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石倚洁:从农村少年到欧洲最活跃的罗西尼男高音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编者按】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一百年前的年轻人用他们的爱国心、民族情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一百年后,新一代的年轻人也在改变着这个国家,他们来自各个领域,从科研到艺术,从教育到各种平凡岗位,为国家甚至为整个世界,贡献着智慧、热情、心血。他们的成长也与这个时代紧密相连,他们是这个时代的“新青年”。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的成长道路,在国内音乐家里算是“非典型案例”。他出生于上海浦东张江镇的农村,是整个家族里唯一从事音乐行业的。高考与上海本土音乐院校擦肩而过后,他转道日本东邦音乐大学,边打工边求学,成绩始终名列前茅,最后揣着全额奖学金留学奥地利。在奥地利,他被关在山里修炼了一年,下山后,他在德奥两个声乐大赛上连拿5个大奖,终得伯乐赏识,成为首位登上罗西尼歌剧节的华裔歌手,敲开了歌剧界的大门。石倚洁的求学经历几经曲折、很多阴差阳错,结果却都柳暗花明,充满励志效果。天赋让他遇上了很多机遇,而认真和努力,使他一步步走上了更大更高的舞台。现年36岁的石倚洁被归类为“轻型抒情男高音”,因为身材瘦削,音色也偏轻巧,罗西尼、贝里尼、多尼采蒂、莫扎特的歌剧是他最擅长的,他的演出足迹也因此遍布世界各大艺术节、歌剧院和音乐厅。石倚洁曾是有名的“旅欧歌唱家”,近几年,他的演出重心一步步向国内倾斜,他说,国内的歌剧市场越来越好,国内歌剧的制作和欧洲基本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歌剧的未来在中国。”

  

  2018年5月,石倚洁在上海举办独唱音乐会从上海到日本再到奥地利石倚洁的唱歌之路是从幼儿园开始的。一位小学音乐老师来幼儿园,发现他嗓子好,便向父母建议他学唱歌。石倚洁大班开始学童声,男童女低音,在合唱队一直待到五年级。小时候的他从没想过当歌唱家,他对歌唱家的概念是帕瓦罗蒂,必须有那么大的腔体才能唱出辉煌的声音,在一个农村少年朴素的想象里,能当音乐老师就很好了。初中毕业,石倚洁进了上南中学,开始一对一上音乐课。学了三年唱歌,他一门心思想进上海的音乐院校,结果都碰壁落榜,石倚洁茶饭不思,最丧气时,甚至想过要不要去学计算机。就在这时,日本东邦音乐大学来上海开说明会,父亲在电视里看到广告,鼓励他去看看。说明会现场,石倚洁几乎被大学四年600多万日元的学费(按当时汇率约合50万元人民币左右)吓跑。学校本来安排第二天面试,父亲问能不能现在面,石倚洁唱了两曲,日本老师听了都特别满意。一两个星期后,学校又联系他笔试,父母问他想不想去,他动心了。为了筹措学费,家里把一栋只住了三年的别墅卖了60万,重新搬回老房子里。因为学费是一年一年交,这笔钱最后只用了30万,剩下的钱都是石倚洁自己挣。日本是每年春季入学,有半年空档,在父亲实用主义的建议下,石倚洁学了日语、唱歌、厨师,还把厨师证考出来了,没想到在日本还真用上了。2002年4月,19岁的石倚洁来到东邦音乐大学学声乐,掰着手指头算房租、生活费,必须打工才能活下去。于是前三个月他都在洗碗,三个月后,他在居酒屋找到一份新工作,刚进去也是从最底层干起,先是洗碗,接着油炸,再是烤串,得到老板信任后才能站在台子上切生鱼片,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年。每天早上9点起床,赶10点的课,在学校待到下午4点半,再骑十多公里的自行车去居酒屋,打工到夜里12点,石倚洁就这样在日本度过了4年。尽管非常辛苦,在同届120个同学中,石倚洁的成绩始终是全年级第一。东邦音乐大学在维也纳设有分校,三年级学生都要去分校学习两周。2004年,石倚洁来到分校,第一节课,校长林千寻要求每位同学唱两段歌剧,石倚洁一开口,独特的音色和良好的音乐感觉,给林老师留下了深刻印象。课后,林千寻特地把石倚洁叫到办公室,问他毕业后想不想来奥地利。东邦音乐大学此前从未资助过任何学生到欧洲留学,迟迟没有决定,从大三商讨到大四,学校董事会最终同意承担全部奖学金,这些奖学金用于支付他的学费、生活费,石倚洁也成为东邦音乐大学建校75年来第一个被公派到欧洲留学的学生。2006年5月,石倚洁来到了奥地利第二大城市格拉茨。没去欧洲前,他就开始想象欧洲城市的繁华、浓厚的艺术氛围,以及自己还不知道但一定声名远扬的艺术学校。然而,事情却和石倚洁想象的有点差距。在被一个叫彼得的老师开车带走后,他发现汽车开始远离格拉茨的市中心。石倚洁几乎不会说德文,汽车从城市开到郊区后,他心里开始发慌,这人是不是骗子?车子最终停在了圣维特山的半山腰,一栋有着近200年历史的老房子前,放好行李后,石倚洁被彼得老师告知,他将来的留学生活会在这栋老房子里度过。作为培养石倚洁的负责人,林千寻曾经有过两套方案,一种是把石倚洁送去维也纳的音乐学院读书,另一种是在格拉茨,把老师请到石倚洁的住所授课,林千寻最后选了后者,因为维也纳城市更大诱惑也更大,不一定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抵达住处的第二天,石倚洁就迎来了两位私人老师。根据音色特点和形象,老师们为他选了几部适合他的歌剧,然而接下来的任务让石倚洁大吃一惊,老师们要求他在一年内学会12部歌剧。在国内的音乐院校,一名普通学生大约一学年学一两部歌剧,而石倚洁必须每三个星期就要学会一部歌剧,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在去奥地利之前,他在日本买了十来本歌剧的解说书,学歌剧时,他就把日文一句一句抄在乐谱上,借助日语的提示,他基本可以把一部歌剧读下来。除了上课,石倚洁就在家里背歌剧,醒着背,做梦背,走路也在背,他的房子周围没有邻居,即使在半夜练习,也不怕打扰到别人。“三个月后我就想走了,真的满枯燥的,一直在学,其他什么事都没干。我是上海人,在东京待了四年,都是很繁华的城市,一下子把我放到一个小山村,很孤独,周围连个讲话的人都没有,也没法上网,看电视也看不懂,打个电话得先去买电话卡,再走到山脚下的公用电话亭。”就是在这样一个单调的环境里,石倚洁一年里学了《爱的甘醇》《茶花女》《魔笛》等12部歌剧,五六个老师轮番到家里给他上课,有教发声技巧、歌剧曲目、音乐风格、舞台表演的,有教德语和意大利语的,就像闭关修炼一样储存了很多能量。2007年4月,林千寻终于同意让石倚洁下山,给他报了两个比赛,一个在德国,一个在奥地利。在德国,石倚洁状态很好,非常轻松地拿到了一等奖和艺术歌曲演唱奖。第二天,石倚洁又坐车回奥地利,也顺利拿到一等奖,以及最佳男高音奖、最受观众好评奖。颁奖结束后,一位意大利评委主动找到石倚洁。听到石倚洁用字正腔圆的意大利语唱咏叹调,评委还以为他会意大利语,一上来就直接用意大利语和他交谈,但其实那时候,石倚洁只会少数几句意大利语。不久,石倚洁收到一封信,信中,那位评委把比赛邀请函和比赛章程都寄了过来。这时,石倚洁才知道,这个比赛是托蒂·达勒·蒙特国际声乐比赛,对年轻歌剧演员来说是一次鲤鱼跳龙门的机会,而寄送材料的人是意大利当地有名的剧院经理贾尼·唐古奇,他的业余爱好就是在比赛中当评委发掘新人。和一般的比赛不一样,这个比赛不分名次,而是每年设定一部歌剧,为这部歌剧选角,赢了的人能赢到一张剧院合同。石倚洁参加那年的课题是莫扎特用意大利语写的《女人心》,乐谱很厚,他犹豫不决,最后靠一枚硬币决定了命运。之后的两三个星期里,石倚洁彻夜背剧,非常不安地踏上了征程。比赛分四轮:第一轮是自选曲目,随便唱;第二轮,要唱《女人心》第一首男高音咏叹调“爱情的微风”;第三轮,要唱《女人心》里的二重唱和六重唱;第四轮,从下午5点持续到凌晨12点,整部歌剧来了两遍,最后只剩一个中国人、三个意大利人对决,石倚洁没抱希望,结果又赢了合同。从那之后,石倚洁的歌剧生涯算是开始了。

  

  2009年,石倚洁参加罗西尼歌剧节,参演《欧力伯爵》怎么走好歌剧演员这条路在贾尼·唐古奇的引荐下,石倚洁成为首位登上罗西尼歌剧节的华裔歌手。2008年以来,他连续五年参加罗西尼歌剧节,一跃而为歌剧舞台上备受瞩目的“罗西尼男高音”。石倚洁身材瘦削,音色也偏轻巧,除了唱罗西尼,他还擅唱唐尼采蒂、贝里尼、莫扎特,而他的歌声总能唱到别人心里去。有一次在威尼斯歌剧院演唐尼采蒂《爱的甘醇》,石倚洁返场了一曲《偷洒一滴泪》,台下坐着一位意大利老太太,一直在擦眼泪,“感谢上天给我这种情感的力量。我在意大利的剧院经理、经纪人、导演、指挥都说,到一定水准唱得好的人很多,为什么大家会更喜欢这个人,就看他能不能唱到别人心里面去。”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石倚洁谦虚地将自己在欧洲受欢迎的原因,归结为欧洲歌剧市场大、剧院多,每个剧院都有自己的演出季,需要大量演员去填满,“大家选我可能是因为专业上比较可靠、值得信任,特别是比较熟悉的剧院。”2010年在北京国际音乐节,石倚洁参加了叶小纲歌剧《咏·别》的世界首演,首登中国舞台。从那以后,他几乎成了叶小纲的御用男高音,接连演了叶小纲10部声乐作品,从此,他不再局限于“美声三杰”和莫扎特,难度更高的现代作品也可以唱,大大拓宽了戏路,他在国内的市场也渐渐打开了。石倚洁观察,国内的歌剧市场越来越好,因为北京国家大剧院在近十年时间里,把全世界上演率排名前50的歌剧都引了进来,其他地方也不光只演最经典、最耳熟能详的剧目,国内观众不熟悉的、生僻的、闻所未闻的,但在国外拥有很高知名度的剧目,慢慢也在中国演出了。借此东风,石倚洁在国内演出的机会也更多了。如今,石倚洁基本半年在国内、半年在国外,以前他一年的歌剧演出控制在30场左右,现在加上国内音乐会的需求,一年能有40-50场左右。石倚洁认为,国内歌剧的制作并不比欧洲差,基本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因为国内请的制作团队也是欧洲团队,另外,国内的歌剧市场也更让人欣慰,欧洲剧院坐着的基本都是中老年人,而国内却拥有大量年轻观众,“外国朋友看到这一点很羡慕,认为歌剧的未来在中国。”2018年11月,石倚洁以代班出品人的身份参与了《声入人心》的录制,2019年4月,他又以帮唱嘉宾的身份参与了《歌手》的录制,在大众层面有了更高的知名度。石倚洁认为,《声入人心》对歌剧、音乐剧、古典音乐的推广都是巨大的,作为行业的一份子,他有责任上节目为行业发声,让电视机前的观众知道,有歌剧行业的存在、有歌剧演员的存在、歌剧演员唱歌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参加《声入人心》后,他再去演歌剧,更多年轻观众慕名而来了,“孩子们能来看歌剧是非常好的开始,但这只是开始,接下来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留住他们。所以我们每一次演出都必须精益求精,拿出最好的作品、最好的制作,他们可能会看第二次、第三次,对歌剧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过程。”《声入人心》选演员的标准是唱得好、颜值高,石倚洁认为,歌剧演员的选拔在专业上的要求更高一些。“《声入人心》主要选的是正在成长中的孩子们,未来他们能否成为歌剧演员,还是未知数。一档节目可以让人三个月内成名,但歌剧演员这条路非常难走,至少需要三年甚至十年磨练,才能成为真正的歌剧演员。”不过,他非常鼓励年轻人去参赛,因为从学校到剧院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坎,几乎没有学生毕业后可以直接踏入歌剧院工作。“想让圈子里知道你,就要参加比赛或各大剧院的面试,但千万不要把比赛当成终点。比赛只是工作的起点。通过比赛,你有可能得到一些小角色,或得到某一剧院的青年艺术家培养计划,慢慢开始在剧院摸爬滚打。有时候哪怕没拿第一名,只要有剧院经理看上你,发现你的潜力,你也有可能踏上工作岗位。”对那些还在迷茫,还在等待机会和成名的年轻歌者,石倚洁建议,不要停留在焦虑上,不要等着天上掉馅饼,而是要脚踏实地做好当下应该做的事,每个人一生都有很多机会,最后还是看你有没有把握机会的能力。“歌剧是综合艺术。一开始你可能会觉得很简单,只要嗓子好就行,学习后你才发现,还要有好技术,而技术是要通过锻炼得来的,有时候就算锻炼也得不到,反而会误入歧途。这就要悟性。”同时他强调,歌剧演员要有丰富且全面的知识面,首先外语能力必须非常好,必须熟稔不同时代的作曲家、不同时代的音乐风格,同时,还需要熟悉一些欧洲文化和历史。“英语作为交流是必须的,然后你要想在欧美舞台立足,意大利语、德语、法语必须会其中一门。特别是意大利语和德语,只要会这两门,你在世界上任何剧院都没有问题,哪怕是到南美、北欧、东欧、俄罗斯的剧院。和你合作的指挥、导演、同事,他们总归掌握了其中一门语言。”石倚洁笑说,在欧洲排演歌剧,第一天开见面会,大家会问彼此会什么语言,最后选一门都会的语言沟通,所有人接下来一个月都说这个,“所以能成为歌剧演员是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我们不仅可以说自己是音乐学院毕业的,也可以说自己是外国语学院毕业的。”他继而补充,“唱意大利歌剧,你就是意大利人,不能让人觉得你是外国人。没有身在欧洲的环境,你就多听多感受,比如听意大利的广播、听意大利的歌曲、看意大利的电影,天天泡在这个环境里,潜移默化会让你的血液流淌起来。真正有天赋的孩子靠着多听多看,可以揣摩到很多东西。”石倚洁如今的工作已经排到了2022年。接下来,他会在马赛歌剧院唱《清教徒》,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唱《法斯塔夫》,在旧金山歌剧院唱《塞维利亚的理发师》《红楼梦》,并再度回到柏林德意志歌剧院唱《弄臣》。问他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他遗憾地说,这是困扰他多年的问题,没有办法平衡,只能尽力兼顾,但事实上无法兼顾,也找不到答案和解决方法。“歌剧演员的工作是漂泊的,不是在演出,就是在路上,而家庭需要固定的地方和陪伴。演出之余,我只想回家陪陪孩子,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他说,大家也喜欢问如何保护嗓子,“唯一的方法就是睡觉,保证睡眠对歌手的嗓音状态起着决定性作用。”

  

  石倚洁生活照 叶辰亮 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邵琸聊娱乐

最新娱乐资讯

头像

邵琸聊娱乐

最新娱乐资讯

714

篇文章

14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