鉴的冲击外,还与中国社会诸多因素的变迁密切相关。其中最重要的是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体制在中国从无到有,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也解放了思想得以产生和传播的机制。而思想观念的革新又成为艺术当代发展不可缺少的前提,由此所激发出的艺术活力,推动着体制外的艺术增量不断累积、增长,并获得了成长壮大和表达的合法性。当然,还有以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科技的迅猛发展,也在刺激艺术产生新变。而这一切反过来又进一步改变着当代人的心灵和精神。于是,人们的眼界更加开阔,更追求精神的富足,在更加自觉地探寻美好生活的同时,对“美”和“艺术”的态度也变得更加自主、多元、开放和包容。

  

  正是这些,构成了“新美术馆学”产生及进一步发展的文化语境和社会土壤,同时也道出了“新美术馆学”应有的旨趣。大体而言,或可概括为本体重塑和本土回归。前者指美术馆之新,应新在有所“守”,即专心做艺术的“守门人”而不是其他,让美术馆从内容到运营更多地关乎艺术本身,使之成为艺术发展线索和前沿动态的展示空间,而不仅是为宏大叙事提供一些艺术材料,或迷失在商业浪潮之下。后者则指美术馆实践与研究应该更多回应本土的问题,也就是捕捉当代中国人的审美诉求,调动他们在参与中欣赏的愿望,培养或提升人们以艺术的方式感知外部世界并与之和谐相处的能力,造出“新节奏的人”。惟其如此,新美术馆学大概才能“新”得有根,“新”得靠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美术报网

建立中外美术互动平台

头像

中国美术报网

建立中外美术互动平台

2047

篇文章

973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