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丫鬟抱屈夭风流,袭人和宝玉理论,这一回有何深意?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袭人就讲:“可是你‘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们偶说一句妨碍的话,你就说不吉利;你如今好好的咒他,就该的了?”你反而咒她死了。宝玉就说,我不是妄口咒人,今年春天已有兆头的。什么兆头?记得吗,怡红院里面很多海棠花,怡红快绿,怡红指的就是海

  

  棠。宝玉说好好的海棠无故死了半边,他相信花木有人的气数:“我就知道有异事,果然应在他身上。”袭人听了越来越不高兴了,就说:“我要不说,又掌不住:你也太婆婆妈妈的了。”你看宝玉就讲出一大番道理来。宝玉说:“你们那里知道?不但草木,凡天下有情有理的东西,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若用大题目比,就像孔子庙前桧树,坟前的蓍草,诸葛祠前的柏树,岳武穆坟前的松树:这都是堂堂正大之气,千古不磨之物。世乱,他就枯干了;世治,他就茂盛了,凡千年枯了又生的几次。这不是应兆么?若是小题目比,就像杨太真沈香亭的木芍药,端正楼的相思树,王昭君坟上的长青草,难道不也有灵验?——所以这海棠亦是应着人生的。”扯出一大堆比喻来。

  袭人这下子露出她的心思来了,袭人这么讲:“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

  是个什么东西?讲出心里话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你看看,他总好,也越不过我的次序去。就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想是我要死的了。”这个袭人跟晴雯之间的确针锋相对,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宝玉都喜欢她们、都爱她们,但角色又不同。袭人对宝玉来说,像他的母亲,又是他的妾,他的婢女,

  

  他的丫头。晴雯那种真率的个性,倒是宝玉认同的,跟黛玉一样,有点灵魂伴侣(soulmate)的感情。所以他们两个在一起,可以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他真的很疼爱她,等于他疼爱黛玉一样。袭人当然也知道这点,所以她吃醋了,她要防的。她说出再怎么样比不过我的次序,我在前面的,是不是我要死了。宝玉听说,忙掩他的嘴,劝道:“这是何苦?”宝玉说,走了几个人,还有你在,你再走了怎么办!袭人听了心下暗喜,心想:“若不如此,也没个了局。”还好不再提了。宝玉跟袭人说,你跟她姐妹一场,把她的东西悄悄地给她吧。王夫人不准拿走嘛!袭人就讽刺他一下:“我原是久已‘出名的贤人’,连这一点子好名还不会买去不成?”回

  

  过来打他一耙。

  宝玉表面不提了,还是放心不下,就想办法要去看看晴雯,这一段是《红楼梦》里面写得最好的几段之一,庚辰本有许多不太妥当之处,所以要跟程乙本仔细对一下。庚辰本讲晴雯的身世把它搞错了,之前我们只晓得晴雯从小丫头起是服侍贾母的,她有个舅舅,是个整天喝醉酒的醉泥鳅,娶了个灯姑娘,庚辰本说这个灯姑娘就是多姑娘,扯在一起了。记得多姑娘吗?把贾琏弄得神魂颠倒的那个多姑娘,她老公多浑虫也是个醉鬼,后来死了,她就改

  

  嫁给鲍二,又被贾珍派去服侍尤二姐。鲍二之前的那个老婆鲍二家的,就是跟贾琏有一腿被凤姐发现,打骂以后上吊死了,所以一个死了老公,一个死了老婆,两个人又凑成一对,而且都跟贾琏有关系。怎么这时候又扯出来了多姑娘,把她改成灯姑娘又嫁了多浑虫,没道理嘛!这个前后完全不对了。所以介绍晴雯身世的那一段,必须依照程乙本:却说这晴雯当日系赖大买的。她是赖大买来的,还有个姑舅哥哥,叫作吴贵,吴贵才是她的姑舅哥哥,就是她表哥了,人都叫他贵儿。那时晴雯才得十岁,时常赖嬷嬷带进来,赖嬷嬷是很有地位的一个老乳母,孙子做了官的。贾母见了喜欢,故此,赖嬷嬷就孝敬了贾母。过了几年,赖大又给他姑舅哥哥娶了一房媳妇。这是另外一个女人,跟多姑娘无关,不过跟多姑娘还有一比。谁知贵儿一味胆小老实,那媳妇却倒伶俐,又兼有几分姿色,看着贵儿无能为,便每日家打扮的妖妖调调,两只眼儿水汪汪的,招惹的赖大家人如蝇逐臭,渐渐做出些风流勾当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44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语涵娱乐站

娱乐影视

头像

语涵娱乐站

娱乐影视

1080

篇文章

28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