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荟萃 | 千面袭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公众号ID:hlmyj001

  投稿:hlmyj001@163.com

  按

  作者王立新,山西临汾人,女,资深红迷。

  

  作者

  王立新

  袭人给人的普遍印象是温柔和顺、小心谨慎,但贾府中不同的人对她的印象极不相同:

  贾母认为她“心地纯良,恪尽职任”;

  小丫头们说她“素日殷勤小心”;

  晴雯等大丫头们讽她是“西洋花点子哈吧儿”;

  李嬷嬷骂她“狐媚子、妖精似的”;

  王夫人说她“粗粗笨笨”;

  而宝玉却素喜她“柔媚姣俏”。

  母子二人对袭人的印象可谓是大相径庭。

  与《红楼梦》其它个性鲜明的人物相比,袭人显得非常独特。

  为什么袭人会有如此复杂多面的性格特征?

  袭人性格的本质是什么?

  贾宝玉对袭人是爱是怨还是恨?

  曹雪芹刀斧之笔雕琢袭人的苦心孤诣为的是什么?

  恪尽职守、勤勉谨慎,包容隐忍、代人受过,行事低调是袭人长于他人之处。

  袭人因此得到贾母青睐,得以掌管怡红院的人事财政大权,照料凤凰级主子宝玉的饮食起居,位列荣国府“鸳平袭紫”四大丫环之列。

  但同时,袭人还有心机深重、争强好胜、攀附忘旧,巧言令色、富于机变,深藏不露、暗中偷袭等人性中阴暗丑恶的一面。

  “争强好胜、痴心忘旧、富于机变、悄然偷袭”是她的主要特征。

  其中,“好胜忘旧”是她人性的本质,“机变与偷袭”是她采用的手段。

  争强好胜

  

  袭人平日温良恭顺、殷勤小心,看不出丝毫的争强好胜,但细读小说,就会发现,袭人温顺的外表下,隐藏着极强的好胜之心。

  1.觑位姨娘

  袭人挨了窝心脚后半夜吐血,难过落泪,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灰了”,什么是她能争荣夸耀的理想地位呢?

  宝玉曾戏言:

  

“你在这里长远了,不怕没有八人轿你坐。”

  袭人却冷笑道:

  

“这个我也不稀罕,也没那个福气,没有那个道理,总坐了也没甚趣。”

  看来,荣国府宝二奶奶的正位不是袭人理想之位。

  鸳鸯对平袭二人说:

  

“你们自为都有了结果了,将来都是作姨娘的。 据我看,天下的事未必都遂心如意……”

  原来,荣国府宝姨娘之位才是袭人心中的理想位置。

  觑位姨娘,争荣夸耀,袭人志向不小。

  2.独揽大权

  贾府风俗,年高服侍过父母的家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43回)。

  哺育过宝玉的李嬷嬷地位自然不低。

  荣府各房的银钱本都是“由着奶奶、妈妈们”。

  宝玉屋里的银钱却都是袭人打理,李嬷嬷插不得手,沾不上光儿,李嬷因此大骂袭人。

  只是,年迈之人贪利唠叨惹人讨厌,所以,外人反怪她排揎袭人,实在是有些悲哀。

  3.勤勉努力

  肚兜儿系内衣,素色绦子只有丧事才用,袭人并不因此而疏漏;

  袭人的针凿技艺无法与晴雯媲美,但袭人用心、勤奋,酷暑午间也不休息,绣出的五色鸳鸯令宝钗都爱不释手,挑剔的宝玉也不由得戴在身上。

  痴心忘旧

  

  书中说:

  

“袭人亦有个痴处,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今与了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第3回)

  表面看这两句话是在赞扬袭人干一行爱一行,有罗丝钉精神,其实,作者另有深意。

  赖嬷评价晴雯:

  

“虽千伶百俐,嘴尖性大,却到还不忘旧……”

  原来,说袭人的痴处竟暗含了讽刺她“忘旧”的本性。

  书中对袭人“忘旧”之写比比皆是,比如:

  李嬷嬷骂袭人忘本;

  史湘云也曾嗔怨袭人待她不如从前(32回);

  袭人对宝玉初时媚妍笼络、牵肠挂肚,但当她得到王夫人青睐后,就“自要尊重,夜间不再与宝玉狎昵而独寝”。

  为了姨娘之位,她成了王夫人在怡红院中的“心耳神意”。

  怡红院群芳夜宴时,袭人掣得的花名是桃花,批语是“武陵别景”,诗题为“桃红又是一年春”,暗指贾家被抄后,她嫁与蒋玉菡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是她最大的忘旧表现。

  袭人出嫁的时间,高鄂续书中是在第一百二十回,宝玉出家后,因无姨娘名份,奉王夫人命不得不嫁。

  而在曹雪芹所著的前八十回中,有脂批称:

  

“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丁亥夏,畸笏叟。”(20回)

  张锦池先生据此推测,袭人应在贾府被抄之前就已嫁给蒋玉菡,在宝玉落难狱神庙时,夫妇二人曾去探望。

  笔者同意张先生此观点。

  但笔者同时认为,即便是脂砚斋称见到雪芹“花袭人有始有终”的原稿,也并不能说明袭人对宝玉旧情不忘。

  第十九回、第二十一回写袭人“媚妍色劝宝玉”时,回目都用“贤袭人”。

  可见,雪芹对袭人的写法用的是“背面敷粉”,“有始有始”是明褒实贬。

  所以,袭人婚后依然会痴心蒋玉菡,过着“桃红又是一年春”的生活。

  媚惑机变

  

  李嬷嬷怒骂袭人:

  

(20回)“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装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

  李嬷此骂着实沉重,既揭露袭人忘恩负义,又骂她媚惑宝玉。

  王夫人平生最恨妖冶狐媚之人,最怕有人将她的命根子宝玉勾引坏了。

  袭人如何既能媚惑宝玉又能让王夫人觉得她本分可靠?

  她的媚惑与机变表现在哪里?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21回)一回中,袭人一面对宝玉冷嘲热讽,一面“倒在炕上合眼躺下。”

  庚辰本此处脂批:

  

“醋妒妍态假态至矣,尽矣。观者莫认真此态为幸。”

  蒙戚本脂批:

  

“可知未尝见袭人之如此技艺也。”

  面对躺在身边,娇嗔满面、软语相劝的袭人,宝玉自然是情不可禁,折簪立誓从其劝。

  在宝袭初试云雨情时,宝玉看到的袭人也是“柔媚姣俏”。

  加薪的喜讯,袭人也是至晚间无人时才告诉宝玉。

  此处脂批:

  

“夜深人静时,不减长生殿风味。何等告法,何等听法?人生不遇此等景况,实辜负此一生。”

  切莫以为此是因其贴身丫环的身份而使然。

  枫露茶事件时,书中交待:

  

“袭人实未睡着,不过故意装睡,引宝玉来沤他顽耍。”

  试想,夜深人静、床第之间,袭人极尽媚妍之态,悄语娇嗔,怡红公子怎能不感其温柔媚妍而屡屡甘心就范?

  与贾政的喝骂鞭挞,王夫人的哭一顿、骂一顿、宝钗的正色规劝相比,袭人此种劝谏算得上是“暗香袭人”。

  温柔媚妍可以动人以情,富于机变则可以动人之心。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19回)一回,将袭人的乖巧机变之术展现得淋漓尽致。

  袭人母兄欲为她赎身,她断然拒绝,晚间回到怡红院后,却对宝玉言她必被赎回,理由充分,入情入理。

  宝玉信以为真,躺在床上暗自垂泪,见状,袭人乘机说道:

  

“这有什么伤心的?你果然留我,我自然不出去了……我另说出两三件事来,你果然依了我,就是你真心留我了,刀搁在脖子上,我也是不出去了。”

  宝玉听后说:

  

“你说哪几件?我都依你,好姐姐,好亲姐姐,别说两三件,就是两三百件,我也依。”

  不喜读书、毁僧谤道、吃胭脂乃宝玉平生最大爱好,袭人借故演绎出一段子虚乌有、真假难辨的故事,欲迎还拒、轻松逼迫宝玉答应改掉三个“毛病”。

  从这段故事中可以看出,袭人床第间温柔媚妍,巧言令色、机变有术,对宝玉欲擒故纵,笼络驾驭,手段高明,收放自如。

  攀附之心

  

  一般说来,媚妍之人一定非常漂亮,但袭人只是“细挑身子,容长脸儿”。

  袭人回家探母时曾盛妆打扮:

  

“头上带着金钗珠钏,身上穿着桃红百花缂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

  缂丝盘金这样珍贵的衣物都应是王夫人所赐,袭人穿上这样色彩艳丽的珍贵服饰后,凤姐只有“倒华丽”三字评语。

  可见,袭人身材苗条,长相中等,气质一般。

  而晴雯却娇艳妖娆,气质超群。

  贾母说:

  

“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

  可见,贾母心中爱孙宝玉的姨娘人选乃是晴雯。

  威胁不单来自晴雯,怡红院的丫环们个个千伶百俐,其中的芳官、四儿美艳水秀,深得宝玉喜爱。

  大观园外还有一个姿色不俗的柳五儿。

  为了得到姨娘之位,袭人把攀附的对象又转向了王夫人。

  在宝玉挨打之前,书中并没直笔写袭人讨好、取悦王夫人之事,二人也几乎没有交集。

  但书中却写了晴秋麝三婢当面嘲讽袭人在王夫人面前是“西洋花点子哈吧儿”(37回)。

  雪芹一枝妙笔轻巧漫妙地写出了袭人与王夫人常常见面,容貌气质平常的袭人因此留给王夫人“粗粗笨笨”的好印象的情景。

  告密疑云

  

  王夫人亲临怡红院撵人,是《红楼梦》中的一件大事,晴雯抱屈含冤而亡,芳藕蕊三官遁入空门。

  艳丽纯洁的鲜花惨遭涂毒,怡红公子肝肠寸断。

  究竟谁是告密者?

  书中交待:

  

“原来王夫人自那日着恼之后(绣春囊事件),王善保家的去趁势告倒了晴雯,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随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

  由此可知,告密者确实是怡红院中人。

  再来看王夫人撵人的理由:

  晴雯是因“俏妆艳饰、语薄言轻”;

  芳官是因“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不安分守已,调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进园来祸害园子”;

  四儿是因“背地里说‘同日生日就是夫妻’且聪明水色皆露于外”。

  这些理由只是嫌疑,不是事实。

  王夫人凭此撵人实属不讲理,三人被撵实在是天大的冤案。

  比起这莫须有的“勾引嫌疑”,怡红院中值得重罚的事件多多。

  比如,玫瑰露被盗案中,芳官参与私相传递;

  坠儿偷虾须镯;

  晴雯散布宝玉因受惊吓生病的谣言(73回)……

  偷窃、造谣性质恶劣,理应受到严惩,王夫人却只字未提,可见她并不知情。

  晴芳性格张扬,恃宝玉宠而骄,告她二人刁状情有可原,但四儿并没有得罪过人,也受到严惩。

  麝月、秋纹口角之锋芒不次于晴雯,平日里也很骄纵,此番却安然无事。

  王夫人说过:

  

“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难道我通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

  通过分析,可以得出告密者所具有的条件:

  一,王夫人极其信任。

  二,告密者的心病也是妖俏艳饰、媚惑宝玉。

  三,告密者与宝玉、晴芳四等人平日关系亲密,熟知内情。

  怡红院中,符合条件者只有袭人。

  至于袭人如何告状,书中没有写明,但却明写了袭人另一次告状。

  宝玉挨打后(34回),袭人趁机求王夫人择机将宝玉挪出园子。

  她一开口就是:

  

“论理,我们二爷也须有老爷教训教训”,“二爷若叫人哼出一声不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粹骨,罪有万重,都是平常小事,但二爷后来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花知道罢了。”

  很可笑的是,袭人自已用娇嗔媚妍和云雨情事笼络宝玉,却为宝黛二人的纯洁感情“日夜悬心”,怕有“不才之事”,却忘了早先她与宝玉初试云雨情时,她自认为是“不为越礼”。

  虽然她说的是“林妹妹、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但任谁都明白,她告的是黛玉。

  袭人这番话宝钗听见也会自愧弗如,王善保家的几句谗言就能唆使王夫人抄捡大观园,果然,王夫人听后哭道:

  

“……你方才和我说的话竟是大道理,合我的心……”“我的儿……你今儿既说出了这样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

  袭人的告状之术同她媚劝之功一样巧妙高明,不着痕迹,是“暗箭袭人”。

  含恨黛晴

  

  袭人对晴雯的懒散骄纵包容隐忍,引起她深恨告状的原因,一是宝玉对晴雯日渐浓重的喜爱,二是晴雯对她的一次当众羞辱。

  为跌扇子一事,宝晴翻脸吵闹,袭人率众跪下求情,晴雯非但不领情,反尔尖刺袭人:

  

“……因为你服侍得好,昨儿才挨窝心脚……”“我到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崇崇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

  晴雯之话句句诛心,直刺袭人心病,袭人蔫能不恨?

  袭人含恨黛玉的原因,来自那一窝心脚。以窝心脚为中点,袭人对黛玉的态度明显变化。

  第三十一回前,袭人对黛玉非常殷勤亲热,砸玉风波中(30回),袭人哭劝宝玉:

  

“你同妹妹拌嘴,不犯着砸玉,倘或砸坏了,叫她心里脸上怎么过的去。”

  黛玉对此感念不尽。

  宝袭晴吵成一团时,黛玉靠在袭人肩头:

  

“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们两个拌了嘴,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

  有些评论说这是黛玉在嘲讽袭人,但据笔者浅见,黛玉此言断乎不是嘲讽。

  黛玉尖酸刻薄别人时常冷笑,更不会靠在其肩头。

  黛玉曾感动于薛姨妈的慈爱而“伏在薛姨妈身上”,所以,黛玉此处是真心希望袭人做宝玉的姨娘。

  而从第三十一回挨踢后,袭人对黛玉的态度却明显不同。

  湘云来怡红院给袭人送绛纹石戒指时,从不背后议论人的袭人当着宝玉的面与湘云一起议论黛玉的小性与娇气:

  

“她可不做呢。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她劳碌着了。大夫又说,好生静养才好,谁还敢烦她做?旧年算好一年的工夫,做了个香袋儿,今年半年还没见拿针呢!……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的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些话来,真真宝姑娘教人敬重……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

  值得注意的是,在批评黛玉的小性儿与娇气的同时,她大肆赞扬宝钗的宽厚大度。

  窝心脚对袭人的打击可谓严重。

  黛玉对宝玉说过“你的那些姑娘们也该教训教训”,宝玉这次踢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在替黛玉出气。

  只不料误踢了袭人。

  宝玉有两种原因可能向袭人讲到此事:

  一是黛玉叫门不开一事,宝玉可能会提醒袭人管教好小丫头们;

  二是在踢了袭人后宝玉会向袭人细细解释原委。

  明白被踢因由后,袭人定会细细思考一个问题:姨娘命运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未来宝二奶奶心性气量。

  所以,袭人从被踢后,开始抑黛扬钗,并在王夫人处告了黛玉致命一状。

  袭人与晴雯、黛玉之间的恩怨和袭人状告之事件,曲折复杂,曹雪芹在叙述时,用了明暗交替的写作手法。

  袭晴交恶明写,状告晴雯暗笔,含恨黛玉曲笔,状告黛玉明写。

  这样写作不仅使小说读起来不繁琐冗长,而且可以引发思考,耐人寻味,引人入胜。

  晴雯之失

  

  晴雯之死非常悲惨,越是同情晴雯,对袭人的骂声就越多。但是,晴雯之死,归罪于谁?

  作为丫环,晴雯养着二三寸长,涂得鲜红的指甲,平日横针不拈、竖线不动。

  代理掌管怡红院期间,晴雯带头造谣,纵容宝玉任性胡闹,经常打着“宝二爷”的旗号滥施号令,训饬园中众人。

  怡红院中打架偷盗窝赃事件频出。

  小坠儿一时糊涂偷了虾须镯,连平儿都想要悄悄借故撵逐,但晴雯连打带骂又用锥子扎,冤损责骂强行逐出,丝毫不虑及坠儿名声及被逐出园的严重后果。

  晴雯展现出性格中骄纵张扬、锋芒太过,暴戾残忍,做事简单粗暴的丑恶一面。

  她的结局,是她个性使然,是众怒使然。

  她死后,只赏十两烧埋银子,连薄棺都不许盛殓,直接拉到化人场化为灰烬。

  可见,王夫人恨她直入骨髓。当然,王夫人的深恨中有袭人的“暗箭偷袭”的重要因素。

  奴性浅析

  

  历来的评论中,对于袭人的“奴性”几乎都持批判态度。

  但是,这样的批判,是基于我们现在站在新的社会制度与意识高度来看待三百年前的历史人物。

  袭人自幼卖入豪门做奴婢,未曾读书明理、未曾看到过外面世界,是在“长幼有序、贵贱有等”的等级森严的封建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下层侍女。

  要让她具有反抗封建等级制度,追求个性自由平等的先进思想,何其之难?

  袭人的奴性并非是她不自立自强,而是当时社会礼教套在她项间的枷锁,她是社会制度的牺牲品。

  袭人的奴性中既有哈巴儿“谄媚”的丑恶一面,又有“低调”的美善一面。

  好胜之误

  

  为奖赏袭人的忠诚守职,王夫人亲拨“内帑”银子做袭人的例银,并将此事回明贾母,等于默定了袭人的姨娘地位。

  袭人的种种努力似乎终于修得“正果”,但是,宝姨娘最应得到的是什么?她真的得到了吗?

  宝姨娘之位最应得到的应该是宝玉的爱情,很荒诞的是,袭人得到姨娘之位时,宝玉对她的爱突然化为乌有,反而对已死的晴雯的爱却更加强烈。

  这是因为,为姨娘之位处心积虑、用尽心机之时,袭人失掉了宝玉最喜爱的少女的纯真天然之美。

  宝玉从被打之后,常背着袭人做事,晴芳四被逐后,宝玉当面嗔怨质问袭人。

  由最初的依恋亲密到后来的疏远设防,宝玉对袭人有了深刻的认识,走过了曲折痛苦的心路历程。

  正如胡文彬先生所说“‘袭人’所获得的结果只是枉费心机,仍与‘公子无缘’。”

  宝玉做《芙蓉诔》来赞美晴雯,凭心而论,晴雯虽品质纯真,但没有诔文所写的那么高洁,宝玉的过度赞美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宝玉对晴雯心怀爱恋,可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第二,宝玉对晴雯之死深深自责。

  第三,宝玉是贾雨村所谓的“秉正邪二气者”,偏爱个性纯真的晴雯。

  晴雯被逐后,宝玉质问袭人:

  

“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

  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

  显然,宝玉的问话揭出了事件的真相,袭人无言可答。

  当宝玉又说到海棠反季而开是晴雯的悲兆时,袭人再也忍耐不住了,道:

  

“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紧人来。还有一说,她总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带轮不到她。”

  晴雯既被撵出园,袭人心腹之患已除,面对宝玉的露骨一问,袭人一改平日低调温顺之态,将晴雯称做“什么东西”,说晴雯“总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

  这样的话暴露了袭人争强好胜的心性和剪除晴雯后得意的心情。

  第二十二回宝玉所看的《南华经》上有这样一段话:

  

“山木自寇,源泉自盗。”(第20回)

  意思是树木因为自身长得高大繁茂,所以招来砍伐,泉水太过甘甜人人争饮而招致枯竭。

  庚辰本此处有一大段脂批:

  

“……阿凤是机心所误,宝钗是博知所误,湘云是自爱所误,袭人是好胜所误。”

  失去宝玉爱情确实是袭人最大的失败。

  雪芹苦心

  

  袭人从第三回出场,到第一百二十回才谢幕,在小说中占有非常大的比重。

  在曹雪芹亲撰的前八十回中,袭人的故事一直未断,曹雪芹用他的刀斧之笔不急不徐地为我们刻画了一个心机深重、复杂多变的人物形象。

  作为一名管事大丫环,袭人恪尽职守、包容隐忍、代人受过、低调做事,对主人恭顺体贴,是分内职责,袭人的表现堪称完美;

  在正庶分明、等级森严的封建家族中,作为一名丫环,袭人只凯觎姨娘之位而没有篡夺正妻野心;

  她虽然劝谏宝玉的方法不够正大光明,但她所言也是劝其好学上进的良言;

  袭人的上述表现符合当时社会礼教规范,从当时的历史背景及所处家庭地位的角度来看,袭人称得上“贤良”。

  袭人之名是宝玉取陆游《村居书喜》诗中,“花气袭人知昼暖”一句,《现代汉语词典》中“袭”本意为“偷偷、出其不意攻击”。

  纵观袭人行事风格,确有“偷袭”之特征(王昆仑先生语),悄语娇嗔笼络宝玉是“暗香袭人”,巧言告状则是“暗箭袭人”。

  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袭人躺在炕上媚态巧言哄劝宝玉;

  黛玉与宝玉也同躺在床上玩笑,黛玉用手细抚宝玉脸,用帕子擦试宝玉腮上胭脂痕迹,同样是枕席间玩笑,黛玉自然纯真无邪,而袭人则是在表演媚惑;

  同样是规劝宝玉,宝钗正色坦荡,袭人曲意笼络,欲迎还拒;

  与鸳平紫相比,袭人缺乏她们的忠诚,更没有鸳鸯的公正、澄澈和不慕虚荣。

  所以,袭人从人性的角度来评价,是非常丑恶的。

  曹雪芹笔力千钧、下笔传神。

  对袭人的深藏不露、伪善偷袭的丑恶人性,雪芹并没有直笔写出,而是用了背面敷粉的方式,将她的“伪善偷袭”的丑恶一面隐藏在她“贤良温柔”的美丽之下。

  表面看,雪芹褒多贬少,实际上却是贬多褒少。

  正象小说第十二回中的两句脂批所言:

  

“此书表里皆有喻也”,“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者。”

  读者们要想真正认识袭人的本性,需要细读原著,揭去一层层美丽的面纱,才能看到袭人的真实面目。

  鲁讯先生说:

  

  “《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的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

  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

  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它那文章的旖旎和缠绵,倒是还在其次的事。”(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

  

  这才是曹雪芹的苦心,才是《红楼梦》的魅力。

  雅物 · 红楼梦研究

  热/卖/推/荐

  

  喜鹊梅花

  春喜上眉梢

  黛玉原是草胎木质

  宝玉也只是一块顽石

  长按购买

  声明:本公众号部分插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下方二维码,关注更多公众号

  红楼梦研究

  公众号:HLMYJ001

  婵娟文苑

  公众号:nlsmdxwc1

  一个女老师和师范院校女生组成的写作群体,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红楼梦研究

红楼梦研究

头像

红楼梦研究

红楼梦研究

1567

篇文章

814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