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车伟:未来金融人才需要既懂金融 又懂实体经济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来源:金融界网站

  金融界网站5月29日讯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承办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金融人才发展分论坛”在京举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教授参加本次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图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 张车伟

  张车伟表示,今后在金融领域要造就大批的复合型人才。今后的金融人才需要的是既懂金融,又懂实体经济的人才。今后在新经济条件下,金融经济或者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联会进一步加剧。如果脱离了实体经济,在新的技术革命下,金融的运营会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第四次产业革命已经开始

  张车伟表示,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三次产业革命,已经进入了第四次产业革命。前几次产业革命当中,中国都是个落伍者,到了第三次产业革命,中国应该说是赶上了一个末班车,正赶上改革开放,赶上了中国市场经济的改革,这个时候正式进入了产业革命的中后段。中国在第三次产业革命当中紧追慢赶,挤进了世界的潮流中。我们都知道人工智能、信息化等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产业革命已经开始了,第四次产业革命中国已经从过去的落伍者或者跟随者,到现在变成了一个在某种程度上的引领者,或者在某一方面的引领者。这一段华为公司遭到美国大肆的打压,根源我们也都清楚,并不是因为贸易的问题,并不是因为我们的贸易顺差的问题,更多地是美国对我们在新一次的产业革命当中,在某些领域走到前面,产生了嫉妒的心理,打压中国的发展,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新的产业革命的到来,应该说每个国家都非常非常重视。不仅是我们国家有“工业2025”的计划,德国也有自己的战略,“2020高技术战略”和“工业4.0”等等。实际世界各个大经济体都在创新领域不遗余力。从这个意义来讲,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就显得更毫无道理。

  我自己觉得中国人在过去人类两千年以来的文明史当中,大部分时间我们是领先的,只不过在最近二三百年历史中我们落伍了,现在我们又重新想站起来,看起来面临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我相信美国的打压也不会击溃我们中国人的信心,也阻挡不了中国今后发展的态势。回顾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我想提出来一个概念,到底是什么因素在驱动人类社会的发展。我们一直讲经济增长,我想提出一个概念,什么叫做经济,什么叫做经济的发展,或者什么叫经济学。所谓的经济,我用一个概念来定义的话,就是财富,就是能为人类的发展提供正的福利改进的物质产品。是什么东西造成了财富的不断增加,无疑是创新。只有创新才是创造财富不竭动力的来源。每一次技术革命,都是在创新方面带来了质的飞跃,从而使得人们对财富的创造和财富的增长有一个根本性的变化。农业社会的发展,相对于原始的渔猎社会来讲,技术上有根本性的变化,创造了农业社会的经济。到了工业社会,它的创造财富的方式又发生了变化,以机器的工业化的生产创造的物质财富不断增长,与农业社会相比,我觉得那是天壤之别。到现在第三次产业革命或者第四次产业革命,现在我们面临的产业革命,它的重要意义就在于它可能又改变了我们过去创造财富的形式和创造财富的手段。而且经济发展的规律和过去相比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所以我们要适应新时代的变化,去研究财富创造的规律。

  创新是驱动经济发展根本性动力

  张车伟认为,一般我们谈创新,都是指的个人的微观的创新活动。比如我有一个小的发明创造,微观的、个体的创新并不足以改变人类社会的面貌,只有当创新的活动从个体升华到一个群体,从个体的活动变成一个产业活动的时候,创新才会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从创新到创新经济,也就是从个体的活动上升到产业活动的时候,所带来的新的经济,可以把它理解为创新的经济。

  从这个概念可以看到,每一个时代、每一个社会都有自己的创新。在农业社会,与传统的渔猎采集的时代相比,农业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方式的变化,所创造的产品,那就是创新。到了工业革命以后,机器化的大生产,创造了工业社会,与农业社会产品相比,那也是一种新的创新。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改变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它带来的财富的变化,与传统的正在逝去的工业社会相比,这就是一种新的创新经济。创新经济我们也可以把它认为是以创新为基础所形成的新的产业和新业态的经济活动,可以把它定义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完全的新技术,创新的技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所带来的新的产业。比如说我们的很多发明创造,战略新兴产业。5G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恐怕就是一个例子。这个技术过去是没有的,因为技术的发明和创造,产生了一个新的产业活动。我由此想到为什么美国对我们的5G这么地忌惮,我也想了一下恐怕5G的意义不在于改变了人们通讯的方式,给社会的通讯和个人的通讯带来了更大的便利,更多地是因为5G可能是今后我们所有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的一个平台。也就是说,今后一些新的发明创造,甚至我们的经济活动,我们的社会活动,都要以5G为基础。5G也就是新一轮技术革命带来的新的基础平台。

  特朗普说“我不允许美国在5G的竞争当中落后,我们一定要做5G的领先者”。说明5G是一个基础设施,如果美国不能领先的话,在5G时代他可能就落后了。在新一轮的技术革命中产生了很多新的业态,过去不能实现的经济的方式,或者说经济发展的模式现在成为了可能。就是因为不同时代经济活动的特征不一样,所以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经济规律。农业社会有农业社会的经济规律,工业社会有工业社会的经济规律。到了今天也有新时代的经济规律。我虽然是研究经济学的,但是我觉得现在的经济学,无论是国外的,还是国内的,经济学的理论大大滞后于我们现在的实验。现在社会当中已经发生的很多改变,并没有被经济学家认真地研究和总结。

  举个例子,比如在传统的社会中,也就是在工业时代的时候,我们面临着很多经济学的难题,这些难题可能是没有答案也没有解的,造成了很多传统社会难以克服的矛盾。比如美国在工业革命二三百年的历史当中,发达国家发生了很多次的经济危机,这种经济危机我自己觉得还是植根于工业社会物质生产方式和本质的经济规律当中的,也就是说它是没有办法克服和解决的。是这里面有几个重要的矛盾,比如生产和消费的矛盾、市场和计划的矛盾、标准和差异化的矛盾。这在传统工业社会当中是没有办法去解决的,为什么?因为在传统的工业化社会当中,财富的形式主要是物质产品。物质产品的生产,也就是财富创造的过程。物质财富的生产有什么特点?如果我把财富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物质的形式,一种是服务的形式。这两种形式在货币的表现上是一样的,比如我拿了一件商品值100块钱,我今天做一个演讲或者提供一个服务,你去看一次医生可能也值100块钱,作为钱来说是没有区别的,但是这两种服务从经济学的规律上来讲是有本质区别的。

  什么样的本质区别?很显然,物质产品的生产一个重要的区别是它的生产和消费是分开的。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生产的物质财富可以存起来,经过流通可以在异地消费。可以在北京生产,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消费。服务产品一个最大的特点是生产和消费的同时。我在给你做讲座的时候我在生产的同时大家也在消费,我生产完了大家也就消费完了。这就是二者本质的不同。

  5G给创新经济提供一个基础平台

  在传统的社会当中,我的财富主要形式是物质产品,而服务产品的生产很少。所以,这个时候经济规律,包括经济学研究的规律都是建立在生产和消费分割的过程当中,研究生产的规律,研究消费的规律,研究流通的规律,由此产生了我们现在的经济学,包括我学的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揭示的规律主要都是物质产品的生产,而很少涉及到服务产品。当然金融是典型的服务。所以传统的经济学当中没有人把金融的规律说得很清楚,就是因为我自己觉得从亚当斯密到现在大牌的经济学家解决的都是物质产品的规律,对服务的规律没有研究得很透。所以这也就造成了传统经济的很多矛盾和问题是凝固的,或者植根于它的经济的本质的属性当中。所以在传统的工业社会当中,经济危机没有办法解决,就是因为生产和消费是脱节的,生产多少和消费多少不知道,最终要靠市场来调控。市场有的时候调节得好,调节不好就变成了产能过剩。现在我们国家就面临着产能过剩,产能过剩就造成价格大幅度的下跌。当跌破成本的时候,生产的企业就会倒闭。这是一个难以克服的问题。

  在新一轮产业革命条件下,这些规律因为我们新的技术革命,包括数字化,包括人工智能,带来革命性变化以后,传统的规律可能也会发生改变。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在创新经济的条件下,也就是在当下的今天,可能都在发生变化。比如说生产和消费的关系。现在我们的物质产品的生产具有服务化的倾向。什么叫服务化的倾向?举个例子,在一个偏远的农村、贫困的地区生产的产品如果是生态有机的,我很早就把定金打过去了,指定这样的产品是农业式的生产,在生产的时候我就已经把钱付给他了。它虽然是一种物质产品的形式,但是它具有服务化的倾向,生产的时候就产生了消费。在工业化的过程中,我知道海尔在若干年前,它的生产就已经做到了差异化,没有规模化的产品,实际上是一种定制化的生产。消费者按照自己的个性化进行定制,这种定制的模式我认为它实际上就是一种物质产品生产的服务化倾向。而且今后这样的倾向如果创造财富的主体改变了,经济学的规律是不是要发生改变。我们过去常常讲市场和计划没有办法调和,就是因为我不知道需要什么。但是现在由于人工智能,由于大数据,由于5G,我虽然是物质产品生产,但是生产的时候也是消费的过程。你再想让我多生产,可能从经济规律上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创新经济和过去人类社会相比开辟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代。5G正是给创新经济提供基础的一个平台,相信随着社会的发展,财富增加的形式也会以一种爆炸式的方式增长。

  今后金融领域要造就大批复合型人才

  什么叫金融创新人才,应该怎么发展?张车伟认为,所有经济都是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和老百姓福利的增长密切相关。金融是实体经济的一个衍生物。从金融本身来讲,金融本身的增长是很难体现在它和老百姓的福利的增长是相关联的。传统社会一个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是脱节的。本来金融的来源,所有金融的市场,一开始是和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是因为人类在生产当中有生产、有消费,当生产大于消费有积累的时候才产生了金融,它是来自于实体经济的。问题是后来由于人类的不断进步,金融市场的不断完善,最后发展出一个金融的市场,而且这个金融市场发展到比较发达阶段的时候,比如美国,尤其是一些衍生的金融工具出现以后,在某种程度上它就脱离了实体经济。在传统社会中我们面临的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金融市场太脱离实体经济了,最后造成了金融危机。我认为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是两个概念,08年造成的是金融危机,并没有造成经济危机。所谓的经济危机是指实体经济当中出现的危机,金融危机是造成金融领域中的一些混乱,二者是不一样的。金融领域本来是和实体经济有一个非常密切关系的,这样才能够按照自己的轨道去发展。

  那么下一步金融企业的人才应该如何去创新,应该如何定义创新型的金融的人才?张车伟指出,今后在金融领域要造就大批的复合型人才。今后的金融人才不仅仅应该懂金融,因为我知道在金融街领域,高精尖的金融人才太多了,但是如果专注于我就懂金融,就懂金融衍生工具,就懂在金融市场上怎么赚钱,我相信这不是真正的金融人才。当然我们也需要这样的人才,但是更多的需要的是既懂金融,又懂实体经济的人才。今后在新经济条件下,我认为金融经济或者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联会进一步加剧。如果脱离了实体经济,在新的技术革命下,金融的运营会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因为在物质产品生产中都变得服务化了,本来金融就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再割裂二者之间的关系,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方向。今后金融的创新,它一定是和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这样的金融企业才能做强做大。传统的银行,传统的在资本市场的企业对辉煌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今后真正的创新型的金融企业一定是复合型的,除了做金融,还有一些实体的基础。只有这样我们的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形成更好地连接的时候,经济增长才会健康,社会进步才会体现到人民群众的福利改善上。

  张车伟称,若干年前,在欧洲访问的时候我们就曾经讨论过,金融企业从业人员的工薪水平大大高于实体经济。这在全世界研究经济的专家领域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释。一研究经济学就研究高收入,在实体经济中衡量工资合理不合理,是和你的劳动生产率相关的,那么金融企业对应没对应人类社会福利的增加,没有。所以,今后创新型金融企业的发展应该弥补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间的脱节,把二者有机地联系起来,这样金融人才不但有利于金融本身的发展,而且有利于社会的发展,有利于社会的进步,是真正的社会财富的创造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2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金融界

投资者信赖的财经金融门户网站

头像

金融界

投资者信赖的财经金融门户网站

187400

篇文章

8243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