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在青涩时节——我的草原天路行 文/润雨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家简介

  

  润雨,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1995年开始发表童话、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西部散文选刊》《四川经济日报》《在场》《中华儿女》《四川散文》《全国文学艺术精品集》《乡土文学》《丹水》《大邑文艺》《中国魂》《三晋都市报》等。出版散文集《煮一壶月光,醉了年华》。曾获多项奖。

  

  台湾慈溪

  

  2017年夏在斯坦福大学参观

  

  2017年夏在旧金山

  

  2017年夏在哥伦比亚大学参观

  

  美国的犹他州盐湖城

  

  2017年在江西龟峰采风

  

  2018年夏在大同阳高采风

  创作谈

  润雨

  一直认为,文字是有生命的。之所以选择在文字的世界里行走,是因为文字带给了我若干的感动,那带着墨香的文字,总有一种美的东西撞击着我的情感,震撼着我的灵魂。读别人的,写自己的,常常与其推心,情不自禁便将它当成了自己精神的密友和灵魂的守护者。

  生活是丰富的创作源泉,不缺的是写作的素材,缺乏的是发现的眼睛和创作的激情。以文字做媒,以文学载道,以一颗责任担当之心现实,直面社会真相,体察作为个体的思想、精神之演变,面对矛盾不回避、不掩饰,倾一腔真诚之情坦然叙写生活的痛苦与欢乐。倘若我的文字,能引起读者对社会现实的思考,对人性美、心灵美的热爱与追求,那便是我们无悔的遇见,也是我行走在文字里的终极心愿!

  拜访,在青涩时节

  ——我的草原天路行

  润雨

  01

  我来看你,在你并不绚烂的时节。

  似乎来的有些早、约得有些唐突。我不知道,是千里之外的探亲加快了我与你的相见,还是你的召唤促成了我千里探亲的行程?也许互为因果吧。还在一年前,你就以响亮的名字召去了我的魂魄。草原天路,顾名思义,托付于大地草原之上,绵延起伏于群山峻岭之间,与天空相接。我极尽想象之能在脑海里描绘着你的宏伟、壮观。

  草原的风,草原的雨,草原的羊群…….

  自幼生长在黄土高坡的我,对草原有着无限的向往,向往那蓝天穹顶下一望无际的盈盈绿草,向往牧羊人鞭儿悠扬下悠闲吃草的雪白的羊群,还有那如风驰电掣的策马奔腾。所有这些辽阔、自由、动感十足的画面,想来都是电影电视赋予我对草原的理解。据说,你与美国的66号公路相仿,——又添一份神秘。我的身边有人来过,还有的人跃跃欲往。我,也真的想来看看。

  从家乡山西晋中来草原天路,要行七百多公里的车程。从百度上查,草原天路位于河北张家口市张北县境内,居于张北县与崇礼县之间,是连接张北县塞外风景区及张北草原风情大区的一条重要通道,号称中国大陆十大最美丽的公路之一。因亲戚在张家口市怀安县,距离张北县有一百多公里,所以,在特定的时间——2016年初夏之际、远方表弟的婚期,在走亲的计划中,生出了造访草原天路之意。

  02

  参加完表弟的婚礼,带着对草原天路梦幻般的期待,我们向张北县进发。

  前一天夜宿张北城,第二天凌晨四点多起床,简单吃些食物、整好行装,打开导航仪就向天路驶进。五点半多,已从西入口野狐岭进入。首先迎接我们的是塞外猎猎寒风,吹得人面寒手冻,下车呆不了五分钟就想赶紧钻回汽车。我不由得自嘲:风吹头发满脸飞,双手直往袋里钻,眼泪清涕一起淌,薄衣难挡入骨寒。这儿哪里有初夏的影子?从气候到植被俨然一幅初春景象。由于我们对路况不熟悉,汽车转了个大圈又回到了起点,却意外游览了新建设的西线景区,免费登上了“古长城遗址”的观景台。观景台设施已基本完工,估计将来会成为收费瞭望台。站在观景台上,放眼四周,空旷壮美、景色怡人,古长城遗址、鸡冠山景致一览无余。之后,我们又转到大圪垯石柱群和它附近的大营滩水库,在波光粼粼的湖水前,忘情地拍摄、留影。真是应了人们说的那句话“多走的路不会白走,能让你看到别样的风景。”

  塞外,有着自己的独特气候。据说桦皮岭年均气温只有4℃。也许缘于这样的气温,天路两边的植被,丝毫没有入夏的葱茏,而更像初春少女般绿得如烟似雾。一排排冒头的小草,与前任的枯黄、以及翻松的褐色土壤形成黄绿褐相间的色调,铺排在公路两边或坡上坡下的层层梯田里,或一段段平缓浑圆起伏的丘陵中。

  塞外草原,呈现给我们的是它青涩的模样。尽管不够风华绚烂,但行驶在如玉带般蜿蜒曲折、跌宕起伏的天路上,感受着蓝天与之相接,白云仿若可触,阳光格外耀眼,一山过后又一山,山山之间只看到天、路相接处,永远望不到路尽头,一种神秘莫测、静谧深远的感觉溢满心房。透过车窗,山峦起伏、峻岭逶迤,遥望远处沟壑纵深,山坡上草甸牛羊、梯田层层,山坳处房屋人家,真也是一幅优美的百里坝头风景画卷。沿路的许多旅游景点不断填充着我们的视野。而动感十足的,却是那分布在天路两侧山野的一排排高高耸立的白色风力发电塔,又俗称风车,随风无休无止地转动叶片,夺人眼球、风光占尽。感叹人类的智慧结晶与自然风光的巧妙融合,在草原特殊地形结构的映衬下形成天路最经典的风景之一。

  草原天路尽管弯道很多、坡又陡,但路上车辆不多,道路非常畅通。让我这个开车不够熟练的老龄新手,也有机会在天路上小试牛刀一把,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03

  中午,我们抵达草原天路的东入口崇礼。这座美丽山城也是2022年冬奥会的申办地,群山环绕,碧水长流,空气清新,街容整洁靓丽,不愧为人们所称赞的“北京的后花园”。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我顺便问一位当地人,草原天路什么时候来最美?当地人回答,8月中下旬以后。

  其实,行驶在天路上,看着窗外虽青涩但也壮观的景色,我却想象着在盛夏和金秋时节,草原天路会是何等的风貌?想想,当野花遍布山头,天路沿线的各色花朵点缀在草原之上,五彩缤纷,蜂飞蝶舞,那是怎样的胜景?想想,当层林尽染树梢,秋意浓浓时节,塞北梯田在纵横交错的线条中填充着斑斓的色彩,还有那收割中成垛码放的庄稼,多么气象万千!想来都心醉。

  有资料显示,冬季的桦皮岭更为壮阔,这里降雪期可达120多天,年降雪量达到700毫米,为滑雪、滑冰及延长旅游季节提供了天然廉价的条件。“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该是最形象的比喻,那将是另一番壮观景象。

  我在头脑中,尽情描绘着草原天路不同季节的模样,青涩之态虽在眼前,但我坚信,草原天路今天的青涩,是孕育,是力量的积蓄,恰如人生四季的必经阶段,每一段都有每一段存在的理由,每一段都有每一段美丽的梦。春的青涩、夏的绚烂、秋的辉煌、冬的浪漫,才是草原天路最美最完整的四季华章!

  草原的风,草原的云,草原的天路。

  无论今后来与不来、赏与不赏,草原天路的美已潜入我心。尽管此时不是最绚烂的时节,但从现在的青涩中,我已望见你明天的美好。

  

  图文/草原凤凰文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娱乐张大师

张大师娱乐

头像

娱乐张大师

张大师娱乐

1447

篇文章

12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