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龙:我是怎么从摇滚主唱变成美妆博主的?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6月10日,“二手玫瑰乐队”微博官方账号甩出一张预告海报,画面上,主唱梁龙把一支口红放在向外平铺的手心里,这标准的美妆博主手势,呼应“中老年美妆博主即将上岗营业”几个大字,网友一下子就炸了,不约而同地说:“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句调侃,道出了梁龙做这件事的必然性。

  摇滚乐队主唱做美妆博主,听起来很有冲突感,但在梁龙身上非常合理。梁龙第一份工作就是卖化妆品,二十多年在哈尔滨演出时,因为被人看不起,梁龙临时涂抹妆容抢风头,后来,浓妆艳抹的主唱,成为了二手玫瑰的审美标志。

  

  五年前,梁龙觉得自己遇到中年危机了,他跟乐队说,“你们不要再躺在功劳簿上,出了个逃跑计划,出了个五月天,秒了你们这帮老王八蛋,所以你得不断修理自己。”

  那时候二手玫瑰跟着前经纪人去了摩登天空,一个拥有五六十支乐队的大厂。进去一年半,梁龙就觉得不太适合。2016年,二手玫瑰正式离开了摩登天空,组建了经纪团队,独自运营。梁龙搞了一些文化项目,大量的沉没成本砸了进去,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他们没有赚太多钱。年初,在并不良好的运营状况下,梁龙执意为团队招纳了新血。

  这帮年轻人们,在四月份提出了一个“有点扯”的创意——梁龙拍美妆视频。

  6月11日,美妆博主梁龙的第一期log上线,几小时内转发量逼近一万,运营几年的“二手玫瑰乐队”账号从金变成了红,团队的年轻人们开心了一整天。梁龙写了一小段话,发到了群里:“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年轻过,但这次跟新团队的小合作,让我有了一种年轻的姿态,这是我对你们比较感谢的地方。”

  

  01

  九十年代的齐齐哈尔有个百花自由市场,有一层专门卖化妆品。

  有点道行的老板,才能拿下一些品牌在齐齐哈尔的总代理,这意味着人们只能从这个公司买到那个品牌。1997年,梁龙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卖独家代理的化妆品。

  梁龙的工作流程是这样的,他先是给自由市场的人打,问对方要几个粉饼,打完就从库房开始倒腾货,骑着三轮车把货拉过去,到那儿把钱一收,一天的活儿就干完了。梁龙送给妈妈的第一个礼物就是公司代理的粉饼,花了20多块钱。

  1999年,哈尔滨举办第二届摇滚音乐节,在农村混了一夏天的梁龙带着乐队去了,主办方给每个乐队分了二十个包子,唯独没有给二手玫瑰。

  “我们从农村来的,好像他们看不太起。”梁龙生气了,他去喝了点酒,回来之后,想着找一个特别的方式上台,把其他乐队都比下去,正好看到一个女孩在后台化妆,直接就把化妆品抢过来往自己脸上抹。没想到,这一次浓妆登台,形成了二手玫瑰的标志性视觉。

  

  之后梁龙与二手玫瑰第三度闯北京,那时候他很想系统地学化妆,但经济条件不允许,当时他还住着地下室,雇不起化妆师,只有自己跟朋友学了一点,打粉底、画眉毛、画眼线,跟着身边认识的女性学,现在标志性的眼线,是梁龙花了最长时间攻克的环节。

  2002年开始,二手玫瑰与黄燎原合作,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签约经纪人。次年,二手玫瑰乐队去瑞士演出,第一次走出国门,还是自己化妆,但自己化得实在不行,梁龙还是找随团的女孩,帮忙画一画。

  乐队的经营状况转好后,专门雇了化妆师,梁龙会给化妆师描述自己想要的感觉,零几年的时候,他描述最多的是“上海舞女那种鬼魅”,如今他想要的是“硬朗的魅”。

  二十多年的化妆经验,让梁龙具备了基本的化妆技能,在没有自己化妆师在场的情况下,他都会“稍微瞅着点”,以找到特定的口红,和习惯的粉底品牌。

  

  02

  有几年,梁龙不太想化妆,那会儿特别胖,怎么化怎么不对。

  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摇滚乐陷入低迷。2001年,曾打造窦唯、何勇与张楚的魔岩唱片从国内撤资。梁龙认为:“大家对市场文化价值的判断不足,都想找新的蓝海,都想像港台一样一夜暴富。艺术家从原始创作进入到市场化创作,他在这个过程没有那么大的经验,第一批文化人对市场经验很不足。”

  二手玫瑰乐队在低迷的2000年进入北京,是当时为数不多还能激起水花的新乐队。2003年,二手玫瑰发了第一张专辑,在北展剧场搞了“通天演唱会”,宣传力度很大,各种报道让梁龙感觉“整得跟摇滚主流明星似的”。结果那时候是SARS期间,白宣传了。

  搞完“通天演唱会”,梁龙天天混迹三里屯南街的酒吧,往来的是高旗、丁武,梁龙觉得自己好像进圈子了,每天各种局,天天喝,人也胖了。

  

  2007年,二手玫瑰与大国文化的合同期满后,乐队处于停滞状态,没有排练,更没有演出。梁龙没有心思再搞乐队,开始跟一些搞艺术的人在一起,不再写歌。此时,二手玫瑰的吉他手姚澜找到梁龙,并鼓励他回来继续做音乐。后来,姚澜找来了贝斯手李自强、鼓手孙权。

  2008年,二手玫瑰重振旗鼓,当时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奥运会之后,音乐节兴起,才算给摇滚第一桶金,终于见到音乐节了,能见到现金了。从一年几场到一年几十场、上百场,平台一扩大,乐队整个状态就往上走了。”

  2013年,经纪人黄燎原将二手玫瑰带进摩登天空,把他们带上了更大的平台,一个显著的改变是,签约之后,二手玫瑰在草莓音乐节的位置,从副舞台进了主舞台。

  一年半之后,梁龙发现了问题:“我需要的是包装和对市场的对接,可是他签了五六十组艺人,一个经纪人管七八个乐队,有什么精力对一个艺人对症下药?沈黎晖在这儿我也敢说,这不是他的责任,只是公司系统不是在这个点上。”

  “对我来说,我要给乐队的人打扮,给我自己打扮,我给他们吃饭,给他们创造未来。”梁龙认为二手玫瑰在摩登天空无法获得提升,在快解约之前,他“密谋”组建了三四个人的小团队,解约之后,梁龙又公开招聘了七八个人。

  二手乐队独立运营后,公司成立了经纪人团队,叫ATR(Art to Rock)。

  

  03

  今年年初,梁龙找来公司的其他三个联合创始人,说了这么一番话:

  “我发现我们老了,我们跟不上了,你们三个也别多想,我需要新鲜的血液进来,不是替代你们,而是让他们刺激我们。你们一直都是帮我出主意,但现在你们在做执行、管理,已经没有那么强的创造力,我必须面对这个问题。”

  当时乐队的效益不太好,五年都没赚太多钱,有一年大年二十九,梁龙还给姑姑打借了五万块钱,因为团队里还有两个人没发钱。那几年,梁龙做艺术、办画廊都是赔钱,总觉得有一天会把资本利益链打开,第三年还可以坚持,到了第四年、第五年,三个联合创始人都有点跟不下去了,甚至跟梁龙急过。

  合伙人们说,梁龙你感性太大于理性了。梁龙却一意孤行,还是想从感性出发,他觉得自己沉下来了,害怕激情没了,想找一群更激情澎湃的人。

  

  三月份开始,梁龙组织招聘,从执行经纪人到设计到策划,梁龙对自己全新的配备特别满意。团队的运营官陈澎是从音乐平台过来的,栗子是电影行业过来的,还是造型师。

  四月份,新团队的设计部、宣传部说他们想了个招,让他拍化妆视频。梁龙挤兑他们:“憋了半天就想了这么个点?”他确实不明白,自己天天都化妆,有什么可拍的。

  年轻人们给梁龙看了一些log,梁龙感觉:“太‘三八’了,又没什么事,特别口语化,能不能整点逼格的。”年轻人齐声说:“龙哥,你逼格半辈子了...也没起来。”

  于是梁龙又看了一些视频,“有一个男孩,像金星似的,有时候还跟你聊聊大姐的心态,还有特别普通、吃吃喝喝的,也看过两个拿几个首饰摆弄的,还有比较火的李佳琦,也看了一些。”梁龙越看越害怕,摆摆手:“干不了,干不了,咬嘴唇对我来讲难度有点大,关键是专业知识不够。”

  年轻人们还是想让梁龙拍,“录不好还录不坏吗”。梁龙心里想,把人家找过来就是希望年轻人能给自己机会,不配合的话,年轻人的工作很难展开。

  巡演开始前,梁龙抽了一天的时间,在办公室的一个房间里,找了个不那么显胖的角度,稀里糊涂地拍了一两期。

  

  

  6月10日这天,梁龙正跟人聊剧本,有人提醒他看微博。“二手玫瑰乐队”官方微博发了一张梁龙美妆log的预告,转发量一下子就几千了。第二天,正片发布之后,梁龙转到了朋友圈,大鹏在下面留言:“可以量产。”

  运营官陈澎给梁龙总结经验,“为什么他们愿意你,可能在美妆博主行业,没有这类型的。”陈澎说,梁龙是一个被化妆二十多年的人,所以他的很多经验、反应是与现在大部分的美妆博主不同的。

  最初的策划会上,团队确实提出过“带货”两个字,但梁龙觉得先不要想那么多。

  log里,梁龙展示了一款中等价位的口红,许多粉丝高兴地说:“意外get了龙哥同款。”其实梁龙对牌子并不明白,也没有给品牌打广告的顾虑,因为“自身没有那么值钱”。

  至于会不会把终极目标指向“带货”,陈澎说,其实他们认为,给化妆品打广告,还不如给网友、粉丝送化妆品来得有趣,他希望将来是梁龙与网友互动,告诉他们适合什么样的化妆品,然后直接送给他们。

  

  04

  梁龙是个不喜欢吃糖的人,他觉得糖是糖衣炮弹,糖会蒙蔽他对生活的理解,糖会让他觉得生活很美,而生活其实并没有那么美。

  “我可能有一种自我勉强的心理,总觉得自己很穷,总担心失去创造力之后,这活儿就不能干了。”梁龙说,有一年他去三亚的观光区,遇见一个人用水写字,来回几句话,很玄乎的样子,梁龙问他在写什么,那人说的让他听不懂,只记得那人反复说“这些人不对,自己改变不了这一切。”

  对这个见闻,梁龙的总结是:真正好思考的人,没有幸福。

  这几年,梁龙有商业计划,但不是考虑上各种各样的节目,把乐队变得主流。这几年很多节目找过他们,《中国好歌曲》第一期就聊过,但梁龙一听说有评委,就觉得不太行,“我这老大不小了,让一个还没我懂音乐的人点评我,这天没法聊。”近期播出的一档乐队真人秀其实也找过他们。

  

  梁龙想把二手玫瑰打造成艺术型的乐队。

  Pink Floyd当年为了拍《Animal》专辑封面,在一个英国工厂放飞了十几米的粉红色猪,成为历史事件,几万人在green day演唱会齐唱《波西米亚狂想曲》,这些都是梁龙常常会想起的瞬间。

  去年二手玫瑰乐队搞了个“摇滚上市”的策划,拿着上市卡就可以去乐队指定的一场万人演唱会免费观看。这场万人嘉年华,梁龙只希望有那么一个瞬间就够了。

  “钱是留不住的,事是能留住的,我的价值观特别简单,你赚八个亿没人记得你,因为你儿子、你姑娘、你孙子一天就给祸祸没了,但是你留一件事,这件事不会被信息量祸祸没,也不会被资本祸祸没,它是会永远留在这的。”

  

  【本文为号:“”文章,未经许可不许抄袭,侵权必究谢谢合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最潮流穿衣搭配

让你每天不同风格的时尚

头像

最潮流穿衣搭配

让你每天不同风格的时尚

1178

篇文章

19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