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奋斗者|在崇明岛上发展生态农业,是他一生的追求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编者按】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上海从曾经的小渔村发展为如今的特大型城市,离不开拥有实干精神的奋斗者。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平凡却不平庸,兢兢业业地书写着历史。4月8日起,澎湃新闻推出“新时代·奋斗者”系列稿件,向家国追梦人致敬。

  

  沈竑向记者展示“稻-虾-鳖”共生产业链养殖的野生甲鱼。澎湃新闻记者 陈逸欣 图作为一名高学历人才,他来到崇明扎根农业,成功繁殖出了崇明首例人工蟹苗,尝试“稻-虾-鳖”共生产业链,还研究出了生态养鱼新方法。他是沈竑,现任上海春润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在崇明发展生态农业二十余载,沈竑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更多的农民参与进来一起搞生态农业。在崇明生态岛上发展生态农业,是他一生的追求。扎根崇明岛,培育出首例人工蟹苗周一来崇明,周六回市区的“城乡切换”模式,让沈竑牺牲了很多家庭时间,“填补了内心的空白,于我而言,是另一种得到。”沈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样的“两栖”生活,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1989年,沈竑从上海水产大学研究生毕业,随后被分配到上海海洋局东海分局从事海洋生物研究。“当时天然蟹苗繁殖不出来,全靠捕捞,且价格昂贵,崇明有这样的需求就找到了我们。”沈竑说,机缘巧合下,1995年他第一次来到崇明岛。崇明区竖新镇副镇长邬卫东称,在一个把进城当终身追求的年代,主动到农村去养鱼养蟹需要一定的勇气。沈竑是一名高学历的同志,多年扎根农业,是非常不易的。沈竑先后在崇明团结沙、二通沙等养殖基地工作。当时那里的生活条件非常差,在九十年代的中后期那里没有自来水、没有有线电视、没有空调和浴室,三伏天关着房门热得难以忍受。沈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次次观察显微镜下的河蟹胚胎,终于,崇明岛首次人工繁育蟹苗成功了。这一巨大的成功,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益,同时也让沈竑的人生发生了转折。“稳定的职业让我想找突破,也希望所学的东西能真正为百姓服务。”沈竤说,在1997年年底他决定离开海洋局,扎根崇明岛,投身于生态水产养殖事业。

  

  沈竑工作照。崇明区供图公司倒闭,让他再次重新思考人生方向沈竑从海洋局辞职后,进入上海瀛生实业有限公司工作。正当事业发展得如火如荼时,因公司股东不良行为让公司资金链断裂,最终倒闭。沈竑陷入了人生的低谷,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方向。2004年,沈竑在崇明海军农场流转了50亩地,建立起了二次创业的基地。在这里,他开始尝试种养结合模式。“农产品只有回归本真,才能为人类的健康服务。”他开始了真正的“主动生态”之路。最初试验了小龙虾和水稻共生,大获成功。之后沈竑在竖新镇响哃村流转了200多亩土地,进一步尝试“稻-虾-鳖”共生产业链:在水稻田生态环沟中,应用微生态制剂进行秸秆还田、培育生物饵料,供小龙虾幼体摄食生长,而鳖又可以摄食小龙虾。在这套共生模式下,一亩地上可以叠加产出经济价值。目前,亩产值已达到1.8万-2万元。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加之食品安全问题增多,人们对真正生态健康的农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2008年,为了扩大生产需要,沈竑成立了春润合作社,和6个家庭农场合作,如今合作伙伴已经增至11家。

  

  沈竑工作照。崇明区供图行走在农田间,对生态养殖有了新思路由于经常行走于崇明农田间,沈竑有了新思路:何不把鱼类引入到林地,进行“林地跑道养鱼”?林地跑道养鱼,即3%林地沟系按照林地跑道养鱼新模式进行开挖建设,97%林地沟系作为水体净化的生态沟。2018年沈竑带领农户在竖新镇育才村进行林地跑道生态循环养鱼,他把“养水”放在第一位,实现生态循环,在提高水产品品质的同时,实现水体生态修复,让排放出去的水质优于进水。“和鱼塘养鱼一味地追求产量不同,这才是真正的‘生态养鱼’。”沈竑认为,真正的生态一定是生物多样性,而不是纯粹的绿化覆盖率。让崇明的林地发挥湿地功能,林地里的沟系湿地会有各种小鱼小虾,还能看见水草,鸟儿也会不请自来。沈竑定下了三年的目标:水在林中流,鱼在水中游,人在林中走,鸟在林上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晗日爱娱乐

专业于娱乐

头像

晗日爱娱乐

专业于娱乐

379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