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最新大宗出口:大学毕业生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摘要:放眼亚洲,尽管印度等国也面临创造高技术岗位的种种挑战,但家族企业的主导地位让韩国显得格外脆弱。

  

  赵敏佑(音译)今年27岁,拥有韩国顶尖大学的工程学学位、学校设计奖以及近乎完美的英语水平测试成绩。然而,当她投出的10份求职申请(包括现代汽车公司)全部有去无回后,她对找工作感到绝望。

  
出人意料的是,6个月后邻国日本为她点亮希望:在韩国政府举办的海外雇主招聘会上,赵敏佑得到了日产汽车和另外两家日本公司的工作机会。

“并不是我不够好。像我这样的求职者太多了,这才是为什么大家都失败的原因。”路透社12日援引她的话报道称。现在她已成为日产汽车的一名工程师,在东京附近的厚木市上班。

《韩国先驱报》指出,尽管文在寅总统自上任以来一直承诺优先提升就业,但与经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相比,韩国的就业数据仍暗淡无光——截至今年3月,韩国失业率为4.3%,未来两年韩国失业人数将增加6.2万人。路透社调侃称,失业的大学毕业生已成为韩国最新大宗出口。

  推向海外

  

经合组织数据显示,2018年36个成员国中有27国的失业率同比下降,而韩国的失业率则上升0.1个百分点,达到3.8%。另有私人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韩国2018年的“真实”失业率可能高达11.8%。

韩国职业教育与培训研究院指出,2018年韩国就业岗位数跌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值,只有9.7万个。自2013年以来,近五分之一的韩国年轻人失业,高于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16%的失业率。今年3月,韩国15至29岁年龄段人群失业率更是达到近四分之一。

“面对国内前所未有的就业危机,许多韩国年轻人正在报名参加政府资助的国家就业项目,如K-move等。”路透社称,它们将这个亚洲第四大经济体越来越多的无业青年与70个国家的“高质量工作”联系起来。去年5783名毕业生由此找到海外工作机会,人数为2013年项目启动之时的三倍多。

其中近三分之一的求职者选择了日本,那里正面临历史性的劳动力短缺,失业率降至26年来的最低水平;四分之一的求职者选择了美国,当地4月份的失业率降至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新加坡等地的类似项目不同,韩国推出的海外就业项目没有附加条件。”亚洲新闻网报道称,参加者不必非得回国,也不一定要为政府工作。在新加坡等地,类似项目要求参与者履行回国后为政府工作(至多6年)的义务。

“人才流失并不是韩国政府最直接的担忧。”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金承汝(音译)表示,更紧迫的是防止他们陷入贫困,即使这意味着将他们推向海外。

  不相匹配

  

为什么韩国就业形势如此严峻?有评论称,放眼亚洲,尽管印度等国也面临创造高技术岗位的种种挑战,但家族企业在经济中的主导地位让韩国显得格外脆弱。

包括三星、现代等世界级品牌在内的十大企业集团,占据韩国总市值的一半,它们在二战后国家经济戏剧般崛起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在韩国劳动力市场上,它们所占的份额与经济体量并不匹配。只有13%的劳动力受雇于员工超过250人的公司,这一比例在经合组织中仅高于希腊,远低于日本的47%。

“大公司早已掌握了无需增加雇员就能生存的商业模式。”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金素英(音译)表示。

“新增就业岗位减少,再加上同质性大学生过剩,使得就业形势更加严峻。”伦敦猎头公司Robert Walters分析师如是认为。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韩国年轻人的受教育程度最高,四分之三的高中生会继续读大学,远高于平均水平的44.5%。

“韩国正在为其对顶级岗位的过度保护和教育热情付出代价,这种热情导致大部分人只想得到那一小部分高级职位。”韩国职业教育与培训研究院研究员潘基媛(音译)表示。

颇为矛盾的是,在大学毕业生供大于求,不得不远赴海外工作之际,韩国不得不引进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以解决另一个劳动力问题——蓝领工人严重短缺。

“即使在大学毕业生供过于求的情况下,大多数人仍不愿‘弄脏他们的手’。”在首尔西南的安山市经营一家电缆桥架厂的林长旭(音译)表示,当地人根本不想要这样的工作,他们认为这很丢脸,所以工厂不得不雇用很多外国工人。他们来自菲律宾、越南等地,每天需要戴上安全面罩围着焊机工作。

在韩国西南部城市光州,起亚汽车供应商现代高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金永古(音译)指出,“外国工人的开支往往更高,要给他们安排食宿等,但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找不到足够多的本地人来填补空缺。”

  遥遥无期?

  

那么,对于那些通过政府项目远走高飞的韩国年轻人来说,外国的天空真像他们想象得那般开阔?

情况似乎并非如此。一些在政府帮助下赴海外工作的年轻人表示,他们要么在美国洗碗、在澳大利亚农村从事肉类加工等工作,要么被所谓的工资和工作条件误导。

现年30岁的田径专业毕业生李顺亨(音译)在2017年通过K-move项目去悉尼当游泳教练,但每月收入不足600澳元(合419美元),相当于韩国政府工作人员在首尔时所承诺的三分之一。“这不是我所希望的。我甚至连房租都付不起。”她最后不得不在一家时装店兼职擦窗户,不到一年后,身无分文的李顺亨回家了。

韩国官员表示,他们正在将一些雇主列入“黑名单”,并改进审查程序,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韩国劳动部还成立了“支持和报告中心”,以便更好地回应问题。

此外,许多青年人到了国外以后便与韩国政府断了联系。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2013年至2016年间经政府项目出国的毕业生中,近90%的人没有回应更新信息、通报下落的要求。

尽管如此,韩国国内对于这些项目的热情有增无减。韩国议会方面的数据显示,政府已将相关预算从2015年的574亿韩元增至2018年的768亿韩元,以满足不断上涨的需求。“考虑到很多毕业生仍被挡在就业市场之外,目前的规模还不足以让我们担心人才流失,”韩国财政部发展财政局局长许昌(音译)说。“期待有朝一日,当这些年轻人成为经验丰富的海归人士时,韩国经济能更好地利用他们带来的资源。”

在28岁的K-move项目参与者李江英(音译)看来,这一美好愿景似乎遥遥无期。“在国外一年,让我的简历多了一行字,仅此而已。”她曾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JW万豪酒店当厨师,今年2月回到韩国。“我回家了,仍在找工作。”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头像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13090

篇文章

1909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