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体火化师刘凯:在殡仪馆工作22年是种什么体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每段旅程都有终点,每个生命都有尽头。作为生命的最后一站,殡仪馆历来神秘,甚至令人生畏。然而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坚守在“人生终点站”, 365天寒暑更替,接运车上、火化炉前、寄存室内、告别厅里每天都有他们忙碌的身影,他们用优质的服务给逝者以最后的尊严,用负责的态度抚慰了一颗颗受伤的心灵,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殡葬从业者作为“生命摆渡人”的伟大与崇高。他们有个神秘而特殊的名字——遗体火化师。

  今年45岁的刘凯是河南省郑州市殡仪馆一名遗体火化高级技师。1997年,他从郑州大学工学院机械电子工程专业毕业,来到郑州市殡仪馆当一名火化工。他将满腔热情投身于殡葬服务事业,始终秉承着“让逝者安息,给生者慰藉”的理念,以周到的服务、娴熟的专业技能投入工作,一干就是22年。

  

  初到殡仪馆,家人和社会的误解,让刘凯感到压抑和困惑。他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学的又是热门专业,父母希望他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在殡仪馆工作说出去既不好听也不吉利。

  但刘凯有自己的想法。当时中国殡仪馆的条件普遍落后,郑州殡仪馆也不例外。每天早上,火化工提着两桶油爬上房顶,将油加进设备,仅靠自然压力将油压入火化炉,炉内燃烧不充分;馆内没有专业排烟设备,仅靠烟囱排烟,火化间废烟多;诸多问题难以解决,亟需改进设备。自己在校学习的专业知识,恰好能解决这些棘手问题,而且刘凯认为,在农村办白事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这应当是份神圣的职业。

  但当他第一次被带去火化间的时候还是心里发怵了,当时火化机器少,等待火化的尸体在地上摆了一排,刘凯甚至都不敢靠近。之后很长时间,他面对遗体会反胃,晚上常被噩梦惊醒。

  一天夜里,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需要火化,当进尸车将装尸体的袋子送到炉门口时,塑料袋受炉子高温熏烤烂掉了,腐烂的尸体散落在地,刘凯马上跑上前弯腰捡拾,浓烈的气味呛得他胆汁都吐出来了。后来,刘凯一方面加大接触遗体频率来锻炼自己,另一方面晚上去打球、跑步,以大负荷的运动量来转移注意力。

  每天和逝者打交道的过程中,刘凯对尸体和死亡的恐惧逐渐变成了对生命的敬畏。他明白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本职工作,让每一位逝者安息,让生者慰藉。

  

  每天一大早,刘凯和同事们预热炉子,检查设备,预备燃油,准备万全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工作时,火化炉在“嗡嗡”运转,炉内的温度在1000℃左右。热量扩散到火化间,室内温度常年在40℃以上。隔几分钟,刘凯就要透过后窗观察遗体火化情况,随后调整操作。火光映射下,他的头上、身上全是汗水。

  “火化师工作的每个环节都大有学问。”刘凯说:“从遗体交接、核对,到炉膛清理,遗体进炉、火化,直至最后骨灰拣装,整个过程,火化师要根据逝者的年龄、身高、骨骼和健康状况等调整操作流程,这其实十分考验火化师的技术。”

  火化工作完毕,随着炉门打开,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可刘凯全然不顾,有条不紊地在耐火板上收集逝者的灵骨,将骨灰小心翼翼地装进骨灰盒,核对信息后,双手递交给家属,道一声:“请节哀。”

  “这个细节,是表达对生者的关怀和对逝者的尊重,一点儿不能忽视。”

  

  刘凯常说:“人活一世真的不容易,得让逝者安详体面地走好最后一程。”2003年8月,刘凯和同事到郑州七里河边接一具无名尸。高度腐烂的尸体躺在荒草中,几乎一丝不挂,刘凯到车上拿寿衣给他穿,围观群众中有人劝道:“寿衣也没人给他掏钱,算了吧!”刘凯说:“我垫钱也要给他穿身儿衣服,让他有最起码的尊严。”当刘凯忍着阵阵恶臭,将遗体清理干净穿好衣服,装上殡葬车时,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掌声。

  火化间是殡仪馆的一线工作岗位,也是全馆工作条件最苦、困难最突出的地方。每当燃烧器或炉膛出现故障时,为了赶时间,刘凯经常未等炉膛完全冷却完毕,就顶着高温熏烤,钻进去检修;当排烟不畅时,刘凯二话不说就钻进烟道疏通清理,修好出来时,他已被油灰染成黑人。

  22年来,他将自己的专业技能运用到殡葬一线,先后主持技术研发项目十余项,获得多项国家专利。

  原来馆内的翻板式进尸车卸载工艺简单、不够人性化,遗体落膛时可能会严重变形,而刘凯研制出的四向履带式进尸车,却可以将遗体轻轻地、平稳地放入炉膛;不仅如此,他研制的尸体传送系统实现了遗体在冷藏室、告别厅、火化间的自动传送,无需人工搬运,不折腾逝者;馆内老式的燃烧器燃烧不充分,火焰温度低使骨灰发乌,刘凯研制的火化机燃烧器则克服了这些问题,烧出的骨灰色白、质酥。

  

  刘凯用周到的服务、娴熟的专业技能守护着逝者的尊严,给生者以慰藉。一转眼,他已在郑州市殡仪馆工作了22年。

  22年间,他很少去参加亲戚朋友的婚礼、生日聚会、孩子满月,免得给人家添“晦气”,也淡然面对旁人忌讳的眼光。因为时常面对死亡,所以更懂得生命的珍贵。2013年,刘凯为一个年轻女患者捐献了造血干细胞,让濒危的生命得以延续。

  “生命结束不会预告时间,殡葬人要做好随时待命的准备。”22年间,刘凯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从未休过公休假。2018年11月,他入选“中国好人榜”敬业奉献类好人。

  每年,刘凯和同事要火化约一万三千具遗体,工量繁重。他们的薪资和普通事业单位一致,并不像外界设想的那样高薪多金。然而他们对生命的尊重和职业的敬畏,令人动容。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需要舞台上的耀眼明星,也需要像刘凯这样的生命摆渡人。马克思曾写道:“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这,或许是对刘凯这样的殡葬人的最好诠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一撇一捺Voice

观察城市态度的切片

头像

一撇一捺Voice

观察城市态度的切片

9

篇文章

11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