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后嘀咕林妹妹的袭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

  樵髯

  一

  三十二回,湘云和袭人午间坐在一起聊天。

  袭人顺势要湘云帮自己做点针线活,湘云因听说自己做的荷包前日被黛玉剪了,表示这次不想帮忙,又说:

  “越发奇了,林姑娘也犯不上生气,她既会剪,就叫她做。”

  袭人回答:

  “她可不作呢。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她劳碌着了。大夫又说好生静养才好,谁还烦她做?旧年好一年的工夫,做了个香袋儿;今年半年,还没见拿针线呢。”

  

  说话之间,有人来报,雨村来访,要见宝玉。宝玉忍不住发牢骚:

  “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

  湘云劝他也应学学经济学问,别总在女孩队里混。

  宝玉不爱听,直接下逐客令:

  “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

  袭人一半打圆场,一半也是吐槽,说:

  “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

  袭人历来在读者群中争议最大。如此被人争议,大约一半也是因为爱在背后嘀咕林妹妹。

  经验告诉我们,如果女主惹人怜爱,那么作为女配在背后说点坏话就不难让人讨厌了。

  二

  按说,袭人是个十分谨慎小心的丫头。

  贾母说她是个没嘴的葫芦,意味着她在贾母那儿工作期间,一直低调处事,没有半分张扬。

  王夫人也曾说:

  “若说沉重知大礼,莫若袭人第一。”

  可见袭人留给王夫人的印象也并非爱耍心眼、背后好弄人非的坏丫头。

  但是领导们的评语并不总是准确。

  凤姐对林之孝两口子的评语是“天聋地哑”,可至少林之孝家的不是这样,在怡红院她便长篇大论的训导众丫鬟。

  宝钗觉得小红是个“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其实不过是小红努力上进的劲儿猛了点,主意拿得定一点,和其他的小丫头们相比有着若干清醒而已。

  袭人在背后嘀咕林妹妹,为什么事后没人去主子或林妹妹那嚼舌头?

  

  一方面贾府那么多的人口,谁说什么话都朝主子那去说,恐怕主子首先就怀疑起你的人品来;

  再说了,也不是谁都能到主子眼前去的,不够身份的上不了高台盘。

  另一方面说不定那些四处走漏消息的怡红院的婆子和丫头也看不惯林妹妹的做派,既然袭人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只有心里痛快的份,或者感觉有好戏看了,告什么状去?

  四

  袭人是嘀咕给湘云听的。

  彼时的湘云也觉得黛玉不好相处,有些读者觉得林妹妹爱使小性儿,大约也是湘云版的个性。

  湘云恼了便对着宝玉冲口而出:

  “要说,你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

  而袭人原本是服侍湘云的,后来才跟了宝玉。

  正是因为俩人有过这样一段亲密时光,可以交换心事,才开启了嘀咕林妹妹的模式。

  但湘云不知道,袭人不仅跟她嘀咕林妹妹,还在宝钗跟前嘀咕她。

  就在不久前,她来贾府,住在林妹妹的潇湘馆,结果宝玉十分激动,大早晨顾不上梳洗就赶去,在那里湘云就替宝玉梳了头。

  袭人不满,恰好宝钗来访,然后袭人就说,“姐妹们在一起闹也得有个度”,惹来宝钗的刮目相看。

  可袭人不想想,宝钗这一阵子不也来怡红院来得很频繁?

  

  至此我们就明白了,袭人这么一个谨慎的丫头,老婆子给串葡萄都不肯吃的怡红院总管,怎么就议论起主子姑娘来了?

  原来是主子姑娘动了她的“奶酪”。她的“奶酪”便是宝玉。

  她划分“敌友”的标准很简单:谁带坏了宝玉谁就是她的潜在“敌人”。

  这个标准很眼熟,哦,也是宝玉她妈王夫人的标准。怪不得大家都觉得袭人和王夫人说话的那段,是宝玉的大小两个母亲终于风云际会、彼此相认了呢。

  四

  她不想宝玉有事。一旦宝玉有事,她第一个倒霉,这个她很清楚。

  这也是为什么宝玉宠了她那么多年,她却劝了他那么多年的原因。

  别的丫头都沦陷在那散发着香甜味道的蜜罐时光里,她只有被人夸的份,而无人指出她的错处。

  再有,这么多年的付出,赢得了宝玉的喜欢,自认为在宝玉心里也占有一席之地,那么,当宝玉为了黛玉闹天闹地的时候,袭人是个什么滋味?

  《奖》中主人公的感受或许可以描绘一下袭人:

  “被夺走爱之后的那种委屈、那种不甘、那种顿失所依的措手不及,就像一颗被推离正常轨道的星球,飘浮在茫然无垠的太空,没有重心也没有方向。”

  有点夸张。

  但无论如何,袭人是第一个进入宝玉内心的少女,即使他们日常的互动只停留在世俗的吃喝穿戴上,即使她十分清醒自己不配八抬大轿来抬。

  但是,宝玉那些惊世骇俗的言论,比如“化灰化烟随风散”“文死谏、武死战”,只说给袭人一个人听。

  

  袭人虽不能回应或觉得荒诞,可她喜欢宝玉对她的这种依赖、信任或许还有点甜蜜的感觉。

  假若有别的姑娘来分享,鉴于身份地位,她努力压抑,内心的失落恐怕也是避免不了的。

  和湘云的背后嘀咕,与其说是话赶话说到那,不如说是她某种下意识的抗拒。

  五

  她对自己和宝玉偷偷摸摸的事讳莫如深,可,黛玉偏偏当众叫她“好嫂子”。

  虽说黛玉是用这句调解矛盾、缓解气氛的,是打趣,是开玩笑,可刚刚和晴雯的风波不就因她袭人脱口而出一句“我们”而起吗?

  亲昵的叫声好嫂子,有意无意点到了袭人的心病。这种窘迫并不能让袭人像别人说她哈巴狗那样一笑了之。

  只能说,林妹妹是一个诗人,她以她的视角解读这个世界。

  她不太了解一个丫头努力爬上来有多艰辛,有多小心,有多经不住哪怕一个微小的有关风化的言论,就像她看到刘姥姥努力表演以获得贾母的喜欢时逗笑说:

  “舜乐一奏,百兽同舞,如今才一牛耳。”

  主子姑娘的视野使她注定看不到这个世界还有为活着而活着的人。

  

  袭人却是一个匠人。

  她目前的唯一的迫切的任务便是,要塑造一个完美地走上仕途道路、能为家族也为她袭人遮挡风雨的有担当意识的雕塑出来。

  这个作品一旦打造成功,就能使她有更多安身立命的机会。

  她不允许别人来破坏它。她的爱和她的安稳纠缠在一起。

  你分不清她是爱宝玉,还是爱前程。

  或者她自己也无从分辨。

  六

  六十四回,大家谈起生日的事,探春说二月没人,袭人急着说:

  “林姑娘是二月十二,怎么没人?只不是咱家的人。”

  她要告诉探春二月有人,又何必画蛇添足非得说林妹妹不是咱家的人?

  这个家常谈话,不小心再一次暴露袭人的小心思。

  林妹妹对自己不是贾府的人早有感知,她曾对已成姐妹的宝钗说,“吃穿用度,一草一纸”都需仰仗贾府,这话透着凄凉。

  林妹妹又说:

  “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些小人岂有不多嫌的。”

  

  小丫头们、老婆子们背后这样说,怨她们眼皮子浅,袭人也跟着这样说,就有点让人心惊。

  或许有人辩解说这只是客观事实,林妹妹那样说,岂不是自认了吗?怎么就不能让袭人说说呢?

  只能说,贾母待见自己的外孙女,所以说我们家四个女孩(元春已嫁),把黛玉一起算上,这才是喜欢。

  袭人这么说,至少表明黛玉的痛于她无关痛痒。

  但是宝玉还替她解释,说因为她和林妹妹是同一天生日,所以能记得这么清楚。

  黛玉也曾听到过袭人背后说她爱闹的话,但,林妹妹却只为宝玉把自己认作知己而悲喜交集。

  或许可看做是二玉对袭人有一种歉疚式的补偿,或者终究也认同袭人的观点。

  他们并不只是我们文学上的审美对象。

  他们也生活在俗世中,在这样一个大家族中,有了袭人的妥帖照顾才能更好的生活在他们为自己构筑的诗意城堡里吧。

  七

  袭人帮香菱换衣服,从不扎小丫头的手;

  怡红院里吵架了,她拉这个、劝那个;

  宝玉摔了茜雪的茶,袭人谎称自己摔了帮着遮掩过去;

  李嬷嬷把她的东西吃了,也不生是非。

  她有自己的原则,她曾对宝玉说,难道你做了强盗我也跟着你不成?

  她有强烈的道德感,她跟随着那个时代的脚步。

  她用自己的务实勤奋博得了周遭的称赞,她以“贤”出名。

  说得刻薄一点,她的贤,更像她的生存方式。

  

  善良的人不过自私得更隐秘一点罢了。

  当有人触及她的核心利益时,善良就会像一个并不牢固的壳一样脱落,她会忍不住冒出头出来嘀咕几句。

  这个时候袭人并不那么可爱,也不那么贤惠,但是不是真实了好多?

  当你无论怎么努力,都赶不上那个在你的生活里闪闪发光的女主时,女主无意间还要让你的人生蒙上阴影,作为女配,不嘀咕几句还是女配吗?

  拉远一点看,也就是嘀咕几句而已。

  青春里的少女也就是这么点小心思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巧巧的路上

巧巧旅游纪实

头像

巧巧的路上

巧巧旅游纪实

194

篇文章

4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