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记者父亲遭遇拆迁案一审:淮阳县政府被判违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河南周口市淮阳县于2018年9月作出征收决定,在该县启动一项污水治理工程。征收范围内的一位居民对补偿方案有疑议,与拆迁办人员沟通后回家突发脑出血,其子翟星理将淮阳县政府告上法庭。
6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周口市中院判决书显示,淮阳县政府在作出征收决定前,并未按照规定广泛征求公众意见和进行社会风险评估,征收补偿费用没有足额到位,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第十条、第十二条的规定。确认淮阳县政府于2018年9月11日作出的征收决定违法。

  

  翟星理家旁边两栋房屋已被拆。
记者的家遭遇拆迁,断水断电后借宿亲友家
2018年12月31日,界面新闻记者翟星理通过自媒体发表了《当父亲遇到拆迁》,此后又发表了《当父亲遇到拆迁续:爸,我要为你打一场美好的仗》,《当父亲遇到拆迁(三)庭审记》。这三篇文章引起舆论关注。
翟星理对上游新闻记者介绍,1995年,其父在淮阳县城关北关太昊陵市场内买下一座两层的商铺,房产证上载明的面积为107.2平方米。当时,该市场是淮阳县城最繁华的地带之一。
判决书显示,淮阳县为加快县城中心区域黑臭水体治理,从2017年起淮阳县相关部门即启动工程选址等工作。2018年9月11日,淮阳县人民政府作出淮政【2018】50号《淮阳县人民政府关于征收北关沟(北二环—古蔡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建设用地范围内房屋的决定》。
这意味着翟星理家被纳入征收范围。翟星理称,征收补偿方案为每平方米大约2000元,远低于周边房地产价格。
翟星理介绍,2018年12月11日晚,翟父给翟星理打电话沟通拆迁事宜,翟星理让父亲去拆迁办问清楚补偿方案。次日,翟父询问后回家突发脑出血,被家人送医抢救。
父亲生病后,翟星理赶回家中代替父亲与拆迁办工作人员沟通。录音显示,拆迁办副指挥长、城关镇镇长耿宝勇说:“此次拆迁不怕任何人挑法律上的毛病。”拆迁办工作人员表示,翟父出院之前,翟家房屋的拆迁工作暂停。
但随后,拆迁队对翟家左右两边的房屋实施拆除。翟星理称,在这个过程中,因翟家与左右邻居的房屋共用一根大梁,翟家房屋墙体出现裂痕,铁门受挤压变形。此外,翟家水、电、天然气均被切断。无奈之下,翟家搬离,在亲友家借住。

  

  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淮阳县人民政府征收决定违法的判决书。
中院判决,县政府征收决定违法
2019年元旦过后,翟星理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将淮阳县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诉讼请求为确认淮政【2018】50号《淮阳县人民政府关于征收北关沟(北二环—古蔡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建设用地范围内房屋的决定》违法并予以撤销。
2019年2月28日,该案在周口市中院开庭,淮阳县政府法制办副主任孙自伟和一位律师出庭应诉。
庭审中,双方辩论的焦点在于淮阳县作出征收决定的程序是否违法。原告方认为,淮阳县政府存在诸如作出征收决定前并未征求公众意见、召开听证会、未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补偿费未全额到位、专户专储、专款专用等诸多违法情形。
被告方当庭出示6份调查意见书,被调查的6位对象均赞同拆迁。孙自伟在质证阶段说,“对于这一利国利民的项目,绝大部分(被征收对象)都是赞同的。”
该项目总面积31.1602公顷,项目总投资13034.52万元,资金来源为县财政自筹。
被告方出示了一份财政支出凭证的复印件,以表明2018年12月18日,淮阳县财政国库支付中心向淮阳县乡镇财政国库支付中心乡镇自有资金账户转账5000万元,用途为北关沟补偿款。
因被告未提供原件,原告对这份财政支出凭证的真实性、合法性均不认可,且作出征收决定是2018年9月11日,财政支付在2018年12月18日,违法了“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征收补偿费用应足额到位、专户专储、专款专用”的法定要求。
周口市中院于2019年6月3日作出判决:被告淮阳县人民政府在作出征收决定前并未按照规定广泛征求公众意见和进行社会风险评估,征收补偿费用没有足额到位,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第十条、第十二条的规定。确认被告淮阳县人民政府于2018年9月11日作出的征收决定违法。但法院未予以撤销。
避免病父受刺激,准备离开家乡
翟星理告诉上游新闻,该项目的土地征收工作仍在进行,翟家院外通往大路的路口处已经被围挡围住,且翟家的水、电、天然气仍未恢复供应,拆迁办也没有修复翟家受损的房屋。
翟星理说,他在淮阳县的房屋已无法居住,翟父出院后记忆和智力受损,医嘱不能受到情绪上的刺激,但翟父出院后数次脱离家人看管,跑回老宅查看,“我只能给我爸换个环境,不让他受任何刺激了。”
淮阳县委书记马明超2018年5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鉴于历史教训,不能搞面子工程,拿不准时宁可不做。看准一件做一件、成一件,就要经得起人民的考验和历史检验。水系公园、生态景观,这些基础性建设,我相信以后也不会有大的改变,用科学的方法做事,比较准、比较实。”
“虽然县政府征收决定被判违法,但不意味着我们家的问题解决了。事实上,拆迁补偿工作至今没有下文,我准备把全家带到福建生活,给我爸换个新环境,重新评估病情并继续治疗。”翟星理说。
(原题为《记者翟星理<当父亲遇到拆迁>案一审:淮阳县政府被判违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头像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平台。

197396

篇文章

194954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