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拉链没拉好,媒体们底裤也不要了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策划 | DOCO编辑部

本期编辑 撰稿 | 孟浪


也许,“不知妻美”的刘强东至今都不会想到,自己半年前在大洋彼岸所做的这件坏事,居然会在华语世界延宕出如此多的波澜,从侃侃而谈的人生赢家到被口诛笔伐的“强奸犯”,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曾几何时,他还是那个来自江苏宿迁,被家乡父老亲切地称为“大强子”的好小伙儿。


少年时期的刘强东

在众人眼里,他既是通过一步步艰苦奋斗赚得盆满钵盈的商业巨贾,亦是这个国家一些重要政经会议上的座上宾。但仅仅在一年之内,一个自取其祸的行径就彻底扭转了他的形象。

 


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罪行”不仅打破了刘强东自己一直以来营造的完美人设,使其坠入了不可逆转的深渊;


而且此事所带来的影响更像是一股强劲的龙卷风,媒体和大众被这场飓风牵引到同一个舆论场中,所有人都为此看红了眼,吵翻了天,俨然成就了一场公私合谋的狂欢。

 

2018年8月底刘强东在美国明州被捕


从2018年8月刘强东事发起,再到现如今各种监控视频和当事人的采访爆料,刘强东案衍生出的千丝万缕不仅折射出了人性的鬼蜮伎俩,其所产生的蝴蝶效应更使得我们看到了一些国内媒体所存在的专业素养漏洞和底线操守问题。

 

4月24日,公众号新闻实验室就发布了一篇名为《刘强东案音视频:机构媒体的堕落与溃败》的文章。在此文中,作者方可成指出,像“@明州事记”这样突然出现的微博用户,其所发布的两段来路不明、经过删减和字幕引导的视频居然被各大专业媒体不加甄别的广泛引用,它所反映的正是当下媒体们专业素养的缺失问题。


刘强东与涉事女性“jingyao”的监控画面


而在此期间,像南方都市报这样的机构性媒体在收到一份关于刘强东案的音频爆料后,其不仅未对信息来源进行追问和查询,而且对材料的真实性也未经核实,便直接进行了转发。


媒体间接性地充当了某一方利益团体的传声筒角色,这早已经违背了该有的新闻伦理价值。


南方都市报的录音文件

可笑的是,就在此篇批评性文章发表后不久,才刚刚过了两天,DOCO君就从朋友圈获悉,凤凰网科技居然又以“二度创作”的形式将财新网的一篇文章做了标题篡改。


本来的原文标题是“刘强东案女事主回应:‘我一直在拒绝’”,可到了凤凰网科技那里,就变成了“刘强东案女生曾承认自愿发生关系”。

 

两个新闻内容的对比


由于凤凰网科技是通过微博进行的发布,所以这条信息一经出现,便引起了吃瓜群众们的大量评论及转发,从而严重误导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网友。


财新网发布的反侵权公告


新闻媒体的专业主义堕落和价值观失序在此次刘强东案的报道中屡屡出现,这种现象不得不让DOCO君想起一部丹麦纪录片《新闻编辑室——报业的衰落》。


因为就在这部纪录片中,女导演Mikala Krogh就用自己手中的镜头详细记述了丹麦小报Ekstra Bladet(简称EB)为提高自己的报纸销量和新闻点击量,在一起解救海盗劫持人质事件中所犯下的专业性错误。 

 


EB是丹麦国内最知名的小报之一,丹麦人对它爱恨交加,因为它既是社会监督者,也是普罗大众对抗体制的代言人,但同时,它也是媒体申诉委员会里被投诉最多的媒体。 

 

EB报社所在地


近年来,受到网络和新媒体的冲击,EB作为一家传统纸媒,其发行量正在日渐减少,不断下滑的数据使得EB的主编保罗不得不采取一些挑战报业底线的行为来挽救这家报社。 

 


对于这场全球媒体人都在应对的行业危机,保罗首先想到解决办法的就是删减自家报纸的版面,将一些比较小众的版面如电视指南、影院指南统统剔除在外,从而降低报纸的发行成本。 


EB主编保罗


其次,保罗所率领的采编团队又对头版头条的新闻加大了标题党的勾兑力度,从而让整个报纸的内容看起来更加猎奇和夸张,以此吸引读者的眼球,促使他们购买。

 


甚至在对一名议员女儿死亡消息的报道中,记者还未得到其家人的正式确认就采取了新闻的发布,对于这类与时间赛跑“抢先制造”出来的新闻,他们更是想毫无节制的“往死里用”。 

 


而后,在对两名丹麦船员被索马里海盗当成人质抢劫关押500天的新闻报道中,EB又故技重施,将其作为重点新闻加以“炮制”,以此持续性地为报社制作内容来源。 

 


他们抓住船舶公司老板的小辫子,将其枉顾员工被劫持仍选择出门游玩的照片偷拍了下来,试图曝光这个冷血的资本家。 


但因为此时丹麦政府正在协调这家船舶公司与索马里海盗进行谈判,对于这条新闻的发布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编辑们表示了一定的怀疑。 

 


可面对质疑,保罗不认为他们这是在干涉谈判,相反,他确信他们现在所做的工作是在揭露真相,至于那些可能产生的外交政策问题,并不在他所考虑的范畴之内。 

 


紧随其后,标题党就被制作了出来。  


为了造势,他们甚至在报社大楼外悬挂起了条幅,将这次解救人质的头条内容放大给路人看。 

 


而在收到人质亲属发来的邮件,恳求他们不要再报道此事时,报社却选择了不予理睬。 

 


在解救人质的过程中,报社编辑们还远程操控他们的调查记者“亲身参与”到这一危险活动中去,为的就是能够第一时间拿到有关消息源,但实际上,这么做的结果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人质的顺利解救。

 


最糟糕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丹麦士兵还未完全完成人质的接收工作,但报社的记者与编辑们便已经将“此刻丹麦人获释”的新闻在网络上发了出去,提前把这个即将成为事实但还未成为事实的信息预测性地做成了新闻。 

 


不过,丹麦这种欧洲国家的新闻机制还是比较健全完善的。

 

保罗和EB的行为随即受到了政党官员的讨伐、媒体申诉委员会的问责以及其他媒体同行的批评。 

 


因为在他们看来,EB就是为了提升报纸的销量和满足读者的猎奇心从而丧失了最起码的职业操守,在做着一些可能会影响到人质解救的作死式新闻报道。 

 

在看完这样一部揭露新闻报道如何失控的纪录片之后,如果回过头再去看看国内媒体对刘强东案的报道,我们便会发现:事实上,不管是欧洲还是中国,很多失实或价值观错乱的新闻其出现的原因和机制都是极为相似的。

 

首先,在这一过程中,所有媒体存在的价值被整个大环境改造成了“一切向销量或流量看齐”,而有关伦理、操守、温度的东西却被媒体人们抛之脑后,一些本就处于弱势地位的新闻当事人成了媒体宰割的对象,“人血馒头”变为了一种舆论的刚需所在。

 


其次,每一个传播者又因为各自的立场、视角、背景,甚至是利益关系问题,在对一些信息进行筛选和过滤时,恰巧或有意地将某些关键性信息做了篡改和修饰,从而使得新闻的把关人功能失效,造成了对大众的误导。

 

同时,又因为现在早已是信息化时代,大量新闻的生产和传播其实是在网络这一载体上进行的,但网络是把双刃剑,它的传播逻辑是一种典型的“去中心化”的信息流动方式。


网友们获取信息时可以在网络上获得更多的自主权,然而大批泥沙俱下的新闻内容也会相应的影响到他们对事实的判断和分析。


海量的信息常常混淆受众的视听,使其目不暇接,甚至会对信息的真假慢慢丧失基本的判断能力。

 


因此,在类似于刘强东案这样的新闻面前,我们便会发现,一些媒体就像是没了头的苍蝇一样乱飞乱撞,而被它们所引导的受众也会越发不相信新闻的真实性和客观性,“日常打脸”、“别轻易站队”变成了一种极其复杂的舆论氛围。

 

实际上,受众一旦产生这种心理,其实就已经默认了已报道的新闻是假新闻。这种心理不仅体现出他们对媒体丧失了信任度,更昭示了大家置身于这样混乱的舆论环境中的焦虑感。


 


面对刘强东案,国内媒体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持续性跟踪报道,一连串的消息也已把网友看到了吐,而就在这错综复杂的新闻背后,DOCO君亦相信大多数人肯定也有了一个最起码的自我判断如此,便再不赘述。

 

只希望国内的媒体人们如果再遇到相似的新闻后,一定要遵守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和专业素养,更不要轻易的被某些利益集团牵着鼻子走,那样,我们也就不会再看到如此大面积的失效性新闻或者假新闻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DOCO热纪录

燃烧想象,真实映像

头像

DOCO热纪录

燃烧想象,真实映像

4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