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事与愿违,吴晓波给出诊断:入错行、梦太大、伪需求…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成王败寇,这个世界从来如此。

  目前,对于老罗和他的锤子科技来说,好像是已经不能坏到再坏了。

  在网上稍加搜索,几乎都是负面的消息。

  但就算是彻底失败了,也不能说罗永浩做手机这7年是毫无意义的。

  至少,老罗贡献了一个宝贵的商业案例。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就在日前发表文章《97%的创业公司,会在18个月里死去》,里面对罗永浩及共享单车等商业的“败局”有所分析。

  他说,移动互联网革命到今天,创业环境发生了异质性的迭代:

  不再只跟梦想相关,不再只跟PPT相关,而是跟技术相关,跟产品相关。

  

  

2014年5月份罗永浩开始做手机,但问题是当增长84%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看到了可能性。

  关于罗永浩,关于无人货架,关于共享单车,关于暴风影音,对于近年来商业败局的缘由,吴晓波分析得出6个原因:

  

第一,入错行。一个企业能够形成竞争能力的第一条,就是要进入到高成长型的行业中,形成对峙能力。
第二,梦太大。每年至少有三百多个创业者给我寄创业计划书,说要改变人类,改变世界。但改变世界的是科学家、政治家,而不是创业者。
第三,伪需求。你认为一件事很重要,消费者也非常需要,但结果是没有人为你买单——再大的努力,不能掩盖战略上的盲失。
第四,盈利难。有太多非常好的、具有情怀的产业和产品,但是盈利非常难。
第五,人同质。创业者在组建团队的时候总容易找些性格、能力、志趣都一样的人,是件挺倒霉的事。因为木桶原理,你一个板很长,你找了个同样这块板很长的人,那短板也就没有弥补了。
第六,追风忙。当风口论出现,猪都会飞的时候,大家都在追风忙。

  盛名之下无虚士,吴晓波老师的洞察和归纳能力还是非常厉害的。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一点都不假。

  老罗是不是聪明人?毋庸置疑,他绝对是人群中最聪明的那一小撮。

  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罗永浩的聪慧、口才都要强过雷军,但做手机这件事是“势大于力”的。

  都是通过手机系统切入,然后开始做硬件,雷军是在万仞之上推千钧之石,事半功倍;而罗永浩则像是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事倍功半”再乘以十。

  “从大策略上讲,创业公司进入红海是非常不明智的。实际发生的事情,比我想象中最坏的结果还要惨烈。这些年我们有很多地方都做得很优秀,但因为身处在这片血海里,所有的努力都被稀释得七七八八了。”

  老罗这么聪明的人早已是知道了错在哪里,问题是创业一旦开始,很多时候都是没有后路的。

  而他又是一个梦太大的人,“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这样的话,做成了是有志气有霸气,做不成就是狂妄无知了。

  “三星、诺基亚、摩托罗拉都不是我眼里的对手,何况其中还有一个已变卖,一个快倒闭了。如果乔布斯还活着,我不敢说很有把握,但乔布斯死了之后,赶超苹果也只是迟早的事。希望我们崛起前苹果不要走下坡路,免得赢了也没什么意思。 ”

  这样的话就是余承东那么大嘴巴,也只是在这两年才敢稍微露一露口风,以免徒留笑柄。

  

  “我为这个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间,特别是在软件领域,我们经常是做了大量的事情之后,才发现这个需求偏离了业务主线。”

  关于“伪需求”这件事,罗永浩是深有体会的:

  

举个例子,锤子最开始做手机的时候,参考了一些行业统计数据:40%的用户买手机的时候,最先看的是手机的外观。我们自己觉得,锤子的工业设计团队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工业设计团队之一。既然40%的人最看重外观,那我们在中国就完全没有对手了。我们的团队拿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工业设计大奖,证明我们对自己这个优点的估计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为什么我们的转化效果没有那么好?
我们反思,确实是有40%的用户最注重手机的外观是否漂亮,数字没有问题,但漂亮的标准就很难说。多数人貌似在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其实只是从众而已,在审美的问题上尤其如此。在中国,卖得好的手机一般来说都是抄袭了苹果的样子。大家的审美已经向苹果靠齐了。我们用了别的外观设计,就会导致一些问题。这就是我们过分高估了工业设计在成就我们事业的过程中能够起到的作用。

  锤子科技的002号员工肖鹏是著名UI设计师网站上人气最高的中国设计师,牛逼的人一般都有情怀,“绝大多数设计师的一生,都没有机会给一个懂设计的CEO工作。”肖鹏被老罗一句话就拉到了锤子。

  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曾参与并贡献了锤子科技的第一个“IF设计大奖”;还有设计师社区V6DP创办人罗子雄,锤子科技的T1宣传视频就是出自他手,他在锤子科技被称之为“设计全能”。

  所以,老罗身边不是没有人才,但上面几位先后离开,除了锤子的处境有关外,是不是也跟“完美主义”的老罗挑剔、死扣细节和争吵过度有关?

  CEO可以是有产品经理思维,但耗费大量精力在一个图标上反复雕琢的事情,是不是也太不知孰轻孰重了?

  

  至于“盈利难”不必多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如果以后问老罗觉得这7年最痛苦的是什么,可能就是缺钱,一直是缺钱。

  据说,2016年罗子雄脱离锤子创业,罗永浩对他的忠告就是:“多融点钱。”

  其次大概就是供应链,锤子手机这样的小订单往往被代工厂轻视,2014年锤子手机Smartisan T1良品率低,未尝不是因为供应链问题,可以说,不被折磨个欲仙欲死都不配做手机。

  想当年以华为之牛掰,三星的配件断货,余承东都没辙了,还是请任正非出马到三星亲自谈。

  还有“追风忙”之说,这个老罗可能是不认的:

  

2012年,我们拿着900万起步的时候,手机还在所谓的风口上。我倒不是赶着风口去的,我只是想做手机。但我当时是“曲艺界”的背景,没有科技圈的人脉和资源,要想和硬件领域的人合作非常困难。大家都说900万只能做手机壳,而不是手机。在这么一种没吃过猪肉,甚至也没见过猪跑的情况下,我们想要把手机做出来,至少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而“人同质”这个问题,老罗就难以回避了。

  创业7年来,老罗掌控欲太强的传闻一直很多,他身边除了一个锤子001号员工朱萧木之外,很少有其他“二号、三号”人物的出现。

  有深厚硬件研发经验,在摩托罗拉工作13年的钱晨(摩托罗拉设计总监)是手机行业的真正内行人,雷军曾专门花了三个月时间挖他,而老罗软磨硬泡了好久,才请他担任了锤子科技的CTO。

  钱晨之后,锤子的CTO是华为荣耀产品线总经理吴德周,为了挖他老罗还曾包私人飞机去三顾茅庐。

  但他们都是先后离开。

  

  “当你想跟他确认一个东西时,他不给你机会切入。”钱晨离开后曾委婉的提出过批评,后来他说,“在锤子,我付出的精力很多,我希望它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但有些事与势有关。”

  对于人才的作用,老罗也有反思:“作为创业者,我犯的第一个大错是在找人方面投入严重不足。除了技术驱动型公司,或者创始人本身就是科学家出身,否则CEO至少要把30%-50%的时间投入在找人上。”

  找人是找了,但关键是用人啊。

  做企业,最关键的就是要有个组织能力的支撑,吴晓波说,“企业的成功90%是创业者的成功,企业的失败90%也是创业者的责任。没有一个创业者从第一天就在85楼,创业就是大家从一楼开始往上爬的修炼过程。”

  不知道罗永浩爬到了第几层。

  最后,创业失败是一种常态,需要不断地去试错,不断地去调整,还是希望老罗能够重新振作起来,为了他的这句话:

  

你如果走进社会,为了生存或是为了什么不要脸的理由,变成了一个恶心的成年人社会中的一员,那你就把这个世界变得恶心了一点点。如果你一生耿直,刚正不阿,没做任何恶心的事情,没有做任何对别人造成伤害的事情,一辈子拼了老命勉强把老婆、孩子、老娘,把身边的这些人照顾好了,没有成名,没有发财,没有成就伟大的事业,一生正直,最后梗着脖子到了七八十岁死掉了,你这一生是不是没有改变世界?你还是改变世界了,你把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了一点点。因为你,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好人。

  

  创业就是嘴里嚼着玻璃凝望深渊,但“万丈深渊,下去,也是鹏程万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7 参与 46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老方

分享价值信息

头像

老方

分享价值信息

2012

篇文章

56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