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忆会和万通地产的17年:被夺权、反扑、挣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图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王忆会是谁?”2002年,王忆会三个字首次出现在地产圈时,没有谁能彻底的说清楚道明白。他像一张白纸,在这十余年间被外界涂上一层又一层的油彩。

  万通地产是王忆会地产烙印的起点。这段旅程跨度长达17年,在这过程中,王忆会完整的向外界诠释了一位“争夺者”的心路历程,被夺权、蛰伏、夺权、得逞,最后隐退。无法免俗的桥段令人想起早年间盛行的粤语长片,尽管剧情老套,但观众非常受用。

  2019年5月,王忆会准备暂时“杀青”了。他递上一封辞呈,卸下万通地产董事长的头衔,从台前迈到幕后。他仍然保留着“实际控制人”的身份,这或许是他和万通地产最后的羁绊。

  眼下的王忆会不像冯仑那般决绝和果断,即便万通地产已经百孔千疮,他还是没有选择彻底的拂袖离去。但兜兜转转之后,故事又回到了一开始,只是,疑问已经变成了“王忆会要做什么?”。

  被夺权

  20多年前,王忆会是一名混迹于粮油行业的商人,经营着一家粮油制品加工公司“延吉吉辰”。那时候,人们还习惯于将做生意形容为“下海”,国内能做到家喻户晓的公司基本都是国企,特别是在王忆会谋生的粮油行业,几乎是国企的天下。

  但王忆会不甘于默默无闻。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中国,紧张的经济环境下,实体企业饱受磨难,民营公司的处境更是岌岌可危。于是,王忆会想到了抱团发展。他找到三位“同行人”,四方联手,一起创立了北京先锋粮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延吉吉辰为第三大股东,王忆会则是新公司的副董事长。

  在商场上,一加一的结果往往是大于二的,四方联手带来的力量应该以几何倍数来计算。有“战友”壮胆,王忆会和他的伙伴萌生了一个想法,他们要把这家新的公司推上资本市场。2000年9月,“先锋股份”成功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梦想终成真。

  其实,在1998年到2001年期间,以国企为主的挂牌显现屡见不鲜,甚至在当时有一种说法,股市是“国企解困”的一个重要途径,王忆会当时大概也是同样的想法。但上市是机遇与危机并存的举措,王忆会万万没想到,先锋股份会被京城地产大亨冯仑盯上。

  2002年对王忆会来说或是刻骨铭心的一年,在这一年,先锋股份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万通星河。彼时,冯仑来势汹汹,其以万通星河入主先锋股份,成为第四大股东,同时进行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

  冯仑不断加大手里的筹码,2006年,万通星河持有加托管的股权达到28.99%,通过借壳,其如愿坐上先锋股份第一大股东位置。紧接着,冯仑就将先锋股份更名为“万通先锋”,以此宣誓主权。

  连续几年的资本动作终于激起了王忆会的怒火,几位战友又一次加入他的战营,这次他们要反击。他们再次联合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嘉华筑业”,利用这个新的平台进入万通先锋,并以仅低于万通星河4%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

  不过,和“老兵”冯仑比起来,王忆会还是略逊一筹。被王忆会反将一军之后,冯仑使出了“杀手锏”,以证监会要约豁免未达成的前提,受让第二大股东嘉华筑业、第四大股东裕天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11.59%和4%先锋股份,万通星河持股比例升至44.57%,拿下控制权。

  就这样,王忆会弄丢了先锋股份。2007年,万通先锋更名万通地产,彻底抹掉了王忆会的影子。

  反扑

  从第一次交锋败北的结果来看,谁都预料不到王忆会也是一位“狠人”。

  在先锋股份的股权斗争中栽了个大跟头,王忆会首先学会了蛰伏。2009年,王忆会减持万通地产股份,连续两次在二级市场的减持让嘉华筑业在万通地产的持股比例下降到5%以下,到2009年年底,嘉华筑业的持股比例已降为0.93%。

  套现之后,王忆会做起了“小透明”,任万通地产如何风风火火的扩张、转型,似乎都与他无关。

  王忆会按兵不动等的是机会。2014年,陷入转型困境的万通地产寻求资本援助,一家名为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华控股”)的企业以“白武士”的姿态出现,外界这才知道,王忆会卷土重来了。

  嘉华控股的前身就是嘉华筑业,在蛰伏的几年时间里,王忆会最主要的动作就是巩固自己在嘉华控股的大股东地位。期间,一位原始股东郭五一退出了股东行列,王忆会收购了郭五一手中的股权,拉开与其他股东之间的距离,加强了对嘉华控股的控制权。

  东风到来,王忆会当然不会错过绝地反击的机会。2014年4月,嘉华控股出资3.7亿元收购万通地产大股东万通控股24.79%股权,交易完成后成为万通控股中与天津泰达集团并驾齐驱的第一大股东。

  但并列第一的位置岂能满足王忆会。次年7月,他迈出了第二步,耗资9800万元从洋浦耐基特手里买下万通御风49%股权,万通御风持有万通控股13.81%股权。此时,王忆会已经获得万通控股的控制权,冯仑手中只剩下20%的股份。

  然而,万通地产才是王忆会的最终目标,他发出了最后一击。就在收购万通御风49%股权后,万通地产宣布一项定增计划,拟以每股4.3元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5亿股,如外界所料,主要买家正是嘉华控股。

  定增计划比王忆会预想的要波折一些,前后历时一年才得以完成。但值得欣慰的是,增发后嘉华控股在万通地产的持股比例达到35.66%,将万通控股挤到了第二大股东的位置。

  至此,王忆会的“复仇计划”落幕,他顺理成章成为了万通地产的新主人。

  挣扎

  战胜冯仑,王忆会迎来了属于他的时代,一个难以预测未来的时代。

  在与冯仑前后15年你来我往的争夺中,王忆会练就了一身强大的资本技巧,对他来说,那些企业管理的门道好像已经没有那么重要,历经万难才拿下的万通地产沦为他展示资本技能的舞台。

  王忆会开始向外界秀出他的资本天赋,围绕万通地产股权层面的腾挪就此揭开序幕。

  2016年至2017年期间,王忆会一边通过收购间接或直接增持万通地产,一边为万通地产寻找新的资本。2017年1月,嘉华控股接盘万通控股股东泰达集团所持有的25.92%股权,持股比例升至76.48%。

  随后,王忆会傍上了中植系,试图将所持有的万通地产34%股权转让给北京中融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去年7月,王忆会又叫停了这笔交易,转头向一家新能源电池企业“星恒电源”发起攻势。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这笔收购难以继续。

  缺少了冯仑这样的对手,王忆会的发挥有些失准。他接手后这一通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把万通地产搅得一地鸡毛。这自然不是王忆会脑海中构想出的局面,但他也无力将万通地产带回巅峰。

  今年3月,万通控股与普洛斯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王忆会计划以约8.21亿元的价格将万通地产10%的股权出售给普洛斯,若交易完成,普洛斯将成万通地产第三大股东。

  有人说王忆会时代就要结束了,或许是吧。主动让出董事长的位置,王忆会似乎已经做好“金盆洗手”的准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时代财经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头像

时代财经

企业第一财经读本

5372

篇文章

1337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