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约定放弃的效力如何界定?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最高法观点

  1.承包人允诺放弃或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后对建设工程价款债权的效力。

  《合同法》第286条赋予建设工程价款债权就建设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的效力。这条规定突破了债的相对性原则,不仅对发包人的利益有影响,对发包人的其他债权人和建设工程的抵押权人的利益也有较大影响。就对建设工程的处分而言,这一制度赋予了承包人的建设工程价款债权以对抗发包人、发包人的债权人以及建设工程的抵押权人的效力。

  因此,承包人所享有的建设工程价款债权不再是普通的对人权,而取得了一定对世权的特性。建设工程价款债权的这一特性不仅使其在清偿顺序中居于有利地位,还使承包人获得了对抗发包人、发包人的债权人以及建设工程抵押权人的权利。如果发包人要处分建设工程,承包人有权提出异议,因为这会损害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如果发包人的债权人或者建设工程的抵押权人,起诉发包人清偿债务胜诉后,申请对建设工程强制执行的,承包人有权根据其享有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提出执行异议或者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如果发包人未经承包人同意,将建设工程转让给第三人,承包人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也不应因此受到损害。《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批复》第1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房地产纠纷案件和办理执行案件中,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的规定,认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鉴于承包人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具有优先于抵押权的效力,该优先受偿权也应当具有物上追及力。

  

  司法实践中,这一观点存在争议。另有观点认为,根据《合同法》第286条规定,承包人只能向发包人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司法实践对这一问题也持肯定意见。因此,承包人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能够对抗受让建设工程的第三人。如果承包人允诺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其建设工程价款债权则失去上述效力,不能对抗发包人、发包人的债权人、建设工程的抵押权人和受让人。如果承包人允诺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则其建设工程价款债权在其允诺的范围内失去上述效力。

  2.要注意区分承包人与发包人是约定放弃还是约定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如果承包人与发包人约定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则承包人的建设工程价款债权与普通债权的清偿顺序相同,排在设有抵押的债权之后。如果承包人与发包人约定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则需要根据双方当事人的具体约定来确定发包人各债权人之债权的清偿顺序。对于该约定,建设工程的抵押权人、发包人的其他债权人均可据以对抗承包人。如承包人与发包人约定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的时间和条件,则需要约定的时间届至或者约定的条件成就后,承包人才能行使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

  

  通常情况下,承包人与发包人约定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为特定第三人的利益,而且该特定第三人一般也是合同当事人。例如,发包人为了向商业银行贷款,商业银行为了确保自己的贷款债权的实现,会要求与发包人和承包人签订约定,约定承包人在商业银行的抵押权实现之后或者商业银行的贷款债权全部实现之后,才能行使建设工程价款债权的优先受偿权。这类约定主要为保护发包人特定债权人的利益,发包人的其他债权人或者建设工程的其他抵押权人不能以此类约定对抗承包人。

  3.对承包人恶意拖欠工资、滥用本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三条)解释的行为,不予支持

  发包人与承包人约定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否损害建筑工人利益,应当从承包人整体的资产负债状况、现金流情况等作出判断,而不能以是否欠某一建筑工人的工资为判断标准。

  人民法院应当积极维护建筑市场的诚信。建筑市场上,有些不诚信的建筑施工企业,在投标时或者在协商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尽力降低报价,在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或者结算建设工程价款时,又尽量否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有关约定,尽力提高结算工程价款的数额。对于这类不诚信行为,人民法院不应支持。理解和适用本条解释(同上)的关键和难点在于判断发包人与承包人约定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否损害建筑工人利益。如果仅以承包人存在个别的欠薪行为,就认定其与发包人约定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损害了建筑工人利益,进而认定该约定无效,则可能会对承包人产生负面激励,使其恶意拖欠建筑工人工资,以达到继续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目的。

  

  因此,对承包人恶意拖欠工资、滥用本条解释(同上)的行为,人民法院不应予以支持。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三条 发包人与承包人约定放弃或者限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损害建筑工人利益,发包人根据该约定主张承包人不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八十六条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

  19、承包人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效力如何认定?

  法律并未禁止承包人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承包人自愿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只涉及承包人自身利益的,该放弃行为有效。但该放弃行为损害实际施工人等第三人利益的,对该第三人不产生效力。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转载文章,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广东鹏港律师事务所

掌握风险,创造财富

头像

广东鹏港律师事务所

掌握风险,创造财富

213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