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钟声:心生留下到钟楼工作,心美责骂郭阿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外滩钟声:心生留下到钟楼工作,心美责骂郭阿昌弄堂里,老虎灶爷爷的孙子,毛阿大来找杜心芳聊天,一心想和心芳在一起,毛阿大表示愿和她一起下乡,听到他要放弃修表店学徒的工作,心芳劝他为爷爷考虑,岂料,阿大却执意要和心芳共进退,正巧路过的心生,偷听到两人的谈话,忙告诫毛阿大不要打心芳的主意。外滩,杜心生着急跑来见俞佩佩,知晓他要下乡,俞佩佩主动提出要和他同去农村,不愿佩佩受苦,心生劝她三思,更要为年迈的外婆着想,想到两人即将分别,心生拿出父亲的遗物,一块手表交给佩佩珍藏。

  

  家里,杜母拿出为丈夫织的毛衣,给杜心生穿上,理解母亲不舍的心情,心生安慰母亲不要难过,却见心芳拿来了父亲曾用的搪瓷缸,看着丈夫的遗物,睹物思人的杜母伤心落泪,见状,心芳忙安慰母亲不要难过。深夜,心美带着姐姐来到一家门店前,一心想和姐姐一起开裁缝铺,心美高兴的规划着未来的理想,见妹妹小小年纪竟如此懂事,心芳很是宽慰,不知未来的生活会如何,心芳告诉妹妹,她会带着希望去远方,创造幸福的生活,在姐姐的鼓舞下,姐妹俩人畅想未来。车站,老虎灶爷爷送孙子离开,看到离开的一双儿女,杜母嘱咐三人要相互照顾,惦念母亲的身体,心生让心根孝顺母亲,一旁的心芳则将外婆留下的顶针,送给心美做纪念,难舍哥哥姐姐离开,心美拿出梧桐叶送给姐姐,并叮嘱她要记得两人的梦想,随着哨声想起,心生和心芳,向家人依依惜别离开,看着火车即将开动,杜母握着儿子的手难以放开,正在此时苗师傅,带来了心生的工作批文,得知心生可以留在上海,到海关总局上班,心根忙追着火车传达喜讯,闻言,心芳高兴劝哥哥下车,临别的心生送给心芳一支钢笔,并嘱咐阿大要照顾好妹妹。

  

  钟楼,心生穿着工作服前来报到,见他挂念远方的妹妹,苗师傅直言如果有机会,定会将心芳调回来。外滩,俞佩佩和杜心生见面,想到他能陪在自己的身边,高兴的佩佩将手表还给了心生,得知心生愧对心芳,俞佩佩劝他不要胡思乱想,并拿出早已写好的信件,却故意不让心生读阅。乡下,心疼心芳下田,阿大欲帮忙反被制止,正当两人憧憬过年回家时,却接到了哥哥的来信,得知家里的亲人生活幸福,心芳和阿大都很欣慰。晚上,阿大和心芳聊天,并从怀里偷偷拿出,一只烤好的鸡腿送给心芳,听闻他劈了一下午的柴才换来鸡腿,心芳感动不已,看着心芳大口朵颐的吃着鸡腿,阿大很是高兴,岂料,心芳却哭着告诉阿大她想回家,见状,阿大忙好言安慰。

  

  一九七一年夏天,感慨于女儿下乡已经好几年,杜母很是惦念。家里,曼莉高兴来找心美,见她的缝纫手艺日益精进,曼莉止不住的夸赞,却听到心美高兴在等姐姐,心芳回来开缝纫铺,闻言,曼莉伤心表示她已经很久,都未收到父亲的来信。随后,心美带着曼莉来找阿昌,只因阿昌的母亲,没收了曼莉父亲的来信,见两人向自己索要信件,阿昌耐心的向心美,讲述事情的缘由,岂料,心美却斥责阿昌太过冷血,并重提阿盛的事情,闻言,阿昌郁闷表示他对此无能为力,失望的心美欲再次责骂阿昌,反被曼莉带走。

  

  家里,看到弟弟心根衣服破烂的回家,心美正欲询问原因,却听到他向自己索借5毛钱,无视弟弟的百般哀求,心美执意不肯借出,正在此时心生前来,不愿哥哥知晓此事,心根赶忙借故离开,得知心根借钱是因屏车输了所致,心生让心美借钱给他,只因他不愿心根被人瞧不起。面馆,心美前来赴约,却见阿昌拿出曼莉父亲的来信,见状,心美高兴收下,并向阿昌道歉,希望他能不计较自己的口舌之快。门口,见心美回来,心生嘱咐妹妹不要和阿昌走得太近,理解哥哥的心情,心美表示她和阿昌没有关系。家里,看着父亲的来信,曼莉止不住的伤心痛哭,想到父亲坐牢母亲,有可能离开这个家,曼莉难过不已。乡下,心芳告诉阿大,因领导不愿两人太过亲近,故她劝阿大远离自己,这样领导才不会将阿大调离岗位。

  

  晚上,小滑稽叔叔来看望曼莉的母亲,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曼莉的母亲显得左右为难,正当两人聊天时,曼莉和心美回来,不愿母亲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曼莉一脸不快,随后,心美和曼莉聊天,却见她在拿鸡蛋清敷脸,看到曼莉不学无术,母亲斥责曼莉不懂事,岂料,曼莉却拿出离婚协议书,知晓女儿误会自己,母亲向她解释事情的缘由,一心认为母亲会离开父亲,曼莉生气离开。

  

  这边,心美劝曼莉不要和母亲怄气,却见阿昌来找心美,同样喜欢阿昌的曼莉,忙谎称心美不在家,无奈的阿昌只好将书给了曼莉,希望她能转交给心美。门口,曼莉高兴来找阿昌,得知阿昌为心美借书,曼莉羡慕不已,却听到阿昌说她胖了,待阿昌离开后,知晓曼莉的心思,心美只好表示支持曼莉。乡下,心芳恳求领导不要,将阿大调到山上,见领导面有难色,心芳拿出哥哥送的钢笔,希望领导能放过阿大,岂料,领导却诬陷阿大,偷看女青年洗澡,如果心芳不听他的话,他会将阿大上报给组织,到时阿大的前途将毁于一旦,闻言,心芳失手将领导打倒在地,闻讯而来的阿大看到此景,他让心芳将责任推到他的身上。

  

  这边,曼莉的母亲询问杜母,她是否该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反被杜母劝她遵从内心做选择。另一边,心美和曼莉来给邻居量衣服,见心美能挣钱补贴家用,曼莉很是羡慕,正当两人打闹时,路过的阿昌送给心美一张纸条,看到阿昌竟然给心美,写普希金的情诗,曼莉很是不解,为了成全曼莉,心美直言她根本不喜欢这些东西,如果阿昌以后再写这些,她会全部转交给曼莉。革委会,在小滑稽叔叔的支持下,曼莉的母亲来此离婚。家里,母亲告诉曼莉,她之所以选择离婚,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丈夫有朝一日出狱,她依旧欢迎他能回家,闻言,曼莉让母亲承诺,不管将来如何,母亲都不要和小滑稽叔叔在一起。乡下,新来的领导告诉心芳,组织已经决定,调阿大当护林员,想到阿大要离开自己,而山上的条件异常艰苦,心芳很是难过。随后,阿大让心芳不要担心,得知她舍不得自己离开,阿大从怀里拿出竹蜻蜓送给心芳,在阿大的贴心宽慰下,心芳这才高兴起来。

  

  公园,曼莉高兴的向心美夸赞阿昌优秀,却听到心美直言她只关心赚钱,而阿昌的情诗,在她眼里毫无用处。次日,阿昌高兴来找心美,见阿昌写信给自己,心美斥责他不该脚踩两只船。晚上,得知心美痛骂阿昌,曼莉将阿昌代为转交给心美的信件拿出,并向她道歉,岂料,心美却表示她和阿昌不可能在一起,只因两家的家庭恩怨,闻言,曼莉高兴表示,她会追求阿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影响她和心美的感情,随后,曼莉向心美念起阿昌的情诗,却未发现心美,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深夜,看着窗外的暴雨,心芳不禁担心远在山上的阿大。这边,正在读书的阿大,听到窗外传来一声狼叫,他忙外出查看,却意外看到赶来的心芳,正当两人离开时,反被野狼拦住了去路,情急之下的阿大只好恳求野狼离开,见野狼竟然真的离开,心芳这才放下心来。房间,阿大和心芳高兴聊天,虽然条件艰苦,但惺惺相惜的两人,却依偎在一起憧憬未来,听到心芳一心想回上海,阿大承诺会陪她回家。

  

  次日,心美和曼莉来到安庆路,一家民房收面料,却遭遇一群流氓袭击,不愿流氓触碰曼莉,心美仗义执言反被扇了耳光,见状,曼莉只好答应流氓们的要求,看到曼莉脱了衣服,心美赶忙大喊却被流氓捆绑,正在此时阿昌赶来,听到流氓斥责自己是杀人犯的哥哥,阿昌生气和流氓对打,混乱之中,阿昌被流氓用刀捅伤,看着阿昌流着血从怀里拿出普希金的诗,心美伤心痛哭。医院,小组长告诉杜母,因阿昌救了心美,她对杜家很有意见,希望她们能尽快离开,正在此时心美端着鸡汤前来,在她的一再恳求下,小组长勉强同意让她进病房看望阿昌。病房,阿昌高兴和心美聊天,喝着心美为自己熬的鸡汤,阿昌高兴不已,并借机向心美表白,知晓他的心意,心美只好借故转移话题。梧桐里,想着阿大即将回来,老虎灶爷爷和邻居高兴闲聊。家里,曼莉来看望阿昌,并主动向他道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羽沫旅行记

和羽沫一起去看世界吧

头像

羽沫旅行记

和羽沫一起去看世界吧

144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