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揣多部卖座片仍亏损、重工贡献营收大头,中南文化转型倒退?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5月16日,深交所官网显示,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对中南文化下发年报问询函,这也是中南文化今年以来第三次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函件。而此次,深交所就中南文化业绩亏损、违规担保、资产减值等事项,连提22个问题,要求中南文化进一步说明。回顾当初被誉为跨界转型文化娱乐业的明星公司,再到如今戴上“ST”的帽子,同时收入构成也从文化娱乐业占比超六成下滑至不足四成,正处于风口浪尖中南文化的若想完全从困局走出难度不小。

  怀揣多部卖座片仍亏损、重工贡献营收大头,中南文化转型倒退?

  01

  净利润持续亏损

  曾经被誉为跨界影视行业样板的中南文化,在2018年频频爆雷。重组失败、高管离职、业绩下滑、身陷诉讼等诸多情况,令这家公司陷入了内忧外困。

  中南文化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70亿元,同比下降36.4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21.01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22.71亿元,同比下降1051.77%。截至2018年末,中南文化净资产为21.93亿元,同比下降49.54%。而2019年一季报显示,中南文化报告期内净利润为-5610.10万元,延续了上一年的亏损态势。

  怀揣多部卖座片仍亏损、重工贡献营收大头,中南文化转型倒退?

  从传统制造业向影视转型的中南文化,前几年还曾在其他部分跨界转型公司业绩不佳的情况下,凭借着利润持续增长而赚足了眼球。对于如今业绩变脸的原因,中南文化方面表示,主要是影视剧项目和版权项目未完成销售、新游戏因审批原因上线滞后影响收入所致。

  公开资料显示,中南文化是以收购影视行业相关公司为依托进军文化领域,以2014年收购大唐辉煌作为转型起点,此后还将千易志诚、新华先锋等艺人经纪、内容版权领域公司纳入旗下。

  借助收购的多家公司,中南文化近年来交出了《老男孩》、《一出好戏》、《地球最后的夜晚》等影视作品,高票房电影《我不是药神》背后也有中南文化的名字,但其他大多影视作品的市场热度平平,仍缺少主导的高热度影视作品。

  怀揣多部卖座片仍亏损、重工贡献营收大头,中南文化转型倒退?

  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前几年国内出现了一股影视公司并购热潮,当时有十多家公司纷纷入局,然而连续三年业绩承诺期一过,业绩都出现了问题,“这不是中南文化一家出现的问题,因为影视行业更加依靠内容团队,完成承诺之后团队可能就出现了变化,会立刻反应在作品上。”

  02

  违规背后的管理掣肘

  亏损,是中南文化当下不容忽视的困局之一,同时中南文化违规担保等行为也让该公司难以畅快地呼吸。

  去年8月,中南文化自曝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事项,这瞬间将该公司的管理掣肘对外公开。

  据当时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南文化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以公司的名义对外开具且仍由第三方持有的商业承兑汇票累计票面金额为1.15亿元;中南文化包括子公司江阴中南重工有限公司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在担保函、保证合同等法律文件上加盖了公章,对外担保金额累计约为9.81亿元;而经初步核查,中南文化未履行相应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并实际被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占用的资金结余总额约为3.15亿元。

  以上共涉及14.11亿元的违规操作,首先引来的是深交所的关注函,8月27日-9月25日近一个月里,深交所对中南文化共下发了7封关注函。与此同时,一起起诉讼也扑面而来,仅在2018年8月29日发布的公告中,中南文化便称公司涉及6起诉讼,多家公司因追讨欠款、要求履行担保责任等为由状告中南文化。

  怀揣多部卖座片仍亏损、重工贡献营收大头,中南文化转型倒退?

  正当人们关注文化会如何解决一系列问题时,却看到中南文化多位高管先后辞职,包括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董事、首席文化官刘春;证券事务代表姜伟;副总经理刘煜;总经理洪涛;独立董事胡晓明在内,均递交了辞职申请,不再担任公司职位。

  “接二连三地出现事端,代表着中南文化内部问题的严重程度并不一般,且潜藏一段时间,才会导致这么严峻的现状”,投资分析师许杉表示,“以上问题若无法解决,毫无疑问会持续影响公司正常经营,而关键岗位人员的流失,也会对解决内部治理带来一定阻碍。”此外在部分从业者看来,此前中南文化并购了多家公司,高管与高管之间存在分歧或许也是存在的。

  针对中南文化如何解决当下的发展危机,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中南文化董秘办,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03

  跨界转型陷困局

  中南文化用5年的起落,验证了跨界文化娱乐业的这条路并不好走。

  回顾转型之初,中南文化也借助影视等业务大幅提振了自身的业绩,尤其是完成收购大唐辉煌、千易志诚的2015年,中南文化的净利润从前两年的千万元级别,跃升至1.39亿元,同比增长112.43%。随后来到2016年,中南文化同样也实现净利润超六成的同比增长,而2017年,尽管增幅有所减缓,但也实现近三成的增长,且文化娱乐业是主要的营收来源,在公司总营收中占比达到64.74%,机械制造业的营业收入只占到不足四成。

  然而,这一变化也在2018年发生改变。首先是在2018年半年报中,中南文化旗下文化娱乐业的收入占比下滑了一成,为51.87%。随后在2018年年报中,文化娱乐业产生的营收更是只占37.36%,反而是机械制造业成了大头,与前一年完全相反。

  这一情况也引起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注意,并在此次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要求中南文化结合业务板块行业环境、行业政策、业务开展情况、销售模式,说明上述收入构成变化的原因,并结合近期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情况说明中南文化的未来业务发展计划。

  怀揣多部卖座片仍亏损、重工贡献营收大头,中南文化转型倒退?

  而据公告显示,中南集团与滨江扬子已于去年10月签署《关于表决权等股东权利授权委托协议》,中南集团将无条件及不可撤销地授权滨江扬子作为其唯一、排他的代理人,就中南集团持有的中南文化3.89亿股股份全权代表中南集团行使表决权以及提名权、提案权,且委托协议已在去年11月中南文化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而有消息称,滨江扬子成立于2018年10月,经营范围为企业管理服务(不含投资与资产管理),主要业务是协助江阴市当地政府解决中南文化违规问题。

  刘德良认为,对中南文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是做好已有的业务,把公司经营梳理顺畅,“现在已经不能谈转型了,怎么做到不亏损,好好经营下去才是首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北京商报

北京发行量最大综合类经济日报

头像

北京商报

北京发行量最大综合类经济日报

79713

篇文章

10248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