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年龄层学员占比超60%,码高机器人想用线下校区实现线上低成本获客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图片来自码高机器人官网

  芥末堆 那子 5月7日报道

  “不到三页的新闻,就刷到四条广告!虽然我是行业从业者,也不能这么推吧。”某位创客教育公司创始人在朋友圈发文质疑现在少儿编程机构的广告营销手段,称“这完全是利用家长的焦虑……看看还能疯狂多久”,同时附上了四家少儿编程机构的今日头条广告截图。

  2018年,资本的疯狂使得少儿编程这个新兴赛道短时间涌现大量玩家,但依旧没有改变家长的需求,需求端继续呈现散且无刚性的特点。供大于求的市场特点导致了行业居高不下的获客成本。甚至有数据显示,在线少儿编程教育的平均获客成本已经达到了一万元。

  相比较线上机构的流量战,线下机构基于现有学员,通过返利等模式再发展线上平台,从而解决获客成本高的难题,这是目前很多线下机构都在打的算盘。

  “2019年,码高计划把直营和加盟合并,做规模性发展。先把渠道建立起来,再在下半年推出线上编程平台。”创始人王好强已经有了明确的时间表。

  码高机器人成立于2015年8月,主要为4-18岁的青少年提供机器人教育相关教学培训。目前已有直营店数量8家,加盟点53家,直营店学员人数达2000余人。

  自研高阶教具,课程覆盖4—18岁年龄层

  码高机器人位于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的办公场所的前台,除了陈列机器人比赛和企业荣誉的的奖杯之外,还在沙发旁边摆放了码高机器人课程教材的书架。

  在王好强看来,这是码高机器人在课程教研能力的体现——实现4到18岁年龄层的教材全配套。

  目前码高机器人课程覆盖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年龄层,并按照年龄分为预科班(4—6岁)、初级班(6—8岁)、中级班(8—10岁)和面向10岁以上的高级班。

  课程内容上,“硬件不断复杂,软件从图形化逐步向代码演变”。据码高机器人教研负责人董一镳具体介绍说,预科班通过使用乐高大颗粒了解基本的搭建结构和原理;初级班进阶到乐高WeDo系列,结合图形化编程内容;中级班会在初级班的基础上,加入EV3、传感器等硬件,软件方面开始向代码编程过渡;高级版则会加入金属器械,引入工业机械臂设计部分,软件教学加入Arduino编程的内容。

  “从认知到搭建,再到扩展”的课程设计思路也体现在码高的教学方法上。引入—构建—编程—扩展—分享,王好强以中级班的一节设计地铁检票机的课程为例向芥末堆记者具体解释这套教学方法。

  王好强告诉芥末堆,首先学生需了解现实生活中的地铁检票机的结构和功能之后,再搭建检票机和用编程实现功能。“码高鼓励最终作品的差异化。”王好强认为这种差异化体现在扩展环节上,基于每位学生设想的不同功能,最终作品也会扩展到不同的内容。最后,学生需要向家长分享学习内容和心得。

  

  图片来自码高机器人官网

  据悉,码高直营校区学员的总数达2000余人,其中高年龄段的学员占比超60%。相比较侧重教育心理学的学龄前课程内容,高年龄段的课程对技术性和内容性则要求更高。内容上,教研人员占公司的总人数近六成。硬件方面,目前市面的教具大多偏重低年龄层。为了解决每个年龄段标准化教具供应问题,科创教育机构开始尝试组建一套基于自身教学内容的教具供应链系统。码高则将这套供应链体系聚焦在高年龄段的学习上,“与Arduino结合的部分”。

  基于学生端的教学内容,码高在教师端提供教案、PPT、师资培训等一系列标准化的教学内容。

  以年龄为基础,横向打通常规课程和竞赛课程

  “信奥赛为导向,报名人数会大涨”,王好强预判市场时认为科创教育赛道未来会格外注重出口,“非刚需的内容,如果碰到刚需的内容永远都是让道的”。

  出口类的竞赛培训是科创教育机构一直非常重视的内容,一方面可以直接反映学生学习效果。另一方面,家长也会为可视化的学习效果持续付费。

  不同于将竞赛课程作为课程体系的拔高部分,码高设计了一套与常规课程并行竞赛课程。在码高内部将从常规课过渡到竞赛课称为“扩课”,据悉,目前扩课率达50%。

  

  图片来自码高机器人官网

  “以年龄为基础做横向的打通”,王好强介绍说,码高将常规课和竞赛课作为两个并行的体系。码高遴选了RLC、FLL、VEX 机器人世界锦标赛等15项国内外赛事和包括青少年人工智能技术水平测试在内的等级考试,比赛项目覆盖了7-18岁年龄层。

  竞赛类课程是围绕一个单项比赛展开,通过学生组队、理解规则、搭建、调试和优化机器人等内容,最终选择趋向最优的比赛策略。例如,在备战RLC比赛时,学生需在2分半内完成8个任务,所以如何分配时间,如何优化机器人就是集训营内需要不断测试的内容。

  不同于常规课每周一次课的安排,竞赛课程会以集训营的方式开展,每期集训营为期7天。根据比赛项目的难易程度,集训营的周期也有所不同。最长是针对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集训营,时间跨度大概在10个月左右。

  基于线下流量发展线上平台,这套低成本获客路径能否走通

  “今年,码高把直营和加盟合并,做规模性发展,先把我们渠道建立起来”。码高此前一直以线下运营为主,今年也不例外,但同时王好强给码高设定的目标是,依托线下校区的优势,实现低成本获客之后,发展线上小班编程直播课。

  据悉,目前码高的线上编程课程体系和技术已经搭建完成,预计下半年开始启动。课程体系分为Scratch Jr、Scratch、Python和C++四部分内容。据董一镳介绍,为了防止代码教学的枯燥,码高引入《我的世界》进行Python学习,并延伸到网络爬虫、软件开发等高阶内容。同时,每个年龄段也会开设相对应的竞赛课程,例如,蓝桥杯等。

  

  课程体系 图片来自码高机器人官网

  目前,码高直营店8家,加盟店53家,王好强计划到今年年底直营店数量达12家,加盟店数量增加至150家,明年则会在此基础上再翻一倍。

  王好强坦言这个速度不算快,校区数量也不是行业的最高。但王好强认为重点不在于校区数量,而是全国性的获客渠道是否建立完成。

  王好强之所以如此看重全国性的获客渠道是因为在他看来,如果掌握了获客渠道,则可以大大获客成本。

  “当我们手里有现成的流量和用户时,码高就没有获客成本,或者说获客成本是基于分成的。”王好强解释说。

  前端的可持续低成本获客能力和后端的强大的产品和课程教研能力,对于任何一家教育公司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能力。对于少儿编程市场来说也不例外。目前,少儿编程市场还处于0到1的发展阶段,入局已晚的论调还为时尚早。现阶段,不管是腾讯、微软这类巨头,还是编程猫、小码王这类目前已经初现规模的机构,还是像码高这类刚刚入局的机构,其实都在用自己的前端和后端优势不断扩大市场。

  基于线下校区学员以返利或者其他方式向线上平台倒流的思路,看起来似乎门槛并不高且容易复制。但王好强对此并不这样认为。王好强认为,码高能走通这个模式是因为码高的学员年龄层集中在初高中阶段,与线上学习平台用户重合率高。相比较学员用户多以学龄前用户为主的线下机构来说,即使能够完成渠道的搭建,也无法转换为线上平台的付费用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芥末堆看教育

面向教育行业的专业新媒体

头像

芥末堆看教育

面向教育行业的专业新媒体

14431

篇文章

5320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