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警明知领导违法依然言听计从,法院判滥用职权!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见习记者/谢小丹]

  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一起交警滥用职权案件。尚法新闻(ID:zgsbfzzk)注意到,该案中,哈尔滨交警队原副大队长李某实、违章处理科原科长罗广学通过在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背面签批改变违法事实,为货车司机减轻超载处罚。

  最终,除李某实在审理过程中死亡,法院裁定中止审理,罗广学被判滥用职权罪。两名涉案交警李培军、吴海林因明知领导签批违反相关法规,而不提出纠正意见,继续按照错误决定处理案件,故意不履行其应当履行的职责,亦属于不作为,被判滥用职权罪。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在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背面签批改变违法事实

  一审判决书显示,在李某实主管违章处理科期间,哈尔滨市交警队所有的行政强制措施凭证都需要巡逻大队领导在背面签署处罚意见后,违章科才能对交通违法行为人进行处罚。

  尚法新闻(ID:zgsbfzzk)注意到,正是这种方式,李某实等人才有机会改变处罚种类降低处罚标准。李某实曾供述称,如果有人说情、想减轻处罚,就会在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背面签减轻处罚的意见,将违法事实进行更改。通常的情况都是由超载行为变成改型或是未携带驾驶证、行驶证的行为,超载处罚较重,而改型及末携带驾驶证、行驶证处罚较轻,还有就是有多项交通违法行为时改成一种违法行为。

  本案中,对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进行过审批的有巡逻大队大队长张某、李某实、罗广学三人。李培军曾供述,主要都是李某实签批的,也有一些是张某签批的,二人不在单位的时候,基本都是让罗广学签批。

  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至2017年期间,李某实、罗广学在办理交通违法行政处罚案件时故意逾越职权,通过在《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背面签批改变违法事实的方式,减轻对违法行为人的处罚案卷955件,致使国家遭受损失723416元。

  李培军、吴海林收到经签批改变违法事实意见的《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后,故意逾越职权,减轻对违法行为人的处罚。李培军、吴海林共同经办改变违法事实减轻处罚的案卷668件,造成国家财政损失538754元;李培军单独改变违法事实减轻处罚的案卷103件,造成国家财政损失71950元;吴海林单独改变违法事实减轻处罚的案卷87件,造成国家财政损失48250元。

  2018年11月15日,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一审判决,罗广学、李培军、吴海林三人犯滥用职权罪,分别获刑一年至八个月不等。

  三人不服上诉,哈尔滨中院认为原审判决根据罗广学、李培军、吴海林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对其量刑适当,原审法院的审判程序符合法律规定。2019年3月1日哈尔滨中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未对领导提出纠正意见属于滥用职权

  尚法新闻(ID:zgsbfzzk)注意到,本案在一审、二审过程中,李培军、吴海林及其辩护人均提出,他们作为窗口工作人员没有审批修改处罚内容的职权,行为符合违章科流程规定,未滥用职权。

  李培军上诉时还称,其作为违章窗口的处理民警,对于领导的签批是否正确无从判断,只能按照领导签批办理;李某实有权对外勤民警作出的处罚予以审查变更;对上级的命令和决定必须服从,且认为命令有不符合实际的情况曾提出过意见和建议,但上级未改变。吴海林在上诉中也坚持了这一点,二人均认为自己无罪。

  对此,一二审法院都没有采纳。

  南岗区法院一审认为,李培军、吴海林作为巡逻大队违章处理科办案民警,在处理具体违法案件时,明知领导签批改变交通违法事实违反相关法规,而不提出纠正意见,继续按照错误决定处理案件,故意不履行其应当履行的职责,亦属于不作为的滥用职权,故对李培军、吴海林关于不构成滥用职权的辩解,及辩护人关于李培军没有犯罪故意、吴海林未滥用职权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哈尔滨中院二审也认为,李培军、吴海林作为违章处理科民警,其职责为依法办理交通违法案件,但二人在办案过程中,故意不履行职责,对李某实、罗广学等人违法签批改变交通违法事实的滥用职权行为未提出纠正意见,仍遵照执行,属于滥用职权。

  利用法律法规冲突做出不同处理

  尚法新闻(ID:zgsbfzzk)注意到,案发时黑龙江省公安交通管理局、黑龙江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文件的规定确与《黑龙江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存在冲突,这也是本案的争议点之一。

  一审判决书的证据列表显示,关于货车超载如何处罚,近年来,黑龙江省内共有多份法律法规。而案发时,《黑龙江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规定超载30%以上不足50%的处以500元罚款,超载50%以上不足100%的处以1000元罚款,另一份通知则将超载30%至100%都规定为按照1000元罚款(注:《关于转发公安部关于调整部分交通违法行为代码的通知的通知》[黑公交(2012)359号] )。

  一审判决书显示,对于货车超载,哈尔滨交警队在2010年之前,超载30%以下适用于简易程序,罚款200元记3分,现场处罚;超载30%以上的适用于一般程序,扣车,其中超载30%-50%罚款500元记3分,超载500%-100%罚款1000元记3分;超载100%以上,罚款2000元记3分。2010年4月至2016年8月,超载30%以上的都是罚款1000元记6分。2016年8月至今,超载30%-50%罚款500元记6分;超载50%-100%罚款1000元记6分;超载100%以上罚款2000元记6分。

  罗广学、李培军、吴海林及其辩护人都曾提出司法鉴定依据的是罚款1000元的规定,而非500元,鉴定结论不准确。

  但一审法院认为,在黑龙江省公安厅规章与黑龙江省地方法规的规定不一致时,罗广学不向上级机关请示,擅自改变交通违法事实进行减轻处罚,属于滥用职权。

  而哈尔滨中院还认为,案发时,黑龙江省公安交通管理局、黑龙江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文件的规定确与《黑龙江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存在冲突,但三上诉人并未一视同仁,而是相同的问题做不同的处理,仍属滥用职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6 参与 11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尚法新闻

崇德、尚法 为法治经济鼓与呼

头像

尚法新闻

崇德、尚法 为法治经济鼓与呼

968

篇文章

406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