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凑齐七种菜,可以召唤……一碗粥?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七,称为“人日”。根据传统习惯,这一天要为新的一年祈求平安兴旺。作为吃货之国,中国人的祈福方法,当然跟吃脱不开关系。人日吃什么呢?七菜粥(也叫七草粥),而我们今天的主角繁缕(Stellaria media),就是七菜粥里的一种材料。

  

  调制七草粥使用的野菜。图片:Blue Lotus / Wikimedia Commons

  

  七草粥是日本人吃的?

  熟悉动画的读者可能会提出问题:七草粥?我在《樱桃小丸子》(或《蜡笔小新》)里看过,那不是日本人吃的东西吗?实际上,吃七菜粥的习俗起源于中国南方,可追溯至两汉魏晋时代,到平安时代(794-1192年)才传到日本。现在,吃七草粥的习俗在日本民间广泛流传,在中国反而鲜为人知了。

  

  小丸子在寻找做七草粥的野菜。图片:动画《樱桃小丸子》

  从各类资料上看,日本老百姓熬七菜粥常用的七种植物分别是繁缕、稻槎[chá]菜(Lapsanastrum apogonoides)、水芹(Oenanthe javanica)、鼠曲草(Gnaphalium affine)、荠菜、蔓菁[jīng](Brassica rapa)、萝卜。前面五种都是正月期间野外能够找到的野菜,包括我们的主角繁缕,后面两种则是冬季的常备蔬菜。比较符合古代人们的生活习惯,接近传统“七菜粥”的原貌。

  而中国人的七菜粥,各地的材料不尽相同,如浙江地区用的是生菜、芹菜、葱、韭菜、藠[jiào]头(Allium chinense)、蒜、胡萝卜;广东则用芹菜、蒜、葱、油麦菜、大白菜、生菜。从这两个菜谱上看,均为现在常见的栽培蔬菜品种,从历史的传承角度来说,肯定是做了更新和优化,和以前人们用到的食材,出入已经比较大了。

  

  繁缕的花。图片:葛斌杰

  

  我有兔耳,五对呢

  繁缕为世界性广布的植物,我国主要集中在东南部省区,新疆、青海、内蒙古、黑龙江等地标本记载较少。人们常常在房前屋后、田野路旁见到它们成片地生长。

  繁缕个头低矮,平卧在地上。茎里的维管束具有弹性,把它的茎折断,中间的维管束仍然相连。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对繁缕的介绍是“此草茎蔓甚繁,中有一缕,故名”。说的就是繁缕茎中间的组织。

  

  繁缕具有弹性的维管束。图片:discoverlife

  繁缕花很小,白色,乍一看好像有十个花瓣。其实它有五个花瓣,但每个花瓣中间有一个深深的缺口,几乎把花瓣劈成两半,变成了一对“兔子耳朵”的形状,在植物学上叫做“二深裂”。它的果实是蒴(shuò)果,包裹着圆形的小种子,种子的直径虽只有一毫米,但是如果把它们拿到放大镜下观察,可以看到极为复杂的表面纹饰。

  繁缕不同于木本植物可以常年不断生长,它选择了更为“低调的活法“,前一年藏于地下的种子到了第二年正月开始发芽,3~4月份(南北物候有差异)就开花结果,等到种子落地后,全株就逐渐消逝了,生命周期也完成了。匆匆而来匆匆而走,以这样的节律度过了千百万年。

  植物学中将生长周期短的植物叫”短命植物“,相比于能存活数千年而不凋零的胡杨、巨杉等,的确是转瞬即逝。不过这样的生存策略也是另一种成功,数千年换来了数千个世代,更容易积累变异,适应这变化莫测的环境。以不变应万变则在植物界有太多最终走向消亡的案例。

  

  繁缕的花解剖图,注意“兔耳”形状的花瓣。图片:葛斌杰

  

  名字很多,还不好写

  根据《中国植物志》,繁缕属于石竹科繁缕属(Stellaria)。但现在最新的分类学研究结果显示,传统的繁缕属至少应该被拆分成六个属,其中“弃用”多年的Alsine需要重新被使用。如果这种分类方式被分类学界广泛接受,繁缕的学名就要恢复Alsine media了。

  说了繁缕的学名,再看看中文名。繁缕在中国是人们较早认识、描述、命名(指中文俗名),且有食药用记载的植物,并以多种名称载于各类古籍中。如早期的《尔雅释草》记载的“蔜[áo],[sǎo][lǚ]”。吴其濬[jùn]编撰的《植物名实图考》记载的“繁縷[lǚ]”。

  

  趴在地上生长的繁缕。图片:葛斌杰

  在徐珂所著的《清稗类钞 四:历代笔记丛编》里,对繁缕有一段非常形象的描述:“[fán]为一年或越年生草,山野自生,引蔓于地,茎细长,节间有毛下向,中空,断之,有一缕如丝。作蔬,甘脃[cuì,“脆”的同义字]。叶为卵形对生,花小而白,五瓣,每瓣三裂甚深。”除每瓣三裂有误(应为二深裂)外,挑不出啥毛病,“一缕如丝”的记载也很真实。不过,李时珍他老人家早就曰过“繁缕”的名字由来,所以徐珂也不是原创。

  此外,繁缕还有鹅肠菜(形似)、滋草(易于滋长而得名,这个有点勉强)等名称。繁缕的英文名叫chickweed,直译就是小鸡草,大概是觉得它不太合胃口,拿来做家禽的点心了,还真是朴素可爱,符合老百姓审美的名字。实际上西方人也会吃繁缕,一般是做成沙拉,也可以加面煎炸。

  

  做成菜的繁缕,切碎后加面煎炸。图片:Atomic Shrimp / youtube

  

  繁缕的亲戚们

  介绍完繁缕本尊,再介绍两种和繁缕长得很像的石竹科小白花。

  鹅肠菜(Myosoton aquaticum)

  

  图片:pixabay

  前面说过,繁缕又有鹅肠菜的别称,所以创作俗名的老百姓们,也没有分清楚它们俩……这两种植物无论是亲缘关系,还是外表都很接近。要想区分它们,最好的方法就是扒开花朵,数一数雄蕊和花柱的数目,鹅肠菜的雄蕊有10根,花柱有5根,而繁缕的雄蕊是3~5根,花柱是3根。

  此外,鹅肠菜的幼苗也是一种野菜,每年春天都会被端上餐桌,简单清炒后成为一道美味。

  球序卷耳(Cerastium glomeratum)

  

  图片:Harry Rose / Flickr

  卷耳花瓣浅裂或不裂,全株毛茸茸的,叶片多少呈反卷。繁缕茎上被毛方式很特别,常在一侧具有1列毛,似乎被特意修剪过。《诗经》里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的诗句描写的就是这种植物。它的嫩芽可食用,每年春季民间都有人去采食,素有“婆婆指甲菜”的别称。有时卷耳会和另一种野生植物苍耳(Xanthium sibiricum)相混淆。杜甫有一次吃卷耳,还写了一首诗,题曰《驱竖子摘苍耳》,实际上苍耳的嫩芽是有毒的,不能吃。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心动,无论是繁缕还是它的亲戚都是能吃的,来年春天薅一把尝尝看?在此也郑重提醒大家,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还是不要随意尝试哦。毕竟植物分类实在是太难了,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认错!而且路边绿化带里的野生植物,可能沾有农药或空气里的污染物。在蔬菜资源丰富的当今,还是不要学神农氏尝百草了吧。

  

  采摘繁缕。图片:Atomic Shrimp / youtube

  本文是物种日历第5年第141篇文章,来自物种日历作者@葛斌杰。

  赶不上C位出道的野菜们

  欧报春:未闻花名的小黄花

  荇菜:诗经时代的大咖

  灰菜:差点就C位出道了!

  荨麻:我有刺,你们还要吃我?

  日历娘の广告时间

  如何快速识别路边不出名的花花草草?随手带一本《中国常见植物野外识别手册·北京册》,踏青遇见植物不脸盲。

  

  小小一本手册,收录了北京及附近地区常见的1221种植物方便携带,出门揣上,随时随地识花无忧。

  

  图文对应,按照花的颜色、叶的形状就能快速检索,植物学小白用起来也无压力,快速get相关知识。

  

  带上你的野外识别手册,开启探索之旅吧~店内还有更多野外识别手册,可以涵盖大部分地区哟~

  戳下图,带走野外识别手册

  

  本文来自果壳,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GuokrPac@guokr.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物种日历

每天一个物种,带你重识世界

头像

物种日历

每天一个物种,带你重识世界

2219

篇文章

10648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