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最可怕的是深圳~~~”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高晓松拖长音说的

  所以,深圳能有多可怕?

  先说最近留意到的一个新综艺,是大紧老师的一档新节目——《大城晓聚》。高晓松选择分享和吃喝玩乐的第二站,是他自己说全中国最喜欢的一个城市——广州。

  有多喜欢呢?节目里他甚至说道:“你让我回国选一个地方生活的话,你让我选十回,我依然选广州。”

  在与嘉宾林依轮聊到当年改革开放时,高晓松老师也不由感慨了几句:

  “中国发展之快,其实真的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全发展起来了”

  “最可怕的是深圳!平地里长出来一深圳在广州旁边”

  “广州反而因祸得福,慢慢地回到一个温暖的舒适的、现在特喜欢的那种城市”

  “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当然,从节目中的语境我们能理解,高晓松说的是对当时改革开放后迅速发展的深圳的印象,而非今时今日。高晓松老师对深圳最新的印象,可从他的微博里看出一二,原文如下:

  “误入北京名媛圈,会认识某某的女儿某某的孙女以及各种军牌车;误入上海名媛圈,会结识某某夫人某某太太以及各种爱马仕;误入深圳名媛圈,会发现大量都是某总裁本人,以及各种慈善会。深圳没有贵族没有Old Money,渐渐从风雨阳光中生长出许多平等和平淡,越来越喜欢。”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说得多好啊:深圳没有贵族没有Old Money,渐渐从风雨阳光中,生长出许多平等和平淡。

  1.来了就是深吹,深吹不设限

  高大紧老师这一期节目,是今年3月播出的。一个月后,在深圳,新的一番让深圳人感觉骄傲、却又莫名带点不寒而栗的言论传出——

  “深圳有朝一日会成为整个地球的经济中心。”

  这句话,来自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而且按照其演讲当天的说法,这句话其实还是张sir两年前,在深圳南山与几个西方朋友说的,全话是:

  “记着我说的吧。你们这一刹那站着的土地,就是这一点,分寸不差,有朝一日会成为整个地球的经济中心。”

  在带来《深圳是个现象吗?》主题演讲的当天,张五常还发表了以下几个观点:

  “无可置疑,名字打不进粤港澳的深圳,将会是这湾区的龙头”

  “两年前我推断,十年后深圳一带会超越美国的硅谷”

  “深圳是个现象吗?应该是。如果前海能成功把人民币推出国际,不管用哪个法门,一定是”

  说来惭愧,看到这则新闻后,深圳人估计自个儿都怀疑起了自己,更以为是不是有另一个人也叫“张五常”,于是我们第一时间百度百科了一下“张五常”老师,直到看到这么一句百科介绍,

  张五常一向狂傲不羁,喜出狂言,在经济学圈内有“狂生”之称。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瞬间明了,张sir您继续。

  演讲当天张五常还说到了“深圳没有本地人”的话题,其认为有利也有不幸。

  “深圳的有利之处是天时地利之外,深圳本土没有深圳人——今天可能一个也没有!今天的深圳没有深圳人,歧视的问题不存在是一个难得的优胜处。

  而这优势带来的不幸,是深圳不仅没有自己的文化,连中国的文化也搞得不好。人类历史上我们很少见到一个经济发达而文化尘下的地方。不仅深圳的多间博物馆一律没有看头,那里的音乐厅、剧场等,其层面皆与上海或北京相去甚远!

  2.学位,是这座城市的另一种贫困

  张sir在理,想来这也依旧是深圳可怕的一点——一直令人诟病质疑的“文化”。

  平地里长出来的一座新城市,正如我们三十年后可以看到的,深圳有着不少老城市、一线城市所难以企及的速度和光辉,但就像张五常讲的,经济发达而文化尘下,这并不合理甚至历史少见。

  尽管在“没文化”这件事情上,许多深圳人并不在意。

  毕竟,如果还有比文化沙漠这种嘲笑、不屑更让人难以接受的、发生在深圳的可怕现象,或许就是:

  每年此时,学位有多奢侈,现实就有多残酷。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这样的场面,高晓松老师和张五常教授势必是不曾想过的。

  但实际上从去年年底到刚刚过去的4月,深圳的业主、家长甚至孩子,因为学位而“不wei开quan心”的事件已经发生了太多起(事实上再往回翻一翻深圳确实每年都有),其中的一些场景,不能说触目惊心,但让人于心不忍:

  未来可是要成为地球经济中心的深圳啊,请不要让孩子们,用父母的膝盖去丈量这座城市的温度!

  而且,类似的学位风波肯定还未结束。

  后台的一位粉丝留言告诉见圳团队,其夫妻二人作为非深户无房产的罗湖家长,他们孩子作为F类学生,在积分入学上就等于捡别人剩下的学位,要等排在前面的ABCDE类都筛选完了,才轮到自己。

  而罗湖的小一学位申请时间安排是网上报名:4月28日—5月8日,提交材料:5月11日—13日,公布录取结果:7月11日。

  更要命的是,罗湖今年的小学几乎都发了学位预警,还没申请就开始担心了,如果等到两个月后出结果那时再去不wei开quan心,必然来不及也无用功,因此现阶段的家长们以防万一,在申请公办的同时还要去找找有没有哪里的民办学校比较好,而客观来说,民办学校的费用也确实超出了许多一般家庭的承受范围。

  学位问题,已经是这座城市的另一种贫困!


  可怜天下父母心,每年此时,我们一方面会看到深圳各个区、各个学校在一个阶段里陆续发布学位预警,另一方面,来自于媒体、自媒体或者中介的朋友圈可能还会不断地让你陷入焦虑与疯狂:为什么还不买房?买了房都不一定上得了深圳的学校,更何况你不买房……

  3.为什么深圳学位会年年不够

  见圳团队从网上搜罗到了几个数据,我们来看一下,

  去年10月,深圳报媒的公开报道称,深圳作为一个有着1200多万常住人口的超大型城市,人口增速快,外来人口多,“来了就是深圳人”这个口号也真实地反映在深圳对基础教育的深挖扩容上。

  到去年9月,深圳共有36所公办新校开门纳新,为全市带来公办中小学学位6万余个,其中龙华区新增学校最多高达10所。

  据官方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深圳新建中小学学位12.6万个,是“十一五”时期的两倍,“十三五”期间全市规划新改扩建公办中小学185所,新增公办中小学学位23.8万个以上,较“十二五”时期建成学位增加50%以上,年均新增学校达到37所。

  按时间顺序,几乎每10天,深圳就会有一所新学校拔地而起。

  在《深圳市中小学学位建设实施方案(2018-2022年)》中更是明确显示,未来5年,深圳市新增公办中小学学位将达30.46万。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乍一看,澎湃激昂对吧,可是问题来了,为什么深圳的中小学位又会年年不够呢?

  自媒体“朱罗纪”曾经发文表示,实际上每年深圳由政府部门所创造的公办学位,大幅跟不上需求的增长,是导致深圳这些年来的教育紧张问题以及天价学位房现象的主要原因。

  深圳统计局去年底发文《1979年以来深圳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变化》,1979年以来,深圳教育事业实现了由农村教育向现代化城市教育的巨大跨越,其中基础教育学校由1979年的340所增加到2017年的2393所。

  见圳团队查阅了深圳统计年鉴的历史数据,这个其实是算上幼儿园的数量,实际的数据为,1979年中小学有250所,到了2017年,是710所。

  再来,是很重要的“学位数量”。

  根据2019年4月19日发布的《深圳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末深圳全市有小学344所,增加2所;在校学生102.80万人,增长6.6%。有普通中学390所,增加22所;在校学生44.80万人,增长7.3%。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而根据2018年4月17日发布的《深圳市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末深圳全市有小学342所,增加5所;在校学生96.45万人,增长5.9%。有普通中学368所,增加16所;在校学生41.76万人,增长5.3%。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这里面的普通中学其实是统计了包含高中在内的一个数值,因此我们如果单看小学以及初中两项的话,则是:2017年,深圳在校小学生96.45万,在校初中生29.05万,2018年,深圳在校小学生102.8万,在校初中生31.69万。

  简单来说,结果就是——从2017年到2018年,深圳在校小学生增加了6.35万,而初中生增加了2.64万,加起来就是一年多了8.99万个学生。

  需要的可是九万个学位,多么庞大的数字!

  再者,从2018年与2017年的增长百分比对比,亦或是现实情况其实我们都不难看出,无论是中学还是小学,每年学生数量增加的速度肯定在逐年加大。

  按照官方数据,“十二五”期间也就是从2011-2015年,深圳新建中小学学位总共也就12.6万个,而“十三五”期间计划新增公办中小学学位的数量是23.8万个,哪怕是明确显示的未来5年,深圳市新增公办中小学学位将达到30.46万,每年平均大约6万个的增量

  换句话说,这个每年6万个的学位量,是远远够不上每年学生数量的增加量的。

  4.深圳,是全国的一面镜子

  3月底,南方都市报曾报道称,除南山以外,深圳其他的九区当前已全部发布了学位预警,并统计了九个区的学位缺口以及相应对策。


高晓松说:最可怕的是深圳,你要我上深圳,打死我也不去……

  光明区:今年将新增6所学校,提供学位13500个

  龙华区:今年计划新建、改扩建9所学校,预计新增学位1.8万个

  坪山区:今年将完成6所学校新建、扩建,新增公办学位1.4万个

  罗湖区:利用城市更新契机,推动统筹配建学校

  龙岗区:今年推动学校新建、改扩建,新增10500个公办学位

  宝安区:推进学校新建、改扩建,今年将增学位7700个

  盐田区:推进学校幼儿园建设,保障辖区新生学位

  大鹏新区:多所学校正兴建

  这些回应给社会的对策的字里行间,确实不难看出各区在学位方面的无奈与为难,而更无奈的,是当我们看到那句:相关部门提醒各家长,为了孩子的切身利益,请学位类型靠后和积分较低的儿童、少年做好到民办学校或回户籍地就读的准备。

  回户籍地就读?只能一声叹息……

  以前曾听说一句话,说“深圳是全国的一面镜子,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如今想想,确实还有很多方面,或许深圳都是那面“镜子”……

  开头提到的高晓松老师,有一句话很有名:愿你一生温暖纯良,不舍爱与自由。

  “嗯,吹吹风,不愉快会散去。”

  你觉得,深圳可怕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32 参与 5819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头像

见圳

让我们一同见证深圳,记录深圳

109

篇文章

412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