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钼业净利润缩水90% 现金流大跌 矿业巨头子公司登污染“黑榜”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葛爱峰

  实习生 王鑫 郑州报道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2%。3月份,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6%,增速较1-2月份加快4.3个百分点。

  在采矿业发展一路向好之际,矿业“巨头”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洛阳钼业,603993.SH, 03993.HK),最新披露业绩数据显示,其净利润及现金流却双双大跌遭遇业绩“缩水”。近年来高额的对外担保及子公司涉及环境污染问题,或使其暴露了更多隐忧,一年内其在A股市场上股价下跌超五成。

  业绩大比例缩水

  洛阳钼业成立于1998年,2007年在香港上市,2012年在A股上市,属于有色金属采矿业,主要从事铜、钼、钨、钴、铌、磷等矿业的采选、冶炼、深加工等业务,拥有较为完整的一体化产业链条。据公司官网简介,洛阳钼业是全球前五大钼生产商及最大的钨生产商,全球第二大钴、铌生产商和全球领先的铜生产商,同时也是巴西境内第二大磷肥生产商。

  4月30日,洛阳钼业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业绩大幅“缩水”。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1042.91亿元,较上年度末增长3.0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407.65亿元,较上年度末减少0.45%。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44.78亿元,较上年同期同比减少39.75%;净利润3.22亿元,同比减少79.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48亿元,同比减少90.48%。

  除了净利润的大幅缩减,洛阳钼业的现金流也大幅下跌。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7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1.48%。公司称主要原因为本期主要产品铜、钴市场价格同比下降,以及支付各项税费金额同比增加。

  洛阳钼业2019年第一季度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0.79%,较上年同期4.02%减少3.23个百分点;基本每股收益为0.015元/股,较上年度末0.072元/股减少79.17%。

  对于业绩大幅缩水的主要原因,洛阳钼业一季报中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主要金属产品钴市场价格同比出现大幅度下降,铜产品价格亦有一定降幅,是造成报告期内公司经营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虽然钴价格自2019年3月下旬,铜产品自2019年2月中旬均出现明显回升,但预计至下一报告期末铜、钴产品平均市场价格较上年同期相比仍有较大幅度下降,公司至下一报告期归母净利润同比仍会出现一定幅度下降。

  对外担保金额高达266亿

  洛阳钼业近年来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其在2012年A股上市以后,便开启了疯狂的海外收购模式,通过一系列大手笔海外并购一跃成为国际矿业巨头。然而在并购车轮不断推进的同时,其对外担保金额高企亦暴露了更多风险。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2013年洛阳钼业完成澳大利亚Northparks铜矿80%股权的收购;2016年完成巴西铌矿、磷矿业务的收购和刚果(金)Tenke Fungurume铜钴矿区的收购,实现了从国内钼钨龙头到世界矿业巨头的转变。2016年的两笔收购交易总金额高达270亿人民币。

  2019年1月,洛阳钼业宣布再度出手。继并购上述刚果(金)Tenke Fungurume铜钴矿区56%股权两年多后,洛阳钼业拟通过CMOC Limited(下称“洛钼控股”)自BHR Newwood Investment Management Limited(下称“BHR”)处购买其所持BHR Newwood DRC Holdings Ltd(下称“BHR DRC”)100%的股份,从而获得BHR通过BHR DRC间接持有的Tenke Fungurume Mining S.A.(下称“TFM”)24%的权益,进一步控制TFM共80%的股权,TFM拥有Tenke Fungurume矿区。此次交易对价为11.36亿美元,约合77亿人民币。

  目前,洛阳钼业的并购车轮仍在推进。4月27日,洛阳钼业披露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洛钼控股将以4.95亿美元加上标的集团期间净收益作为对价,从New Silk Road Commodities Limited (下称“NSR”)处收购其持有的New Silk Road Commodities SA(下称“NSRC”)100%的股权,从而通过NSRC间接持有IXM B.V.100%的股权。

  洛阳钼业3月11日发布的关于为全资子公司提供担保公告称,为确保公司海外并购事宜的顺利推进,促进境外业务发展,公司间接控制的全资子公司CMOC BHR Limited拟向境内或境外银行申请金额为本金不超过七亿美元或其他等值币种的贷款。应相关贷款银行要求,洛阳钼业将为CMOC BHR Limited申请的银行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期限为被担保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公司全资子公司洛钼控股持有CMOC BHR Limited 100%的股权。

  截至上述公告发布之日,按2019年3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汇率中间价,洛阳钼业对外担保总额为人民币266.22亿元(不包括本次授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7.99%,其中公司为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全资及控股子公司提供担保总额为219.1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47.74%。

  相关专业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为其他企业提供担保有风险,一旦担保黑洞出现,损害的不仅仅只是企业和银行的利益。无论担保对象是谁、资质如何,担保总额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不宜超过50%。

  子公司名列污染“黑榜”

  值得注意的是,洛阳钼业宣称走绿色可持续发展之路的同时,其子公司却名列生态环境报督查污染黑榜。

  洛阳钼业法人代表、董事长李朝春于2018年4月曾发表的一篇题为《放眼全球,打造受人尊敬的企业》的文章中表示,洛阳钼业在安全环保方面,严格执行国家最高标准,“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的理念深入人心,成功走出了一条企业、社会、环境多方和谐共赢的绿色可持续发展之路,被国土资源部评为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企业。

  2018年12月11日,生态环境部网站发布通报称,督查发现,工业企业不正常运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工业粉尘无组织排放、物料堆场未落实扬尘治理措施等问题最为突出。无组织排放粉尘进入大气中,形成PM2.5细颗粒物及扬尘,造成粉尘污染,影响环境和人民群众身体健康。

  《华夏时报》记者在上述通报的强化监督环境问题汇总表中发现,洛阳钼业集团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洛阳金属”)因工业粉尘无组织排放,出现在问题名单的第29位。洛阳金属成立于2007年12月27日,是洛阳钼业旗下全资子公司。

  3月29日,洛阳钼业发布环境、社会及管制报告显示,公司2018年PM排放总量7.7千吨,NOX排放总量1.9千吨,SOX排放总量3.5千吨。

  除了环境方面的隐患,洛阳钼业近年来法律诉讼纠纷不断。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公司涉及法律诉讼包括买卖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纠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劳动者争议纠纷等。

  近一年多来,洛阳钼业在A股市场上的股价大幅走低,由2018年3月23日收盘价8.24元/股,最低跌至2018年10月19日收盘价3.65元/股,跌幅55.7%。截至2019年5月16日,洛阳钼业股价以4.05元/股收盘。

  对于洛阳钼业业绩、对外担保风险控制、环境保护等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洛阳钼业发去采访提纲交流核实,但截至发稿未收到该公司正式的文字答复。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华夏时报

财经媒体

头像

华夏时报

财经媒体

19462

篇文章

10505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