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啥非金属矿一吨卖3万?中国建材咸阳院董事长有话讲!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科研机构是中国建材集团六大业务平台中主要创新平台,是中国建材集团“皇冠上的明珠”。中国建材咸阳非金属矿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技术实力非常雄厚,并且提出了“科技领航、四维发展”的战略矿材网专访咸阳非金属矿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长雷建斌先生,雷董事长是非金属矿专家,从事非金属矿研究三十多年,请他为我们讲解非金属矿技术、标准、企业实验室建设及国际化交流等相关问题!

(一)

我们的战略是“科技领航、四维发展”。我们院主要做四个方面的工作,包括两个技术服务、两个产业。

刘平:今天有幸在广州见到中国建材咸阳非金属矿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长雷建斌先生,雷董事长是非金属矿专家,我们今天就非金属矿技术、标准和企业实验室建设等相关问题请教雷董。

咸阳非矿院有非金属矿功能材料实验室、摩擦材料大型台架试验室、国家非金属矿产品与制品质量中心等,技术实力非常雄厚,您也提出了“科技领航、四维发展”战略,请雷董给我们介绍一下咸阳院到底有哪些技术优势?

雷董:大家好,很高兴接受矿材网的采访,今天正好有时机到广州来,我们好好聊一下。咸阳非矿院最早建于1963年,最初在北京,辗转江苏、四川,后来到陕西咸阳和陶瓷研究设计院在一起,最后成为一个独立的咸阳非金属矿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我们的战略是“科技领航、四维发展”,主要做四个方面的工作,包括两个技术服务、两个产业。

第一个技术服务是设计非金属矿开发利用方案和采选工艺研究。比如说我们各个地质或建材队发现各种各样的非金属矿,那么非金属矿怎么开发利用,怎么采矿,怎么选矿,怎么深加工成制品?我们有这方面的研究技术人员。

第二个技术服务是我们有国家级非金属矿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它原来属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现在有一个全国非金属矿标准化委员会设在我们咸阳院,就是做非金属矿产品和制品行业的标准检测实验和检测仪器设备开发等工作。

第一个产业是研发非金属矿装备。因为非矿是通过超细超白改性提纯深加工来提高附加值,我们主要是研发超细装备,这个装备最早是向日本学习,然后消化吸收改进。比如说把滑石、高岭土超细粉碎到1250目,做成高级化妆品、高级油漆涂料等。现在主要把它们做到高级油漆、涂料、橡胶里面,超细粉设备对一些颗粒的破坏比较小,透明度比较高,它和一般的气流磨不一样,我们设备是冲击式,保持了矿物原有的特性,做出来的产品透明度比较高。

第二个是矿物材料产业。过去我们对汽车用摩擦密封材料行业比较熟悉,原来行业用的纤维增强材料都是石棉,现在使用石棉受到很多限制,所以我们开发了一种无石棉人造矿物纤维。还有重晶石,因为重晶石矿很特别,鸡窝矿比较多,各个地方的重晶石经过配比生产出一定密度的重晶石。所以我们开发矿物纤维和重晶石,主要是应用于摩擦和密封材料行业。

这就是我们的“科技领航、四维发展” 战略。另外,我们还有一个宝玉石杂志社,专门做杂志。我们院主要做这几项工作,是技术服务单位。

刘平:中国建材集团宋志平董事长对技术非常重视,他认为科研机构是中国建材集团六大业务平台中主要创新平台,是中国建材集团“皇冠上的明珠”。您怎么看待未来技术对建材非金属矿行业重要作用?

雷董:您说的非常正确,我们宋董事长一直非常重视科研院所。中国建材集团过去有两个大集团,一个中国建材,一个中国中材,最早中国建材集团的所有科研院所都在北京建材研究总院姚总的管理之下。我记得姚总说过,宋董事长一直说国资委交给他的时候有几十个科研院所,他一定要把这几十个科研院所做好、用好。现在来看,北京建材研究总院下属的陶瓷研究院、玻璃研究院、水泥研究院都做得非常好。我们作为中国建材的一员,非常支持和理解宋董事长这个说法。

因为所有的非金属矿,不管是哪一个行业,我认为技术是最重要的,技术一定要做好。没有技术就没有进步,也不可能再进一步提高。因为从自然资源来说,矿产分四大类,分别是金属矿产、水气矿产、能源矿产和非金属矿产。非金属矿产过去价值不高,到处都有,如果技术不进步,不把它进行提升、提纯,它的价值利润是很低的。

举例来说,现在膨润土最便宜卖到200块钱一吨,最贵的可以卖到3万块钱一吨,这个差距就要用技术来提升。食品和药品级的膨润土要卖到3万多块钱一吨,一般如钻井泥浆用的膨润土就卖两三百块钱一吨,所以这就是技术在里面起作用。辽宁建平的膨润土,新疆的膨润土,浙江的膨润土和内蒙的膨润土,虽然都叫膨润土,但是都有固定的用途。比如说辽宁建平膨润土,做铁矿球团就比较好,做钻井泥浆就不好。

还有高岭土的技术提升,它有软质和硬质的,软质是天然材料,硬质就是煤系高岭土。软质高岭土像苏州高岭土最适合做石油裂化催化剂,价格比较高,可以卖到两三千块钱一吨;茂名高岭土就只能做造纸,用它做石油裂化就差一点;龙岩的高岭土就只能做陶瓷。所以说非金属矿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特性,技术永远是第一位的。我们作为研究院,怎么把每个地方的非金属矿的信息功能弄清楚,用技术来提升它,这是最重要的。  


(二)

国家产品质量监督抽查是双随机的,第一个涉及到五大安全方面的产品,国家市场监管局每年要从里面挑一些产品进行市场监督抽查,就是随机地抽查产品;第二个是随机地指定检验机构,保证它的公正性。

刘平:雷董是全国非金属矿产品及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主持起草了多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为中国非金属矿产品及制品标准体系建立做出了突出贡献,您怎么看待非金属矿标准的作用?

雷董:这个问题也很重要。中国非金属矿产品及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成立于2008年,主要负责国内非金属矿产品和制品领域的标准化工作。标委会秘书处设在我们咸阳非金属矿研究设计研究院,标委会的主任委员是建材联合会的党委书记、秘书长孙向远,我担任标委会秘书长。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标委会底下设了很多工作组,有滑石工作组、石墨工作组、重晶石工作组、粘土工作组和非金属矿装备工作组等,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非金属矿制品。

我先说制品,用多种非金属矿做出来的产品是非金属制品,这里面有几大制品,一个是摩擦材料,一个是密封材料,还有一个保温材料现在归另外一个标委会来管。摩擦材料主要用于汽车刹车片、汽车离合器片、工农业机械用摩擦片,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用途,因为所有的运动机械停车时都有摩擦制动,所以我们首先成立了全国非金属矿产品及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摩擦材料分技术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很重要,它的委员有70多位,国内主要摩擦片生产企业的技术负责人都参加了,每年开一次标委会的年会,它主要负责刹车片、离合器片、电梯用的制动器衬片、电动自行车用的刹车片等标准化工作。我们今年新公布的GB5763-2018《汽车用制动器衬片》标准是综合采用了欧洲和美国的标准,这项标准很重要,影响力也比较大。还有一个非金属密封材料标准,主要是针对耐高温耐腐蚀方面。

再往下是非金属矿,这就很多了。我们去年根据国标委的要求,首先在石墨方面成立了三个分技术委员会,一个叫鳞片石墨分技术委员会,一个叫隐晶质石墨分技术委员会,一个叫人造石墨分技术委员会,有各自的秘书处正在做一些工作。接下来我们还要成立一个粘土分技术委员会,这里边就包括高岭土、膨润土、凹凸棒石、伊利石等。再往下还有一个滑石工作组、一个重晶石工作组,以及包括石棉、硅灰石等类的矿物纤维工作组。

我们标委会是每年开一次年会,今年年会计划于6月24号在青岛召开,会议全称是全国非金属矿产品及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年会暨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高层发展论坛。此次会议的主要工作包括:第一审议一些标准;第二总结一年来我们非矿标委会的工作;第三请一些专家介绍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应用方面的要求。我们邀请造纸、橡胶、化工、摩擦密封材料、涂料以及石油等行业的用户来讲解他们对非矿的要求,然后我们要和他们交换意见,进一步提高我们非矿产品的附加值。

我们每年制定的国家标准可能有七八个,行业标准有十四五个。大家都知道美国有个ASTM (美国材料与试验协会)很有名,现在我们中国的石油、建材、化工及钢铁等行业也合作搞了个CSTM联盟标准,CSTM是一个很大的联盟标委会,我们研究院主要负责非金属矿产品及制品领域。


刘平:雷董是国家非金属矿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长期扎根生产一线,先后参加了多次非金属矿及非金属制品的国家产品质量监督抽查检验、仲裁检验、委托检验、市场打假等工作,帮助企业建立了多个检测试验室,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雷董:首先咱们国家原来的国家质检总局,现在叫国家市场监督监管总局,它有个监督司,从政府层面对各类产品质量的控制方式之一就是国家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它现在要进行双随机了,第一个涉及到五大安全方面(包括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公共安全、通信安全、交通安全和金融安全)的这一类产品,国家市场监管局每年要从里面挑一些产品进行市场监督抽查,就是随机地抽查产品;第二个是随机地指定检验机构,保证它的公正性。比如说我们过去参与过的汽车刹车片抽查,全国有400多家汽车刹车片厂,我们只抽80家,这是由摇骰子随机选择的,检验机构也是五六家里面随机选两或三家,然后进行抽查,就对这个行业的产品有了基本的判断。这种监督抽查不能事先通知任何企业,直接由抽查人员到企业的仓库,从他们检验合格的产品里面按规定抽取,马上进行检验,按标准检验合格就合格了,不合格就马上通报,要进行整改。 

我们非矿行业过去搞过几类产品的抽查,第一个石墨搞过抽查,第二个滑石搞过抽查,第三个非金属密封材料搞过抽查,第四个汽车刹车片搞过抽查,这四类产品应该说刹车片抽查最多。首先说石墨和滑石,它们在我们非矿产品里面,一个叫黑黄金,一个叫白黄金,当然现在石墨越来越重要。我们过去抽查石墨,石墨有中碳、低碳、高碳、高纯,主要是按照碳含量来划分,比如说有的石墨就被查出来它本身没有达到高纯石墨,却按高纯石墨来卖,这样的企业就有问题,它的碳含量没有达到99.99%,它按99.99%来卖,这就是欺骗消费者。需要国家监督抽查的还有滑石粉,你的品位按国家标准能不能达到要求,比如你说库房里合格的产品滑石含量标示是百分之九十几,结果我们一检查不是百分之九十几,那企业就有问题。 

再说汽车刹车片,国家近几年可能抽查了十几次,经过这几年的抽查,总的来说行业的产品质量还是提高了,因为我们每年如果抽查一次,就要搞一次监督抽查质量分析会,分析一下具体问题。汽车刹车片是抽查最多的,因为它涉及到安全,每年都要从摩擦系数、磨损率以及它的制动噪音等这几个方面抽查,应该说我国的汽车刹车片产品质量越来越好了,现在也能达到德国、日本等国外的水平。但是我国唯一差的可能是产品的一致性,因为批次稳定性需要对精细设备的投入,大批量产品的长期稳定生产,这是中国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比如说生产一个刹车片,你能做出合格产品,一万片都一样的就很难。

刘平:您对企业建立实验室怎么看?

雷董:企业建立实验室也是技术服务工作,因为有的企业技术实力比较强,人员比较多,他自己可以按照国家标准要求建立自己的实验室。但是也有的企业比较小,企业创始人文化程度可能也不高,他不懂怎么建立实验室,为了少走弯路就找我们,让我们帮他按规定建立实验室,我们就按照国家标准、企业投资的规模大小等来合理建立适合于企业的实验室。

实验室实际上差别很大,像美国的TRW等实验室都是几千万的投资,这是我们很难达到的,我们的实验室有的可能就买个小样试验机等设备,投资几百万就可以建立实验室,这是硬件方面。建立实验室,一个是硬件,一个是软件。硬件方面就是具体买实验设备,场所建设等。关键是软件方面,软件是指人员,实验人员培训、指导、对标准的理解、具体的操作这些很重要。现在大学毕业生没有太多的实操经验,虽然学到很多理论,但是真正到一线实际操作不太懂,工作做不出来,必须再通过我们培训,然后他们才能上路。现在国家质检中心每年都要办好几期学习班,比如非金属矿产品检测技术培训班、摩擦密封材料检测技术培训班、标准培训班等。

每年都有一些企业要求我们去给他们建实验室,实验室不是建完就没事了,我们还要交流,企业做实验数据要和我们做的比对,像碳酸钙怎么测钾、钠、钙、镁、硅、铁、铝的含量,我们会发样品给企业,让他们做一下实验,对比一下和我们做的是不是一致,做错了就说明有问题。比如说还有密封材料测一下拉伸强度,这叫做实验室之间的相互比对,我们行业内部的比对,当然他们也要参加国家正规的实验室进行比对、校准等工作。 


(三)


中国建材集团在建立中国非金属矿平台,从矿山的勘探、开采、选矿、深加工到研究,把整个产业链整合成一个大的集团公司,有专门的单位搞研究。

刘平:雷董,您是中国宝玉石杂志社的社长,您对消费者消费宝玉石有什么建议?

雷董:因为我是学物理的,宝玉石我不是特别了解,当然我们单位是中国宝玉石杂志社的法人单位,它过去叫《国外非金属矿宝玉石》。宝玉石归根结底就是结晶比较好的、长得比较漂亮的、外观形态好的金属和非金属矿,实际上就是碳酸盐、硅酸盐等各种矿物,中国境内的你也了解,像新疆戈壁玉、和田玉、河南南阳玉、陕西蓝田玉、辽宁岫岩玉这类以地名命名的玉石,宝石就更多了。

我们做的宝玉石杂志也是一个科技期刊,珠宝玉石方面的技术人员也可以投稿。但是我感觉近几年珠宝玉石价格虚高,实际有很多人想买珠宝玉石,有一句话是这样讲的“黄金有价,玉无价”,黄金一克多少钱都是明码标价,珠宝玉石是无价的。你选择购买珠宝玉石,首先是你喜欢这个东西,第二个是你看上了这个东西,第三个女同志要佩戴珠宝,还要和她的肤色、气质和年龄相配。

我曾经接触过这方面,因为很多人不懂而且价格又虚高,所以他不敢买也不知道真假,这就搞得珠宝玉石市场很大,但是真正敢买的人没有多少。我感觉珠宝玉石行业要去正本清源、专业化发展,技术人员包括行业从业者要把珠宝玉石的知识传播给大家,特别是价格不要搞得虚高,不要让消费者认为“1万块钱的东西用5000元甚至是3000元也能买到,到底是五折好还是三折好,自己是不是上当受骗了”,我觉得这是珠宝玉石行业最大的问题。 


刘平:中国非金属矿行业扩展视野,国际化是必然趋势,以您国际化视野来看,中国建材非金属矿如何走出国门国际化?

雷董:世界上做非金属矿的大企业也很多,我们有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研究院归到中国建材集团中国建材地质勘查中心,中国建材地质勘查中心已经走出去了,他们搞了一个非洲平台,在非洲、欧洲、东南亚等地区找矿,首先要找矿。非洲发展慢一点,但西方国家的矿业发展很快,非金属矿的加工利用我们还要向欧洲、美洲人学习,但是矿业的开发我们可以到非洲和东南亚等地去。

非矿的开发首先国家要重视,因为现在基础研究太少了,像我们这样的科研院所过去有多少人能搞基础研究,基础研究是要花资金和时间的,还有人员的积淀,大学毕业生、高精尖人才要能好好待几年把非金属矿弄明白、弄清楚,这样才能有成果。所以我们应该走出去,首先我们自己实力要提高,要有人员,人才非常重要,我们要培养非矿的专业化人才。国家要对像我们这样的科研院所加大支持力度,加大非矿的基础研究投入。当然我们非矿从业者应该兢兢业业在外面找矿,比如说石墨、滑石资源,非洲国家资源很多,我们要思考怎么利用,包括朝鲜,广东总队说最好的石墨在朝鲜,石墨现在价格也很好,所以肯定要走出去。

作为研究院应该尽心尽力把自己事情做好,把研究做好,把开发做好,做一些非金属矿深加工制品,向国外的一些大公司学习。中国建材集团也在建立中国非金属矿平台,从矿山的勘探、开采、选矿、深加工到研究,把整个产业链整合成一个大的集团公司,有专门的单位搞研究。我们就不需要考虑经济收入,认真地搞研究,可以花资金把这些研究人员养起来,这样集团才能享受研究成果,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事。 

刘平:非常感谢雷董,雷董是非金属矿行家,今天给我们讲了非金属矿技术、标准、实验室建设及走出去的真知酌见,非常值得我们非金属矿企业去学习。

来源:矿材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洲际矿山

关注矿业人的心声

头像

洲际矿山

关注矿业人的心声

3023

篇文章

125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