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澳大利亚执政联盟意外胜选,谁助力莫里森“逆袭”?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摘要:莫里森的竞选策略、澳大利亚选民的保守和求稳心态,以及两位竞逐者的个人风格等综合因素,决定了选举出乎意料的结果。

  

  18日,三年一度的澳大利亚选战尘埃落定,现任总理莫里森宣布,由他领导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获胜。他的竞争者——反对党工党党首肖滕承认败选,同时宣布辞去党首职务。

  莫里森的胜利让澳大利亚选举分析人士感到震惊。选前民调显示,联合政府几个月来一直处于失利状态,直至投票前一日,工党还保持着微弱领先。到底是谁,在关键时刻助了莫里森一臂之力?在执政党内部“政变”不断的情况下,他又能否顺利做满三年任期,如他在庆功宴上所言,给国家带来新的“奇迹”?

  “沉默选民”力挽狂澜

  为期一日的选举在两大主导阵营中展开:一方是莫里森领导的中右翼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它自2013年以来已执政六载。另一方是肖滕领导的中左翼反对党工党。

  按照游戏规则,大选改选全部151个众议院议席、以及76个参议院议席中一半的席位。在众议院中获得76席以上的政党或政党联盟获胜执政,其党首将担任总理。如果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或工党所获席位都不足76席,其中之一需要获得小党或独立议员的支持才能执政。

  根据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网站18日晚公布的实时结果预测,处于领先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已接近获得单独执政所需的众议院151个议席中的76个,而工党所获席位不足70个。这一结果与选前大多数民调的预测截然相反。

  选前,不少民调预测工党可能获胜,连第一轮出口民调也显示相同的趋势。博彩公司Sportsbet称,约70%的投注者希望工党在度过6年的反对党生涯后,能重新获得控制权。更何况,工党还得到一位大佬“加持”。在选举日前两天,前总理霍克去世,在他去世前发表的公开信中,这位深得民心的改革派领袖不遗余力为工党拉票……然而,预想的一切并没有发生。工党在见到大势已去后承认败选,领袖肖滕也在留下一句“我知道你们都很伤心”后,与他的党首宝座挥别。

  比肖滕更倒霉的,大概要数一名“赌徒”,这名男子投注100万澳元“押宝”工党必胜,结果血本无归;同样倒霉的还有一些澳大利亚媒体人,他们不得不大篇幅修改之前准备好的工党获胜稿件……

  有失败者的泪水,就有成功者的欢呼。作为胜利的一方,莫里森和他的团队弹冠相庆。庆功宴上,这位“卫冕成功”的总理把胜选归功于“安静的澳大利亚人”。不少西方媒体把莫里森的胜选与特朗普2016年的崛起做比较,认为两者有不可思议的相似性,3年前特朗普也是在民调严重低估“沉默选民”的情势下“逆袭”对手希拉里,荣登权位。

  “我一直相信奇迹。”莫里森在庆功宴上表示,“这也正是我们将要去实现的。”

  “稳健牌”胜过“变革牌”

  当然,竞选分析人士可不会轻信所谓的“奇迹”。他们的结论是,莫里森的竞选策略、澳大利亚选民的保守和求稳心态,以及两位竞逐者的个人风格等综合因素,决定了选举出乎意料的结果。

  在竞选活动中,莫里森主打“稳健牌”,来对抗肖滕的“变革牌”,并在四个“发力点”上取得了效果。

  第一,向选民宣传执政联盟在经济上取得的佳绩——澳经济连续28年实现增长,去年增长2.3%,今年预计增长1.7%,并有望实现12年来的首次预算盈余。这在很大程度上符合了民众期许。第二,谨慎地将竞选纲领中的施政提议控制在最低水平,以迎合社会保守派“不求变,但求稳”的价值观。第三,在选前最后一周,政府宣布了对“首套房”购买者的支持力度,并承诺降低能源价格,用“胡萝卜”吊起年轻选民的胃口。第四,挥舞“大棒”抨击肖滕激进竞选政策的破坏性,警告其可能“终结”澳大利亚长达一代人的经济增长。

  “在莫里森的第一任期,澳大利亚人表示他们不愿押注于一位新领导人,而是选择在经济近28年来没有出现衰退的情况下,与一位勤奋的英式橄榄球爱好者一起坚持到底。”《纽约时报》指出。该报援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学讲师吉尔·谢泼德的话称:“澳大利亚人非常保守,只要有可能,就坚持现状。虽然我们希望在某些问题上取得进展,但不喜欢发生重大动荡。”

  “工党的底牌亮得太早了,”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在工党的竞选纲领中,肖滕制定了“火力不小”的政府开支计划,拟对低收入群体减税,对富人增税。他还开出一系列“猛药”,如增加对学校和医院的资助、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缩减对股市投资者和房地产投资者的税收优惠等。在民众关心的头等大事——气候变化问题上,肖滕也坚持更富进攻性的主张,计划全面减排,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

  “这些举措本来是利于民生的,但改革力度过大,民众显然还没做好准备。”陈弘说,“从政治文化上看,澳大利亚长期比较保守。昆士兰州等农村地区的选情,集中地体现了这一特点。那里劳动阶层最多,保守求稳。执政联盟在这些地区赢得大量支持,站稳了脚跟。”由此可见,莫里森稳扎稳打的策略更为奏效,因为澳经济有效运作、财政有望盈余、失业率降低,这些都是民众能实实在在感受到的。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认为,选民更青睐莫里森,可能还出于确保执政稳定性、政策延续性的考虑。两大政党的内斗导致澳总理在12年内更换了6次,也导致政策停滞和商业的不确定性。“这样一来,受害的是老百姓。政策的相对稳定性,对于经济稳定、民众生活安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这方面的(胜选)因素是可以考虑进去的。”

  “平民”政客形象

  外媒认为,选举结果不符合民调,可能还因为分析师“漏算”了一件事——他们只比较了政党获得的支持率,但没有计算两位候选人的个人魅力。

  有分析指出,尽管六年来肖滕一直为反对派代言,但他并不容易赢得选民支持,他呆板的讲话风格对听众而言是一种负担。其个人支持率也从未达到莫里森的水平,更多依靠党内其他形形色色更受欢迎的同僚“补位”,来帮助该党赢得民心。

  相比之下,莫里森虽然掌权仅八九个月,国际知名度也有限,但他在选举期间精力充沛地与选民握手、在电视辩论上的不妥协作风,让支持者看到了他的“激情和信念”。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帕特里克·杜蒙说,莫里森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好人,一个好父亲,一个好朋友,一个澳大利亚人想要的伴侣”。

  现年51岁的莫里森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界人士,他偶尔会在一些热点问题上扮演挑衅性的角色。2007年,他代表悉尼郊区进入议会,曾供职于澳国内和新西兰的旅游部门。在2013年担任政府移民部长期间,他自豪地接受了一项“拦截船只”政策,该政策拒绝经由海路抵达澳大利亚的避难者申请定居的权利。莫里森由此在党内树立了风格强硬、高效的形象,但同时也因为设立“离岸拘留中心”引来国际人权组织的非议,这些拘留中心被视为“露天监狱”。

  之后,莫里森在特恩布尔内阁中出任国库部长,“犀利”不减以往。2017年他手持一块煤炭出现在议会的照片,让他迅速成为“网红”。当时,他拿着乌黑发亮的煤块,递给在场的部长和议员,称煤炭使澳大利亚享受了100多年的廉价能源,给澳大利亚的商业带来繁荣,以此宣示政府对经济和气候变化问题的立场……

  “莫里森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政治斗士,但事实证明,他对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内部政治非常熟悉。”《纽约时报》说。《华盛顿邮报》则认为,莫里森塑造了“平民”政客形象,他是首位戴着棒球帽参加竞选的澳大利亚总理,他减税的承诺也被证明出乎意料地有效。

  旷日持久的斗争

  赢得连任后,这位“斗士”将面临哪些挑战?澳大利亚内政外交走向又如何?

  分析人士认为,解决一些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隐患,以及协调国内各方对于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策的立场,成为首当其冲的问题。

  彭博社指出,虽然澳大利亚取得了创纪录的连续经济增长,但与此相伴的是家庭债务不断攀升;虽然联合政府实施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招聘,使失业率有所下降,但经济增长正在放缓,工资停滞不前,房价连年飞涨,令千禧一代对政治体系的功能失去信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在关于谁能成为更好的领导人的民调中,整整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受访者无法在莫里森和肖滕间做出选择,反映民众不满情绪急剧上升。

  在如此背景下,莫里森面临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例如,他能否如愿通过立法削减所得税,以提供亟需的财政刺激。这样的刺激措施可能受到央行的欢迎,许多经济学家预计,澳央行最早将于下月降息,以促进就业、提振工资、调节通胀。莫里森成功与否将取决于参议院的组成——在那里,工党、民粹主义者和无党派人士都将对执政联盟的权力形成制衡。

  再比如,莫里森承诺未来5年将再创造125万个就业岗位。对此,联邦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埃尔德表示:“这些数字听起来可能是鼓舞人心的,但实际上必须考虑到人口规模的变化。在过去的5年里,我们的人口增加了170万人,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就业增长数字就不像听起来那么振奋人心了。”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莫里森正推动建立一个“气候解决方案”基金,向污染企业发放减排补贴,但专家们质疑“这项延用过去政府老办法”的计划能否实现该国在“巴黎协议”中做出的减排28%的承诺。

  除了经济上的棘手事,政治上莫里森也并非没有压力。自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2007年选举失利、结束11年多总理生涯以来,澳大利亚没有一名总理能干满3年任期。莫里森能否摆脱“魔咒”?

  陈弘表示,虽然两大主要政党都通过法律手段加大了罢免领导人的难度(自由党要求,更换现任总理需要三分之二以上议员支持),但如果反对势力真想迈过这个“门槛”其实并不难。另一方面,“逼宫”前总理特恩布尔的原移民和边境保护部部长彼得·达顿也不甘心总理之位“旁落”,在一侧虎视眈眈。好在,莫里森此次大选超预期的发挥,为他加分不少,有助于在党内树立威望。现在要看他能否把握好这个机会。

  在外交方面,许利平认为,莫里森会延续美澳同盟的基本路线,追随美国“印太战略”的脚步。去年底,澳大利亚称有意购买“死神”无人机等装备,并且采购清单还在不断扩充;而美国也会继续利用澳大利亚,将印太战略“西部的脆弱环节”打造得更为坚实。

  在对华政策方面,许利平认为,“澳大利亚对中国经济依赖度比较强,促增长、保就业又被莫里森政府视作基本问题。如果过度疏远中国,那么经济只会雪上加霜。搞好平衡外交、与中国密切合作符合澳大利亚民众的利益。”

  陈弘指出,距离大选不到一周时,莫里森曾称美国是“朋友”,中国是“客户”,受到中国观察家的批评。这是以政治取向来决定国家亲疏关系。可以看到,中澳关系近两年在低谷徘徊,莫里森政府对一些中国投资施加了限制,并禁止华为进入澳大利亚的5G电信网络。但另一方面,莫里森本人也有进一步调整对华关系的意愿。他和政府官员都在公开场合强调“中国是个非常重要的国家”,也采取了一些具体做法,例如任命能讲一口流利中文的知华派驻华大使格雷厄姆·弗莱彻,以及投入4400万澳元成立“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等等,以求修复受损的中澳关系。莫里森接着会如何出招,还要等到防长、外长等重要阁员人选落定后,才能做出进一步研判。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苏唯

  上观 版权所有 所有文章均为上观所有 不得转载 保留所有版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解放日报

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

头像

解放日报

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

72660

篇文章

14283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