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中国草原的No.1?勇敢者的家园,自由者的土地。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很少有人知道

  中国960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上

  超过40%的面积

  都被一类神奇的植物覆盖

  那便是

  草

  ▼中国地表草地覆盖情况,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当草连绵成片

  再加上一些灌木等植物

  便构成了人们熟知的

  草原

  从西藏到青海

  从新疆到甘肃

  从内蒙到东北

  草原遍布中国西、北部

  科尔沁草原、锡林郭勒草原

  若尔盖草原、那曲草原

  或者巴音布鲁克草原

  繁多而充满异域风情的名称

  令人眼花缭乱

  更别提逐个指出它们的位置

  或者说出它们的故事

  但有一个却是例外

  它的名称不仅不陌生

  还几乎家喻户晓

  那就是

  内蒙古大草原

  它是中国最知名的草原

  这里的蓝天、白云、碧草

  骏马、群羊、飞鸟

  敖包、牧歌、毡房

  几乎就是中国草原风光的代名词

  ▼内蒙古大草原,图片来源@VCG(请横屏观看)

  

  它也是影响中国最为深重的草原

  数千年来

  草原上的游牧文明

  与中原的农耕文明冲突融合

  共同构建了波澜壮阔的中国历史

  ▼霍林郭勒市可汗山,其上为成吉思汗和忽必烈的雕像,摄影师@邱会宁

  

  这是一片属于自由者的土地

  也是一片属于勇敢者的家园

  它的四大组成部分

  乌兰察布、呼伦贝尔

  科尔沁、锡林郭勒

  更是接连四次

  创造了辉煌的草原传奇

  01

  诞生

  内蒙古地处内陆

  每年夏季

  从太平洋北上的东南季风

  到达此地时已如同强弩之末

  ▼本文所述的内蒙古草原包括阴山、燕山山脉以北、大兴安岭以西的内蒙古高原地带的草原,以及大兴安岭东南、内蒙古行政区内赤峰市、通辽市和兴安盟境内的草原;下图为内蒙古草原在中国的位置,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而在大兴安岭、阴山、燕山等

  数条山脉的合围环抱之下

  本已“衰弱”的夏季风翻山越岭

  其中的水汽更是大幅减少

  于是在这里

  降水量自东南向西北逐级递减

  即便在最为湿润的地区

  年降水量也不过约400毫米

  而到了草原西部

  降水量更是降至150毫米左右

  几乎接近荒漠地带

  ▼内蒙古草原周边的山脉和降雨量分布,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在东部和东南部山区林地的边缘

  是草原中降水最为丰沛的区域

  由于森林在此“一息尚存”

  被称为疏林草原

  草原和森林在这里

  要么比肩而立、泾渭分明

  ▼呼伦贝尔的疏林草原,摄影师@Scorpion

  

  要么交织错落、形成斑块

  ▼乌兰布统草原,摄影师@宋新子

  

  随着降水减少、土层变薄

  高大的乔木逐渐难以生存

  直至最终销声匿迹

  只留下更为耐旱的草本植物

  铺满地表、连绵不绝

  在年降水350-450毫米的地带

  丛生的牧草可高达60厘米左右

  形成茂密的草甸草原

  ▼草原的秋季,摄影师@刘辰

  

  疏林草原和草甸草原中

  优质牧草占比可达50-80%

  即便牛类等大型牲畜

  也能在这里肆意疯吃猛长

  堪称极为优质的天然牧场

  ▼乌兰布统草原中的牛群,摄影师@宋新子

  

  而当降水量降至200-350毫米时

  面积更为广阔的型草原便登场了

  这里比草甸草原更加干旱

  牧草种类更少、高度更低

  白色的羊群游弋其中

  如同绿毯上雪白的花朵

  ▼牧民和羊群,一旁是大片的油菜花田,拍摄于呼伦贝尔大草原莫日格勒河附近,摄影师@邱会宁

  

  草本植物并非四季常青

  随着冬去春来、夏秋更迭

  草原便如同大地的调色盘

  被用最粗犷的画笔

  刷上了不同的色彩

  或是盛夏的绿

  ▼乌兰布统草原的夏季,摄影师@徐江华

  

  或是金秋的黄

  ▼草原的秋季,摄影师@刘辰(请横屏观看)

  

  与南方地区相比

  草原气候更加干旱

  土壤层也更浅更薄

  在农业技术并不发达的过去

  绝大多数地区并不适合耕种

  然而这里遍布大量优质牧草

  是发展畜牧业的风水宝地

  于是养牛、牧马、放羊等

  成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赖以生存的生产方式

  ▼引自元代道教诗人丘处机《泺驿路》,该诗记录了他在草原上的见闻

  极目山川无尽头,风烟不断水长流。如何造物开天地,到此令人放马牛。

  和安土重迁的农耕民族不同

  草原上的人民不得不

  随着季节变化四处迁徙

  以寻找合适的草场和水源

  正所谓“居无定向,惟顺天时”

  被称为“游牧民族”

  ▼上文引自《西域番国志》,下图为坝上草原的牧民,摄影师@沈勇(请横屏观看)

  

  传统的游牧民族“靠天吃饭”

  长途迁徙中更是困难重重

  这意味着人们必须团结起来

  才能在茫茫草原中觅得一线生机

  于是“遇食同享,难则争赴”

  成了游牧民族世代传承的个性

  ▼锡林郭勒草原上结伴而行的牧民们,摄影师@邱会宁

  

  他们性情豪爽、骁勇善战

  不论是恶劣的自然环境

  还是草原上原本的主人

  都是他们必须直面的挑战

  ▼呼伦贝尔草原上突如其来的暴雨,摄影师@陈刚

  

  于是在漫长的岁月中

  抗争、扩张、征服

  成了草原上的主旋律

  四大草原上的风烟和往事

  至今仍在猎猎西风中无声地回荡

  ▼坝上草原行进的马群,掀起了遮天蔽日的沙尘,摄影师@坝上团长(请横屏观看)

  

  02

  阴山王庭

  在阴山山脉以北

  国境线附近的戈壁沙漠以南

  大青山和狼山之间

  便是广阔的乌兰察布草原

  ▼乌兰察布草原范围,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草原南部

  是东西逶迤约1300千米的

  阴山山脉

  它如同一面屏障

  隔开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在山脉以南

  黄河蜿蜒而过

  一路奔流向东直至注入渤海

  催生了沃野千里的河套平原

  而在山脉北麓

  则是干旱少雨的内蒙古高原

  ▼阴山山脉,摄影师@李琼(请横屏观看)

  

  这里没有良田千里

  更没有林海浩瀚

  却有名传千古的辽阔草原

  ▼引自《敕勒歌》,有认为敕勒川即为今天内蒙古土默川平原一带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直至今日

  在乌兰察布草原南部

  丘陵起伏的格根塔拉草原

  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的辉腾锡勒草原

  依然保留着当年四野苍茫的草原风光

  ▼乌兰察布辉腾锡勒草原附近,摄影师@宋佳音

  

  也正是这片大草原

  成就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

  由游牧民族建立的统一政权

  匈奴国

  从此结束了蒙古高原上

  部落间分而治之、各自为政的历史

  公元前209年

  匈奴历史上著名的霸主

  冒顿单于即位

  此后的数年间

  这位秉持“土地乃国之根本”的领袖

  带领匈奴铁骑东征西讨、所向披靡

  繁盛一时的东胡、月氏、楼烦

  纷纷臣服于他们的弓矢之下

  蒙古草原有史以来第一次

  有了统一的主人

  其王庭则坐落于阴山一带

  成为这个草原帝国的心脏

  在匈奴领土最为广阔的时期

  其疆域西至葱岭、东达辽河

  北至贝加尔湖、南抵秦长城

  ▼匈奴国疆域,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而在冒顿单于去世50余年后

  西汉名将霍去病率大军北上

  一路突袭、节节胜利

  兵锋直逼瀚海附近

  并在狼居胥山祭天封礼以示功绩

  史称“封狼居胥”

  ▼西汉高阙塞遗址,是汉族人进入北方草原的咽喉,摄影师@黑桃k

  经此一役

  匈奴再难与汉室抗衡

  阴山王朝的传奇

  逐渐消逝在大草原的风中

  ▼有认为“瀚海”即为今日的贝加尔湖;下文引自《汉书·匈奴传》

  是后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

  03

  走出呼伦贝尔

  在内蒙古所有草原中

  声名最为显赫的

  莫过于呼伦贝尔草原

  其位于内蒙古东北部

  大兴安岭以西

  疏林草原、草甸草原和典型草原

  在此均有分布

  ▼呼伦贝尔草原范围,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这里也是内蒙古草原中

  降水最为丰沛的地区

  于是发源于周边山脉的河流

  不断向低洼的草原上汇聚

  一路蜿蜒盘桓

  如同大地上散落的绸带

  ▼呼伦贝尔草原的莫日格勒河,摄影师@刘兆明

  

  
河流不断汇聚

  形成规模更为宏大的江河

  最终注入遥远的大海

  ▼额尔古纳河,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绝大多数河流最终都汇入额尔古纳河,到了下游即称为黑龙江,摄影师@刘辰

  

  而在更低洼处

  凭借河流、降雨或泉水的补给

  大大小小的湖泊海子就此诞生

  星星点点地点缀在辽阔的草原上

  其中最为闻名遐迩的

  莫过于呼伦湖贝尔湖

  作为这片土地的“代言湖”

  它们是呼伦贝尔草原上

  最令人引以为傲的一双明珠

  也是整个内蒙古草原上

  面积数一数二的天然湖泊

  其中呼伦湖面积超过2000平方千米

  居于所有草原湖泊之首

  水面最广阔时与江苏的太湖相当

  ▼呼伦湖,当地人也称“达赉湖”,意为“像海一样的湖泊”,摄影师@唐僧 Frank

  

  有了众多河湖的补给

  牧草的生长格外旺盛

  种类甚至多达数百种

  历史学家翦伯赞一度将其称为

  “自古以来最好的草原”

  ▼呼伦贝尔牧场,摄影师@李建斌(请横屏观看)

  

  而历史也证明

  这片富饶肥美的原野

  成为了众多游牧民族的摇篮

  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武装军队

  等待着征服更为广大的世界

  其中一支为鲜卑人

  他们原本世代居住在大兴安岭的山林中

  直到公元1世纪

  他们才跨过山岭、南迁“大泽”

  来到水草丰美的呼伦贝尔草原

  ▼呼伦湖古时也称“大泽”;下图为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牧民和羊群,图片来源@VCG

  

  相较于原始的捕鱼游猎

  畜牧能够提供更丰富的食物来源

  从而养活更多的人口

  于是鲜卑人的部落不断壮大

  终于在近百年后

  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时代

  彼时正值中原的东汉三国时期

  汉室出兵击败北匈奴

  曹操亲征大胜乌桓

  待战事平息后

  呼伦贝尔的西、南两方

  便留下了大片“空白”的土地

  于是蠢蠢欲动的各鲜卑部族

  开始了一次规模宏大的迁徙

  ▼牧民转场迁徙,摄影师@飞翔(请横屏观看)

  

  其中最为著名的一支

  族姓拓跋,亦被称为“拓跋鲜卑”

  他们从内蒙古东北端的呼伦贝尔出发

  一路跋涉至东南部的赤峰一带

  又向西辗转至阴山北麓的乌兰察布附近

  全程相距数千里、历时超过百年

  可谓“山高谷深、九难八阻”

  ▼据《魏书》记载,鲜卑人迁徙时曾遇大山挡路、无法行进,最后得到了似马非马的神兽领路,才得以脱困;据研究这个“神兽”便是今天呼伦贝尔鄂温克族驯养的驯鹿,摄影师@卢文

  

  而在这百余年里

  中原大地上风云流转

  西晋灭亡后

  中原部族割据、政权更迭

  可谓一片混乱、动荡不堪

  然而乱世造英雄

  公元386年

  鲜卑人拓跋珪建国称帝

  建立北魏”政权

  大约半个世纪后

  北魏继匈奴王朝后

  再次一统北方部族

  甚至一度越过黄河

  迁都至河南洛阳

  与退居南方的汉族王朝彼此对峙

  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的南北朝时代

  ▼北魏疆域,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回首鲜卑人走出呼伦贝尔

  千里迁徙、称霸中原的历程

  不仅是一段民族崛起的传奇

  更是一部文明融合的史诗

  尽管此后北朝又历经多次分裂和易权

  但直至隋朝立国

  鲜卑一族统治中国北方已长达195年

  成为第一个入主中原的游牧民族

  自此

  中原农耕文明和北方游牧文明

  有史以来第一次

  在中原大地上交融汇聚

  ▼洛阳龙门石窟,北魏时期开始开凿,一直持续到唐代,摄影师@邓国晖

  

  中华文明开始变得多元和鲜活

  这种融合留下的种种痕迹

  历经千年依然流传不衰

  ▼花木兰代父从军,讲述的是北魏抗击柔然的故事,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04

  科尔沁之子

  科尔沁草原的核心地区

  位于内蒙古的兴安盟、通辽市

  以及赤峰市的东北部

  其北邻呼伦贝尔、西接锡林郭勒

  南抵河北、辽宁两省边界

  是内蒙古唯一处在大兴安岭以东的草原

  而草原东部

  便是广袤肥沃的松嫩、辽河两大平原

  ▼科尔沁草原范围,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山地、丘陵、平原在此交汇

  土壤、植被类型丰富多样

  ▼阿尔山丰富的垂直自然带,摄影师@Derek Chen

  

  从阿尔山的疏林草原

  到丘陵和平原地带的

  草甸及典型草原

  牛羊遍地、河湖纵横

  ▼科尔沁草原代钦塔拉附近,摄影师@鹿钦平

  

  数千年来

  众多游牧民族在此繁衍生息

  从东胡、鲜卑、乌桓

  到后期的女真、蒙古等等

  但若要说扎根于此、立国于此、鼎盛于此的

  便只有契丹

  早在南北朝时期

  契丹便在内蒙古东南部

  西拉木伦河及老哈河流域悄然兴起

  ▼西拉木伦河,摄影师@张伊华(请横屏观看)

  

  其分支部族众多、内部相争不断

  直到大唐盛世垂亡之时

  野心勃勃的耶律阿保机

  终以雷霆之势一举统一契丹八部

  并于公元916年建立契丹国

  定都上京临潢府

  即今天赤峰市巴林左旗附近

  这便是22年后

  雄踞北方的大辽国的前身

  辽国极盛时疆域十分广阔

  仅都城便建有5个之多

  其中上京、中京均位于科尔沁草原上

  ▼辽中京位于今赤峰市宁城西部,西京、南京、东京分别位于山西大同、北京和辽宁辽阳附近,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然而和多数游牧民族不同的是

  握有松辽平原之利的辽国

  一方面主动接纳农耕文明

  以弥补游牧生产的不足

  ▼引自《辽史》

  二百馀年,城郭相望,田野益辟

  而另一方面

  则在国家制度上“因俗而治”

  分设北面官、南面官

  以本族之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

  可以说早在1000多年前

  便走上了“一国两制”的道路

  他们实行科举、崇尚佛教

  在与北宋和平止战的百余年间

  贸易和文化的交流更是盛况空前

  ▼山西应县的佛宫寺释迦塔,高约67米,是中国最高的木塔,建于辽代,摄影师@王寰

  

  无论是人们口中

  抗击契丹、保家卫国的杨家将

  还是金庸先生笔下

  侠气干云、两肋插刀的萧峰

  关于契丹人与中原人的各种故事和想象

  直至今日仍为人们津津乐道

  05

  锡林郭勒的辉煌

  在乌兰察布和科尔沁草原之间

  内蒙古高原的中部地带

  便是我国又一著名的草原

  锡林郭勒草原

  ▼锡林郭勒草原范围,包括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和河北省境内、燕山北部地区的草原,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这里不如呼伦贝尔降水丰沛

  大多数河流冲出山区后

  还来不及汇成大江大河

  便消失在草原深处

  ▼锡林郭勒草原的乌拉盖河,是一条内流河,摄影师@诺敏·何

  

  又或是止步于一片洼地中

  形成点缀在河流末端的湖泊

  ▼锡林郭勒草原的达里诺尔,也称“达里湖”,摄影师@诺敏·何

  

  只有在锡林郭勒南部

  流经坝上草原的滦河永定河水系

  最终得以向南汇入海洋

  ▼滦河落日,摄影师@李杰(请横屏观看)

  

  而在滦河上游的正蓝旗草原上

  有一片极为规整的矩形城墙遗址

  尽管极目望去

  仅剩一片断壁残垣

  但其规划格局却一目了然

  外城、皇城、宫城依次嵌套

  轮廓清晰可见

  其中宫城占地达32公顷

  相当于北京故宫的一半

  这便是古老的元上都遗址

  ▼元上都遗址,底图来源@Google Earth,星球研究所标注

  

  大约800年前

  旅行家马可·波罗来到这里

  此后在其著作中

  便洋溢着对这座都城和宫殿

  难以掩饰的惊叹与赞美

  ▼引自《马可·波罗游记》

  上都是忽必烈汗建造的都城,他还用大理石和各种美丽的石头建造了一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宫殿,宫殿的殿堂和房间里都镀了黄金,富丽堂皇。

  这就是元上都

  强大富饶的蒙元帝国最早的都城

  这支生于呼伦贝尔草原的强悍民族

  最终在锡林郭勒草原上

  创造了无上的荣耀

  时间回到公元1260年

  距离成吉思汗统一蒙古

  已过去了半个世纪

  忽必烈接过祖父的衣钵

  率领蒙古铁骑占领淮河以北

  并在上都登上汗位

  此后

  为了更好地统治中原

  他效仿汉制、遵用汉法

  改“大蒙古国”为“大元”

  将都城迁至今日的北京

  是为“元大都”

  而上都则作为夏季的都城

  蒙古铁骑南征北战、东征西讨

  几乎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元朝疆土之辽阔

  超越了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朝代

  成为了中国第一个

  由游牧民族建立的大一统国家

  ▼元朝疆域,制图@张靖&巩向杰/星球研究所

  

  然而在元朝残酷的高压统治下

  人民揭竿而起、奋起反抗

  盛极一时的蒙元帝国迅速土崩瓦解

  不到百年便走向了终结

  但这片草原的故事还在持续

  位于锡林郭勒草原南部的坝上一带

  是极为优质的军马场

  数以十万乃至百万计的良驹

  源源不断地从这里奔赴战场

  在清朝初期的百余年间

  帮助满族人谋定了新的盛世江山

  ▼坝上草原牧马,摄影师@坝上团长

  

  若从秦朝统一中国开始

  纵观中国2000余年的历史

  不难看到在第一个千年里

  农耕民族创造了无与伦比的成就

  而在第二个千年中

  则是由日渐强大的北方民族

  维持了近700年的辉煌

  今天

  所有铁马秋风已成过眼云烟

  所有是非功过都付与苍烟落照

  草原上不再需要金戈铁马

  也不会因为文明冲突兵戎相见

  当一切动荡归为平静

  这里便是一片自由的土地

  06

  自由奔放的大地

  尽管在内蒙古

  大多数草原均地处高原

  但地势起伏却极为平缓

  在一望无际、坦荡如砥的大地上

  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和束缚

  一切都是“自由”的

  风是“自由”的

  即便来自海洋的季风难以触达

  但面对呼啸而来的北风和西风

  平坦的大地却毫无招架之力

  在锡林郭勒南部、燕山以北的坝上草原

  10米高空的平均风速可超过6米/秒

  仅张北一县境内风电场

  装机容量已达到233万千瓦

  接近长江上葛洲坝水利枢纽的装机量

  ▼以上数据来源张北县政府;下图为张北风力发电场,摄影师@张伊华(请横屏观看)

  

  水是“自由”的

  草原上几乎没有地形束缚

  河流或肆意弯曲形成曲水

  或漫溢四周形成沼泽和湿地

  在众多曲折的草原河流中

  尤以呼伦贝尔草原的莫日格勒河

  最为典型和著名

  河道弯弯绕绕、九曲回肠

  令人叹为观止

  ▼莫日格勒河,有人称其为“天下第一曲水”,摄影师@张强(请横屏观看)

  

  
生命也是“自由”的

  每到候鸟迁徙的季节

  草原湖泊附近便热闹非凡

  百余种候鸟到此休养生息、繁衍后代

  其中不乏丹顶鹤、天鹅、鸿雁等珍稀鸟类

  当它们成群结队飞上天空

  场面蔚为壮观

  ▼呼伦贝尔草原湿地中的野鸭,摄影师@张德刚

  

  为了适应辽阔的草原环境

  有蹄类哺乳动物

  进化出了高超的奔跑技能

  啮齿类哺乳动物

  在地下建立起庞大的洞穴王国

  虎视眈眈的掠食者

  则隐藏在草丛深处

  随时准备发动下一轮攻击

  草原上遍布着生命的气息

  ▼草原上的赤狐幼崽,摄影师@徐永春

  

  人们的生活同样是自由的

  对于世代居住于此的牧民

  社会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

  让他们逐渐摆脱环境的限制

  有了更加丰富的选择

  人们可以保留古老的习俗

  ▼那达慕大会,那达慕是蒙古族的传统盛会,包括摔跤、赛马、套马、射箭等,摄影师@一墨

  

  可以延续传统的生活方式

  ▼遭遇“羊流”的汽车,拍摄于乌兰布统草原附近,摄影师@小强先森

  

  也可以选择走入城市

  拥抱现代文明

  而对于草原之外的人们

  这里也不再是萧瑟的塞外边境

  而是一片自由广阔的天地

  等待着新时代的探索者去探寻

  如今众多道路铺陈在草原之上

  有宽阔平顺的柏油路

  ▼张北坝上草原天路,摄影师@朱金华

  

  也有错综复杂的小道

  ▼图片来源@VCG

  

  大草原上

  往事随风

  这片勇敢者的家园

  这片自由者的土地

  等待着人们去探寻

  ▼草原探索地图,制图@张靖/星球研究所

  

  你去过哪个草原?有什么探索故事和经验?

  欢迎在留言区与我们分享

  创作团队

  编辑:王昆

  图片:任炳旭、余宽

  设计:张靖

  地图:巩向杰

  审校:张照

  封面摄影师:邱会宁

  P.S.本文主要参考文献:呼日勒沙《草原文化区域分布研究》,张铁军《北方草原游牧民族与中国历史》,《中国自然资源丛书 :内蒙卷》,《中国自然资源丛书 :草地卷》,张明华《中国的草原》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星球研究所

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头像

星球研究所

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81

篇文章

811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