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不动就被汽车项目忽悠几十亿 政府的扛骗没提升?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对赌和博弈,双方都在赌对方能给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动不动就被汽车项目忽悠几十亿 政府的扛骗没提升?

文丨刘晓林、毛昀画

过去几周内,水氢车事件像一个“水球”,炸出了四面八方各种隐藏的“小”来。随后,空气动力汽车也蹭上了热点。各种奇葩汽车不断挑战着民众的认知底线。中学实验室里的实验,被当成可以商业化的技术四处兜售,这让发明者们和地方政府们们都掉进入“智商堪忧”的坑里。

但是,在尘嚣之中,南阳市招商局一位科长的话却让一切陡生想象力,“这个项目吧,我们保持关注,但可以用一部电影总结下——让子弹飞一会儿,先飞一会儿。”

“子弹”是指庞青年水氢汽车项目的可行性,还是关于这件事的舆论发酵?该人士并未点透。但让子弹飞的那份莫名的自信,传递出一种意外的姿态:我们没那么容易上当!

与此同时,局面开始变化:随着庞青年水氢汽车“神秘配方”的曝光、以及与高校的合作研究浮出水面,庞青年似乎有了证据去证明自己没有“瞎扯”,而间接的也为南阳市挽回一些脸面。

不管怎样,庞青年“骗子”的名头没能做实,而南阳市政府“被骗”的标签也没贴牢。按照南阳市招商局的回应,40亿的投资并没有启动,一分钱都还没投,准确的说,更直白的说,是南阳市政府根本还没融到这笔钱。

“现在的政府高层领导早已不是多年前的领导样子,非常职业。对业务和财务状况都比较清楚,相信南阳只是个案。”有业内人士称,随着专家型官员的到位,地方“防骗能”力不断提升。毕竟,谁也不想担上“国有资产流失”的罪名。

不管现在的地方领导是否都已是专家类型的,但不得不提的是,政府形象走到这一步(“容易被骗”)是有理由的,而如今的防骗能力也是在以前的多次“受骗”教训中培养起来的。在“被圈钱”这件事上,地方政府交的学费并不低。

就大手笔投资最多的汽车行业而言,“黑金”之地鄂尔多斯的诸多烂尾工程如今仍像“膏药”一样甩不掉,去年当地相关部门还与华泰汽车对簿公堂,要求其腾挪市中心那些空置着厂房的土地。当年华泰、奇瑞等车企都从鄂尔多斯政府手中圈到价值上亿的煤矿,转身就套了现,奉上的只是年产寥寥无几的工厂,和相当于白送的如今已身价翻倍的土地。庞青年也趁热在鄂尔多斯捞了几个煤矿指标,还因提前转手套现惹了官司。

如果说鄂尔多斯是十年前不差钱、急于招商的地方代表,那在几年前的新能源汽车投资中,地方政府们又交了一轮学费:在“神出鬼没”于各个行业论坛的地方政府招商局干事们,和迎着风口捞一笔的投机者们的共同发力下,万亿级投资、千万辆产能规划的新能源汽车大蛋糕快速出炉,股东列表中,地方政府的身影比比皆是。但三年过去了,据经济观察报的统计显示,在当年的投资大省江西省,四成新能源汽车项目如今已处于休眠状态。

在实业兴国的风向下,地方政府都急于抢到能带动地方经济、带动整个产业链投资的制造业项目,这成了“圈钱”者们的机遇。而这些项目无一例外的会在项目投产后的年收入、上缴地方税收、解决当地就业、拉动产业链投资等四个关键指标上,画出让地方政府无法拒绝的“大饼”。

动不动就被汽车项目忽悠几十亿 政府的扛骗没提升?

遍览庞青年足迹所到之处,除了南阳、鄂尔多斯、宁夏石嘴山、贵州六盘水、浙江海宁等三四线缺少新兴制造业的城市外,杭州、济南、浙江金华等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同样被庞青年洗了脑,甚至申请了新项目发改委的新项目资质,希望搭上汽车制造这艘拉动GDP的快车。

另一方面,庞青年早些年曾老老实实的造过车,青年客车也曾在市场上有一席之地,庞甚至是“十大风云浙商”。这也是为什么金华政府一直没有放弃他,而其他地方对其存有一丝信任的原因。

不过,随着资质收紧、地方投资项目备案问责制的出炉,地方政府的钱袋子开始收紧。2019年年深冬,在距离庞青年老家金华不远的江南小镇,一位新造车企业的二把手闷了一口老酒,盯着窗外凄凄冷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感叹,“这个时候再想进来捞一笔,已经没那么容易了”。地方政府不给垫背,风投随之退缩,PPT造车画的“饼”没人看了。

同一时间,一位西南重镇经开区的招商人员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组织的一场汽车业年度论坛上认真换了一圈名片、听了几场演讲后,不停地向记者咨询汽车行业的前景,表示其领导已经将新能源投资列入黑名单,因为“骗钱的太多”,而他们的钱要用在刀刃上。

确实,吃一堑长一智,随着没有下文的项目增多,地方政府的防骗意识已经大大增强。在近期新增的政府入股的汽车项目中,都有着更多的“保险”条款,如地方政府要派管理人员进入到项目决策组,或者如蔚来尚未落定的来自北京亦庄的百亿新投资一般,要求成立新的国资持股的实体公司。

如今,在如南阳市这样的三线城市,也表达了对圈钱项目的警觉,可以说是一种进步。

但骗子总能找到机遇。电动汽车尚未退潮,氢燃料电池车的风口又起。这也让如庞青年这般已在多地登上黑名单的人,依然能在2018年,手握着连样车都没有的实验室制氢技术,在南阳、南通如皋等地展开兜售。

但如果像南阳市招商局人员所说,6年前开始接触、一直抱着谨慎的态度,那为什么还会接盘这个项目?事实上,这也是外界对于只有小学学历、却能忽悠大江南北的庞青年最叹为观止的一点。

有人认为答案并不复杂。渴望科技创新项目、新能源推广的压力和补贴诱惑,加上普及度并不高的氢燃料新技术的噱头,促成了庞青年的第二春和南阳市巴铁之后的又一次冒险。

作为诸葛卧龙的诞生地,南阳历史悠久;但作为河南第一大人口城市,南阳经济增长乏力。南阳市统计局发布的一份“2019年一季度全市工业经济运行分析”显示:拉动南阳市生产增长的五个行业均是传统、低附加值、弱抗风险能力以及高劳动密集行业。包括黑色金属冶炼在内的高耗能行业生产同比增长15.6%,高于同期水平11.6个百分点。

而汽车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等高附加值的行业处于低速增长或负增长的状态。“尤其是汽车制造业,近几年对全市经济起到过强力支撑作用,但是从2018年四季度开始,汽车行业开始总量萎缩,增速下行。今年一季度,汽车制造业生产同比下降1.2个百分点,昔日的增长点目前变成了拖累点。”

可以想象得出,“首批国家新能源示范城市”名号对此时的南阳而言,更像是一道紧箍咒。

处于这一状态的不仅仅是南阳,2018年7月,国务院发布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各省跟进发布了“蓝天保卫战计划”,并下方指标到各市县。对于新能源产业基础薄弱的众多县市而言,焦虑可想而知。

而就在庞青年的“水氢汽车”上了《南阳日报》头条的当天,河南省在已有的支持政策之下再次祭出奖励政策——对氢燃料电池汽车企业根据运营数量和配套设施进行奖励的政策。

压力与重赏,是地方政府招商的动力,同样也是鱼龙混杂的“技术创新者们”的机遇。所以很难说,接触6年之久,南阳市招商机构会不知道庞青年声名狼藉,累案在身;也很难说,这里是否存在骗与被骗。因为,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赌和博弈,双方都在赌对方能给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让人玩味的是,从南阳市招商局那位科员的口风来看,他至今仍不认为南阳赌输了,在他看来,子弹未落,输赢未可知。

但目前看来,庞青年与各地政府的博弈基本都是双输。他曾对媒体诉苦称,全国9个项目8个烂尾主要原因是钱没到位。并称南阳的氢项目政府只支付了9800万注册资金,而青年汽车在南阳已经投资几十上百亿。

资料显示,庞青年以往的8个主要投资中,4个中止、4个陷入追偿和讨债状态,庞青年本人也身涉诈骗起诉。最终的结局,看似是庞青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实则骗补、套现屡屡得手。而对曾握手言欢的地方政府而言,这种赌不管保住和留下的是什么,失去的都会更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4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经观汽车

《经济观察报》出品,以客观、独到的视角,提供汽车领域深度、权威的报道。

头像

经观汽车

《经济观察报》出品,以客观、独到的视角,提供汽车领域深度、权威的报道。

1187

篇文章

9465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