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亿股份:房企造车悲情样本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银亿股份:房企造车悲情样本

  拥有“造车梦”的房企,银亿股份并非第一家,也不是最后一家。但银亿的危机,却已经充分显现了依仗高杠杆激进扩张转型的恶果。

  5月30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亿”)宣布近日新增了三笔到期未清偿债务,总涉资为34720万元。而此前,两起涉案金额超6亿元的借款纠纷已浮出水面,在连续出现公司大股东被动减持、公司戴帽ST后、独董余桂明提出辞职……自2018年银亿股票连续暴跌、债务危机显现后,ST银亿的危局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ST银亿的债务危机可能比实际批露的更严重,而其内部复杂的关联交易很多,也暗藏很多风险。而且银亿系大股东股权90%以上被质押,持有的ST银亿和*ST河化部分股份被冻结,一旦出现问题,很难筹集到资金。而且此前大股东占用公司资金也几乎掏空了ST银亿。”东方证券一位资深分析师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个曾经靠收购改造烂尾楼起家,位列中国500强、坐拥3家上市公司的宁波最大房地产企业,这次能否重现“化腐朽为神奇”仍是一个未知数。房地产业务萎缩、汽车业务盈利能力不足,多元化发展转型正在成为这家企业的不可承受之重。

  债务“黑洞”

  “目前是银亿最困难的时期,但2018年的业绩已经到了底部,2019年困难会过去,长期是向好的。”5月21日,处在舆论漩涡中的银亿股份董事长熊续强这样对外回应。“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但兑付危机已经持续半年之久。2018年12月24日,银亿股份发布公告,称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导致未能如期偿付发行的“银亿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应付回售款本金,债券发行规模仅为3亿元。也是此时人们才发现,这家规模百亿的企业竟然还不起3亿元的债,此次违约也就此拉开了银亿股份债务危机的序幕。公告次日,银亿股份连续跌停,一个月内市值缩水150亿元。此后,中诚信证评决定将银亿股份的主体信用及“15银亿01”等3只债券信用等级由BBB下调至C,并继续将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这也意味着未来ST银亿融资更为艰难。

  “ST银亿收购的宁波昊圣、东方亿圣公司收购宁波昊圣和东方亿圣,意在转型汽车产物高端制造,但去年整体汽车市场销售下滑,也影响了汽车零部件销售业绩,而ST银亿此前从房地产行业转型进入汽车高端制造业,也导致其房地产主业的萎缩,虽然ST银亿提出的战略是房地产和汽车制造双轮驱动,但这个宁波最大开发商已经好几年没有拿地了。重心基本在汽车制造上。这两条业务线近两年又都受到政策影响,自我造血能力成问题,对于高杠杆扩张的企业来说,很容易出现资金问题。”民族证券分析师这样告诉记者。

  实际上,银亿股份所要面临的兑付压力才刚开始。

  2016年6至8月份,银亿股份分别发行了三笔债券,发行金额为7亿元的“16银亿04”、发行金额为4亿元的“16银亿05”、发行金额为4亿元的“16银亿07”。这三笔债券发行期均为5年,附第3年末发行人调整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这意味着,2019年6月~9月,银亿股份或将面临15亿元左右的应付回售款本金。

  激进的多元投资

  “以前在宁波,每10个人里就一个住的是银亿的房子。”一位宁波本地人这样告诉记者,这个起步于20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浪潮中的企业,靠着收购改造烂尾楼赚到了第一桶金,从此进入房地产业。2010年银亿集团第一次跻身中国500强企业,此后连续8年入榜。2011年,已是宁波龙头房企、全国百强房企的银亿股份借壳ST兰光,更名为银亿股份,进入资本市场。

  1998年至2008年的十年间,银亿股份、改造了一批烂尾楼,被戏称是宁波的“烂尾楼改造专家”。同时,银亿也创造了宁波楼盘内多个第一,比如说“外滩花园”,宁波第一个每平方米售价超过万元的住宅楼盘,被评为“2004年中国10大新地标建筑”。

  也在这十年间,银亿房地产项目类型从住宅、写字楼到商业广场、酒店、高端城市综合体,开发区域扩展到了十余个城市。2008年,银亿实现销售收入过百亿元,跨入了百亿元企业行列。

  一切的转折发生在2016年,这个宁波最大房地产企业突然宣布“大转型”,并确定以“房地产业+高端制造业”作为未来的战略新布局,从此全面进军没有技术积累、没有渠道资源的汽车领域。对此,熊续强的解释是因为自己的实业情怀。2017年,银亿股份迅速为转型完成了两大动作:第一,收购美国ARC集团,一家研发气体发生器公司,产品形态更多应用于安全气囊系统;第二,收购邦奇,这是一家汽车自动变速器的独立制造商,产品形态应用于双离合变速器、无极变速器等。

  银亿完成这一系列收购花了120亿元,而在克而瑞2016年的TOP200房企榜单中,银亿的年销售额为61亿元,位列第181位。

  相比其它企业转型,ST银亿的转型来得更为彻底。在银亿股份2018年的营收组成里,无级变速器、汽车宁静气囊气体发生器等汽车零部件产物共缔造营收约51.3亿元,占有总营收的57%,2017年同期相关产物占有总营收的比例更是高达63%,汽车产物制造已经逾越银亿股份原主营营业房地工业务,成为第一主营营业。

  国泰君安的分析认为,对于多元化投资需要关注两点:一是资本开支是否与公司当前的盈利能力和融资能力相匹配,是否有过度负债的嫌疑;另一方面多元化投资项目是否能产生预期中的投资回报。

  持续变卖地产资产

  毅然转向汽车产业的银亿,并没有赶上汽车行业发展的“好年景”。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是28年来首次下滑。

  与此同时,作为发家之本的房地产业务,却陷入持续变卖资产、项目开发缓慢、新增土地储备停滞的境地。

  公告显示,2016年以后银亿股份四次变卖地产资产,涉及上海、舟山、沈阳等地方公司。通过四宗交易,银亿股份分别获得3.3亿元、3.6亿元、2.24亿元、2.07亿元。

  一方面变卖地产资产,一方面却几乎停止了在公开市场拿地。其最近的一次拿地还是在2017年11月,以总价4.93亿元竞得浙江安吉县两块住宅用地。

  2018年半年报显示,银亿股份在南昌、江西高安、内蒙古海拉尔、新疆、沈阳、韩国济州岛、湖州安吉等地区共有土地储备180万平方米。其中,新疆、内蒙、高安以及韩国济州岛的土地储备量占了几乎三分之二。

  对于已有土地储备,相较于汽车产业转型的激进发展,地方项目发进展也极其缓慢。其中,2015年买入的新疆博斯腾湖地块,2018年半年报显示,该地块截至2018年上半年仍未进行开发。同时,2015年拿下的韩国济州岛地块也没有进行开发。

  就银亿目前的处境,曾有人问熊续强是否后悔当初转型和激进扩张,熊续强在略加思索后答道:“公司向制造业的转型并非一时的脑热。20世纪90年代,银亿已经开始在国内设立制造工厂有一定的基础,此后的投资也基于对汽车市场未来发展的判断。公司依旧会坚持‘房地产+高端制造’的双轮驱动发展战略。尽管目前后者是亏损的,但是只要发展方向对,就能保证公司在未来5年、10年甚至20年的发展。

  (责任编辑:王擎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网文化

中国网文化

头像

中国网文化

中国网文化

131339

篇文章

4123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