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番丨朱星杰:《偶练》之后,音乐改变了我的人生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 │ 骨朵星番

  2018年,被称为偶像元年。

  这之前不是没有过既有口碑又赢得了市场的音乐类综艺节目,而是这些节目都泛众,普通观众并不具备粉丝经济的消费基础,“养”不出真正意义上的偶像。直到《偶像练习生》(下略《偶练》)的诞生——养成系偶像团体,全民参与,超级火的长尾效应。

  

  朱星杰在《偶练》里最终拿到第14名,虽然没有成团出道,但比赛后的他获得了一个人气上的大跃升。「自己运气好吧!」这个节目之于他,没有遗憾,是个很美好的回忆,也是全新的起点。

  从小受迈克杰克逊音乐的熏陶,到初中时,朱星杰就已决定将来要做个歌手。学生时代,他还喜欢周杰伦,周董的每首歌几乎都会唱,「初中我有个小本,每天上晚自习就会写一点歌词。」

  

  

  为做一个合格的歌手,朱星杰下了苦工。读了音乐专业院校,为了寻找机会,也参加很多选秀节目。那时参加《流行之王》获得出道席位,甚至已经组团……然而,这一切都没能让他离梦想更近一点,「难熬的时候也有想过‘自己这么久了也没有办法得到大家的赏识,大家会不会觉得我写的东西不好’之类的。」

  后来,参加了《偶练》,让他明白:坚持必有收获。

  

  他坚持了下来。

  22岁、23岁的时候,朱星杰说热情是初心,然而他现在已经25岁,「我必须要考虑到一个男生所要担起的责任。我觉得对家庭的责任不是回报家庭,而是首先能把自己照顾好、安顿好,不让他们操心。」在他看来,坚持音乐既是梦想,又能用音乐管好自己,赚到钱,「这就是我坚持作音乐的原因,我为什么不坚持呢?!」

  《偶练》之后的这一年,得益于有了更多的机会,朱星杰终于如愿以偿,实实在在做了很多音乐上的事。2018年9月20日,他推出首张个人音乐EP《仲夏夜》;2019年4月18日,第二张EP《值得一提的事》又惊喜而来。

  他,已经真正成为一个歌手,一个创作人。

  

  

  

  不能把你爱的事情

  变成你必须要爱的事情

  番妹×朱星杰|对话

  番妹:创作歌曲的时候灵感哪里来?

  朱星杰:我可能晚上灵感多一点,所以就写了《夜之三部曲》;夏天灵感会多一点,所以就写了《如若初见》,都是根据当时的心情来的。

  番妹:对创作环境有什么要求吗?

  朱星杰:我比较喜欢整洁的环境,所以家里如果特别乱的话,我会没有心情写歌。

  番妹:创作时会特别抠细节吗?

  朱星杰:对,这个是我比较较真的地方,会抠很久。比如说我写《圣诞夜》的时候,自己晚上一个音一个音听,编曲其实特别耗时间,所以我一个人会在电脑、键盘面前坐很久,要挑一个合适的音色会花很久时间,不知不觉一晚上就过去了。

  

  番妹:有始终抠不出来的歌吗?

  朱星杰:有啊,就不写了呗,放着呗,写不出来的时候硬去写其实也不好,有灵感的时候可能两个小时就写完了。当然也有很多当中放弃的没有发出来的,或者说一直储备着的歌。

  番妹:你的歌偏节奏感的好像比较多。

  朱星杰:是,舞曲会比较多一些。(番妹:所以更偏爱曲一些?)其实作词跟作曲的快乐是不同的,所以不能说我喜欢写词还是喜欢写曲,因为写出来,得到的喜悦是不同的。

  番妹:写词会刻意追求押韵吗?

  朱星杰:在两年前我会刻意找韵脚,但是现在我会刻意的规避,一切以自然为主。其实不一定非得押韵才厉害,或者押到怎么样才算很有功底,我觉得大师到后期随手一个东西都是be nature,一切以自然为主。有一个魔术师说过,魔术师到了最顶级的境界,所有的动作,举手投足都是最自然的。

  番妹:你自己觉得最近这几年在创作上有进步的地方吗?

  朱星杰:创作方面,我觉得是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写东西也是更得心应手了。

  

  番妹:在音乐上有特别想尝试的不一样的风格吗?

  朱星杰:可能我以后慢歌和R&B曲风的会多尝试一点。

  番妹:《小丑》这首慢歌算是一种全新尝试,表现起来,和你以前创作的作品有什么不同?

  朱星杰:慢歌其实需要很强大的乐理和乐器,比如钢琴吉他等的基础。写RAP之类的把Flow弄对、词写好一点就ok了,写慢歌需要的其实挺多的,因为口水歌其实谁都会写,每个人洗澡的时候都会哼歌呢,录下来也挺好听的,所以说这个东西也是我接下来想要努力和攻克的,我觉得来日方长,也相信水到渠成。

  

  番妹:在创作歌曲的过程中有发现一些自己原来没注意过的潜力吗?

  朱星杰:我其实本来大学学的是流行演唱,相比创作人,我之前是一个表演者。受到男团和R&B、Hip-hop文化的影响,我慢慢把自己的元素浓缩成属于自己Style的东西,因为我接受的这种文化其实不那么单一,反而融合混合元素比较多,就像现在的菜没办法定义是川菜还是粤菜,重庆火锅也不一定只能涮毛肚鸭肠,现在可以涮海鲜什么的,你能说它不好吃,说它破坏传统吗?我现在希望把吸收到的好的东西,我作为一个处理器,把它处理出来,变成属于自己Style的作品。

  番妹:还记得第一次上舞台表演的感觉吗?当时紧张吗?

  朱星杰:紧张!其实我现在上舞台也会紧张。我觉得紧张是好事情,任何人上舞台都有一点紧张,就看紧张影响你多少,现在我尽量把影响降到最低,但是我觉得有一点紧张是好的,代表你很重视这个事情。

  

  番妹:《偶练》的时候你就比较有舞台表现力,特别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

  朱星杰:我觉得其实作为一个歌手,特别是唱跳的歌手,享受舞台是最基本的状态,如果你都不享受舞台的话,那我觉得就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唱跳歌手,或者说是在舞台上表演的人。

  番妹:最近有比较难忘的舞台经历吗?

  朱星杰:有啊,我最近跟歌迷朋友们的音乐会和生日会就挺难忘的。

  番妹:音乐对你而言是怎样的存在?

  朱星杰:音乐对我来说是一个改变我人生的,让我一直保持初心和善良的东西。

  

  番妹:当兴趣变成谋生手段,会不会有抗拒的心理,你对音乐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朱星杰:我觉得你不能把你爱的事情变成你必须要爱的事情,这个是我一直在平衡的点,所以我今天写不出歌来就不写了,没必要当成一种必须完成工作。我今天处理不完老板就不让我下班,我不太喜欢这样的,特别是对音乐和魔术,其实它为什么能让我走到现在是源自于我爱它,不能把这种东西强制变成让我抗拒的东西,那就很烦了。

  

  那些关于朱星杰《值得一提的事》

  他说※综艺

  「综艺《喜欢你我也是》其实是个剧,有种我跟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一起坐在那里吃瓜追剧的感觉,我觉得有的时候上综艺挺好玩的,和大家一起扯扯犊子。」

  「有户外竞技类节目找我的话也可以考虑一下,但过山车那种很高的我就不去了,我有恐高症,非常严重!」

  

  他说※戏剧

  「没怎么看《晨阳》,我也不是专业演员,当时也是去客串,希望大家都去的注意力在剧上面就好了。暂时也没想法要去学表演,还是先把音乐部分做好吧,我是觉得如果自己的专业都做不好,就去做其他的话,那些事也是做不好的。」

  「星爷早期的很多电影,我都很喜欢看,很喜欢星爷,我觉得这个人还是很有魅力的,因为天才总是孤独的嘛。」

  「最近看了两遍《一个明星的诞生》,Lady Gaga主演的,里面的歌曲非常的动听。歌曲和电影达到了合一的地步,如果是喜欢音乐的人看,都会哭的。」

  

  他说※大厂兄弟

  「之前听了小贾的歌,周彦辰的我也听了。他们的歌都能听出来他们自己想要达到的样子,和他们的进步,一次次看到他们在唱功方面(进步),包括尝试了自己写词写曲,是一个非常好的事。」

  「其实我们大家工作都比较多,前几天正好说到他们俩,小贾说他上音乐节的事,有些方面在跟我讨论。昨天丞丞给我发微信,他想学习一下编曲,也是跟我交流吧,我觉得他们都是特别好的孩子,特别好的弟弟,大家都很上进。」

  他说※粉丝

  「今年我收到的最特别的生日礼物就是粉丝送的了,现在家里面整个客厅都堆满了,拆到手软,谢谢大家!」

  「粉丝的私信我其实看的蛮少的,但是我争取以后多看一看吧,因为确实也太多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96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骨朵传媒

网络影视垂直行业平台

头像

骨朵传媒

网络影视垂直行业平台

4131

篇文章

264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