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市中院:淮阳县政府去年一征收决定违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018年9月,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人民政府作出征收决定,在该县启动一项污水治理工程。同年12月的一天,征收范围内的一居民对补偿方案有疑议,与拆迁办人员沟通后回家突发脑出血。2019年1月8日,其子翟星理将淮阳县人民政府告上法庭。

  6月11日,红星新闻从翟星理处获悉,6月3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淮阳县作出的征收决定被判违法。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河南周口淮阳县人民政府在作出征收决定前并未按照规定广泛征求公众意见和进行社会风险评估,征收补偿费用没有足额到位,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第十条、第十二条的规定,但鉴于征收决定已经实施,撤销被诉征收决定会给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故本案被诉征收决定应当确认违法。

  最后,依据相关规定,判决确认被告淮阳县人民政府于2018年9月11日作出的征收决定违法。

  断水断电,无奈借宿亲友家

  翟星理告诉红星新闻,1995年,翟父在淮阳县城关北关太昊陵市场内买下一座两层的商铺,房产证上载明的面积为107.2平方米,购房价和买房时托关系送礼的钱大约为10万元。当时,该市场内商铺林立,是淮阳县城内最繁华的地带之一。

  上述判决书显示,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为加快县城中心区域黑臭水体治理,从2017年起淮阳县相关部门即启动工程选址等工作。2018年9月11日,淮阳县人民政府作出淮政[2018]50号《淮阳县人民政府关于征收北关沟(北二环—古蔡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建设用地范围内房屋的决定》。

  这意味着,翟星理家被纳入征收范围。

  2018年12月,其父听说征收补偿方案为每平方米大约2000元,远低于翟家周边房地产价格。同年12月11日晚,翟父给翟星理打电话沟通拆迁事宜,翟星理让翟父去拆迁办问清楚补偿方案。次日,翟父询问后回家突发脑出血,被家人送医抢救。

  从事媒体工作的翟星理赶回家中,代替父亲与拆迁办工作人员沟通,拆迁办工作人员许诺,翟父出院之前,翟家房屋的拆迁工作暂停。

  随后,拆迁队对翟家左右两边的房屋实施拆除。翟星理称,在这个过程中,因翟家与左右邻居的房屋共用一根大梁,翟家房屋墙体出现裂痕,铁门受挤压变形。此外,翟家水、电、天然气均被切断。无奈之下,翟家搬离,在亲友家借住。

  征收决定被判违法,并未撤销

  2019年元旦后,翟星理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将淮阳县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诉讼请求为,确认淮政[2018]50号《淮阳县人民政府关于征收北关沟(北二环—古蔡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建设用地范围内房屋的决定》违法并予以撤销。

  

  ↑判决书内容

  2月28日,本案在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淮阳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副主任孙自伟和一位律师出庭应诉。

  判决书显示,庭审中,双方辩论的焦点在于淮阳县作出征收决定的程序是否违法。原告一方认为,淮阳县人民政府存在诸如作出征收决定前并未征求公众意见、召开听证会、未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补偿费未全额到位、专户专储、专款专用等诸多违法情形。

  被告一方则当庭出示6份调查意见书,被调查的6位对象均赞同拆迁。孙自伟在质证阶段说,“对于这一利国利民的项目,绝大部分(被征收对象)都是赞同的。”

  该项目总面积31.1602公顷,项目总投资13034.52万元,资金来源为县财政自筹。

  被告一方出示了一份财政支出凭证的复印件,以表明2018年12月18日,淮阳县财政国库支付中心向淮阳县乡镇财政国库支付中心乡镇自有资金账户转账五千万元,用途为北关沟补偿款。

  因被告未提供原件,原告对这份财政支出凭证的真实性、合法性均不认可,且作出征收决定是2018年9月11日,财政支付在2018年12月18日,违反了“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征收补偿费用应足额到位、专户专储、专款专用”的法定要求。

  今年6月3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淮阳县人民政府在作出征收决定前并未按照规定广泛征求公众意见和进行社会风险评估,征收补偿费用没有足额到位,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第十条、第十二条的规定,但鉴于征收决定已经实施,撤销被诉征收决定会给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故本案被诉征收决定应当确认违法。依据相关规定,判决确认被告淮阳县人民政府于2018年9月11日作出的征收决定违法。

  

  ↑判决书内容

   “我只能给我爸换个环境”

  翟星理称,该项目的土地征收工作仍在进行,翟家院外通往大路的路口处已经被围挡围住,且翟家的水、电、天然气仍未恢复供应,拆迁办也没有修复翟家受损的房屋。

  而其在河南省淮阳县的房屋已经无法居住,其父出院后记忆和智力受损,医嘱称不能受到情绪上的刺激,但翟父出院后数次脱离家人看管,跑回老宅查看。

  

  ↑ 翟星理老家

  “我只能给我爸换个环境,不让他受任何刺激了。”翟星理告诉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

  编辑 汪垠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红星新闻

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新媒体平台

头像

红星新闻

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新媒体平台

56860

篇文章

32228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