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从巨盈到巨亏,起底国寿集团业绩大变脸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现有的国内12家保险集团公司中,尽管中国平安大有后来居上之势,但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下称国寿集团)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业务规模、人员数量等在业内都堪称老大,其一举一动自然备受市场关注。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近些年来国寿集团的老大地位因其“过山车”式的经营业绩以及传统的寿险业务被中国平安反超而频遭质疑与诟病。

  

  公开数据显示,国寿集团2018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为人民币6463.5亿元,基本与上年持平,而净利润为-129.75亿元。这是国寿集团自2012年以来的首次亏损。

  回顾此前五年,除了2012年亏损70亿元外,国寿集团一直处于盈利的状态,甚至在2015年盈利最高达370多亿元,2017年盈利也有123亿元。“易保时代”经梳理发现,该集团的历年净利润变动幅度特别大,每年上下变动都在60%以上。而同时期的其他上市保险集团每年的盈利情况则相对稳定得多,大多数都持续保持正增长。这实在令人费解。

  人生如戏!从巨盈到巨亏,国寿集团业绩大变脸的背后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抑或是有不可明言的苦衷……难道仅只是因为新换了董事长这么简单?

  净利润花式大变脸

  世事无常,风云变幻!

  日前,中国人寿在港交所发布2018年业绩公告。该公告显示,2018年,中国人寿实现净利润113.95亿元,同比下降64.7%。由于投资收益大幅下滑,国寿集团去年净亏损近129.75亿元。2018年集团投资收益与2017年相比大幅减少311亿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下滑163.5亿元。

  截止2018年末,国寿投资资产3.1万亿元,同比增长12.7%。2018年净投资收益率4.64%,较2017年下降0.28%;总投资收益率为3.29%,较2017年下降1.87%。

  可以说,这是国寿集团五年来的首次亏损,2012年亏损70亿元,此后持续盈利,甚至在2015年达到最高370多亿元,2017年盈利也达123亿元。

  

  从上表可以看到,2015年净利润达到373.99亿元,为近年来最高。中国人寿公布的2015年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13.67亿元,同比增长14.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6.99亿元,同比增长7.7%。在投资端,净投资收益率为4.3%,总投资收益率为6.24%。2015年总投资资产达22878亿元,较2014年底增长8.9%。

  2015年A股一度达到5000多点,而这一年,国寿集团的净利润也达到了近年来的新高,同比增长81.34%。次年的2016年,虽然净利润为正,但是仅为2015年的零头,同比下降达80.03%。

  相比之下,同时期的其他保险集团每年的盈利情况则要稳定得多:中国平安逐年增长,增幅都在两位数;中国人保每年盈利均在200亿元左右;中国太保总体也呈增长趋势。

  2018年,中国平安(1200亿)、中国人保(195亿)、中国太保(184亿)继续坐在净利润前三的位置上,排序未发生变化。泰康保险集团2018年净利润也超过百亿,达116亿元,排名第四位。而国寿集团在12家保险集团中毫无例外的垫底了(除安邦暂未披露年报外的11家),回眸2017年,国寿集团的净利润还在所有保险集团中排名第四。真可谓是“人生如戏”啊,这变化也太快了。

  国寿集团“过山车”式的业绩,从巨盈到巨亏,在让人大跌眼镜的同时,到底又有何玄机?其背后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抑或是有不可明言的苦衷……难道仅只是因为新换了董事长这么简单?

  恐怕事实远非如此,一位接近国寿集团的人士在接受“易保时代”采访时表示,“近些年来国寿高层人事变动颇为频繁,这或多或少会给公司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在投资端方面国寿资产遭遇滑铁卢,损失惨重;在负债端同样表现平平,寿险业务同业占比总体下滑,财险业务也增长迟缓,其他各项业务均无多大起色。”

  受累于投资业绩不佳

  毫无疑问,国寿集团的业绩“大变脸”主要是受累于其投资业绩大幅下滑。

  国寿集团的利润表显示,2018年营收降至7684亿元,较2017年的8125亿下滑441亿,降幅5.43%。尽管营业支出也有上百亿的缩减,但支出仍高于收入,最终利润转为亏损。

  其实,早在2019年1月29日,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人寿”)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预减》的公告提示,中国人寿累于股市而出现净利润大幅下滑,便引发了市场的一片哗然。

  如今看来,国寿集团受到投资收益下滑的负面影响更甚。数据显示,国寿集团投资业务相关的多个指标大幅下滑——投资收益大幅减少311亿、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下滑164亿。

  总而言之,不同保险机构的盈利波动幅度差异,可能来自投资收益差异和保险准备金提转波动等。从投资配置角度来说,国寿集团的交易类资产的规模远高于其他同业,这意味着损益受到的影响可能更大。

  对此,国寿集团董事长王滨在业绩发布上会坦陈,“业务和效益我们双重视。业务没有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国寿走不到今天;但是如果没有好的效益,国寿没有明天”。

  从整个行业来看,对于一些公司来说,保险是什么并不重要,保险能带来什么才最重要。由此近年来,“资产驱动负债”商业模式得以兴起。它的基本模式是资产端通过投资做大规模,在承保端通过高收益产品获取大量现金流。

  2016年,随着《中国保监会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的落地,也正式宣告了“资产驱动负债”做法的“寿终正寝”。文件背后是对保险业流行商业模式的一种否定。

  从“高潮”到“变奏”再到如今的已经接近“尾声”,整个过程中,拿到牌照的保险公司则把资产驱动负债玩得风声水起,把保险当成了提款机,尤其是通过举牌等形式,但其风险和后遗症也日渐凸显出来。

  负债端出现结构性问题

  中国保险业向来是负债(承保)与投资两条腿走路,除投资端外,国寿集团在负债端(承保端)也出现了结构性问题:其赖以起家与笑傲整个保险同业的寿险业务近些年来渐显疲态,业务占比总体下滑,大有被平安人寿赶超之势;重点发力的财险业务同样也增长迟缓,不足以撑起一片天;而其他像养老险、广发银行等近年虽有可圈可点之外,但利润贡献对于处于巨亏中的国寿集团而言几乎可以忽略。

  作为国内“寿险一哥”,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人寿在2018年仍稳居寿险行业首位。2018年,中国人寿实现保费收入5358.26亿元,同比增长4.7%;市场份额为20.4%,较2017年底提升0.7个百分点。这是自2011年以来,中国人寿市场份额首次止跌回升,但是与曾经最辉煌的接近40%的市场份额已经相去甚远,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寿险行业整体回归保障的趋势之下,寿险及健康险各项业务也面临着赛道竞争程度的逐渐加剧,产品同质化程度更趋严重,一定程度上的价格战或难以避免等困境。再考虑到外资寿险及健康险企业的加入,寿险及健康险企业亟需摆脱旧有的同质化竞争模式,建立自己的发展战略,深耕护城河,提高竞争实力,以最终提升业务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以及盈利能力。”国信证券王剑在《保险行业业绩回顾与展望:疾风知劲草》中分析指出。而这无疑是横亘在“寿险一哥”以及整个国内寿险行业面前一道必须跨过的坎。

  自2008年以来,尽管中国人寿一直稳坐“寿险一哥”位置,但后面的追赶者似乎并不服气,“市场老二”平安人寿一直在加速追赶,两者市场占有率的差距已经从近20%缩小到去年的3%,距离平起平坐似乎只差一步之遥。而中国人寿对于规模的坚持也从“三分天下有其一”变为“守住市场份额第一的底线”。

  在财险方面,国寿集团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数据显示,2017年,无论是保费表现还是综合成本率,国寿财险都是在八大财险公司中表现最差,保费负增长、综合成本率超过100%,出现承保亏损。

  毋庸置疑,这对志要成为“国寿集团新的业务增长点”、并“进军财险第一军团”的国寿财险来说,应该是一份不能接受的成绩单。2018年国寿财险保费收入691亿元,但增速仅有4.37%,市场占比5.88%,同比下降0.4%,位居第四。

  不可否认的是,暗自神伤的并非国寿财险一家。在“马太效应”愈加显著的财险格局下,不论是政策上的商车费改,还是互联网保险巨头的异军突起等等,新的商业模式变革正在疯狂抢占市场份额,而人保和平安在群雄逐鹿中“割据”一方,已然形成垄断竞争格局

  可以说,未来的形势会更加严峻和充满挑战,不仅仅是对于国寿财险,而是整个行业。那种依靠资本实力、股东背景、人员叠加、高手续费等传统竞争手段来分羹市场的“冷兵器时代”已然过去;而依靠科技创新、商业模式变革等手段来突围的“热兵器时代”,已经来了。

  高层人事频繁变动

  近两年,尽管其他保险集团或多或少也有人事变动,但是国寿集团似乎迎来了更为密集的调整。很显然,这也给公司的发展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2019年5月14日,中国人寿集团召开会议,宣布中国人保集团盛和泰出任国寿集团副总裁。此次高层变动后,中国人寿集团副总裁将增至4位。该公司官网显示,集团领导现有班子成员7人,分别为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滨;副董事长、总裁、党委副书记袁长清;监事长、党委副书记陈方磊;副总裁、党委委员刘慧敏、尹兆君,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公司党委委员李眈陆,副总裁、党委委员苏恒轩。

  在此之前,因个人年龄原因,原总裁林岱仁辞任中国人寿执行董事、总裁及战略与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2018年12月20日召开的第六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上,苏恒轩被委任为公司总裁,并由非执行董事转任执行董事。

  更早些时候,2018年9月7日,中国人寿集团新一任董事长也揭开面纱。杨明生到龄退休,刚刚卸任的原中国太平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滨接任,中国人寿集团步入王滨时代。当时,已过花甲之年的王滨曾在中国太平创造“三年再造一个新太平”的傲人业绩,而如今面对2017年底总资产达3.6万亿元,总保费近5900亿元的庞然大物,其又能否复制往昔“三年再造”的辉煌成为人们的猜想。

  此外,还有国寿电商总裁崔勇调任国寿养老任总裁、国寿财险副总裁章海峰接任崔勇等。随着中国人寿集团总裁及各个子公司的人事变动落地,中国人寿的转型亦迎来新的变动。

  在国寿集团2019年工作会议上,董事长王滨首次提出 “两步走”的战略部署,下决心用三到五年时间,做强主业、做大辅业,提升能力、争先进位,推动集团综合经营实力、科技实力大幅跃升,实现重振国寿的战略目标。

  “重振国寿”总是给人一种老骥伏枥的感觉。不可否认的是,净利润的大幅下滑,对国寿集团来说,是受到了一记重创,但值得欣喜的是2019年一季度中国人寿的开门红还是迎来了一个很好的兆头。

  中国人寿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保费收入2723.53亿元,同比增长11.9%,新业务价值同比增长高达28.3%;保费收入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人寿实现保费收入2723.53亿元,同比增长11.9%。其中,首年期交保费同比增长9.1%;续期保费收入同比增长13.5%。公司保费结构进一步优化,首年期交保费在长险新单保费中的占比达98.97%,较2018年同期增长12.23%。

  截至报告期末,中国人寿投资资产为人民币31894.83亿元,较2018年底增长2.7%。2019年第一季度,该公司投资收益同比增长38.2%,简单年化总投资收益率为6.71%,同比增加2.79%,简单年化净投资收益率为4.31%,同比下降0.05%。

  至于,王滨能否再续辉煌“重振国寿”让我们拭目以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5 参与 4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老邓爱说事

老邓爱说事,说真事

头像

老邓爱说事

老邓爱说事,说真事

1130

篇文章

255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