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雄安新区征拆迁首批村庄龚庄:不舍故土 更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人民网雄安5月19日电 雄安新区容城县自然资源局7日分别在大河镇河西村、八于乡龚庄村村务公开栏张贴征地告知书,标志着雄安新区征迁安置工作正式启动实施。近日,记者走访了即将打响征拆迁“第一枪”的容城县八于乡龚庄村,听当地百姓聊一聊他们的心声,和对即将开的新生活的憧憬和期盼。

  儿子的工厂和孙子的学校都安排妥了 相信日子会越过越好

  容城县八于乡龚庄村的王凤亭、刘国占夫妇,一家八口、祖孙三代生活在一起,儿子夫妇在村里经营着一家毛绒玩具加工厂,小日子过得富足殷实、其乐融融。在5月7号,征地告知书张贴后,预示着龚庄村和河西村将成为雄安新区首批拆迁的两个村庄。

  

  王凤亭。供图/杜亚辉

  “之前乡里、村里的干部入户讲拆迁政策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搬迁的准备了。这不前几天我儿子已经在白沟找好了厂房,准备把家里的毛绒玩具买卖搬到白沟去。今年9月份,我家的孙子孙女也就到上小学的年龄了,因为有给孩子就近安排入学的政策,我们就在朝阳区实验小学雄安校区附近找了一套100来平的单元房,离学校也就50多米,这样一来,既能让孩子享受到优质教育,我们老两口接送孩子上下学又方便的多了。” 王凤亭告诉记者,他们一家因为有工作和上学的需求,老两口、儿子、女儿分别租住了三个地方,“儿子在白沟,女儿在保定,我们老两口租在了容城就近照顾仨孩子。”

  说起即将开始的征地拆迁,王凤亭、刘国占夫妇难掩不舍之情,“说实话,肯定是舍不得,住了几十年的村庄,一辈子攒下的这点家业,要说拆谁都难免会舍不得。但是想想以后新区的崭新的面貌和优越的生活条件,想想以后孩子们接受的优质教育,想想我们能享受的医疗和养老服务,现在眼前暂时的这点困难都不算什么。”拆迁给王凤亭一家即将带来的改变,让这家人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我就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变成城里人”

  走进容城县八于乡龚庄村的金翠霞家,一栋簇新的二层小楼映入眼帘,小院儿收拾得干净整洁。在这个2017年刚刚改好的小楼里住着金翠霞儿子一家三口。

  “这房子是我儿子和媳妇盖的,你看多宽敞,这么新的房子说拆,搁谁身上谁都舍不得。”说起即将开始的拆迁,今年64岁的金翠霞眼眶有些微红,“都说穷家难舍、故土难离,真到跟前了才能体会到。但是话说回来,拆迁给咱百姓带来的实惠和好处现在已经能看到了,这不,政府提前给每家每户发放了一年的房租和取暖费,像年纪大的、孩子工作忙的家庭,政府工作人员还帮着给联系房源,干部们的工作做得挺细致到位的。”

  

  龚庄村。

  金翠霞家因为之前在容城县城有一套房子,所以这次搬迁中面临的实际困难相对较小,“知道村子要拆迁的消息后,我们就开始着手装修县城里那套房子了,提前发放的租房款正好能派上用场。”憧憬起未来的生活,金翠霞老人告诉记者,“咱做梦也没想到能变成城里人啊,想想以后能住上条件那么好的楼房,周边的环境也那么好,就觉得这些付出是值得的。我们是赶上好时候了,现在就盼着新区快点建成建好,能让我们这些上了岁数的能亲眼看看新区的样子。”

  独居老人被安置到养老院后说“补偿政策让我没后顾之忧了”

  今年69岁的张树林老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写书法,卧室的书桌上摆满了他平日的习作。因为唯一的女儿已经外嫁,他自己一个人住在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里。在征地告知书张贴后,摆在张树林老人面前的租房困难被驻村干部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上。“老爷子的实际困难就是,他需要一个人居住的房源不太好找,另外他年纪也大了,自己租房我们也不太放心。”驻村干部王非说。

  “说实话,我也没多少收入和积蓄,要是再贴上钱去租房,我真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张树林告诉记者,他把实际困难反映给村里后,政府工作人员立马着手为他联系了县里的养老院,这样一来他的食宿和照料问题就一并解决了,“其实,新区补贴的租房款是不够负担我去养老院的费用的,但是村里和乡里的领导告诉我安心去养老院,剩下的问题他们来解决,一下子把我的后顾之忧都消除了。”

  

  张树林。

  “忍痛割爱故里情,支持雄安幸福城。翁公糖水喝几许,孩童青年泡蜜中。”书桌上,张树林老人新作的这首诗,将老人的不舍和对雄安新区美好未来的憧憬描述得淋漓尽致,“新区对我们每个本地人来说都是一件千载难逢的大好事儿,对这个新生事物,我这个年纪想起来还兴奋呢,更何况是我们的子孙后代,他们是能真正享受新区建设成果的一代人,好日子不远了。”

  “这次的拆迁安置把我们的住房和养老问题都解决了”

  在龚庄村一个不大的小院里,住着60岁的刘更臣和他的老伴儿,修建年代较久的房屋,看起来也显得有些老旧。因为腿疾,刘更臣只能依靠平时打些零工来维持生计。“我老伴儿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我因为身体原因也干不了什么重活,只能接一些不太累的活。村里为了照顾我们的生活,很早就给我们申请了低保、残疾人补贴。听工作人员说这次的拆迁安置,还会给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解决养老问题呢。”

  

  刘更臣和女儿。供图/霍少轩

  “我们老两口出去租房也不方便,跟孩子商量后,二闺女让我们搬到她那儿去,也方便照顾我们俩。”正在为搬家做准备的刘更臣,叫来了大女儿帮着收拾归置,“听干部们介绍政策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事儿真的对老百姓挺实惠的。尤其是对我们这种有养老、就医、住房需求的老百姓,通过拆迁安置能解决我们大部分的实际困难。”

  采访过程中,八于乡的相关负责人跟记者为刘更臣一家算了一笔账,除了土地补偿资金外,包括土地按时征收奖励、宅基地综合补偿、搬家综合补助及奖励、住房安置、口粮补贴、周转过渡补助、物业补贴、养老保险参保补贴等一系列综合收益配套政策,给老两口未来的生活打下了坚实的保障。除此之外,刘更臣和爱人作为征迁群众中的农村低保对象、特困人员,在他们转为城镇居民后,可按规定享受城镇居民低保、特困待遇。“政府真是帮我们想的太周到了,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有奔头。”

  暂时离开和一时的困难是为了未来更加美好的新生活

  今年35岁的刘文华和爱人在家里经营着一家毛绒玩具加工作坊,大儿子在容城一家寄宿学校读六年级,还有一个小儿子今年刚满一岁,两口子的毛绒玩具生意经营得红红火火,一家人的小日子也过得其乐融融。

  

  刘文华。

  “听到要拆迁的消息后,我倒是没别的什么担心,就是怕我的毛绒玩具生意受影响。”刘文华说,他们两口子经营这个作坊差不多有6年时间了,从生产到销售都已经轻车熟路,也有了固定的客源,就怕搬迁会影响一家人赖以生存的买卖。“毛绒玩具是我们这块儿的重头产业,关系到好多人的‘饭碗’,所以这问题怎么解决我们好多人一直挺关心的,直到后来听驻村的干部和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说,政府会对咱们这个产业有相应的补贴和支持政策出台,我们的心一下就放下了。”

  前几天,刘文华在白沟找了一处更加宽敞的厂房,准备近期把自己的作坊和家都搬过去,“说实话,真舍不得,但是想想以后的新生活,就觉得暂时离开和一时的困难是值得的。我的两个儿子是马上就能受益的一代人,现在北京那么好的学校都过来了,他们能接受到这么好的教育,之前咱连想都不敢想。还有以后要居住的房子和生活环境,听着都觉得向往。”(王明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青未命理运势

恒星组合

头像

青未命理运势

恒星组合

1973

篇文章

24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