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就能把氪空间烧出一个中国版WeWork?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近日,裁员、关店、欠佣、内部腐败消息缠身的氪空间公布了新一轮融资,共融得资金10亿元。尽管负面层出不穷,资本方仍没有放弃打造出中国版WeWork的努力。

  5月15日,氪空间宣布完成10亿元融资。本轮战略融资由IDG资本、歌斐资产、逸星资本联合领投。

  而此次融资,距离上一个融资仅相隔两个月。2019年3月,氪空间方才完成B+轮融资,歌斐资产投入数千万人民币。

  2018年1月,氪空间Pre-B轮融资6亿元;2018年6月,该公司又完成了B轮3亿美元融资。短短一年半时间里,氪空间就完成了4轮融资,融资规模超过36亿元。

  尽管融资密度和规模较大,但是氪空间的资金此前依旧捉襟见肘。2019年年初,氪空间就爆出裁员30%的消息。不过,氪空间对此表示否认,认为是正常的人员调整。

  氪空间源自科技媒体36氪,为国内共享办公行业企业,对标国外的WeWork,其创始人目标是“2021年在管理的办公楼面积方面赶超WeWork”。

  虽说氪空间否认公司大规模裁员,但是就连公司管理层也出现了离职潮。今年4月,原投资人歌斐资资产合伙人王雪泉进入氪空间担任新CEO,原CEO钟澍将卸任,有消息称氪空间COO、CFO均已离职。

  歌斐入主

  早在之前,氪空间的管理格局动荡端倪已经显现,业内有传闻有投资机构接管氪空间管理层。随后王雪泉接替原总裁钟澍的职务印证了这一点,不过在近日王学泉在采访中予以否认,王学泉表示已经离开歌斐资产,不再是歌斐资产合伙人,来到氪空间属于个人职业规划,并非歌斐资产方意思表示。

  这样的解释显然打消不了外界的猜忌,而且王学泉同时还表示为了配合新战略的发展,会有两三个歌斐资产的旧同事来氪空间任职,而有消息称氪空间COO、CFO均已离职,王学泉带的歌斐资产老同事将负责公司核心业务的运营和投资扩展业务。

  事实上,王学泉的解释难以让外界认可,歌斐资产从去年开始到今年五月,参与氪空间的B 、B+和战略投资,歌斐资产在多次加码氪空间。

  歌斐资产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与母基金,以母基金为产品主线,业务范围涵盖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基金投资、公开市场投资、另类信贷投资、机构渠道业务、家族财富及全权委托业务等多元化领域。截止2018年第一季度,歌斐资产管理规模已达1569亿人民币。

  疯狂地跑马圈地

  氪空间脱胎于36氪,2014年成立于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2016年从36氪拆分独立运作,并确定了联合办公的发展方向。

  第一批联合办公空间延伸至北京、天津、上海、深圳、杭州、苏州、南京7个城市,随后钟澍依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马圈地,并不计成本,截至2018年上半年,氪空间自营式联合办公的规模处于行业第一,但是2019年2月,有消息称氪空间近期关闭旗下部分空间,根据目前氪空间官网显示,目前存在的联合办公空间共有42个,相比之前有所减少。

  疯狂的扩张背后是不断的资金支持,氪空间的资金似乎很难支持这种高速的增长。2018年也正是氪空间向海外拓展的一年,但今年4月氪空间弃租华懋集团旗下湾仔全新地标——甲级商厦One Hennessy便引发了一场5亿港元的官司。

  屋漏偏逢连夜雨,让原本资金困难的氪空间雪上加霜,关门、裁员、欠佣等风波剑指公司资金链的痛点,氪空间的未来又在何方?

  伴随着最新一轮战略投资的公布,可以看出还是有资本想要接盘,此轮的投资方是IDG资本、歌斐资产、逸星资本。氪空间大瘦身、大换血又能否拉公司一把?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的地产圈的人都会关注联合办公行业动态,而氪空间作为头部玩家阵营也必定备受市场关注,氪空间的走势对共享办公行业都有一定的映射意义。目前,市场上联合办公的另一个主要玩家WeWork也于5月15日公布了一季度的财报,一季度亏损2.64亿美元,较去年2.74亿美元亏损有所收窄,此外,WeWork公司宣布正在启动一个近30亿美元的基金用于购买房产。

  对于这个行业仍然存在很大一部分质疑,过去几年疯狂式的发展,前有共享单车烧钱自焚的案例,共享办公室是否会重蹈前“车”之鉴还不好说。但是在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走下坡路,野蛮生长后烧钱后继无力式的未来还是引人担忧。

  内部问题重重

  去年开始,氪空间被曝内部腐败问题,氪空间内部有员工表示呼吁反腐,地产行业装修和拓展环节可能会存在灰色地带的腐败问题直指公司内部审计管理。

  事实上,公司后来的策略转成“用高价拿最高端最火热的物业”氪空间曾不断被曝出以高于市场价30%的价格圈地,2018年7月,氪空间拿下北京中关村西区最贵写字楼-理想国际大厦,这是继氪空间创业大街社区之后,在中关村的又一点布局。

  不计成本的价格拿项目以及介绍人的佣金等问题让外界怀疑是否公司内审出了问题,不难发现,这种运营理念和前总裁钟澍有着很大关系,钟澍曾在复地集团任职投资副总裁,曾参与相关地产投资,丰富的开发商经验让钟澍有着地产商般的运营思维,而以钟澍为中心的管理层带着一股“执念”将氪空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钟澍和董事长刘成城在2016年一拍即合,钟澍也在2016年来到氪空间担任总裁,2016年时处联合办公的爆发期,钟澍携团队借助36氪的影响力迅速签约第一批空间,到2018年上半年,根据艾媒咨询发布《2018年中国联合办公行业报告》显示,氪空间2018年上半年自营式联合办公规模管理面积已达27.3万平方米,已经超越WeWork,提前完成设定的在2021年规模上超过WeWork的目标。

  

  图片来源于艾媒咨询

  刘成城在最近的采访中对公司的负面消息回应称氪空间在过去确实犯了一些错误,虽然没有具体说错误在哪,但钟澍的离开很大程度上印证了刘成城对钟澍后期的运营理念不赞同,也直接印证了两人因理念不同而导致关系降至冰点的传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环球老虎财经

全球财经资讯的中文分析平台

头像

环球老虎财经

全球财经资讯的中文分析平台

4254

篇文章

2797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