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处女作入围上影节,秦海璐总在出人意料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如何评价秦海璐的演技”。

  每条回答的角度都不一样,举出的作品也不同,但结论大多毋庸置疑:演技好。

  从《榴莲飘飘》至今,秦海璐用作品证明了自己:她获奖无数,在业内备受认可;电影电视话剧,什么都演,在观众眼中也是演技挂的。

  作品,是演员的底气,有奖项有人气,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余下的职业生涯似乎只有一种选择:爱惜羽毛,谨慎地选择作品,要么名、要么利,总不能对不起自己过往十数年的付出。

  这是普通人对一个成名女演员的预估。

  

  能够在某一领域获得成就者,必然会有与常人不同的品质,也必然不会如常人一般做出常规选择。

  至少对于秦海璐来说,躺在奖杯上吃老本从来都不在她的选项里。

  主动出击,不断挑战,才是她的性格。

  一、“归乡三部曲”背后的秦海璐

  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在不久前公布入围主竞赛单元片单,剧情长篇部分有15部电影入围,其中华语片有三部,有一部就是秦海璐的导演处女作电影《拂乡心》。

  

  “乡愁”自古以来都是文人骚客为之作词作赋的主题,而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落叶归根”是烙印到骨子里的本能。

  在这样的传统文化背景下,秦海璐的这部《拂乡心》以“异乡老人的归乡之旅”为切入点,以电影语言重新演绎“思乡、归乡”的意义,既是中国传统处世哲学展现,又暗含现实主义的人文关怀。

  这是秦海璐“归乡三部曲”的第二部作品。

  第一部是《到阜阳六百里》,这部由秦海璐主演并参与编剧的作品将镜头对准一群生活在上海底层的“阿姨”,她们整日辛勤劳作,做钟点工、保洁,打扫过许多房屋,却没有时间回到六百里外的阜阳老家。

  

  中国人从来都是如此:为了家人能幸福,子孙有积攒,自己再苦再累甚至透支身体也毫无怨言。

  这一点无关古今,哪怕是在交通便利的现代,六百里的距离,在这样的心态下,依旧如天堑。

  秦海璐在影片中饰演曹俐。

  

  演曹俐的时候,秦海璐做了一个很出人意料的决定:给自己减戏。

  这种事情,秦海璐不止做了一次,拍摄《钢的琴》时,秦海璐为了整部影片所要表达的思想,与编剧讨论删减一部分她饰演的女主角淑娴戏份。不仅如此,在影片后期遭遇经费不足的困难时,秦海璐还主动掏腰包投资。

  能如此做,是出于一个演员的对作品整体判断的直觉,更出于秦海璐多年来对电影的理解,更是她的积累。

  

  《到阜阳六百里》导演邓勇星谈及选择秦海璐作为女主角,称是被她身上“漂泊不定的神秘气质”所吸引。

  实际上呢?

  能演好小人物,跟脸有关,也跟脸无关,某种意义上对于一名演员来说,脸只是表演上的辅助道具,演员可以让脸极大的影响到表演,但也可以让观众完全忘记它,而记住角色。

  倒是导演所说的“漂泊不定的神秘气质”,如果联想到秦海璐从编剧到导演的“归乡三部曲”,不得不猜想秦海璐骨子里的性格注定某些选择。

  实际上,秦海璐一直在事业上的不断“折腾”,漂泊与折腾,有时可以达成一致。

  

  二、演员、编剧、导演 秦海璐的三个角色

  秦海璐的“折腾”并不是简单的“玩票”,而是十足十的做到最好。

  这不容易。纵观当下演艺圈中,每一个拥有一定影响力的演员都必然有过人之处。

  她们成名了,众人会说,某某演技好,所以红,某某长得好,所以红。

  没人去探究这背后的一个问题:演技好的人不少,长得好的人更多,为什么红的是她?

  但她最终依旧走出了一条烙印着“秦海璐”风格的路。

  这条路别人无法模仿,这是秦海璐自己“较真”出来的——别人较真都是冲外人,她较真冲自己。接拍电视剧《白鹿原》时,秦海璐刚经历生产不到3个月,就减重30斤全心投入剧组中,在拍摄地和当地人一起体验生活,只为演好角色,在外形和生活中更贴合剧中人物。

  当观众们看到一个镜头会感慨:“这个演员演得真好。”却很难知晓这背后是演员在无人的角落中多少次的琢磨与排练。

  

  管中窥豹,秦海璐不是第一次这样“较真”的折腾自己,琢磨角色。当年那个穿着军大衣行走在中戏的表演系学生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跟自己较劲到今天。

  秦海璐是中戏96级,那一代的演员大多都是吃过大苦才走到今天的。既得益于当时还很踏实的专业训练,更得益于每一个人走入演员行业后的不断努力,更主要的是大多数演员对“表演”,对“作品”是有信仰的。

  他们是真的肚子里有货,才能真的有能力去输出。

  

  对于秦海璐来说,她的起点在当下看来是足够高了。第一部作品《榴莲飘飘》即斩获各大奖项的最佳女主、最佳新人奖。

  从现在看来,曾经无论是拿奖的巅峰,还是中途迷茫,亦是如今已经破茧成蝶,都已经化作养分,被秦海璐用电影的方式表达出来。

  

  于是,有了她参与编剧的作品《到阜阳六百里》获得最佳原著剧本,有了监制作品《云水》入围“欧洲五大影展”之一的“鹿特丹电影节”,如今有了导演处女作《拂乡心》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主竞赛单元。

  无怪乎网络上有人将秦海璐称为“狠人”

  

  第一部演员作品当金马影后,揽金像奖最佳新人;第一部编剧作品斩获金马;第一部导演作品入围金爵。不仅如此,秦海璐主演的话剧作品《四世同堂》获得第8届中国话剧金狮奖;除了这四金之外,她还受邀担任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评委、第22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主竞赛单元评委……

  这些战绩,无一不金光闪闪,真“狠人”也。

  

  三、真诚,秦海璐公开的秘密

  曾经在一次访问中,有媒体问起秦海璐觉得听过的对自己最贴切的赞美是什么。

  秦海璐说是真实。

  作为演员,走进一个角色,出来,又走进另外一个角色。

  在不同的角色之间,很容易混淆现实与角色的差别,用秦海璐的话就是“丢掉自己本真的东西,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因此,秦海璐特别珍惜“真实”,也一直在努力做到“真实”,所以她不会因为不好的声音就改变自己去讨好别人,也不会因为别人的赞美而过多的去突出某一些东西。

  因为能守住真实,所以真诚,所以在做出选择的时候会遵从本心。

  最近,秦海璐又被曝光成为《中餐厅》的常驻嘉宾,这也是她首档常驻真人秀节目。

  

  其实,无论是参加综艺节目,还是她的本职当演员,还是在文艺创作路上进阶当编剧、当监制、当导演,人秉承着真心,需要做选择的时候就会变得更简单。这就不难理解为何秦海璐会给自己减戏,会不介意自己被“抢风头”。

  因为她追求的从来都不是那些。

  从第一部演员作品开始,秦海璐就已经开始学习不去计较附加声音,遵循内心的真实。这么多年,经历让她更从容的面对种种纷扰。她可以自嘲自己长得不够好看,可以把外界的评价当成段子讲出来,足够强大的内心足以让她坦然面对一切。

  

  如今,秦海璐开启“归乡三部曲”,从《到阜阳六百里》到《拂乡心》,秦海璐用真诚承载乡愁。在《到阜阳六百里》的评论中,有一名豆瓣网友说“如果你见到有人如此真诚地描述着一个真实的世界,你也很难不被打动。”

  

  而秦海璐的导演处女作《拂乡心》,同样是回家,这一次却被展现出不同的样子。古人有诗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但在《拂乡心》中却远远不是“老大回”这般简单,却q更比这能触动人心。

  等到影片上映,观众们会有机会亲自触碰秦海璐这部真诚的“归乡”之作,无论是从何种角度,每个人或许都能从中收获自己的感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娱乐圈要闻

娱娱乐乐达人

头像

娱乐圈要闻

娱娱乐乐达人

932

篇文章

35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