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在华72小时大撤退,与刘强东鏖战十数年,市值近万亿难掩败局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地气导读

  一场清仓促销给亚马逊中国带来了巨大流量,黑五促销的两倍,多个端口出现崩溃。越是狂欢越显得悲壮,对于亚马逊中国电商而言,这场甘露来的太晚了。这家世界500强巨头在中国市场征战15年后,最终决定缴械投降。从总部决定到国内执行,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

  文 | 项也

  来源 | AI财经社(ID:aicjnews)

  

  一条海蓝之谜面霜的亚马逊折扣链接被丢进闺蜜死党群里。

  Amy打开链接,看到折扣价有些惊诧。上一次用亚马逊是什么时候?或许还是七八年前读书时买过几本英文原版书籍。Amy意识到,由于太久没用这个网站,已经忘记了账号和密码。

  幸好,Amy就这么几个账号和密码,几番尝试之后,终于登陆上去。麻烦出现了:当Amy再次刷新页面时,网页已经崩溃。

  像Amy这样的人还有很多。4月29日,亚马逊中国进行清仓大促,包括美妆、图书等品类都在之前基础上大打折扣,一时间大量消费者涌入,包括亚马逊中国网站、APP、微信小程序等都出现了长时间的页面崩溃。

  这或许是亚马逊中国许久没有感受到的强大流量。有内部人士告诉我们,这次流量大约相当于每年黑五促销的两倍。只不过,这场甘露来的有点晚。

  

  来源/图虫创意

  一步错步步错。到了2014年,亚马逊中国的市场份额已经跌落至2.1%,无力与竞争对手抗衡。在亚马逊财报中,亚马逊中国从此也失去了单列的机会,被粗暴地划分在了其他地区。

  也正是这一年,英国人葛道远出任亚马逊中国总裁,开始扮演起改革者的角色。亚马逊开始推进国际品牌战略,一方面积极推动亚马逊在中国的跨境电商业务;另一方面,对不盈利的本地化电商进行调整。

  “受总部影响,开始裁撤亏钱的品类,手机、电脑、数码等产品是率先调整的品类。”Aileen告诉我们,大概在2014年前后,亚马逊总部开始注重财务回报、注重盈亏平衡。

  中国区首当其冲。彼时中国区的策略是,从泛人群开始收窄、逐渐只做金字塔顶端的用户群。具体变化是,加强跨境电商业务、推出prime会员等。不过,一个恶性循环是,随着品类的减少,消费者就越少,消费者越少,亚马逊中国越难得到美国总部的支持,市场份额逐步下降。据eMarketer报告显示,亚马逊中国电商2018年的市场份额仅为0.7%,几乎彻底告别了B2C电商的主流队伍。

  自此,十余年时间里,亚马逊中国从刚被收购时的主角光环,一次次错失机会,最终沦落为配角。

  2

  艰难本土化

  亚马逊在中国发展举步维艰时,贝索斯曾复盘过在中国市场的失利,他将原因总结为,“不够激进、投资不足、本土化不充分。”

  本土化不充分,一直困扰着亚马逊中国。尤其是对中国市场的认知程度不深,导致了其在中国电商的黄金时代错过了高速成长的机会,并最终败给了中国的竞争对手。

  体验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美国奉行一套UI、全球通用。即使看不懂文字,也知道哪个位置的哪个按钮是什么意思。”一位前亚马逊中国员工说道,“要修改一个页面,需要繁杂的审批流程。甚至,早期亚马逊中国网站不准修改任何地方。”但欧美人和中国人对于页面的需求并不一致,中国人喜欢热闹、喜欢逛,欧美人目的更为明确、更喜欢简约。

  运营同样重要。电商倚重运营,折扣、大促、造节,这些中国电商熟稔的、灵活的市场竞争策略,对于亚马逊中国来说,是难上加难的梦魇。“国内电商,一场大促,老板一声号令,全员996、一两周就能上线,而亚马逊中国则需要向总部提交报告,然后等待审批、讨论、以及总部开发安排,没个一两个月很难下来。”亚马逊离职中层Robin如是说。

  亚马逊中国一直希望通过低价、优质服务、良好的口碑来获得新用户,这种低成本方式同时也是低效的,一点都不互联网,但它在美国是成功的,以致于贝索斯认为这个套路在中国一样会取得成功。事实证明,这一套在中国并不管用。

  亚马逊离职员工Candice认为,亚马逊中国过于保守的策略让其错失了中国电商红利期的发展。“在一个完全野蛮增长的领域里,你用一种完全文明的方式,未必真的凑效。”在她看来,长期规划是需要的,但正如早期圈地运动一样,“不能总想着一门心思的修炼内功,否则内功还没修炼好,市场就被瓜分完毕了。”

  中后期的亚马逊中国也开始吸取一些教训,在本土化上做了一些尝试和探索,比如,prime会员、物流+等。

  

  来源/图虫创意

  不断变换的高层也是本土化艰难的原因之一。相比较亚马逊总部稳定的高管层,亚马逊中国的高管相当于“流水席”。除了王汉华之外,冯思哲、葛道远的任期都只有两年,张文翊目前也不过三年时间。“葛道远力推的是跨境电商,而张文翊则是kindle背景,”Robin总结,走马观花式的管理层、不同管理思路和风格,让本土化的推进难上加难。

  亚马逊在中国的失败并非一无是处,起码给印度市场提供一定的参考借鉴价值。在印度市场上,亚马逊吸取了中国的失败经验,放权给钱。一方面,管理层是贝索斯的心腹,并且还在印度先后砸下了50亿美元,这比在中国市场豪气了不少;另一方面,亚马逊不再低调保守,而是开始在印度大规模做广告,主动拓展消费者。最终印度成为亚马逊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

  3

  为他人做嫁衣

  “也不算失败吧,”Candice觉得,尽管本地化电商已经裁撤。不过,亚马逊中国的跨境电商、全球开店、kindle和云计算等业务还将继续运营。言辞之中,Candice非常抵触说失败,在描述亚马逊全球业务成功时的溢于言表,以及在描述亚马逊中国失利时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确实,不可否认,亚马逊是一家伟大的公司。2018年,亚马逊全年营收2329亿美元,同比增长31%;其中电商业务创收2079亿美元,同比增近三成,营业利润51.14亿美元。截至目前,亚马逊市值约9500亿美元,约是1.97个阿里巴巴,22个京东。今年年初,亚马逊还曾短暂超越苹果和微软,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

  不过,这也难掩亚马逊在中国市场的失利。甚至,除去北美市场之外,亚马逊在其他地区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亚马逊财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期间,非北美市场的国际业务经营亏损分别为12.83亿美元、30.62亿美元和21.42亿美元,连续三年未曾盈利。

  或是中国本地化电商的财务贡献实在太少,这次中国本地化电商的关闭,几乎对亚马逊股价没有什么影响。4月18日,亚马逊的股票市场收盘1861.7美元,总体稳定。

  回顾亚马逊中国的15年发展历程,这是一个典型的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故事。不得不说,亚马逊中国几乎是先进技术和理念的展示区。prime会员之于会员电商、kindle之于电子阅读、“物流+”之于开放物流、数据推荐之于大数据体系建设,亚马逊中国在技术和理念上都一定程度上激励和启发着中国的创业者,教出了不少中国徒弟。不同时期,包括当当、京东等企业都被冠上了“中国亚马逊”的称号。

  从收购卓越之后,先是对战当当,之后是京东、阿里,亚马逊中国教出来的“徒弟”个个都茁壮成长,而师父自己声量却日渐衰落。某种意义上,亚马逊中国的经验来自于亚马逊多年的总结,但野蛮生长的中国电商市场需要的更多的是速度和野心,而非墨守成规。

  “我真不希望亚马逊中国垮掉,”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有好的竞争对手能激活自己的企业,对市场更是一种健康的生态。”

  不仅仅是在业务上,亚马逊一直有着中国电商界“黄埔军校”的称号。

  说黄埔军校一点都不夸张,甚至连亚马逊还没进入中国就已经开始产生影响。还没创办卓越网的陈年曾感慨,“没有人知道电子商务怎么做,那时候全中国的电子商务从业者都捧着《亚马逊传奇》在看,希望能从中看到一点门道来。”

  时至今日,主流的电商网站都有着不少亚马逊中国背景的管理层,阿里、京东、拼多多、网易等都有着亚马逊人的身影。从人才角度看,亚马逊人早已融入到中国电商的大潮之中。只不过,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文中Amy、Aileen、Candice、Robin等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地气财经

你够得着的生意与生活。

头像

地气财经

你够得着的生意与生活。

605

篇文章

276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