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茶水当尿试探医生,结果!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同西方的玛雅文明、古埃及文化一样。但凡来自于古早、传统的东西,总会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藏医藏药,上下2000年的传承。有着丰富的故事传说,它以独特的医学理念和施治手段,惊艳世人。

  因为是除中、西医以外国家承认的少数医学种类之一。藏医学就像是天外来客,将人们的好奇心极大勾了起来,那些身患各种疾病的人们,在逐渐含弃他们司空见惯的西医、中医后,开始千方百计地延请各地藏医治病,或是拼命嘱托朋友,从西藏弄些藏药回家。

  在过去,藏医仅仅是青藏高原上的人们繁衍生息的求生之术。今天,藏医区别于中西医对人体构成的独特思辨,却成为了人们探索健康紧握在手的另一把钥匙。

  

  与中西医相比,藏医是另类的,更加神秘的。比如除了动植物,藏医将金银珠宝,都能入药。像水银、珍珠、玛瑙、珊瑚、金刚石、绿松石、以及金、银、铜、铁等矿物。常被藏医锻炭后加入治疗疑难重症的处方中,收到特殊疗效。

  

  而与中医同样的药材,藏医对病人的行为举止、服药方式、时间要求不同,更严格。藏医的采药季节也与中医不同,不同时令的药效也是截然不同的。

  藏医对药材的虔诚与崇敬很深,这一点深刻地体现在藏医的制药的过程中。他们对药材有着秘密的炮制方法,一种藏药的制成,程序繁琐,锻炭方法独特,加上虔诚的诵经祈祷,使那些包裹在红绸子黄缎子中的药丸,越发神圣。

  这些年,身边越来越多的藏医受益者,使我们对它兴趣浓厚,却苦于它的博大精深,无处探寻。也许,有一个简便的方法,就是采访一个人,通过一个藏医,听听他讲的故事,来窥探藏医药的世界一角。最终,我把目光锁定在了在包头行医很久的达藏医师身上。

  内蒙古境内有名的藏医不多,达藏算是一位。早年他在福建、海拉尔等地行医,后被邀请到了包头,已经有四年了。因为敬仰神秘的藏医药术,以及敬佩他的学术成就,包头人尊称他为达藏大师。

  

  达藏医师

  然而他有时不喜欢人们叫他“大师”,他说:听起来像是骗人的。许多藏人世代传承藏医药术,治病救人。他学成出来行医数年,不希望传回家乡,让老家的人以为他在鼓吹自己。

  达藏说,西医是课堂上学来的,中医是家传的,而藏医是寺庙里传承来的。

  

  寺庙中为人看病的藏族僧人医师

  在过去,寺院就是藏族人民的医院。相比西医学习阶段的纸上谈兵,藏医学徒几乎是从踏进寺庙学习那天起,就亲身体验着里面经验老道的藏医师父们如何在现场给人们看病的,他们更早地亲自披甲上阵,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如果说西医是学院派,那藏医就是体验派。

  藏族的寺庙,见证了一个个救人于危急的奇迹。其中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年的秋天,一个孕妇因为生头一胎,难产了,痛苦不堪的孕妇被家人抬到寺庙中。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将茴香、比薄、木香研细和糌粑混在一起,用青油调和、白布包裹,放在锅中蒸好之后,敷在了孕妇肚子上,再用藏纸包廚香,点燃后专熏孕妇脚心的涌泉穴,藏医让孕妇弯下腰,用蒸好的汤药敷在孕妇命门,重复多次之后,孩子终于顺利产下,母子平安。

  

  达藏说,寺庙里的藏医还会对贫富不同的病人“区别对待”。藏药多是藏医从野外恶劣的高原环境中,冒着生命危险采集而来,十分珍贵,但有时前来求诊的病人穷困潦倒,望着他们强烈的求生欲,寺庙中的藏医甚至会不问他们收取医药费。荒凉的高原条件,一样的是那不变的仁心仁术。达藏就在这样的耳濡目染中长大。

  许多藏族人民,在孩提时代,就会从祖辈那里,产生对经文故事的浓厚兴趣。老人们总会每隔几天就要到很多公里以外的寺庙里去念经。而寺庙的经文故事多与藏医藏药相关。

  达藏受这种氛围的启蒙和熏陶,也自小从8岁起就开始去寺庙中学习藏传佛教,10岁开始正式学医。他每天跟寺庙里的师父认真学习,熟读《四部医典》——那部产生于公元7~8世纪的伟大医典,其医学地位相当于中医课本中的《黄帝内经》。

  

  成年后,为了给更多的人看病,为了走出青藏高原闯荡外面的世界,他又考上了青海藏医学院,毕业后拿到了国家认可的行医资格。来到其他省市后,他曾就职于多地藏医院,从医30余年,看好了不少在其他地方求医却苦无效果的疑难杂症患者,他还学会了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听着还有几分可爱。

  达藏告诉我们,中医看病讲究望、闻、问、切,而藏医是望、闻、切。即重在用眼睛观察病情、号脉观察病情,以及用鼻子“闻”病情。闻什么呢?其中一个独特的环节就是——闻尿液。也就是传说中的“尿诊”。

  众所周知,西方现代医学是近百年才传到中国的,而在这之前的几千年间,没有现代化医学检验技术,尿诊就是藏医最拿手的施治手段,见解独到。

  西医验尿是依靠细胞学对尿液进行检测分析,藏医验尿则是通过对病人尿液的颜色、沉淀、泡沫形状、气味等特征来分析,结果往往十分准确。

  在藏医尿诊前,一般会嘱咐患者前一天多吃什么、少吃什么,不能做哪些事。有些行为可能会影响尿液的颜色。以及“前半夜的尿不留下,后半夜的第一次尿一定要留下”都是藏医尿诊的神秘嘱托。

  藏医会在自然光照中观察尿液,用小木棒搅拌尿液,除了记住臭味的浓淡,他们还会记录泡沫的形成与消失的快慢,沉淀物的形态等等,以此来诊断各种寒热虚实的病症。

  

  达藏说,他很欣慰来找他看病的,很多都是曾经被他治疗痊愈后的病人,介绍来的亲朋好友,因为只有亲近的人亲身体验过,才更觉得靠谱。

  疑者不来、来者不疑。达藏还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曾经有一个病人,带着自己的尿液,向当地一个很有名望的藏医求诊,医生看了又看,实在瞧不出什么病来,但病人坚持称自己身体不舒服。再次仔细观察尿液后的藏医,确定这液体很奇怪,于是拿起“尿液”点着尝了一口,发现原来那真的不是尿液,而是病人为试探他而准备的茶水!虽然藏医因此有些恼火,但这样的试探也让病人深深信任上他。

  关于藏医藏药的奇闻妙术还有很多,我们以后再慢慢讲来。如果您有什么疑难杂症没有治愈,不要放弃希望,不妨试一试神奇的藏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惠健康知识

惠健康,惠生活

头像

惠健康知识

惠健康,惠生活

3

篇文章

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