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记住永远的罗布泊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王新艾

  “圆形的城”,坐落在依循古城的米兰,有一座内圆外方的土坯佛塔,它是依循古城的骄傲。在米兰佛塔下,能让思绪和西方的罗马城甚至和《荷马史诗》里的特洛伊城联系起来。关于新疆圆城的起源问题,目前学界仍没有最后的定论。但是,有一个信息提示我们,西方有营造圆形城的传统,罗马城是圆的,据说特洛伊城也是圆的。米兰古城是受西方影响的圆形古城,在那里还生活着永远的罗布人。

  

  楼兰位于罗布泊的北岸,地处东经89.55,22秒,北纬40,29,55秒。 1871年,一个英国人在伦敦出版了一本《西域旅行记》,他说他在塔里木盆地西部做了一次有意义的旅行,在他的游记中把听到的塔里木河下游情况作了记载,在一个“KOOrdam一Kak”的地方,有一个或深或浅的湖泊,附近据传说住着一个以鱼为食、以树皮为衣的部落,另外还有大群的羚羊和野骆驼。

  1851年,俄国军官普热瓦斯基,在“中国西北部地区的罗布泊河南岸东部,这是欧洲人几乎到不了的地方,但是,对地理和自然科学都有极大的价值”。

  

  如今,米兰城下罗布人的家园老阿不丹已经永远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之中了,生活在阿不丹新村的罗布人仰望先祖的鱼船,沉淀着对生命的祭拜。那一串串用鱼骨做成的饰链,承载着祖先生命的温度在岁月中传递,抑或在时光中磨砺的晶莹如玉,抑或在岁月里被掩埋在历史的泥土之中。但罗布人总能记起先祖生命中鱼的圣宴。那是罗布人对生命的记忆,是对罗布泊的记忆。

  2017年的9月的一天,我们向着距36团60多公里的老阿不丹驶去。车在荒原上疾驰,道路非常的难行。路的两边随处可见稀稀烁烁的芦苇和红柳,随行的36团办公室主任易主任告诉我们:“以前这里水草丰美,老阿不丹的罗布人靠打渔狩猎生活。春天他们划着独木舟来到这里,在平坦的土地上撒上些种子,到秋天的时候划着独木舟再来收获,收获的多少全靠天气自然生长”。

  

  沿途我们经过很多在风中起伏的沙丘,易主任说:"这些起起伏伏的沙丘曾经是一个城池,是米兰的一个军事要地。当年这里有大片大片的胡杨、红柳,为了作战需要,在这建立了一个制作兵器的营地。锻造兵器需要大量的燃料,驻守的将士们砍伐胡杨、红柳做为燃料。经过常年的砍伐,对自然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连年的风沙和缺水迫使罗布人不得不搬出老阿不丹,离开昆其康伯克守护的家园。

  汽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老阿不丹,风中的残垣废墟高高低低的撒落在大地上,满目苍凉。每一段残垣废墟都是一个罗布人曾经的家园,有的房屋像主人刚刚离去,也许马上还会回来。站在这没有窗棂的窗户前,又怎样能看懂消失在历史烟尘中的罗布家园?在这片土地上也许演绎过无数个无法记录的动人故事,沉埋了无数个未解开的文明密码。

  风中的芦苇摇曳着,房屋倒下来的土坯好像还带着罗布人的气息,仿佛在千年后对我们诉说着罗布淖尔深沉的呼唤!这里还有一段塔里木河的古河道,当我们沿着这个古河道前行的时候,车开下去就很难再开上来。扬沙漫天,一脚踩下去几乎能把鞋子全部淹没,费了很多的周折总算把车开上来了。

  

  我在老阿不丹捡到了一片很小的青花瓷,颜色非常的清晰。这是罗布人生活的碎片,青花瓷也是他们的生活用品,也许是一尊花瓶、也许是一把茶壶?虽然我们已不得而知,但可以看到生活在老阿不丹的罗布人非常热爱生活。由此也可以证实,几千年来通过丝绸之路一直传承着中华文明。

  提到老阿不丹的罗布人,那年,普热瓦斯基到来时在罗布泊古岸边居住着一只死死不愿离开的古老部族,他们的首府总是叫阿不但。由于环境太闭塞,清廷曾安排他们迁居河西走廊的安西,但他们拒绝离开唇齿相依的河湖水域。清廷任命他们的首领为五品伯克。十八世纪后期这些罗布人在昆其康伯克的治理之下,第一个探访阿布丹,会见昆吉康伯克的外来人就是大老爷普热瓦尔斯基。是机遇惠顾他,还是他死死抓住了机遇?这次罗布泊之行不但引发了罗布泊位置之争,而且,还是通过普热瓦斯基外界首次知道了罗布人与他们的首领。

  老阿不丹成了废墟,也许在未来的岁月里,在强劲的风沙肆虐下将在大地上消失所有的痕迹,甚至无影无踪。但罗布人来过,他们在这里留下了璀璨的文明和丝绸之路文化。他们的故事将冲撞着我们的心房,引起对远古苍凉的回忆。

  老阿不丹的消失更提示着我们铭记历史的教训,更加珍爱环境,珍爱我们生存的地球家园。

  

  第二天,我们来到依循古城36团的阿不丹新村,它坐落在离古城戈壁滩6公里处,一座米兰新城已从军垦战士的手中崛起,它就是新世纪屯垦戍边大军36团营寨阿不丹新村。在村委会我们见到了杨镰老师当年曾拜访过的艾沙村长,阿不丹新村一个罗布人后裔的村长。我们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座谈,罗布人给我们讲了一个个鲜活的故事;罗布人逐水草而居,他们的先祖以捕鱼和打猎为生,世世代代生活在与外界隔绝的海子群之间。罗布人没有货币概念,只是物物交换,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极差,但他们的适应能力极强。

  

  罗布人依明江·托呼提的爷爷曾捕获过3峰野骆驼,他说:能捕获野骆驼的人才能被称为罗布人的英雄,捕来的野骆驼四个蹄子能制做2双成年人的鞋子,这种鞋子很耐穿,在沙漠里行走不会被灌进沙子,又隔热,还不会被干枯的杂草扎伤。

  捕到的鱼很大、很肥,鱼刺都有手指这么粗,鱼脊骨可以制作成项链和耳环,还可把鱼凉晒成鱼干或淹制成咸鱼。

  每个罗布人的一生都是和一棵胡杨树连在一起的,一棵胡杨就是一个罗布人的一生。罗布人成年后,会挑选一棵胡杨树把它从中间锯开,一半做成独木舟,一半做成睡觉的床,又隔潮,又挡风。受条件限制,罗布人不种五谷,也不牧牲畜,他们用这种独木舟似的小船来捕鱼。生活在罗布泊的罗布人,独木舟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如果谁没有独木舟,他就寸步难行,无法捕鱼来维持自己的生活。独木舟对于罗布人来说,就如土地对于农民,草原对于牧民一样重要。当一生结束的时候把人装在里边,这就是罗布人一生最后的归宿。

  

  依明江·托呼提还说,有一年,罗布泊的水已经很小了,在尉犁县有一个大地主,他买了2000只羊做成羊皮袋子截留水源,老阿不丹村就越来越没有水了,最后直接断绝了水源。水源失去后,他们不得不离开自己最后的家园,有一部分迁到了南疆的洛浦县。洛普的发音其实就是罗布,那里也生活着罗布人。其实,现在的老阿不丹村也不是真正的老阿不丹,在昆其康伯克时期已经从罗布泊进行过搬迁。

  依明江·托呼提说;罗布泊的沙尘暴刮起来就没完,可以连着刮几天几夜,他听爷爷说,在黑风暴来的时候,野骆驼都会卧在沙地里。如果人遇到了沙尘暴,他们就会钻进死亡野骆驼的肚子里躲过风暴后再出来。

  罗布人没有独立的文字,也许祖先的故事都是通过血脉相传来延续。罗布人习惯用计数词60形容比较多,用1000形容极多。虽然生存条件恶劣,但罗布人却多长寿者,活到七八十岁不稀奇,活到一百岁也很常见。

  罗布人在我国新疆考察探险史上有浓重的一笔,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曾多次到我国新疆考察探险的斯文赫定,就是靠着罗布人奥尔得克、托克塔阿洪前赴后继的帮助,才发现了震惊世界的奇迹——楼兰遗址。可惜的是,今天人们只记得了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却把楼兰遗址的真正发现者罗布人奥尔得克忘掉了。

  斯文赫定1934年获悉塔里木河再次改道,干涸的罗布泊复活为巨泽,再次到罗布泊考察探险的时候,罗布人奥尔得克已经是七十多岁的古稀老人了,可奥尔得克仍然很乐意为斯文赫定做向导,并带领探险队又发现了小河遗址。

  居无定所,对于房子,罗布人只要凑合着能住就行,通常是在海子边找一个大树的树冠为顶,用芦苇和树枝插成一棚茅屋,这就是他们的房子。胡杨木为舟,曲木为罐,劈梭梭为柴,用胡杨洞中的黄水浆清洁衣物,一切都源于自然,取之自然。没有金钱,没有奢侈品,只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绿色生活。

  杨镰当年经过实地考察后,曾发表文章指出,废弃于20世纪20年代的阿不旦渔村便是古“楼兰遗民”的最后聚集地。杨镰认为,在罗布泊湖畔始终生活着一支以渔猎为生的民族,他们是随着罗布泊的不断“飘移”而转到这里定居的,他们在此至少生活了200年,是“楼兰古国”的最后遗民。

  斗转星移,当罗布人加入新疆建设兵团后,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住上了像样的房子,还能吃上新鲜的青菜等食物。今天的罗布人过上了安定富裕的生活,祝福罗布人赶上了好时光。罗布人曾经在罗布泊的艰难岁月,也将永远成为历史并被历史铭记。

  

  人们说:丝绸之路是用骆驼的脚印踩出来的,罗布泊正好是处于丝绸之路的中段,它向世界供奉了无与伦比的丝绸之路文化。在依循古城的废墟上,楼兰古城的香火点亮了历史的天空。佛塔、壁画,更是记载了悲天悯人的慈悲情怀与和平温顺的美好愿望。悠悠佛钟,敲响生命的舞蹈,茫茫雅丹,见证大漠的情怀,历史让人膜拜曾经消失的那段灿烂的时光。

  

  我们在阅读这些史料的时候,让我们记住永远的罗布泊,罗布泊铸就了罗布人坚强的品格。让我们记住永远的罗布人,并从他们身上学到可以承载的历史和文明,爱护自然和我们的地球。

  杨镰老师拜访过的罗布人库万和热合曼都随着岁月的流逝,一步步的回到了遥远的罗布泊,而我们对罗布人阿不旦的探访也许才仅仅是一个开始……

  【王新艾,女,作家,诗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野骆驼保护协会会长。王新艾2014年9月以来九次进罗布泊进行考察、调研,并和摄制组共同拍摄《中国新疆野骆驼千里寻踪》纪录片,留下了珍贵和震撼的资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易会林

关注中国发展 放眼世界动态

头像

易会林

关注中国发展 放眼世界动态

612

篇文章

98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