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将发布,押金问题还是挺揪心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将发布,押金问题还是挺揪心

  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交通新业态是否该收押金、预存资金最多存多少等问题,将有新规定了。日前发布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已结束征求意见,下一步将修改完善,按程序报批后适时发布实施。

  新规明确,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并设置了收取押金的上限。针对押金退还问题,新规明确“押金应当日退还给用户”。

  而在另一边,“共享潮”高烧退去后,一些用户至今仍在为退回押金而苦恼。正在征求意见的“新办法”看起来很给力,可是眼下押金难退的“老问题”也依旧很揪心。

  郁闷

  说好15天内退

  小半年都没进展

  看着自己手机上App的退款进展,蒋玉明心里噌噌“冒火”。他没有料到,曾经让自己开得欢快的途歌共享汽车,要退回那1500元押金竟如此艰难。

  “App里说好的7到15个工作日退,从去年12月到现在,已经过去小半年了,还是没进展。”蒋玉明说,自己算是“嗅觉”比较灵敏的人,当初途歌被曝出负面新闻时,自己第一时间就提交了退押金申请,然而至今App都提示在“审核成功”这一步。“下一个环节就是‘等待转账’。问题是从去年12月到现在都没响应,打客服电话也很难打通,你说该怎么办?”

  

  有蒋玉明一样遭遇的人不少。“我身边好几个朋友的途歌押金,都没有退成功,而且我当时还去公司现场登记了。”蒋玉明说,如今想联系上途歌公司人员都比较困难,自己对退押金的进度和相关信息也并不掌握,“就一直干看着App里没有变过的进度,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而在网上,一个名为“途歌受害用户群”的QQ群里,几乎每天都有用户打听退押金进度及相关问题,更有人表示已建立微信群,想要“组团”起诉途歌公司。在该QQ群里,有网友表示已起诉了途歌,并获得进展回复。记者注意到,一个名为“海淀法院自主立案服务号”的截图页面显示,该网友提交的立案申请已经进入诉前调解阶段。而据媒体4月份的公开报道,有少部分用户向法院起诉途歌不退还押金的行为,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了途歌退还消费者押金并承担案件受理费和利息。

  针对退押金难问题,记者拨打途歌公司客服电话发现,相比此前的快速响应,客服电话的确较难接通。拨打多次接通后,一名客服表示对退押金相关情况及进展并不了解。而途歌公司一位负责公关工作的人员表示,其已经从途歌离职,“我现在也不是特别清楚状态。”

  绝望

  排1200多万名

  不知等待到何时

  与共享汽车退押金难相比,共享单车押金退还似乎更是难上加难。此前,在媒体集中报道“小黄车”退押金难之时,共享单车用户潘达便第一时间提交了退押金申请。如今好几个月过去,当他再次打开ofo“小黄车”App时发现,自己依旧处于“排名中”,且排名在1200万开外。而App上的文字则提示他,“排队退款期间可正常用车,排序每日更新,将按照顺序依次退款,请耐心等待!”

  “这个耐心等待,究竟还要等多久呢,心里没谱。我都绝望到麻木了!”潘达说,自己对“小黄车”退押金每天能退多少人、什么时候可以退到自己手里等,完全不清楚。

  

  其实,除了等待顺序退款之外,ofo“小黄车”还给用户提供了另外两个选择——兑换押金和押金购买年卡。宣称为“百万退押金用户的好评选择”的兑换押金,具体规则是99元押金=150金币+永久免押骑行(1金币=1元)。而当用户选择升级领取后,则可用金币在APP里的折扣商城购买诸如食品生鲜、酒水饮料、美妆护肤等商品。而押金购买年卡则是押金可以“一键支付”换来180天免费骑行,享受终身免押骑行。

  面对另外提供的两个选择方案,潘达并不以为然,他铁了心只想要回“真金白银”。“我不想兑换押金或购买年卡,因为现在住的地儿,有很多小黄车都坏掉了,而且很不容易找到车骑,已经几乎弃用了。”潘达说,99元押金看起来比较少,但是“苍蝇再小也是肉”。他建议,如果“小黄车”能够跟现在流行的一些打车企业合作,推出打车代用券,自己将可以接受不退押金。但目前来看,他只有煎熬等待。

  支招

  用户可投诉或起诉

  企业不止破产一条路

  新规还未正式出台施行,对于眼下苦苦等待退押金的用户们来说,又有什么渠道或办法讨回押金呢?不同专家给出了相应建议。

  “用户要维权,一个办法是可以与企业进行协商。由企业给出解决方案,如果觉得能够接受,用户就需要等待退押金;如果协商不成的话,用户既可以向消协进行投诉,也可以向相关主管部门进行投诉。”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说。

  如果上述两个渠道都行不通,岳屾山认为,用户还可以考虑走司法程序,向人民法院提起相关诉讼。不过,对于一些网友提议的多人“组团”诉讼,岳屾山认为实际效果可能不会特别大。“‘组团’诉讼看起来就是人多声势大一些,但是程序走到最后的法院或者相关部门那里,最后还是按照单个案例来逐一处理。”对于相关企业来说,岳屾山指出眼下主要应该看其运营情况如何。“没钱的话,可以走申请破产程序。但是企业破产就意味着资不抵债,客户的押金还是很难全额得到退还。”岳屾山也提醒用户,今后要提高相关风险防范意识。

  而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目前解决“退押金难”的思路需要调整。

  “如果让用户一直等待,没几个用户有耐心等下去;但是通过司法程序解决的话,司法强制肯定有用,有用户会拿到一部分钱,但同时企业可能就没有了。企业没有了之后,更多人的押金等权益就会受到损失。”朱巍说,最好的办法还是把市场出现的问题交给市场,想办法让相关企业继续存活下去,“收拾残局的不一定是政府部门,也可以是别的有资金且想要进入该行业的企业。”

  观点

  新规仍有进步空间

  关键要做好监管前移

  “这个征求意见稿,对押金的性质做了明确规定。押金不能用,所有权是用户的,只能存在那里,这个是最根本的。此外,其他方面的规定都很有必要。”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朱巍说。

  但朱巍同时认为,征求意见稿出来得有些太早也太晚了。所谓“太早”,是指目前只是在征求意见,还没有正式出台并实施;所谓“太晚”是指在出现“退押金难”问题之前,这个征求意见稿并未出台。“之前有的就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但是效果比较有限。企业一旦被曝遇到退押金难问题,往往就已经不行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用户这块儿等不了,企业看起来又没有钱,油米不进了。一味要求其强制承担,意义也不大。”朱巍建议,对于相关企业来说,目前还是有办法可以解决困局的。“一种是像ofo这样的变相还债,将‘债’转为使用权。这样,用户的权益和企业的权益是相捆绑的;第二种是,企业间进行合作,有钱的出钱,有市场没钱的可以把市场份额、股权等给这些有钱的企业。这样,新企业能够扩展市场,旧企业能够还上押金。”

  而对于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朱巍认为虽然押金等规定细致明确,但仍然有可以进步的空间。“比如目前看主要部门是交通运输部,应该还有其他的部门,需要进一步明确其主管部门。并且,要对企业的独立账号和独立财务情况进行公开,做到信息的全面公开。”朱巍说,此外最重要的还是要做到监管前移。征求意见稿将押金所有权等说得很清楚,那么押金到底怎么用、后续怎样监管等,更需要提前下好功夫。“前面的诸多事项做到位了,就不会再有太大问题了。”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李松林 插图 宋溪

  流程编辑:RB013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大吉娱乐

杜绝枯燥,从娱乐开始!

头像

大吉娱乐

杜绝枯燥,从娱乐开始!

544

篇文章

15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