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词人朱彝尊的“乱伦”之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江南的秋,不像北方那么冷冽,却有一种独特的绵绵哀愁。此情此景,对于已过而立之年的朱彝尊而言,实在是不能再契合了。

  

  当时的朱彝尊,不会想到在百年后的今天,他会被尊为“浙西词派”的开创者,与陈维崧、纳兰容若并称“清词三大家”。

  此刻,他只是一个生活失意、穷困潦倒的平凡人,一如这潇潇秋雨下的翩翩落叶,零落成泥碾作尘。

  

  此刻的他,正随着家人连夜渡船搬迁。窗外秋雨绵绵、秋风萧瑟,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然并非因为寒冷,此时他心爱的女子正在船上,明明相距不远,却无法越雷池半步。汹涌的爱意在他的心中翻江倒海,只恨时间能将一切抹去,却无法消解刻骨铭心的相思。

  情结百转下,朱彝尊写下了一阕《桂殿秋》:

  思往事,渡江干,青娥低映越山看。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他以为能抑制自己心中时刻泛滥的爱意,岂料再见那一刻,它还是喷涌而出。物是人非,千言万语,他只能装作低头看着水中青山的倒影,期望能看到她的影子。即使同处一个空间,也只能各自安眠。那夜的雨竟格外得冷。

  

  凄凉的雨夜,百感交集,往事成尘。十七岁那年,朱彝尊娶冯福贞为妻,因家中贫困,无钱准备三书六礼,他做了冯家的上门女婿。这在极为重视血缘传承的古代,绝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婚后,朱彝尊既没能考取功名,也没有固定的谋生手段,有时靠教书换取微薄的收入,有时远离家乡去做幕僚。贫贱夫妻百事哀,每次回家都免不了受家人的责备。

  

  只有一人不计较他的贫穷落魄,那个人就是他的妻妹冯寿常。朱彝尊结婚那年,冯寿常只有十岁,正是天真浪漫的年纪。在一个十岁孩子的眼中,哪有什么贫富贵贱之分?在冯寿常的心里,姐夫是一个很有学问的正人君子,她欣赏他、尊敬他。

  许是因为柴米油盐的生活太过压抑,朱彝尊也很喜欢自己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姨子。闲暇之时,他亲自教导她读书、写字、作诗。大概只有与她在一起时,他才能感受到被信任、被肯定的价值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冯寿常从一个懵懂孩童长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在日复一日的点滴相处中渐渐变了质。

  朱彝尊在《渔家傲》中这样写道:

  淡墨轻衫染趁时,落花芳草步迟迟。行过石桥风渐起。香不已,众中早被游人记。 桂火初温玉酒卮,柳荫残照柁楼移。一面船窗相并倚。看渌水,当时已露千金意。

  正当青春年华的少女,无需刻意打扮,她天然的美貌和沁人心脾的体香就足以叫人流连忘返。情窦初开的年纪,她眼里的爱意又怎么能隐藏得住呢?

  

   她的心意,他何尝不知;而自己的心意,他不敢面对。这注定是一段没有结果的禁忌之恋,当时倒没有“出轨”一说,只是姐夫与小姨子之间,终究还是有悖纲常人伦的。

  岳父说,小女儿长大了,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与姐夫相处了。这段不应该产生的爱情,注定不被世人接受的爱情,结出的苦果只能由他们独自咽下。

  不久后,十九岁的冯寿常出嫁了。从此天高水远,但愿各自安好吧。可是为什么再见之时,心中的苦涩还是油然而生?看着日渐憔悴的冯寿常,朱彝尊心里揪着疼。但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冯寿常婚后并不幸福,年仅三十三岁便郁郁而终。伊人已逝,朱彝尊作《风怀》诗二百韵纪念她,并给自己的两部集子取名为《静志居诗话》、《静志居琴趣》,因为冯寿常表字“静志”。

  此后,朱彝尊官运亨通、才名尽显,有人劝他将《风怀》诗从他的作品中删去,毕竟这样的“风流韵事”对于大诗人而言是一个污点,但朱彝尊很倔强:“宁不食两庑特豚,不删《风怀二百韵》。”

  “两庑特豚”指的是祭祀所用的猪,意思是他宁可放弃配享孔庙的资格,也不愿意删去这首诗。

  

  秋天的风那么凉,秋天的雨那么冷,多少个午夜梦回,他还会想起那个秋雨连绵的夜晚,梦中人应是满眼含笑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一米阳光爱历史

以有趣、通俗的语言讲历史

头像

一米阳光爱历史

以有趣、通俗的语言讲历史

2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