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上最严堕胎法案:《使女的故事》将真实上演?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前段时间(5月14日),美国阿拉巴马州(又译“亚拉巴马州”)参议院通过了美国史上最严格的堕胎法案HB 341。法案规定,除非孕妇生命受到威胁,任何情况都不允许堕胎,即使强奸和乱伦也不例外。违法堕胎的医生将被判处最高99年刑罚,孕妇不会受到处罚。随后,密苏里州也通过了类似的法案。

  此前,佐治亚州、俄亥俄州、肯塔基州和密西西比州已经通过《心跳法案》,禁止孕妇在检测到胎儿心跳后堕胎。但是,胎儿心跳通常在怀孕六周左右就可以检测到,这个时候很多女性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

  这些法案引发了强烈的争议。阿拉巴马州的400多名民众走上街头,抗议严苛的堕胎禁令。许多女性打扮成《使女的故事》中的角色,展示州政府试图把女性变为生育奴隶的暴行。在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反乌托邦小说《使女的故事》中,女性完全失去身体的自由,沦为了男权社会中的生育工具和性奴隶。自特朗普上台后,反堕胎阵营声势浩大,女性的堕胎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撰文 |新京报记者 徐悦东 实习生 李梦媛

  “这与生命权无关,

  而是赤裸裸的控制。”

  

  美国电影《爱你钟情》(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 1996)描述了分别发生于五十、七十和九十年代的三个堕胎故事,三名妇女在不同时代面对意外怀孕的不同态度。

  “这项法案是对阿拉巴马人坚定信念的有力证明: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是上帝的神圣礼物。”5月15日,州长凯·艾维在签署法案后的声明中说道。

  前一天下午,在经过长达四个小时的辩论后,由共和党控制的阿拉巴马州参议院以25-6的比例通过了HB 341法案。少数民主党人为了阻止它而引入了一系列修正案,如豁免强奸和乱伦受害者,但该议案以11-21的投票结果未通过。

  提出这项议案的共和党议员克莱德·查布利斯坚持道:

  

“上帝在子宫里创造了生命的奇迹,我们没有权利去毁灭它……如果人类的生命权受到了侵犯,政府就应该出面干涉。”

  民主党议员对此表达了抗议。琳达·科尔曼表示,这项法案“与生命权无关,而是赤裸裸的控制”。薇薇安·菲格斯则控诉查布利斯无视强奸受害者的创伤:

  

“你不用抚养孩子长大,不用为孩子做任何事……一切都仅仅是女性需要承受的。现在,你却想要替她们做决定。”

  这项法案引起了全美国的关注。5月16日,美国歌手Lady Gaga在推特上发声,指责阿拉巴马州此举是一种暴行。她质问道:“对堕胎医生的惩罚,难道比强奸犯还严重吗?”

  歌手蕾哈娜贴出了支持这项法案的25名共和党议员照片——全部为白人男性,并配文:“看,就是这些蠢货在为女人做决定。州长凯·艾维,为你感到羞耻!”女演员碧西·菲利普则鼓励人们使用#youknowme的标签,来勇敢地说出她们堕胎的经历。

  

  5月16日,歌手蕾哈娜在社交媒体上贴出25名共和党议员的照片。

  法案通过之后,阿拉巴马州的女性纷纷打电话到诊所,询问是否还可以堕胎。实际上,这一系列限制堕胎的法案都还没有生效,并且将面临着法庭的拷问。之前肯塔基州的堕胎法案,就因为违宪而被法官叫停。

  凯·艾维也承认,根据最高法院1973年通过的“罗伊诉韦德案”判决,阿拉巴马州的堕胎法案可能无法执行,但“现在是最高法院重新检视这件事的时候了。”目前,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已确认会对阿拉巴马州的堕胎禁令提出诉讼。

  

  纪录片《最后的堕胎诊所》(The Last Abortion Clinic 2006)记录了美国南达科他州反堕胎法和一个诊所的故事。

  美国堕胎合法化历史不到五十年

  在美国,堕胎合法化的历史并不长久。19世纪中叶,一批专业外科医生为了限制非专业人士堕胎,开始推动相关的立法。到1910年,除肯塔基州外,各州都立法将堕胎定为重罪。除非医生认定孕妇有生命危险,任何情况下都不准堕胎。非法行医者将受到严厉处罚。

  严苛的堕胎法律之下,女性无法获得安全合法的堕胎渠道,只能寻求于地下诊所或私自堕胎,不少女性因此失去生命。根据官方的统计,仅1930年就有近2700名美国女性因非法堕胎而死亡。到1965年,因生育而死亡的女性中,有17%是非法堕胎所致。

  这一时期,堕胎问题开始受到社会的重视,堕胎合法化也成为了女权运动的目标。多个州开始修改法律,放宽对堕胎的限制。

  1973年,得克萨斯州女子诺玛·麦科维在判决书中化名为简·罗伊,向最高法院起诉得州司法长官韦德,认为得州的堕胎禁令侵害了她的隐私权。最终,美国联邦法院判定,女性堕胎应该受宪法规定的隐私权保护,同时提出,妊娠期前六个月内,孕妇有自主决定堕胎的权利。最后三个月,除非孕妇有生命危险,各州可以立法限制或禁止堕胎。 “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赋予了女性合法堕胎的权利,在美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罗伊案对女性的健康和福祉也产生了深刻影响。由于可以选择安全的医疗手段进行堕胎,因堕胎而死亡的女性人数迅速下降。年轻女性也因能够合法堕胎而获得了更多的发展机会。

  然而,几十年来,美国关于堕胎合法性的争议从未停息。围绕堕胎展开的文化、宗教和政治的战争,依然在不断撕裂美国社会。

  

  《生命的自主权: 堕胎、安乐死与个人自由的论辩》

  作者: (美)罗纳德·M.德沃金

  译者: 郭贞伶 陈雅汝

  版本: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13年3月

  “人们在堕胎议题上某些严重的歧见,可被看作是反映出一种更深刻的差异,这种差异是人们在由道德重要性来衡量自然与人类在个人声明的不可侵犯性上所作出的贡献时,有不同的比重所致。”

  严格的堕胎法律能否阻止堕胎?

  罗伊案之后,反堕胎的“生命派”与支持女性权利的“选择派”之间的斗争日渐激化。生命派的主要成员有天主教徒和保守派,他们认为胎儿具有神圣的生命,女性堕胎无异于谋杀。同时,只有禁止堕胎才能防止性放纵和道德堕落。

  而选择派则以女性主义者和自由派为主,他们主张孕妇的权利高于胚胎的权利,女性拥有身体自主权。

  

  1973年,纽约市的一场反堕胎游行。

  生命派一方面不断游行示威,一方面积极与各级立法机构联系,希望能推翻罗伊案的判决。就在罗伊案的三年之后,国会通过了《海德修正案》,禁止政府资金为堕胎手术提供补助。

  1992年,在“计划生育联盟诉凯西”一案中,最高法院判决,只要不会对寻求堕胎的妇女造成“不应有的负担”,各州可以立法限制堕胎。

  这种模糊的说辞给了反堕胎派可乘之机,许多州开始出台各种限令来阻止堕胎,如对诊所的硬件设施提出要求、强制延长等待时间、限制堕胎周数等等,给生活在偏远地区的低收入女性带来了很大负担。

  除了改变立法,一些极端的反堕胎组织还使用暴力恐怖手段,如恐吓妇女、袭击诊所,甚至谋杀堕胎医生。从1993年到2009年,共有四名提供堕胎手术的医生被枪杀。2015年,美国计划生育协会遭到反堕胎人士枪击,总共3人被杀,9人受伤。

  而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在种种压力之下,许多医生不再进行手术。过去10年中,美国各地的堕胎诊所数量锐减,全国有七个州仅剩一家堕胎诊所。

  可以预见的是,严苛的法律并不能阻止堕胎,只会让历史的悲剧重演——人们会像罗伊案以前那样,寻找非法途径进行堕胎,底层女性将陷入绝境。美国计划生育协会指出,真正的解决方案是提供全面的性教育和可负担的节育措施。实施各种各样的堕胎禁令,只是加强了对女性身体和意志的控制,而非对生命的尊重。

  

  《妇女对法律的反抗: 美国“罗伊”案判决前堕胎法的理论与实践》

  作者: 瑞科科雅索琳歌尔

  译者: 徐平

  版本: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3年8月

  作者通过数位遭遇意外妊娠却选择反抗法律禁令、寻求堕胎的妇女的身心历难,从那些令美国妇女扼腕的生活故事里,挖掘法律真义,揭示美国法律与伦理的紧张关系。

  女性身体成为政治斗争的场域

  从政治立场来看,共和党更加倾向于反堕胎,而民主党则支持堕胎权。然而,情况并非一直如此。盖洛普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70年代共和党与民主党支持堕胎的比例基本持平,直到80年代后期,才逐渐出现分歧。

  

  两党在堕胎问题上的立场逐渐走向两极化。

  出现分歧的原因,可以追溯到1972年的总统竞选。共和党人尼克松为赢得南方白人的支持而奉行“南方策略”,并将反堕胎立场作为吸引天主教选民和其他保守派的战略的一部分。

  之后,共和党政客开始采用相同的策略,与福音派团体建立联盟。 反堕胎的立场有利于表现共和党重视家庭价值的形象,从而动员更多的保守派选民。

  当共和党逐渐与保守主义结盟的时候,民主党则获得了越来越多自由派的支持,两党在堕胎问题上的立场逐渐走向分裂。关于堕胎的法律和政策,也随着两党的轮换而不断变化。比如,共和党人里根是坚定的生命派,他于1984年推行“墨西哥城政策”,规定所有受美国联邦资助的非政府组织不得提供妇女堕胎服务。之后,每届新政府都会推翻或重启这一政策,以表示对堕胎问题的态度。女性的身体逐渐变成了政治斗争的场域。

  在2016年大选中,两党在堕胎问题上的对立更加明显。希拉里声称自己捍卫生育权,而特朗普则坚定地站在反堕胎阵营一边,并承诺一旦当选必采取措施推进未出生婴儿及其母亲的权益。

  特朗普上台之后,重启了墨西哥城政策,并先后任命两名反堕胎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和卡瓦诺,确立了保守派在最高法院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新的堕胎法被上诉至最高法院,那么投票结果很有可能推翻1973年罗伊案的判决。此次阿拉巴马州通过违宪的堕胎法案,正是对罗伊案的一次挑战。

  尽管阿拉巴马州的法案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堕胎立场,但是它并没有获得共和党人的广泛支持。相反,许多共和党人都对此提出了质疑和批评,担忧极端的堕胎禁令可能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最终损害反堕胎运动的名声。

  5月19日,在经历了数天的沉默之后,特朗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强烈捍卫胎儿的生命权,但三种情况例外:强奸、乱伦和母亲有生命危险——罗纳德·里根采取同样的立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在2020年赢得生命的胜利。如果我们愚蠢到不能保持联合,那么我们所有为生命奋斗的成果都将付之东流”。

  次日,两名共和党议员米特·罗姆尼和汤姆·柯顿在接受采访时,都表达了和特朗普相同的立场。

  

  在今年2月的国情咨文演讲中,特朗普重申其反堕胎立场。

  美国媒体Vox分析,特朗普此举旨在吸引更多温和派共和党人。毕竟,大部分共和党人都认为,在强奸和乱伦的情况下应该允许堕胎,这基本上已经成为堕胎问题中的共识与底线。

  如果在国家层面采取极端立场,突破这样的底线,只会为共和党招来攻击,从而流失更多的温和派选民——这无疑是一场战略上的灾难。同时,特朗普的发言也预示,在2020年的大选中,堕胎将依然是一个重要的议题。

  

  《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Season)第二季(2018)剧照。

  本文内容系独家原创。作者:新京报记者 徐悦东 实习生 李梦媛;编辑:西西;校对:翟永军。题图素材为《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 Season )第二季(2018)剧照局部。未经出版方或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知道生孩子的身体伤害后,有多少女性还愿意当母亲?

  

  不是所有女性都适合做母亲,不是所有女性都应当做母亲

  ▼

  直接点击关键词查看以往的精彩~

  好书致敬礼|2017十大好书|聚会方式|第一批90后|陈小武性骚扰事件|黄仁宇|社会我XX|孩子们的诗|2017年度好书|打call|至爱梵高|南京大屠杀|隐私|余光中|屠岸|《芳华》|西南联大|性社会学|双11|秋季书单|江歌案|鱼山|龙榆生|阅读评审团|霉土豆|我和你|儿童性侵|广播体操|嘉年华|保温杯与中年危机|《二十二》|人性恶|低欲望社会|古典诗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新京报书评周刊

最专业的书评,最权威的文化

头像

新京报书评周刊

最专业的书评,最权威的文化

4752

篇文章

16726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