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竞争战略:美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O·沃克访谈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点击进入,招募ing......

  

  

  本文为美国《战略研究季刊》2018年10月对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的采访编译稿。沃克在采访中主要介绍了中国与美国的“五步”竞争战略。指出中国的战略旨在克服技术劣势,走向技术均等,实现技术优势。文中分别针对中国的工业和技术间谍活动、体系破击战、有效先敌开火、秘密能力和人工智能提出了美国的应对之策,分析了中美的弱点所在,指出21世纪中国将成为美国所面临的最困难的竞争对手,美国要正面应对中国的挑战,就必须更具竞争力。

  战略研究季刊:您在中国的战略中提到的第一步是工业和技术间谍活动(ITE)。美国是漏掉或只是简单地忽视了这一威胁?

  罗伯特O·沃克:我们逐渐意识到威胁的本质,这与我们以前面对的任何威胁都不同。在冷战期间,间谍活动更多的是策反特工,让情报人员交出文件,揭露敌方特工。然而,就中国而言,它更像是一个网络知识产权威胁——进入系统并抽取数据。因此,我们对中国的做法,特别是中国在工业方面大规模使用的手段毫无准备。因此,我们的反应是滞后的。最近,我们成功地采取了各种措施来对付他们的战略,但中国人仍然在很大程度上从事工业间谍活动。让我举个例子来说明为什么这一点很重要。前国防部采购部长办公室的弗兰克·肯德尔(Frank Kendall)做了一项研究,发现一旦美国或中国决定建造一架新战斗机,两国在开发和生产工程上花费的时间大致相等。然而,通过知识产权盗窃和数据外泄,中国人能够显著减少其在研究和原型工程上所消耗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比我们所预期时间更快地持续部署。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人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一直在齐心协力地获取美国的技术能力,过去20年来中国取得的成就是相当惊人的。

  

  战略研究季刊:美国现在在预防工业和技术间谍活动方面是做得更好还是仍然存在不足?

  罗伯特O·沃克:我们仍然还存在很多不足,但我们更加适应这方面的威胁。因此,美国加强了其网络和供应链的安全水平。此外,我们所有的承包商都变得更加清醒,并且正在加强他们的网络安全。此外,虽然他们可能无法阻止中国的入侵行为,但他们在阻止数据泄露方面更为成功。我不想宣布我们已经战胜这一威胁,但是美国现在的处境要比3-4年前要安全得多。

  战略研究季刊:您将体系破击战(system destruction warfare)列为中国战略的第二个方面,其重点是在信息方面取得决定性优势。考虑到美国体系的复杂性和冗余性,你认为中国这种做法这在今天是可行的吗?

  罗伯特O·沃克:是的,如果我们不认真对待威胁并准备击败它,那么这当然是可行的。体系破击战是中国高技术“信息化”战争胜利理论的核心。在这种战争中,我们所说的“作战网络”——俄国人称之为“侦察-打击复合体”,与中国人所说的“作战体系”之间将发生冲撞。体系破击战的重点是使所有作战网络共用的传感器、指挥和控制、效应网格(effects grids)失效。如果中国的努力取得成功,他们将能够在制导弹药的投送竞争中获胜,并在战争的战役层面上获得巨大的优势。

  因此,中国的规划者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思考如何摧毁我们的作战网络。我们的每一个网络节点和链路都被中国电子战的某些能力所覆盖,包括我们所有的雷达和传感器。我们怀疑中国还开发了网络武器来攻击国防部的物联网(IOT)。他们拥有远程防空导弹,可以击落我们装有机载预警和控制系统(AWACS)及联合监视攻击雷达系统(JSTARS)的飞机。在调查他们所有的能力时,我们发现中国人有着一个非常清晰的、雄心勃勃的战略。

  如果美国与中国开战,我们最好做好“渡过难关”的准备。我们要努力防止中国瘫痪我们的传感器、指挥与控制以及效应网格。战斗成败与否取决于我们能否成功满足上述要求。

  战略研究季刊:我们和中国的弱点分别是什么?

  罗伯特O·沃克:关于这一主题的大量信息主要来自政府审计局(GAO)最近发布的报告《武器系统的网络安全》。该报告主要关注国防部物联网的弱点,这可能是我们目前最大的网络弱点。如果有选择的话,大多数承包商宁愿购买新平台,而不是试图对旧平台进行“网络安全强化”。然而,正如政府审计局的报告所述,即使是新平台也没有那么强的网络弹性。在过去的五年中,国防部花了很多钱来强化网络安全,虽然我们的网络依然还存在不少问题,但已经比以前要好得多了。然而,在同一时期,我们在强化国防部物联网安全方面的花费还不够。因此,政府审计局认为国防部才刚刚开始大面积解决其物联网的弱点,我觉得政府审计局说的是对的。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至于中国的弱点,我很难回答,因为这些信息是机密的,而且我没有看到最近的净评估报告。但是,一般来说,中国的作战体系与我们自己的作战网络具有相同的弱点;他们的传感器、指挥和控制、效应网格以及他们的物联网都容易受到入侵和攻击。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来查清并计划利用这些弱点。然而,我不能说他们是否比我们更脆弱。

  战略研究季刊:有效先敌开火(Firing effectively first)是中国竞争战略的另一个组成部分,您如何评价他们今天和未来5年内先发制人首先打击的能力?

  罗伯特O·沃克:中国关注的重点是能够有效先敌开火,这是制导弹药战争的一个关键原则。由于制导弹药战争是以进攻为主导,因此能够首先攻击对手的作战网络、指挥控制节点和高价值目标的那一方会立即积累优势,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优势也会逐步累加。因此,先发制人的诱惑非常大。

  然而,中国人的思想远远超出了先发制人打击。他们一直试图制造出“超远程”(outstick)武器,也就是说,超出美国武器射程的武器。在成功的情况下,中国军队将能够在美国军队实施打击之前,集中火力攻击部分美国军队。他们还追求设计以高成功概率穿透美国防御系统的武器。出于这两个原因,中国已经将弹道导弹作为它们的主要动能效应器。

  中国军事规划者评估了美国在“沙漠风暴”中如何使用空中力量,并决定至少在战争初期不尝试对称竞争。相反,他们追求的是世界级的弹道导弹部队,这比世界级的空军更容易建造、训练和维护。另外,还有其他的优点:通常来说,增加弹道导弹的射程比增加陆基飞机(在不进行空中加油条件下)的作战半径更容易。此外,弹道导弹很难击落,所有这些这给美国的防御体系带来很大的负担。此外,在没有或几乎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计划和准备一次大型导弹打击要比同等规模的空中打击更加容易。大型空中作战行动的准备工作将产生各种预警迹象,包括飞机编组、弹药集结、燃料储备和训练。然而,导弹部队可以部署到发射点并实施打击,这不会引起太多注意,特别是在预先计划演习的掩护之下。

  因此,中国的理论强调远程导弹战争和高密度齐射。中国有超出我们射程的空对空导弹。他们有远程弹道导弹、海基弹道导弹和反舰巡航导弹,这些导弹的射程比我们的更远。在任何情况下,中国人都会试图“超远程”我们,用大规模的齐射来碾压我们的防御。这是他们有效先敌开火战略和理论的一部分。

  战略研究季刊:您认为美国和盟国对于先发制人打击会有征兆和预警吗?

  罗伯特O·沃克:一般来说,如果中国决定与美国作战,我觉得他们可能会集中突袭战区的联合部队。另一方面,即使在紧张局势加剧的时候,我也很难想象美国会对中国军队发动突然先发制人打击。因此,美国军队可能会不得不承受对方的第一拳。这给美国带来了严重的不对称劣势。不管预警对我们是否有好处,我认为我们需要接受的是,在与中国的战争中,中国人很可能会发起第一轮齐射,试图对美国实施先发制人,而不是美国对中国实施先发制人。因此,美军必须做好准备在突然先发制人的打击中幸存下来,并立即转入进攻。这给我们部队的训练和战备工作带来了很大的负担。

  

  战略研究季刊:您把秘密能力列为中国战略的第四步,这一步允许中国展现其威慑能力,同时隐藏他们致胜的能力。美国在能力上是处于极大的劣势,还是这仅仅是一个巨大的未知?

  罗伯特O·沃克:我们有许多所谓的“黑色能力”,这些能力由特殊的隔离信息和特殊的访问程序保护。我们必须假设中国人也会这样做。事实上,只有当我们与中国人开战时,我们才能确定自己是否处于不利地位。

  这一点很重要。在任何长期的军事技术竞争中,竞争对手都会暴露出一些威慑对手的能力,并隐藏某些能力,以期在战争初期获得潜在的作战优势。决定要显示哪些能力以及要隐藏哪些能力是竞争战略的关键。例如,当人们回想第二次抵消战略时,有人说这主要涉及远程传感器、精确制导弹药和隐身。然而,当时我们只透露了瞄准和发射远程常规制导弹药的能力,这样做是为了阻止苏联对欧洲的入侵。历史表明,这样做是有帮助的。另一方面,尽管有很多猜测,我们直到1989年才展示隐身技术。我们选择隐藏真正的隐身能力,这是为了我们能够在苏联发动攻击时获得作战优势。

  我们必须假设中国人也在遵循相同的游戏规则。实际上,他们指的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武器,称为“杀手锏”,因为他们相信这些武器将在与美国的冲突中起决定性作用。他们选择展示其中的一些能力。例如,他们演示了东风-21“航母杀手”,一种射程超过800英里的弹道反舰导弹。他们还展示了用反卫星拦截器来威胁美国卫星的能力。最近,他们展示了各种高超声速武器。据推测,他们展示这些能力是为了阻止美国对他们的任何干预。与此同时,中国领导人指示中国军方隐瞒“国家最尖端的武器”。因此,尽管我们竭尽全力去追踪和了解中国的能力,但我们必须准备好迎接战争第一天的技术突袭(technological surprises)——我们希望永远不会出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能够摆脱技术突袭所造成的不良影响,迅速制定应对措施,继续战斗。

  此外,我再谈一谈高科技武器。例如,当你回顾越南战争时,AIM-7“响尾蛇”导弹和AIM-9“麻雀”空空导弹在战斗中并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有效,这些武器在实战中的杀伤概率比我们预期的要低得多。在未来高科技对手之间的战争中,我们可以预见同样的事情。对双方来说,有些武器的性能会比预期的好,有些武器的性能会比预期的差,双方都将面对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武器。在这场高科技竞争中,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我们将永远拥有优势,我们必须预见到高度的技术突袭。能够更好地摆脱技术突袭所造成的影响,并继续有效实施作战的军队才有可能是赢家。

  战略研究季刊:中国战略的最后一个领域是利用人工智能(AI)取得军事优势,到2030年中国将在这一领域保持领先。您能比较和对比中美迄今为止人工智能的进展吗?谁处于领先地位,以及在哪个方面领先?

  罗伯特O·沃克:我们知道中国的国家计划是力争在2020年前赶上美国的人工智能技术。我认为他们已经做到了,中国在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方面已经达到国际水平。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在2025年前超越美国——通过集中力量部署人工智能应用。例如,在军事应用方面,人工智能如何改进其导弹的制导和性能?什么应用对于运载工具最有效?什么应用对于决策系统最有效?到2030年,中国人希望被公认为人工智能技术的世界领先者。他们认为这是超越美国成为世界领先军事力量的一种方式。

  现在,很难说谁会领先于美国,因为美国开始针对中国的计划调配资源。所以,答案尚不清楚。坦率地说,中美两国陷入冲突之时,就是答案浮出水面之时。这种竞争不像冷战时期卫星可以飞越一个国家,观察和计算该国的力量。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可以根据所看到的情况,来评估和预测他们的作战潜力。如今,人工智能技术隐藏在指挥、控制和武器系统中,只有在第一次使用它们时,它们的全部能力才会显现出来。所以,再一次,我们需要为技术突袭做好准备。这就是为什么这场竞争越是逼近,我们越需要记住所有政治家的建议:总是假设你在输掉比赛。

  来源:战略研究季刊

  转自: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回复关键字,获取相关主题精选文章 关键字:军民融合 | 规划策划 | 经营管理 | 评估论证 | 经典案例 | 高层观点 | 大师宏论 | 政策法规 | 投融资 | 秋楠商语

  其他主题文章陆续整理中,敬请期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战略规划

军民深度融合产业规划前沿资讯

头像

战略规划

军民深度融合产业规划前沿资讯

2014

篇文章

395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