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不问什么时候旧改了!”微更新之后,上海这个石库门小区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摘要:南京东路街道正在贵州西社区探索一条市中心石库门里弄社区营造的新路。

  

  从北京东路拐进贵州西小区的主弄堂,眼前是一道长长的花廊,紫藤顺着花架攀爬而上,长得正旺;花廊下,从一户居民家的窗口里“伸”出来一只硕大的鱼缸,十几只红色小鱼欢快地游着;两位阿婆坐在花阴下的座椅上聊天乘凉,一派岁月静好的样子。

  贵州西小区,是由西藏中路、北京东路、贵州路与厦门路围合的石库门小区,建于上世纪20年代,内有宏兴里、永平里、永康里和瑞康里等四个里弄,目前有700多户居民。2017年,南京东路街道对贵州西进行了微更新,这也上海最早对石库门里弄小区进行的微更新。

  两年过去了,这个小区现在什么样?两年间,这里又发生了什么变化?记者日前重返贵州西小区。

  微更新的成果,依靠居民自治维护

  

  唐烨摄

  “你看我们小区的绿植长得好吧!”顺着贵州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方皖瑾手指的方向,只见小区围墙边一派整齐的绿植,黄色、红色的小花点缀其中,居民活动的小广场两排花架上也在“争奇斗艳”。

  这些绿化都是在2017年社区微更新中增添上的。“有没有这些绿化真是不一样。”方皖瑾说,很多外人走进来看到绿植、花卉会说“你们小区环境真不错”。“我们的住房条件虽然一般,但在绿化这方面,不比商品房小区差。”

  上海里弄小区的居民似乎对各种花卉、绿植格外钟情。房屋再简陋、空间再局促,他们总会挤出地方、种上一抹绿色。

  在贵州居民区工作了13年的方皖瑾认为,这反映了上海人的一种生活态度:纵然身处环境不太理想,但对精致生活、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总是在的。

  新增加的绿化,让环境变好了,居民们也喜欢。不过,最初街道与居委干部却为这些绿化烦恼:政府出资通过小区微更新栽种了这些绿化,但之后谁来进行维护、费用从哪里来?

  里弄小区大都属于公房,来自居民的租金极其低廉,完全支撑不起日常维护,因此政府对里弄小区管理实行“托底”,但只承担最基本的物业管理。贵州西小区在微更新后硬件品质提升了,相应的维护成本必然提高。居委会估算过,对小区增加的绿植与花卉进行正常维护,一年维护的市场价近10万元,远远超过了政府为小区绿化的“托底”投入。

  “如果没有持续的维护投入,微更新的成果就可能是‘昙花一现’。”街道与居委干部的担忧,其实也是居民的担忧。

  一段小插曲让街道与居委干部看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

  在微更新中,设计团队看中小区中一处相对开阔的公共空间,想打造成居民可以坐下来聊天乘凉的小广场。设计团队为这里设计了两排架子,架子顶端可供家中常年缺少日照的居民晾晒衣服,架子上则可摆放一些花卉。谁知道,架子建好后,花卉刚放上去,当天夜里就被偷走了一盆。住在小广场周围的几户居民着急了,七嘴八舌出主意:怎么能防止花卉再次被盗。有位上海阿姨干脆从家里拿出了小板凳,自己坐在架子下,守到半夜。后来在居民的建议下,街道给小广场装上了摄像头和路灯,花卉失窃的风波才渐渐平息。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居民们对微更新后的成果非常珍惜,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居民愿意‘站出来’做些什么。”方皖瑾说。

  于是,居委干部发动起居民中的“爱绿人士”,走出家门,参与社区维护,逐渐形成了一支小有规模的“爱心花匠护绿小组”。

  小区内有些长得不好的花卉,被居民带回家精心伺候,养好后拿回来重新摆上;有些绿植因为季节原因“死”了,居民就用自己精心养护的绿植替换;有些花盆因风吹日晒老化了,居民自掏腰包换上新的。居委会还请来街道绿化所工作人员,为居民传授专业的绿植、花卉维护知识。

  去年,居委会在小区里组织了一场摄影比赛,主题就是拍摄小区内的绿植、花卉。居民们参与踊跃,不但自己拍,还叫了住在其他小区的朋友亲戚来拍。最终,居委会收到了180多张照片。展示那天,弄堂里面都是人,一张张照片用夹子夹在了花架上、围墙上,居民们一张张看、一张张评,小区热闹得像过年一样。

  过去两年,除了政府相关部门对小区绿化的基本维护投入,其他绿化维护工作全靠居民自治。居委会组织居民对小区绿化进行了两次更新,前后花费2000多元,而这笔费用作为社区自治项目得到了街道的经费支持。

  更多社区改造“触动”居民利益,但工作比过去好做了

  去年底开始,贵州西小区白天经常传来敲敲打打声,原来,小区在进行新一轮“微更新”——延伸到楼幢内部。

  850弄16号楼幢是今年首批完成微更新的楼幢,变化很大:

  在6户居民合用的公共厨房,满是油污的墙面被雪白墙面砖取代,各家还有了全新的独立橱柜;厨房到居民家有个露天小走廊,顶端安装了透明玻璃,既不影响采光也不再漏雨、漏灰;歪歪扭扭的楼梯被重新修整,贴上了防滑条,考虑到住在楼上几户居民都上了年纪,沿着楼梯还给他们装上了扶手;破损的墙面、脏得看不出颜色的水池,全部都被更新过。

  

  

  唐烨摄

  仅仅是外部小区环境变样,还不够;只有从外到内的改变,住在里面的人才能有更大的获得感。但在贵州西这样的里弄小区,想“动一动”楼幢并不容易。

  “在里弄小区的楼幢里,公共空间利益是居民最敏感的东西。由于家中空间局促,所以居民私人空间都向公共部位扩张。随便走进一个楼幢会看到,几乎家家都会在房间门口、楼道内放个桌子、搭个台子、建个水池,甚至摆些不用的东西,就是要把这个位置占上。居民之间对于公共空间的占用长期形成了默契,东家占这里、西家占那里,不能轻易去打破。但长此以往,里弄小区的楼道内公共区域就呈现出乱破旧,还存在一定安全隐患。”街道干部说。

  依靠居民自身力量很难去改变这样的状况,唯有通过外部动力的推动。

  在贵州西楼幢微更新中,街道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动一动公共空间。“我们告诉居民,如果要做微更新,公共空间的乱堆乱放一定要先主动清理掉。

  第一次听到街道干部讲起楼幢微更新的想法,方皖瑾有点信心不足。她和街道干部商量:“要么,我们先推一个楼幢试点?”

  但推进这次楼幢微更新,街道采取了新的方式。“我们不搞政府推动的试点,而是让住在一个楼幢的居民们自己去协商。当所有居民都协商好了,乱堆物都清理掉了,我们再‘进场’。

  

  

  楼幢微更新前后对比。

  结果有点出乎街道与居委干部的意外:10个楼幢的居民先后商量好,首批推进了楼幢微更新,还有不少楼幢居民跃跃欲试。

  “贵州西共有92个楼幢,从财力物力上,我们可以确保每个楼幢都能进行微更新;但最终是否执行,则要居民自己商量决定。”

  推进过程也比预想得顺利。微更新施工期有两个多月,其中近一个月时间居民无法使用厨房烧饭,非常不方便;但居民都想办法克服,没有一户居民向居委干部抱怨。微更新的前提条件之一是将楼幢内的公共空间腾出来,居民都主动清理掉堆放在楼幢内的物品。

  为什么贵州西的居民工作比以前好做了?

  2017年贵州西小区微更新的设计者、同济大学教授童明在两年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起过他对里弄小区微更新的构想。他说,在里弄小区不宜进行大开大合的更新。“微更新”是一种更好的方式。“微”是温和、微创的意思。就好像针灸,并非立竿见影;但只要找准关键点、持续渐进,假以时日就会产生效果。

  街道干部也在思考。他们认为,2017年那场微更新,就像一个火种点燃了贵州西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热情。“如果一开始就提居民自治、提楼幢更新,效果肯定不会这么好。所以在2017年微更新中,我们对楼幢外部的小区公共空间进行微改造,因为外部公共空间的居民争议会相对比较少。在这次微改造中,我们从始至终都非常注重社区协商,逐步把共建共治共享的理念引入进来。

  居民的心态在潜移默化中变了,邻里关系得到改善

  什么因素让居民选择在一个社区长期生活?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唐有财归纳为两点因素:一是空间整体舒适度,二是社区的邻里关系等。

  贵州西小区微更新,正是从改造里弄小区的环境、提高居民生活的舒适度入手,潜移默化之间促进了社区邻里关系的改善。童明说,由于与周边快速变革的城市环境形成较大落差,里弄社区居民普遍有着失落感。就如同一种隐性的伤口,表面平静,碰则疼痛。贵州西微更新的价值,在于探测并弥合这些伤口,愈合居民与居民之间、居民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了最近发生的三个小故事,耐人寻味:

  有个楼幢二楼有间四户居民合用的卫生间,在微更新中,四户居民提出,希望在卫生间增设一个淋浴房。施工人员实地查看后,发现有地方增设淋浴房,但出于排管技术考虑,燃气热水器必须安装在卫生间门外的墙壁上。卫生间外就是几家的公共厨房,门外的墙壁上挂满各家的橱柜,要安装燃气热水器势必要占掉一个橱柜的位置。有户人家的橱柜最靠近厕所门,他提出,愿意让出橱柜,在这个位置安装热水器;另一户人家则提出,腾出自己家的一个橱柜,给这户人家作为“补偿”。大家有商有量,这个在很多里弄小区视为空间难题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几户人家还制定了今后共同维护公共厨卫的公约。

  还有一个楼幢,底楼一进大门的地方有个小的公共空间,本来被一户人家占着放放杂物与洗衣机。微更新前,这户居民将这里清理出来,但家中实在没有地方摆放洗衣机了。居委干部出主意:请其他居民也将洗衣机搬过来使用,上方搭上遮雨棚,将这里做成一处集中摆放洗衣机的“公共洗衣房”。这个楼幢一共六户居民,最后只有三户人家将洗衣机摆放在这里,还有几户人家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自己不用占这个空间了”。

  有几个楼幢内在底楼有一个面积不小的公共客厅,原来都是各种乱堆物,只留下窄窄的小过道。微更新前,居民将客厅内的杂物归整,丢弃了许多没用的物品,有用的物品放置整齐。施工队给客厅粉刷了墙壁,装上了更亮的挂灯,原来不起眼的地方立刻有了光彩。一户居民将原来乱堆的一张八仙桌擦拭干净,摆在客厅中间,又有居民拖来几把小椅子。如今,经常有居民坐在这里摘摘菜、聊聊天,生活气息很浓厚。

  

  

  

  楼幢微更新前后对比。

  邻里关系改善是居民心态的变化的一个反映。居委干部说,居民不再问我们“小区什么时候动迁”。街道干部说,我们带着参观者进来,总有居民主动和我们说“我们小区很好”,都是居民发自内心地说的。

  贵州西的改变还在向街区延伸。贵州西社区靠近北京东路,最近沿街的几间小五金店换成了一家小而精的精品酒店,透过大玻璃窗常可以看到坐在电脑台前边喝咖啡边工作的年轻人;原来贵州西周边缺少小菜场,居民买菜很成问题,不久前沿街“冒”出来一家平价小超市,日用品、生鲜蔬果都有,成了小区居民常去的“网红地”。

  南京东路街道办事处主任任伟峰将贵州西的微更新归纳为三个阶段:如果2017年以小区公共部位改善为主的微更新,是1.0版本;那么,去年以来的更新就是2.0版,居民主动破除楼道负面因素、通过争取楼幢内公共环境整体提升,街道进一步增加适合居家养老所需的公共适老性装置,实现从硬件改造的微更新到居民自治能力提升的微治理。3.0版本呈现的则是一些居民自发开始了对自己小家庭的改造,还有一些搬出去的居民主动搬回来居住。这些都在贵州西发生着;而一切努力的指向是,让老小区成为老上海人觉得宜居、新上海人觉得温暖的地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 参与 5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头像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27581

篇文章

3028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