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王菲手里抢走了窦唯,却也用镜头记录下了中国摇滚的黄金时代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牛仔裤,帆布鞋,头发梳成麻花辫

  四十岁的高原,装扮依旧新潮时尚

  提及高原这个名字人们最先想起

  大概是他从王菲手里抢走了窦唯

  却鲜有人知道在镜头里

  她用胶片刻录了中国摇滚的黄金十年

  

  窦唯和高原合影

  1990年,当台湾的音乐人张培仁,第一次到北京的时候,看到崔健蒙着双眼唱起那首《一块红布》的时候,他抱着柱子失声大哭,在全民的精神生活极其匮乏的九十年代,突然看到有年轻人,干这样的理想主义的事情,他突然有点感动。而此后的十年,也被成为中国摇滚的黄金十年。

  

  张楚、何勇和窦唯

  镜头外手持相机拍摄下这张照片的那个女人就是高原,中国内地的著名人像摄影师,也就是那个从王菲手里抢走窦唯的那个女人。

  这是1994年的夏秋之际,“魔岩三杰”在北京的Hard Rock咖啡厅的合照,三人目光清澈透明,笑容天真烂漫像个孩子。当时他们三人可谓风头真劲,红遍全国,但谁也没想到,短短几年之后,曾经繁荣一时的摇滚圈,就突然间毫无预兆的轰然倒塌,张炬(唐朝乐队创始人)车祸身亡,吴珂消失成迷,张楚癫狂入魔,何勇自闭无言,只有窦唯还算没那么悲惨,但是他的生活却也和摇滚这两个字渐行渐远。

  

  这张照片至今为止看来还是神一样的存在

  中国摇滚,从一无所有,到繁华落尽,时至今日我们还是怀念那个有年轻人为了理想敢为之疯狂的年代,现在已经很少能听到那样西斯底里的呐喊了,而庆幸的是从1990到1999,高原用镜头记录下中国摇滚乐最好的十年。

  

  在这本叫做《把青春唱完》的影像集里,崔健、窦唯、高旗、何勇、黄觉、老狼、唐朝乐队、许巍、栾树、欧洋、孟京辉、汪峰、王勇、张楚、张扬、郑钧、周迅、讴歌、宋宁、左小祖咒、杨坤、朴树、艾敬.......,那些我们熟知的摇滚大咖还是毛头小子,他们在镜头前嬉戏打闹,卖弄风骚,一个时代的容貌在他们的嬉笑玩闹之间呈现出来。

  看着他们在舞台上咆哮呐喊,为了梦想可以如此疯狂,我突然也想和他们一样,真的有时候觉得哪怕一次也好。

  

  高原自拍

  高原是摇滚圈出了名的大小姐,刁蛮任性又才貌双全。男孩儿们都让着她,宠着她,哄着她,在她的镜头里自然坦荡。她说自己的长相容易让人觉得厉害,但这张自拍里的眼神不代表愤怒,那是“青少年执着的眼神”!

  她也从不隐瞒对窦唯的喜欢,在这本300页的摄影集中有40页都是窦唯。如果想知道爱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模样,看了他的作品你就会知道。

  

  奔跑的窦唯

  窦唯可以说是摇滚圈的一个怪才,不仅歌唱得好,笛子吹得棒,踢球,画画,谱曲写词也是不在话下。任何一件乐器只要放在他的手里,都能鼓捣出声响,而且还在调上,我想这就是天赋吧!

  

  耍宝的窦唯

  

  踢球帅到无可救药的窦唯

  高原第一次见窦唯演出,是在一个外交人员俱乐部的party上。当时,黑豹乐队在那里演出,唱完歌,痴迷窦唯的高原,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尽管当时他一身臭汗,但依旧兴奋不已。

  那时的高原,个子高挑,长发素净,大大咧咧,是个胡同里的天生乐观爽朗的姑娘。

  

  
1993年,史雷和高原(右)

  

  1993年的张楚,在拍摄MV现场

  那一年,张楚25岁。26岁的导演张扬撩起演员的头发,张楚演唱时,这个女孩的头发从镜头边轻微地掠过。张楚从97年出版《造飞机的工厂》之后自闭八年,那个曾经在舞台上动情歌唱的男人,最后却在言语上选择和世界决裂。

  

  1994年,何勇在香港街头

  何勇,曾经是一个不喝酒就写不出歌的浪荡少年,也是满脸的纯净,但是因长期的服用药物而导致精神不稳定,前不久传出持刀伤人的新闻很是让人惋惜。他曾经说过“魔岩三杰”疯了一个,废了一个,仙了一个,倒不如叫”魔岩三劫“更为恰当。

  

  何勇在自己的歌词中写到”交个女朋友,还是养条狗“字里行间满是孤独,1994年,魔岩三杰在香港红勘的演唱会,把整个香港给震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中国摇滚的时代来了。如今,魔岩三杰却早已离开音乐很久了。

  

  1995年,老狼坐在家外走廊

  这一年,他在央视的春晚上演唱了《同桌的你》,推出了《恋恋风尘》专辑。老狼是高原的发小,在圈子里的口碑很好,是她眼中“红起来还没变的人。”老狼虽然多年来一直保持并不频繁的发片量,但每张片的品质都受到业界的一致肯定。他的作品虽然不是很多但每首都被广为传唱。

  
1991年,唐朝乐队录制《太阳》的MV

  

  1994年6月,27岁的郑钧登台演唱了《赤裸裸》

  

  1995年,张炬的葬礼上,超载乐队主唱高旗

  1995年,距离唐朝乐队贝斯手张炬25岁生日还有6天的时间,高原接到马红莲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哭的稀里哗啦,张炬骑摩托出了车祸,车毁人亡,这是在他们圈子里走的第一个人,对他们的震动也最大。

  

  1996年4月,河南任丘,邓讴歌在演奏

  

  何勇喜欢穿着蓝白相间的海魂衫,系着红领巾,兴奋时候用矿泉水浇在自己身上,或跳到伙伴的身上,1996年10月,北京科技大学,在演唱《垃圾场》时,又一次用水浇湿了衣服。演至兴奋之处,何勇跳到了讴歌身上。

  

  1993年,云南泸沽湖,王勇、陈劲等人在船上

  

  左起:张楚、郭大炜、张培仁、张有待

  

  1998年夏天,北京,25岁的朴树在路路家的屋顶。朴树说,那是他最拧巴的一段时间。刚开始最音乐的时候,玩过的知道那份痛并快乐着的感受。

  

  南京五台山的一场演出前,高原起得早,挨个去敲门,叫大家起来。“当时是把他拎起来的其实。我说你怎么还不起啊,然后他就赖在那,我就拍了。”

  
1995年9月,许巍在莱茵河酒吧登台演出

  

  1998年3月16日,艾敬在地铁里录制MV。这一年,她筹备制作了专辑《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但最终未能在国内发行。

  

  还有最重要的1994年,那一年魔岩演唱会在香港红磡馆的举行成了中国摇滚的标杆事件。彩排间隙的窦唯坐在观众席中间,安静得像个旁观者。去香港之前,没人看好这场演唱会。

  为了现场效果,举报方甚至主动派送一批票。但是很显然他们的担忧是多余的。

  

  演唱会获得轰动,但就算现场沸腾,窦唯的节奏也很少受影响,带有他标志性的酷和疏离。“魔岩”的缔造者张培仁回忆说:其中有个人边撕自己的衣服边大声叫喊,给我很深刻的印象。这个人就是黄秋生。

  

  1994年12月,香港红磡演唱会,演出结束后,张楚、何勇、窦唯及唐朝乐队等演出者集体致谢后离场。

  “红磡演唱会”是“魔岩三杰”的顶峰。名和利接踵而来,摇滚乐圈逐渐溃散。短短几年的时间,有人乍富,有人成名,有人沉沦,但在高原镜头下却“该什么样就什么样”一切还是事情的本来样子。

  

  曾经有位80后摄影师在看过这些照片后说:“我觉得你拍得一般啊,没什么牛的,好多焦点都不实。要是我在我也能拍。”高原回答:“对啊,就是因为我在,所以我才这么牛。”活在那个时代见证这一切,就是一件牛逼的事。

  

  我想看过这本书的人,都不会忘记最后的那几幅照片,1999年的一天晚上,他们一帮朋友突发奇想地去地铁卖艺。在北京地铁2号线里,弹吉他的,打鼓的,唱歌的,伴舞的。窦唯轻轻地靠在墙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时间能给予我们所有,也能夺走我们的一切。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也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悲伤。很庆幸因为有高原的镜头,让我们真是的知道曾经有这么一群人,为了梦想,如此鲜明生动而又特立独行的活过~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编辑处理,图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摄影世界

每天更新摄影技巧,美图美文。

头像

摄影世界

每天更新摄影技巧,美图美文。

5332

篇文章

5706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