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化的自信来源于史的传承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随河水流逝着的是季节的变换,随时光流逝着的是文化的传承。在中华文明五千多年的历史中,“史”都是异常重要和严肃的事情。

   早在商周时期政府内就已经有了记录帝王言行的职位,这一职位的传承和其他岗位有所不同,实行的是父死子继,家族内传承的方法,这一岗位的从业人员甚至都不受朝代更替所影响,比如我们熟悉的太史公司马迁家族,从皇帝到商周的程伯休甫,再到后来的秦汉时期的司马氏(图来自网络,侵删),一千多年世代掌管天文地理,史称“天官”。

  

   秦汉时期中国正式进入封建社会,汉初确定“独尊儒术”之后,史学作为一个政府和民间交叉管理的学科逐渐兴盛,政府开始有了官方机构给撰写前朝的历史,民间有实力的氏族会撰写相应的书籍记录前朝和当朝大事、传说。史学在这一时期开始兴盛,也是在这一时期我们有了自己的民族称号“汉”。

   在儒家的思想观念中,知识分子的最高境界从来不是成为王侯将相乃至帝王,他们毕生的追求是“立德”、“立言”、“立功”,其中,立德是自己的品行足以作为后人的楷模,立言是在文学上有可以传世的作品,立功是为君王开疆拓土建立自己的功业,这三方面的追求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内心需求,更重要的是: 扬名后世,以显父母。而这些功业都要靠史书的记载才能传于后世,这也就是为什么文天祥在绝境中依然要:留取丹心照汗青。史书在儒家知识分子心中更多的承载的是一种传承和认可。当然,对统治阶级而言,写“史”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借鉴前朝的经验和教训,二是掌控话语权,借以证明自己政权的合法性;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对修史都有自己的需求,这也就催生了这一学科的发展,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史官的工作可以不受当权者的干涉,在皇权高度集中的封建社会是不可想象的。

   在古代中国,不光是读书人要学史,史学在帝王教育中也是一门非常重要的科目,古人学史不是为了记住某年某月发生了什么,而是为了思考当时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当时是怎么处理的?如果我去处理我会怎么做?所以古代人学史不是学习如何作文,而是学习如何做事,借鉴古人的智慧来处理今天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历史学在古代被称为“帝王之术”。所以,历史是用来用的,而不是用来背的。在学史、用史、记史的轮回中,留下的不仅仅是一代代王侯将相、典籍故事,更重要的是传承的汉文化。正是几千年的积累,才会有人类史上包容性最强的汉文化出现,才会有辽国之前将近三千年可考的历史中,汉民族遭受无数次的外族武力入侵,即使被灭国也能做到:胡虏无百年之运,任何民族掌握汉族的政权之后都会被汉族同化,汉文化的底蕴可见一斑。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汉民族虽然历经磨难,但是文化的传承从未中断,汉民族才能繁衍数千年而不衰,中华大地在无数次分裂后,但是汉民族的集体认同感却从未衰退,中华大地依然能保证主体结构的完整,这不得不说是文化传承的力量。

   相反,西方的历史学发展只在工业革命之后才开始被一些文学家和大学教授重视,然后才出现了像丘吉尔的《英语民族史》这样的民间史书,在长达一千多年的中世纪里,西方基本是神学的天下,各个民族乃至国家的历史基本是没有传承的。虽然西方也经历过若干次的大一统,但是始终未形成统一的文化认同,更不用说民族认同了,这也是为什么面积远小于中国的西欧,却出现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即使某些国家的面积和人口比不上中国的一个地级市;这也是为什么当我们查找中世纪之前的西方历史时,只能参考《荷马史诗》一类的书籍,而中国同时期、同类型的《山海经》只能算是神话故事书。

   近代中国在百年未有之变局中在技艺方面显得有些落后,某些观点认为这一落后同样也体现在文化上,这是作者万万不可认同的,因为中西方文化完全是不在一个量级的选手。纵观中国历史,我们的民族遇到过无数次的远强于现在的对手,都能全身而退并超越之;我们曾经被外族统治几百年,仍然能将统治者同化并取代之。当前的阶段只是过去历史的重演而已,只要假以时日,我们明显的感受到这一优越性,之所以我们感觉自己长期处于弱势,只是因为人眼所能看到的时间轴只是几年光景,远远短于历史进程的时间轴。五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我们是一个有强大文化和强大韧性的民族。一朝反弹,天翻地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6 参与 9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因雨而生的历史故事

以德做人,以史做事

头像

因雨而生的历史故事

以德做人,以史做事

1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