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头士与村上春树,他们都有一片挪威的森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中,直子说过这样一句话“听这曲子,我就时常悲哀得不行,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似乎自己在茂密的森林中迷了路,一个人孤单单地,里面又黑又冷,又每一个人来救我。”这首曲子就是披头士的Norwegian Wood.

  

  X 图片上传失败,请重新上传

  由约翰列侬作词作曲并演唱,收录在专辑Rubber Soul(橡胶灵魂)中,于1965年发行。

  在村上春树的《1973年的弹子球》中,双胞胎女郎一起攒钱为“我”买了这张唱片,“我”却不怎么喜欢,临了她们都离开了,“我”在房间中一遍又一遍听这唱片。在《寻羊冒险记》中,妻子离去之际同放的这张唱片。

  

  Rubber Soul中流传最广的是In My Life这首曲子,是写给前披头士成员斯图萨克利夫的,他在1963年的德国汉堡死于脑溢血。另一方面来讲,这曲子也带着分离与惋惜的意味,由保罗麦卡特尼演唱。

  

  录制Rubber Soul的时间段正是披头士的转型期。在1965年后,他们几个厌倦了巡演生活,在成功之后,开始在LSD(致幻剂)和大麻中获得灵感和乐趣。这在1965年后那些巡演视频中可以看出来,在那些蓝光修复好几次的画面里,他们面对摄像机而不得不做出取悦。

  观众的动作,重复的曲目和说辞,体育馆与剧院的舞台以及从不会降低分贝的观众的尖叫。

  甚至没多少人试图了解他们的音乐,没人想知道第一次访美时保罗在火车上想了些什么。

  这些大概是为什么他们在1965年做出了Yesterday, In My Life, Norwegian Wood这些歌。

  对于Norwegian Wood创作意图的一种解释是列侬要回忆自己曾经的一段恋情,但为了避免小野洋子知道,于是做了这个隐喻,但这个观点不成立,因为他们在1966年才相遇。

  

  另一种说法是Norwegian Wood是Knowing She Would的谐音,有色情含义。

  “误打误撞出的一片森林却让直子悲伤的不行,多少有一些讽刺。”之前听人这样说过。

  说起来伍佰一首同名歌曲应该更为中国人所熟知,是伍佰看了村上的《挪威的森林》后有感而做的,歌词中是一些表达情感的句子,我不喜欢那些直白的句子,因为大多数人都在用,如果你明白大家都在想什么,你就能知道那些句子在被曲解和滥用成什么样子,或者不屑一顾,多数人都这样,对稀疏平常的语言不屑一顾,再之不愿意加以思考和感受,他们自以为了解那些词的意思。这可能是语言本来的漏洞或者缺陷,也可能是退化。

  像披头士早期的歌曲Love Me Do, She Loves You这种,没人能瞧不起这种实在的表达感情的句子吧。

  但隐喻却能将界限划清,一边是深刻的体会,另一边是彻头彻尾的糊涂。像是雷蒙德卡佛在写小说那样描写一个场景。

  “我曾和一个女孩相爱过。

  她带我参观她的房间,就像挪威的森林那样(就像她说她愿意那样)。

  她说坐吧,随便坐。可我看了看周围,一把椅子也没有。于是我蜷腿坐在地毯上,喝她拿来的威士忌,不知道做些什么来消磨时间。我们一直聊天到两点,她说该睡了吧。她说她明天一早就要去工作,然后笑了笑。我说我倒不用。

  我睡在了浴缸里。

  醒的时候房间只留我一个人,那只鸟也都飞走了。

  于是我点了把火,看这多好,挪威的森林一样。”

  这场景更像是《且听风吟》中“我”将醉倒在酒吧厕所的四指女郎送回家,或是太宰治未完成的《Bye-bye》中“我”去码头那个脏兮兮的女人家里。

  场景,不用说谁爱着谁,或者离开不离开这种,明白的人当然会明白,这是创作与理解的融合地带。

  列侬以前说过一些话,是对那些总是试着对披头士歌曲词意作解释的人的嘲笑(大概也是对我)。他说他们的歌并没有任何含义,只是想写就写了而已。有些人将Lucy In the Sky with Diomond说成LSD, 或说A Little Help from Friends是大麻。似乎评论家们总想将每个公众人

  物说成政治家,但创作者们可能从来没想过要表达这些出来,如果吸食LSD或大麻,何苦费尽心思写进作品里,除非这是他的目的,目的是拿毒品当题材而不是获取题材的途径。

  但含义并非总得是那些目的性强的带有职责意味的解释。他们一队人在创作A Day in the Life的时候,也许并没有打算表现些什么。那之前列侬一个朋友死于车祸,于是他在歌中加进He blue his mind out in the car. 和A crowd people stood and stared. 没人知道他在车里想了些什么,这个功成名就的幸运儿,像是死于悲伤。这不需要与任何东西进行联系,我们明白列侬的意思吗?总有人明白的,总有人听到是几乎会哭出来。这就是他们想要表达的,这首东拼西凑来的歌,带给大家的也是东拼西凑的感情,列侬将这些感情变成了隐喻。

  所以对于Norwegian Wood大约也是一样,那个女孩的家或是一片森林。

  

  我总说不愿意把一些感情表达清楚也是因为表达不清楚,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局限性,文字更是这样。像史铁生说的“就像邮票,有的用来寄信,有的只能用来收藏。”

  但我确信的是,那些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东西仍隐藏着巨大的爆发力,当你要表达这些东西时,不必捡拾那些陈词滥调好让所有人明白,只需要将它(那些感情)放进任何的一种形式,文字,音乐,画面。

  那些会明白的人就会明白。

  无论有没有那片森林,列侬的感情和直子的都一模一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山海和他的朋友们

只说我们想说的

头像

山海和他的朋友们

只说我们想说的

18

篇文章

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